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千颜 > 第169章 早就知道
    如卫泽希所料,方艾黎现在确实是走投无路,甚至,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凄惨。

    之前新品发售时,因为是在危急局势下孤注一掷,所以投入巨大。而那时正值方氏官司缠身,回款乏力,账户上所有的明面资金又因为诉讼而被冻结,所以在资金最吃紧时,为了挽救岌岌可危人心涣散的方氏,让资金不至于断流,方艾黎拿了一笔地下融资,缓解了燃眉之急。

    借贷的时候她因为太过急切,所以经过中间人介绍后,没有怎么核实对方身份,以为只是个普通的信贷公司,然而在催债的人过来时,她看见对方坐在轮椅上,露出恶魔般的笑容时,才发现自己是落入了一个巨大的圈套。

    ——那家公司是Guglielmo所开设的一家下属公司,而现在,方氏在走投无路之下,欠了他们巨额高利贷。

    针对方氏的天价赔偿诉讼正在继续,新品一败涂地的情况正无法收拾,她的仇人又成为了她的最大债务人。

    除了破产之外,方氏似乎已经没有别的出路。

    叔伯表哥们激愤之下,在医院门口堵住方艾黎的车,当街怒骂她决策失误,毁掉方氏数十年基业。那不堪的场面被拍下来,结合方氏创始人方老爷子病危的消息,俨然是方氏破产的前兆。

    缠绵病榻、长期住在加护病房的方老爷子,即使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即使方艾黎拼命阻拦消息,也没能彻底屏蔽铺天盖地的消息。在知道方氏陷入如今的绝境之后,方老爷子气急攻心,病情危重。

    经过抢救,方老爷子的命虽然保住了,但医生认为,除非奇迹发生,否则恐怕他无法再醒来了。

    方艾黎坐在昏迷的爷爷病床前,握着他老瘦枯干的手,喃喃地叫他:“爷爷……你醒过来啊,告诉我现在怎么办?”

    可是,她想想又绝望,醒来后,她又要如何向爷爷解释自己的失误决策?

    她想着当年爷爷牵着年幼的她,站在会议室内向下看,意气风发地告诉她,你永远是方氏小公主的那一刻。如今爷爷创下的偌大产业即将灰飞烟灭,而她也未能从小公主走到女王,却走到了,山穷水尽。

    大厦将倾,方氏破产之后,她如何维持自己的人生,如何打发那群亲戚,如何维持爷爷这高昂的医疗费用?

    那些亟待她去填补的漏洞,一个个巨大的数字像是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将她吸进那些黑洞洞的字眼之中,再也无法挣扎出来。

    到现在还有谁能救她呢?

    在绝望之中,只有程嘉律的面容,在她脑海中,隐约出现。

    方艾黎闭上眼睛,想着自己一直以来在程嘉律面前维持的清高优雅形象。

    毕竟,她从小就知道程嘉律是远离资本、专心做学术的,他对于家族生意永远秉持不闻不问的态度。而一个跑到他面前提起资本与交易的女孩子,也必定会让他产生扣分的想法。

    但,事到如今,方氏都走到这一步了,这样的处境,她还有什么选择?脸面算什么,在程嘉律心中的形象又算什么。

    她绝不能放过这条唯一看起来还有希望的路。

    方艾黎之前曾去过程嘉律的实验室几次,所以保安跟程嘉律通话,问他是否放行。

    程嘉律略一犹豫,说:“让她在大厅等着,我待会儿出来。”

    方艾黎在大厅内木然坐下,吞了吞口水,清清嗓子,努力让唇角上扬,准备好最好的状态。

    过了十来分钟,程嘉律才从楼上下来,看见她时面无表情,只点了一下头,也不说话。

    “嘉律哥,又有什么课题在忙吗?”方艾黎站起身迎向他,将手中的一个袋子递给他。她努力地微笑着,用尽量轻快的声音说:“我昨天在第五大道逛街,看到这条丝巾,感觉会很适合月姨哦,你有空帮我带给你妈妈好不好?”

    听她说是给母亲的礼物,程嘉律不便拒绝,看了看那个袋子,便伸手接过,说:“多谢你有心了,只是没有必要吧。再说我和我妈是一年到头也见不上几次面的。”

    “怎么会没必要呢,这条丝巾好搭月姨的,她肯定会喜欢。”方艾黎声音在撒娇,笑容也十分动人,“东西不是给你的,你无权替你妈妈拒绝的哦!”

    “那好吧,替我妈谢谢你了。”程嘉律垂下眼,声音有些冷淡,“那下次我回家的时候交给她。”

    这样的敷衍与推辞,方艾黎怎么会感受不到。她暗暗地咬了咬牙,但一个呼吸之间,脸上的笑意又出现,说:“嘉律哥,快到中午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如此顺理成章的邀约,程嘉律却只盯着她沉默了片刻,说:“对不起,艾黎,我没空和你去吃饭。”

    方艾黎没想到他会如此明确决绝地回绝自己,脸上那本就僵硬的笑意一下子扭曲。

    “我和未染的关系发生转变,是因为我向她提议帮助你。无论你是有心还是无意,对于未染的巨大伤害都已经造成,无法再有挽回的机会了。”程嘉律根本不在意她的情绪,缓缓地说,“到现在,她不再爱我了,而我,现在也不想再见你,因为你让我明白了未染那种抗拒排斥的感觉。”

    方艾黎呆了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嘉律哥,因为她迁怒你,所以你就迁怒我?这公平吗?这算什么?”

    程嘉律转开脸不看她,声音中带着些许疲惫,低声说:“抱歉。”

    方艾黎脸上还维持着那难看的笑,但声音已失控颤抖:“抱歉……抱歉?我和你认识二十多年,现在你为那个和你分了手的女人说讨厌我,说不想再见我,给我的只有抱歉两个字?”

    程嘉律声音沉沉的,坚决而疏淡:“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再见。”

    再见。这一次再见之后,可能就再难见到他了。

    愤恨被脑中残存的一丝执拗冰凉猛然泼灭,方艾黎悚然一惊,见他转身要走,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他的衣袖,脱口而出:“不,嘉律哥,我有事!我有事求你!”

    程嘉律停下了脚步,没有甩开她,但也没有回头看她。

    方艾黎不知道他的想法,但她也顾不上了,甚至是这种情况下求人的屈辱都无所谓了。她绝望闭上眼,压低声音说:“方氏现在要完蛋了,我真的没办法了,嘉律哥,求你……救救我们!”

    这一句话出口,如此简单粗暴,让她在懊悔的同时,又暗暗出了一口气。有什么值得继续强撑的呢,左右不过是面子,在即将破灭的方氏面前,又算什么?

    程嘉律沉默一瞬,终于转过身,说:“这个你可以去和我大哥商量。如果他评估后觉得可行的话,我想一定不会拒绝帮助你的。”

    这程式化的回答,让方艾黎绝望地问:“方氏都到这种地步了,难道你就不能帮帮我吗?”

    “对你们现在的处境,我很同情。但这一切的起因是你们错误地评估了产品风险,同时又应对无力,造成了现在无可挽回的局面。”

    “我们在努力挽回!可是颜未染害了我们,我们的新品——就是根据张思昭留下配方生产的那个新品,我们投入了巨大的成本,原本肯定能成功的,可是……”

    “怎么可能成功呢?那是个有巨大缺陷的配方。”程嘉律冷漠地打断她狂热的话语,“这和未染没有任何关系,迁怒于她是不讲理的,是你们自己太心急了,没有充分做好预检。”

    看着他冰冷的表情,方艾黎如遭雷击,震惊呆愣了片刻后,才猛然回过神来。她全身打颤,反问:“你……你早就知道配方有问题了?”

    “是。”程嘉律淡淡地说,“如果张思昭这张配方真这么好的话,为什么还要找我帮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