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帝国行 > 第498章 回马枪(1)
    金雪狄人在城垣内囤积有煤炭,乱民只盯上了木柴,百里燕让人尽可能的搬煤炭,装上上独角马一起运走。铁锹、铁镐都是铁器,工地上成百上千,没有一万具,七八千还是有的,留在民夫手中很难起到自卫效果,哪怕换到一半,都是值的。装上等同于开挂的独角马后,几乎不用担心负担。

    入夜后,城北外火光大作,蒋杰、白合应计点燃五千支火把以状声威,在苏洪、司空南软硬兼施之下,民夫的头头脑脑迅速服软。

    后半夜,蒋杰带人从城外牵来独角马五百匹,汇合百里燕得到的六百多匹,迅速装在物资转运粮草,天亮之前装走了九千人四个月的口粮。

    “大人,货都装好了,还空着两百多匹没装,要不都装满了吧!”蒋杰道。

    “不行,这些乌合之众其他的东西算不过来,但有多少粮袋子他们数的比咱们还清楚,剩下的够他们两万四五千人吃三个多月,逼急了他们,现在能反水。

    这些空滞的独角马是给他们的看的,不然我还算不过来需要多少运力吗。”

    “哦……”

    “药材都装走没有,这可不能少。”

    “都装走了,不过好像与中原的药材不一样啊,都不认识。”

    “日后会认识,这些金雪狄人当中有郎中,只要带着他们,总能知道。”

    前番与孔华、钱夏生交涉时,百里燕并未进入粮囤,苏洪、白合等人也没留意,不知道还有草药。这次占了粮囤,百里燕是里外兜底翻了个遍,意外发现还有不少药物。

    偌大的工地好几万人,缺医少药显然不行。即便不把中原后民当人,金雪狄人自己总要备齐草药。

    金雪狄人和中原人一样,都种植草药,但很多的技术和医术都传自中原。当地的草药有些不认识,少数被中原联军缴获后,也被记载于中原的医书中。

    此番得到独角马比上次多得多,但马匹很少,只有两百多匹。

    不过要说乌合之众还就是乌合之众,民夫白天无粮可用,宰杀得到的马匹和独角马充饥。

    待到天色见亮,咸军裹挟着投奔的三千六百多人和俘虏、女人,迅疾撤出城垣,待咸军走远,城垣之内一片狂欢,各种山头迅速崛起,但很快又要步孔华、钱夏生等人的后尘。

    百里燕率军与营地汇合之后绕道南下,迅速脱离是非之地,于中午扎营修整。司空南抽空找到百里燕:

    “将军,我军眼下人丁臃肿,已不宜再战,是否尽速择地整顿以利练兵。”

    “不,还要再打一仗!”百里燕坚定说道:“我等折返前番第一次攻打的城垣,杀他们个回马枪。金雪狄人攻打孔华、钱夏生等人之后,定然会得知我军西进的消息,这个时候他们定会想到我军已经攻打了这一处城垣,必然全力来攻。

    我琢磨着,金雪狄人现在急需民力,多半也不会将孔华、钱夏生麾下民夫全部处死,多半只会杀死魁首以作惩戒。然后派兵就地先拘押起来,等平定了叛乱,重新编组。

    待我军回杀过去,他很却还在奔袭此地路上,剿灭这伙两万五六千人也不是什么容易之事,得有几天,故而我军杀回马枪的时间绰绰有余。”

    “这个……”司空南拿不定主意,知道此时杀个回马枪定然没错,但也有风险:“将军打算投入到少人马?”

    “冯明的一千两百人,你与方亮所部补充后也参加,我们的本部老底子不投入作战。”

    “那苏洪呢?”

    “他把老卒抽回我们本部,准备编入日后其他新建营,我打算让冯明独领一千两百人。”

    “可他这人靠不住啊。”

    “是靠不住,要是把我们的老卒编在他的人中,非但不能起到作用,还可能被他害死。因此我将苏洪抽回。你与方亮所部兵力日后只增不减。而冯明的人马打一次少一次,直到变成光杆司令。”

    “光杆司令?何为光杆司令?”司空南不解道。

    “我给忘了,这件事你不知道。其实也就是有将无兵的虚衔,如此架空削弱冯明影响力,而后找机会将其除掉。此事切不可声张,知道吗。”

    “末将明白。”

    二人说话之际,苏洪突然骑马来报:

    “将军,咱身后有人跟来了。”

    “是盯梢侦查,还是尾随。”

    “像是尾随,有一百多号人。”

    “走,去看看!”

    随苏洪来到营地以北,望远镜中可见两里地外隐约有一百多号人踏雪而来很是吃力,不像是来搞侦查的。百里燕带上五十骑兵前出查探情况。

    来到近前,那一百来人也是停下脚步聚在一起。

    “你们什么人!”苏洪大声问道,人群中一魁梧大汉披头散发,一左一右手操两杆折断长柄的伐木斧,气喘吁吁说道:

    “别,别动手,我们是从营地追出来投奔你们的。”

    “投奔我们,早干什么去了。”苏洪不屑说道。

    那壮汉又是说道:

    “蒋贵、吴群、熊虎他们分粮不公,我和弟兄们吃不饱,找他们评理也不给。我看你们吃喝都管饱,比他们靠得住,所以与其他弟兄一合计,就跟来了。”

    壮汉一番道苦,百里燕上下仔细一打量,多半也是看出些端倪,哪里是什么没吃饱,多半是食量太大,将贵、吴群等人不容他们。

    这些个壮汉身板都不是一般的强壮,至少得是百里燕身材两圈还多,手掌如同沙包一般,为首的这位手头两把大斧子,也不是一般人能拎操起来的份量,他却是能带着一路小跑,绝对不是一般的出身,极可能是出苦力的。

    想到这里,百里燕骑马上前问道:

    “你叫什么?”

    “田鹏,你是他们的头儿?”田鹏反问

    “算是吧。你多大年纪,之前是做什么的。”

    “我二十九,我和弟兄们都是干的挖煤,秋天被拉到此地修筑城池。”

    “原来是采矿的,那你们就为一口吃的投奔我军?”

    “也不是,只要能吃饱肚子,我就跟着你们杀白毛贼。”

    “我看你也是一副好身板,气力不俗,为什么此前不想着杀白毛贼,现在反倒要跟着我军。”

    “嗨……我们这些挖煤人,各个五大三粗,矿上的白毛贼看紧,根本没机会动手,稍有异样,便是被维持队哪些狗贼毒打,谁敢挑头谁就是死。”

    “照你这么说,你们矿上的都不想干。”

    “谁愿意干那个该死的差事,隔三差五就死人,今天下矿,明天还不知道有没有命活,而且还得气喘病,活不过四十就得没命。”

    田鹏口中的气喘病应该是尘肺,金雪狄人投入大量劳力开采煤矿、铁矿等矿山资源,用的都是中原民,通过不断的战争掠夺和奴役压迫,金雪狄人才能得以维持庞大的军事开支,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

    “那我问你,你们矿上有多少?”

    “五六百吧,大矿能有千把人,每个矿有好几条矿道,日夜不停的挖。怎么样,只要管我们吃饱饭,我就替你们杀白毛贼。”

    “那你可要听清了,我这里只要还有一碗饭,一定管你们饱。但是你们得听命行事,否则军法从事。”

    “哪里你这么多的啰嗦,就说只要听你的,我们兄弟照做不就完了,说那么多我都听着费劲。”

    百里燕顿然无语,一种无力感立时游上心头。转过身与苏洪道:

    “给他们管饱。去把得到的三十套鱼鳞铁甲,取十套来,另再取足量的皮甲和兵器,也优先配发他们。”

    “将军,你这是……”

    苏洪不解,百里燕却说:

    “你看看他们,一个个都是虎背熊腰,铠甲穿在他们身上,要比穿在其他新丁身上有用的多。日后稍加操练,那可是绝对的冲锋陷阵的敢死之士。”

    “末将遵命!”

    好钢得用在刀刃上,田鹏这般人不似奸诈之徒,颇有些憨厚,力气极大,充作普通兵士那是绝对的浪费。吃得多不是坏事,变成力气才是用武之地。其他人一刀砍不穿的铁甲,百里燕估摸着这些亡命之徒,一斧子能连人带铁甲砍成两半。

    将田鹏等一百余人带回营中,当日稍作修整,第二天继续上路,向南走了半天而后改道向西,前往第一次攻打的城垣所在。

    而与此同时,孔华、钱夏生在金雪狄人赶到之前四天,拖拖拉拉率领一万两千多人,带着大批物资稀稀拉拉向北运动。

    金雪狄人在带路党的引导下,扑向城垣发现踪迹之后迅速向北扑去,遭遇孔华、钱夏生所部,抵抗不到半日,将其全部扑灭,俘虏活捉民夫八千余人,孔华、钱夏生率四百余残部骑马东逃。

    金雪狄人于次日审问得知,另有一支反抗军早于十多天前东进,金雪狄人随即再次向东扑去。

    死里逃生的孔华、钱夏生二人率领四百余人向东逃窜,提前一日见到了蒋贵、吴群、熊虎等人,得知金雪狄人正杀奔而来。五人心知敌不过,火速带着本部嫡系七千余人,装走尽可能多的粮食,撇下其他人,急速南逃,前去追百里燕。

    五人只以为百里燕是一路南逃,试图与之合兵一处,于是七千多人一直追一直追,怎么也没追上,日后某天又被金雪狄人杀的大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