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从僵尸先生开始的无限掠夺 > 第七百零七章 吴昊
    “对于她的天赋,我倒是极为满意,可那性子,却是让人不敢恭维,老头子我还等着她找个好男人生个带把的娃,传宗接代呢,谁知道她竟然对男人不理不睬!而且屡教不改,昨天我虽然已经警告过她,但以她的性子,估计不会听进去太多,她早晚也是回去找神尊麻烦的,我看还不如把她给关起算了。”

    ?听得他的话,周围三位老者不由得失笑道:“关起来,你舍得吗?解铃还需系铃人,我看这件事还是去请教一下若琳导师吧!有她在一旁,想来不会出大事…”

    ?“神尊行事难以捉摸,有时非常嗜杀,有时却非常平和,这件事恐怕就算是若琳导师在旁,也不见得能够逢凶化吉,我看还是把她给关起来吧!至少等神尊去了内院,再把她放出来。可是让她放弃选拔赛显然不太可能。真是头疼啊。”

    ?闻言,其他三位老者也只得作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叹息了一声,副院长将这令人头疼的问题甩出脑子,目光投向比赛场地中。

    ?场内,随着一身血袍的吴昊的出现,那裁判席上略微等待了一会后,便是喊出了比赛开始的口号。

    ?裁判的喊声刚刚落下,那位吴昊的对手,便是急忙向后退了十几步,体内斗气急速涌动,最后在身体表面形成一幅斗气纱衣,手中武器紧紧握着,目光死死盯着对面保持着不动的吴昊,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hei.

    ?而周围看台上的学员,瞧得他这般举止,也并未出声嘲笑,这些年间,血修罗吴昊的名声,在迦南学院外院中,丝毫不比小妖女琥嘉与薰儿的名声弱,甚至,从某一点来看,吴昊还要盖过两人许多。

    ?血袍微微动了动,一对充斥着杀意的眸子,犹如草原上嗜血的狼群一般,而光是这一对没有蕴含什么情感的眼神,便是让得那名对手头皮有些发麻了起来,手心中,尽是湿滑的汗水。

    ?“不弃权么?”血袍下,忽然间有着嘶哑的声音,缓缓响起。

    ?闻言,那名叫做岩呈的选手,脸色略微有些难看,咬了咬牙,色里内茬的道:“尽管动手吧,我倒是试试,血修罗究竟有多强?!”

    ?语罢,岩呈似是怕这般再对恃下去,自己迟早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失去对战的勇气,当下脚掌一踏地面,身体猛的对着吴昊暴射而去,手中锋利武器在斗气的增幅下,直接是将空气撕裂了开去。

    ?面对着岩呈的含怒一击,血袍人影却是动也不动,然而就在攻击即将抵挡身体时,身躯突兀的晃了晃,顿时,人影便是诡异消失。

    ?一击落空,岩呈眼瞳微缩,没有丝毫迟疑,手中武器再度对着身后刺去。

    ?“叮!”精钢所制的剑尖,在刚刚对着后面刺去时,一把血红色的重剑凭空出现,轻易的将之抵挡而下,重剑面积颇为不小,剑身足有三寸之宽,几乎都是能够与萧炎的玄重尺相比了。

    ?听得重剑挥动时带出的压迫风声,其重量恐怕也是不容小觑。

    ?两剑相触,重剑随意轻挥,其上所蕴重力,便是将岩呈手中的长剑拍得脱手而出,后者虽然竭力握住,可不仅未能成功,反而被剑身上所传来的巨力震得虎口破裂,鲜血直流。

    ?第一回合的接触,武器便是被击落,这一幕看的看台上的刘哔也忍不住点了点头,小声赞道:“不错是个人才,可惜培养不当,不然必定能够更加出色。”刘哔的语气之中,包含了些许惜才。

    ?这语气听得周边的众女都一阵错愕,刘哔贵为修罗神尊,统领整个主世界,什么样的人才没见过,现今何以对吴昊另眼相看。

    ?“怎么,干爸你想收他做弟子…”众女中也只有刘哔的女儿小灵宣看出了一些什么,她从小就是听着刘哔的传奇长大,自然了解刘哔的过去,看看那一身血腥,又以修罗为号,难免让刘哔把初入江湖的自己联想在一起,动收徒弟之心也不是不可能。

    ?“呵呵呵…”听得小灵宣的话,刘哔忍不住发出一阵轻笑,好半响才道:“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我现在已经有了三十六个正式弟子,如果再收必定不止一个,而且随着主世界领域的增多,管理起来也颇为费事,所以才想培养一些人才,当然这个血修罗吴昊也不见得就能够入选…”目光投向场中,刘哔目光定在吴昊身上,给了终于一个不确定的答案。

    ?场内吴昊的对手岩呈武器被击落,他脸庞也是闪过一抹震惊,脚掌急退,然而其刚刚退出十来步,却陡然感觉到背后寒气涌动,尚还未有所反应,一把泛着血色的重剑,便是架在了他脖子之上,从锋利剑边上传出的森冷寒气,让得岩呈瞬间身子僵硬。

    ?仅仅是两个回合,那实力在五星斗师的岩呈便是落败,这种结果,让得整个广场都是响起了一片哗然,虽然没有多少人对岩呈能够打败吴昊抱什么奢望,可却也没有想到,这才支持了两回合,就被人将剑架在了脖子上

    ?“好快的速度。”望着场中那手持血色重剑,平静的站在岩呈身后的吴昊,众女眼中出现了一抹诧异。

    ?“吴昊最擅长的,便是速度,而且,他还修习了一种玄阶高级的身法斗技:影血闪,他先前不着痕迹的出现在岩呈身后,便是借了身法斗技的奇效,再者,他的力量也极强,这从他能将手中那巨大的重剑挥舞得如此举重若轻上,便是能够瞧出。”一旁的薰儿,轻声将吴昊的一些信息说了出来,看样子她对吴昊这个追求者还是很了解的。

    比赛场中,在吴昊将重剑架在对手脖子上时,一名裁判便是赶紧喊出了比赛结束的口号,选拔赛中,能够容忍受伤,可院方却并不希望看见死亡,所以,比赛中有着规定,并不能在对方没有反抗力时下杀手,不然将会受重罚,然而这规定其他人或许会遵守,可对于杀人杀习惯了的吴昊,却仅仅只是顺手的事情,所以,那些裁判可不敢有什么耽误,生怕晚叫了一秒,那已经沾染了无数鲜血的重剑,会再度添上一抹殷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