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从僵尸先生开始的无限掠夺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年轻人就是火气大
    黑暗中,因为白衣男子的这般凌厉攻势,竟然凭空响起了微弱的雷鸣之声。

    银光在漆黑瞳孔中急速放大,刘哔脸色依然平静,手掌微微一抬,轻轻一拂,强猛的狂飙便凭空生成,狠狠的撞向了那白衣男子。

    ?狂飙如潮,飞沙走石,迅疾如电,瞬息间就和白衣男子的攻击撞在一起,身在空中的白衣男子脸色陡然大变,他没想到刘哔举手投足之间,居然拥有这般威能,把狂飙中蕴含的威能,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比拟,他的攻击眨眼就被狂飙淹没,在他惊骇欲绝的目光下,狂飙狠狠的撞上了他,将他整个人掀飞了出去。

    ?在空中一阵翻滚,白衣男子飞速消失在了刘哔的身前。

    ?看着被狂飙卷走的白衣男子,刘哔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年轻人就是火起大!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真是的…”

    ?白衣男子这举动也不是不能理解,他暗恋的对象薰儿突然间却投入了刘哔的怀抱,是个男人都会心理不平衡,尽管刘哔已经表现出了强猛的实力,尽管刘哔身份不一般,但这却无法打消白衣男子的侥幸心理。

    ?在他想来,只要战胜刘哔,薰儿就会认清楚实事,在他想来他即便是打赢了刘哔,刘哔也没脸宣扬出去,毕竟他代表的是修罗神尊的脸面,所以事情不会闹大,可惜他却小看了刘哔,结果就是被刘哔轻松扇飞。

    楼阁中的窗户边,刘哔望着那远去的白色影子,脚下一动,身子瞬间消失在了原地,钻入了窗户之中,并顺手将窗户给合上,然后又飞快的钻入了窗户边小床上的被窝之中,一把搂住了被窝中娇柔温暖的躯体。

    ?“白山赶走了。”趴在刘哔怀中,薰儿芊芊玉手拂上了刘哔的胸膛,柔柔的说道。

    ?搂抱着薰儿,仰头望着窗户外天空上的璀璨星辰,刘哔轻笑道:“你这丫头魅力还真大,这么晚了还有人找我麻烦,看样子下一次出手的时候,要再凶狠一些,不然无法消灭那些小年轻心中的侥幸。”

    ?“嗯。”薰儿温柔点了点头并没有做出反对,将刘哔的身子紧紧搂着,感受着那股炙热的体温,薰儿眼中出现了浓浓的温情,阔别一年她终于又能够躺在刘哔怀中了。

    ……

    ?翌日,淡淡的温暖阳光从天际倾洒而下,随着天边一轮耀日缓缓升起,安静了一宿的学院,终于是再度变得充满活力了起来,无数青春洋溢的男女,从学院各处陆续不断的涌出,他们的目的地极为明确,那便是位于学院中心的大广场。

    这两日的内院选拔赛,几乎是迦南学院中一年一届的盛事,能够有资格参与选拔赛的,无一不是在各自班级属于出类拔萃之人,他们之间的强强竞争,极具看料,并且,今年的选拔赛,比之以往还要热闹几分,昨天修罗神尊使者带着修罗神尊善意加入迦南学院的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迦南学院经此时候,名声大燥,以往一些不利于迦南学院的传言全部不翼而飞。

    同时修罗神尊使者带来的同伴都是举世无双、国色天香的美女,这个消息也被疯传了出去,传言其中每一个都能够和风云人物薰儿相媲美,最最美丽的是小灵宣,居然比之薰儿还要优胜几分,如此容貌瞬间就成为了迦南学院年轻少男心中的女神。

    当然,除开众女外,刘哔自然是倍受瞩目之人,刘哔不但被认为是修罗神尊的使者,还和一众被无数男学员视为女神的美女有着暧昧的关系,这导致无数人咬牙切齿的想要等待着他的出丑。

    当然这种想法他们只敢放在心中,可不敢表现出来,再怎么说,刘哔那神尊使者的身份摆在哪里,如果真的让刘哔在大庭广众出丑,谁都别想好过,而且刘哔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

    在楼阁中简单的洗漱了一遍后,刘哔便与若琳、薰儿、萧玉、小灵宣、小青鳞等一众十八人一起出了楼阁,然后一路向着广场行去。

    作为学院中焦点聚集的人物,这一路上,那不断从路旁射来的蕴含着各种情绪的目光,就是刘哔也有些不舒服不由眉头微微皱了皱,一旁的薰儿、小灵宣等女见此忍不住的莞尔轻笑,足以令天地失色的温柔笑容,直接是使得道路两旁响起阵阵咽口水的声音。

    在一路灼热的目光注视下,刘哔一行人步入了早已人山人海的广场,然后向着规定的席位走去。

    有着十八个吸引眼球的美女相随,那满场目光,自然都是瞬间转移了过来,原本的风云人物瞬间就失去了色彩。

    在规定的席位上坐下,正与众女谈话的刘哔眉头忽然一挑,有所感应的抬起头,目光扫向对面看台,在那里一处位置极佳的地方,一袭白衣的白山,正负手而立。

    瞧得刘哔视线看过来,脸上不由闪过一抹阴冷,眼中闪过一抹浓烈的恨意,昨晚被刘哔一袖子扇飞老远,虽然没有太重的受伤,但却极大的打击了他的自尊心,特别被扇飞的地方还是薰儿房间的窗口,白山悲哀的想到,昨晚一定是让薰儿看见了自己的窘迫模样,当着心中女神的面出丑,白山对于刘哔的恨意更加浓烈了三分。

    微眯着眸子望着那一身白衣,长得极为帅气却一脸阴沉的白山,刘哔失笑的摇了摇头:“昨天没有伤你是不想让人说闲话,下次你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白山乃是风云人物,如果被暗地里打成重伤从而伤势了参加选拔赛的能力,那么别人或许会认为他刘哔惧怕白山,所以让人先行把白山给打成重伤。

    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算了,他并不在意,可这种事一旦传出,众女脸上肯定也不好看,迦南学院也是如此,所以昨晚刘哔手下留情了,不过下次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遇见,白山依然敢挑衅或者用不和谐的目光看刘哔,刘哔不介意让他几个月下不了床。

    将目光从对面那白山身上收回,刘哔目光再度从广场四周扫过,在看台的中心位置处,有着一方视野最好的席位,在这席位处,仅仅只坐于四名发须皆白的老人,虽然这四人浑身气息几乎与寻常老人没什么区别,不过刘哔却隐隐的察觉到四位老人周身那偶尔浮现的一缕空间波荡,这种空间波动,只有体内斗气强大到某种极限时,方才有可能与外界空间产生共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