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哦,对了这残图之内好像还蕴藏着净莲妖圣的残魂,嘿嘿如果把净莲妖圣的残魂炼化,你说我是不是能够得到净莲妖圣身前的记忆,如此一来净莲妖圣生前的功法,不是全部成为了我的囊中之物,你说,他会有多少天阶功法和斗技呢~他的府邸又在哪里,里面是不是有很多宝藏,八品高阶的丹药又会有多少,哇受不了了,真想马上去把净莲妖圣的家洗劫了。”刘哔说的绘声绘色,他发现眼前的老头,虽然低着头,但体内深藏的凌厉之气正在觉醒,那一双浑浊的老眼之中寒光开始闪烁。

    净莲妖火对他的吸引力并不是很大,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拥有净莲妖火,但净莲妖圣的残魂,如果处理得当他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得到净莲妖圣的传承,到时候说不定就能够成为斗圣。

    斗圣啊!那可是斗气大陆传说中的存在,是所有斗士的梦想,作为一名斗气修炼士,老者自然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斗圣。

    猛然老头抬起了脑袋,双目凌厉的看向了刘哔,那模样好似要把刘哔生吞活剥了一般。

    见此刘哔立即收回残图,假意的后退几步,旋即玩味道:“老头你可不要嚣张哦。我和米特尔家族关系不浅,你要敢乱来,腾山肯定和你拼命。”

    “腾山米特尔家族。”老头听到这两个名字,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几下,眼中杀气淡了很多,他可是米特尔商会的太上长老,如果说刘哔和米特尔商会又关系,那么他就不能随便乱来,不然日后腾山问起来,他很难解说,弄不好会十分丢人。

    “呵呵,怕了吧!”刘哔微微一笑,扬了扬手中的残图,然后当着老头的面收入了储物戒指,见刘哔那动作,老头脑门上顿时爆出了一个鲜红的十字道路,恶狠狠的说道:“小子,把东西留下,马上滚蛋。”

    此时老头已经把刘哔当成二世祖了,见此刘哔身后的四女心中都笑开花了,她们都知道再继续下去,老头很可能要吐血。

    “这样啊!”刘哔点了点头,毫无防备的转过身来,对着四女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老头不太好相处,看样子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找海波东吧!他虽然被封印了很久,但想来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不急不急。”说罢刘哔迈开步子就要往外走。

    看着刘哔的背影,海波东老头嘴角又一阵抽动,刘哔不但没有把残图留下,居然还说出那样的话,那话中的意思,显然知道他现在的处境,或许还是来帮助他的。

    想及此处,海波东不得不拉下老脸,准备叫住刘哔,便在这时刘哔对面的小医仙突然开口了,她柔柔一笑,道:“听说海波东以前是斗皇,我们要是轻易破解了他的封印,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倚老卖老、仗势欺人。”

    小医仙出言配合,刘哔脸上笑容更盛,还装出一副赞同的表情点了点头,道:“嗯有道理,那我们还是走吧!去塔戈尔大沙漠早早看,或许会有什么收获,就算没有我们至少来了一趟,腾山应该不会在说什么。”

    “我们走”大手一挥,四女各那一张地图,便准备在海波东眼皮子底下撤退。

    “咔!”手中的墨笔,猛然一触,随着清脆的声响,噶然而断。

    海波东视线死死的盯着刘哔,根本就不去理会地图上那被涂了一大片墨的黑迹,半晌后,浑浊的眼瞳之中,淡淡的寒意又逐渐的萦绕:??“你究竟是谁?”

    说话间海波东的手掌在桌面之上的某处轻点了点,那敞开的大门,竟然便是轰的一声关拢了过去,海波东眼光凌厉的盯着刘哔,一股冰冷的强横气势,从海波东体内扩散而开。

    面对海波东冰冷气势的压迫,刘哔表现非常坦然,他身后四女也没有半点不适,气势到达四女身前一尺不等四女去抵挡就主动绕道,这让四女一阵错愕,旋即就心中明了,这定是五彩霞衣之功。

    转过身来,刘哔看着突然要发飙的海波东,无奈道:“老头不是打击你,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我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所以你还是省点力气吧!赶快开门,塔戈尔大沙漠中的美杜莎女王还等着我呢。”

    “小子,没想到你也有些底子。”瞧着那竟然在自己的气势下丝毫不受损的刘哔等人,海波东忍不住的有些惊异道。旋即脸色一整,恶狠狠的说道:“不过光是抵挡我的气势并不能说明自己的实力有多么强大,战斗靠的是修为和经验,可不是宝贝和狂妄。”海波东眼光老辣,瞬间就看明白四女身上有宝贝护体。

    刘哔闻言,笑了笑,认同的点了点头,道:“没错,战斗靠的是修为和战斗经验,可老头你就这么自信那两样自己都胜过我们,而且谁说宝贝没有用,我敢打赌,我们就是站在这里,任你打,把你累死,你恐怕也伤不到我们分毫,所以老头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赶快把们打开,那样我或许可以看在残图的份上不为难你。”

    “不管你是谁,今天我就要替腾山好好教训教训你。”

    听着刘哔的话,海波东忍无可忍,脸庞上煞气闪过,那道狰狞的伤疤,更是显得凶狠了许多,脚掌在地面一踏,身形闪电般的对着刘哔狂射而去。

    在海波东闪掠之时,店铺之内,冰寒之气迅速弥漫,淡淡的雾气,也是缭绕其中,将刘哔的视线完全的遮掩。

    被周围的冰寒雾气遮掩了视线,刘哔微微一笑,丝毫没有半点紧张,海波东实力虽然不错,但他还没有放在眼中,他倒是想看看等下海波东奈何不了他们之时会是那么表情。

    “唉,人老了还那么大火气也不怕伤肝。”刘哔玩笑了一句,大手轻轻一挥,白色的火焰顿时漫天飘散,周围的雾气瞬间被蒸发的干干净净,一点也没有留存,视野也在刹那间恢复正常。

    “好小子,纯阳之火,难怪那么嚣张。”海波东老头冷笑了一声,一道白影猛然暴冲而出,几乎是犹如一抹闪电一般,接近了刘哔。

    面对海波东突袭,刘哔随手就是一掌,毫无花俏,却迅捷无比。

    望着那夹杂着压迫风声电闪而来的手掌,海波东干枯的双手快速的结出一个印结,轻喝道:“凝冰镜!”

    随着老者手印的结束,围绕其身上的白色雾气忽然急速翻动,瞬间之后,一扇约有半米长宽的透明冰镜,突兀的在面前凝结而出。

    “嘭!”手掌狠狠印在,冰镜之上,顿时,海波东脸色一变,他感觉刘哔那毫无花俏的一掌,蕴含着极其霸道的力量。

    “咔嚓嘭”不等海波东反应冰镜便猛然爆碎开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