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穿过那条昏暗幽长的过道,,空气中满是潮湿水泥混着血腥的味道,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见不到太阳,只有青色的火柜散发着微弱的光。

    四周是一个个锈迹斑驳的栏杆,以及囚室里长满青苔的泥墙,锁链在地上拖动的声音从走廊上‘哗哗’作响。

    那声音不远不近,不大不小,但却给这幽闭的囚室内带上了一丝恐惧的味道,就像一根根锋利的针,在柔嫩的皮肤上划过一般,让人心底忍不住微微颤抖。

    借助着珊栏的缝隙,刘莽有些恐惧的探出了头,看到了墙角长出的杂草和坑洼里的积水,不算清澈的水中,荡漾着丝丝鲜红,像是被冲刷开的颜料,一缕一缕,沉积在水底慢慢扩散。

    不知燃烧了多久的火柜依旧旺盛,似乎永远不会熄灭一般,对面的囚室中,刘莽看见了一些囚犯,他们隐藏在阴影之中一动不动,或是目光呆滞的望着脚尖,或是神情悲愤的扒着栏杆,扯得手铐上的锁链发出稀哗的声音。

    像是发现了他的目光,些许囚犯回视过来,咧开了嘴,已经不成人样的脸庞异常狰狞。

    忽的,沉闷的脚步从远处传来,那声音越来越近,混着锁链在地上拖拽的‘哗啦’声在走廊里回荡着,一位身穿警服的年轻人架着一个满身血污的男子从远处走过,轻轻往刘莽的囚室里瞥了一眼。

    “你醒了?”咧了一下嘴角,青年男子脸上露出了干净无比的笑容,两排白的过分的牙齿,在火柜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你昏迷了半个月了,真是见鬼,我当时真没用多少力气。”

    刘莽蠕动了几下嘴唇,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嗓子却如同被卡住了一般,半天都没发出一点声音。

    他很想知道这是哪里,他记得自己当时在家里做饭,就突然感觉有人袭击他,醒来了之后就来到了这里。

    “这是你的新狱友,你们一定要好好共处哦。”轻轻笑了一下,青年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温柔,可是手上提着的那个满身血迹的人,却让画风无比违和。

    “哗啦……哗啦……”

    锁链碰撞的声音在走廊内响起,借助着火柜的光芒,青年翻出身上的钥匙打开了铁锁,然后用力拽开生满锈的铁门。

    沉重的金属摩擦着老旧的零件发出刺耳的哀鸣,他将囚犯拽了进去,然后粗暴的丢到地上,如同甩开一个秽物一般。

    “咣”铁门再次紧闭,过大的动静震落了门上几块斑驳的碎屑,青年在一边的石灰墙上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掌着青灯,拖拽着一根长长的锁链消失在走廊尽头。

    周围的一切再度归于寂静,刘莽仔细打量着面前的男子,似乎是受到了非人的虐待,身上伤痕累累,一些地方被剥了皮,只剩下了鲜嫩的血肉。

    甚至,仔细看去,可以看见隐藏在里面的森白人骨。

    男子倒在一旁一动不动,铺在囚室地上的稻草沾染了片片鲜红。伤口灼烧般的痛,他没有力气起来,唯一的能做的,就只能睁开一只眼睛,黑色的眸中满是疲惫,没有一点焦距,麻木且又空洞。

    四周有些黑暗,他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油灯上,昏黄的灯光点亮了周围的黑暗,留下一片斑驳的影子在枯黄的稻草上摇曳。

    “喂,你没事吧。”刘莽有些担心,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想要触碰男子,但看着浑身的伤口,有些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男子被血沾湿的睫毛微微扑扇了几下,慢慢覆盖在眼睑之上。

    似乎是精神到达了极致,男子彻底昏迷了过去。

    ……

    ……

    这个长相清秀的青年名叫秦升,尽管他已经被酷刑折磨的遍体鳞伤,但满脸的血污依旧掩盖不住俊秀的眉眼。

    没日没夜的刑讯,早已让他奄奄一息,身上的衣服也变得破烂不堪,然而即便牢狱生活这般恶劣,他却坚持活了下来。

    他真的是一名,很特殊的犯人。

    拷问他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他身上的伤添了一层又一层。正常来讲,他应该已经精神崩溃陷入莫大的绝望与恐惧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是他没有,他太特殊了。即使他已经陷入了这种境地,也不曾有人在他口中得到半点有用的情报。

    甚至这所牢狱的典狱长亲自审讯,也拿这块硬骨头没有什么办法,要知道往常再难啃的犯人,在典狱长手中都没能坚持超过三个小时。

    他坚信自己的组织会找到他,以自家组织的庞大,如果发现了这里的一切,一定会将这个不知所谓的地方连根拔起。

    不得不说,他很乐观,或许也不是。他只是没有让自己变得和其他囚徒一样,在漫长的等待与惨绝人寰的刑讯中被扼杀了希望,就像一名虔诚的信徒被剥夺了信仰,从此丧失一切情绪,行尸走肉般的等待死亡。

    他不能死。

    他好想再次沐浴到阳光下,站在那片温暖的金色之中。然后放任自己向后倒去,倒在松软的青草之中,不用担心冰冷的地面磕痛自己。

    然后安稳的,舒心的睡上一觉,谁喊也不起来。

    所以他坚持着,哪怕是最为残酷的刑法,都没能击垮他的意志,而因为他的特殊性,典狱长又不能彻底杀了他。

    他就是这样,熬过了一天又一天。

    每次受完刑后,他都会异常疲惫,几乎是根本没有力气再动一下。

    所以。这次也是,秦升只是刚刚发现自己新来的狱友已经醒了,就再也坚持不住脑海中的疲惫,昏迷了过去。

    这一觉根本不可能睡太好,即使是在梦里,那些疼痛也不会远离,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

    秦升闭着眼睛,紧蹙着眉头,仿佛置身于烈焰之中,无法逃离。难以忍受的痛苦,使得他身上出了很多冷汗,汗水流入绽开的皮肉中,那股疼痛更加鲜明。

    朦胧之间,仿佛有人在擦拭自己身上的汗水,让他微微好受了一点,紧皱的眉头也慢慢开始舒展了开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