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都市之绝世狂少 > 第203章 开杀
    阿赞吞挺似乎在刻意释放声音,致使那长舌穿透头骨的破碎声,传遍迷障之内,异常清晰。

    “阿龙多死了……”

    秦东不住呢喃。

    要说没有丝毫的心神悸动也不可能。

    似乎在此之前,秦东对死人之事,早已司空见惯,便是直接或是间接死在他手上的人命,也不是个位数了,在三族七寨的一夜屠戮,可是死伤无数,他并不放在心上。

    可眼下,却忍不住微微蹙眉。

    貌似今夜也只是初见阿龙多,可这人给予秦东的印象却是不可磨灭的。

    怀揣仇恨,隐忍三十年……

    虽然有些不自量力,但他自己恐怕也知道,此遭行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纯粹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

    即便阿龙多并未讲述他这三十年的过往,可秦东却能大概率肯定,他这三十年并未苟且偷生,享于玩乐,恐怕将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修行上,只为最后一搏。

    他见过亲生父亲的惨死,一整个村庄被人屠戮。

    要说他心中对师父没有怨恨,也不可能。

    可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成长,踏入修行路后也能明白‘过错’是人之常情,无法弥补。

    以至于阿龙多对他师父的情感,应该是很复杂的。

    师父是杀父之人,也是救他性命之人。

    就如阿龙多对秦东所说:“我曾故地重游,这才幡然醒悟,师父不制止阿赞吞挺,只是因为自身罪孽深重,自知终有一劫,所以不想反抗……”

    换一种角度去想,这又何曾不是其师父对阿龙多的一种补偿呢?

    明知有一劫难,十数位弟子他谁都没救,偏偏让阿龙多逃过一劫。

    师徒二人一来一往间,恨意抵消。

    阿龙多在生还的那一刻释怀了,也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他又一次生起了对阿龙多的仇恨。

    至于阿龙多对秦东的意义……

    没什么意义,只是有些感慨于人生。

    阿龙多一辈子被人摆布,被师父摆布,被仇恨摆布。

    大仇在前,不得报,又被仇人折磨而死,这种感受很不爽,哪怕到死了之后都很不爽啊。

    “阿赞吞挺!!”

    兴许是感性作祟,秦东有些怒了。

    “今日我必诛你!”

    阿赞吞挺的笑声又一次在迷障中回荡:“杀我?凭本事说话吧!”

    他很得意。

    自己的小计谋奏效了。

    刻意将声势放出,为得不就是激怒秦东?

    人在愤怒时,总会丧失理智,高手征伐,没了理智可不行啊。

    呼呼呼……

    阴风呼啸。

    一面鬼幡不断飘摇,无形中仿佛连接着数千道锁链,蔓延升空,所对应的正是从鬼幡中溢出的无数阴魂。

    阿赞吞挺正在爆发,他并不能完全掌控鬼幡,需要以海量阴煞之气催动,才能将鬼幡释放十之二三而已。要知道,这鬼幡可是‘两代人的心血’。

    不说流传当世后,自主吸收过多少阴魂,仅凭阿龙多师父一人,当年就在远征军战场上,收敛了数以万计的阴魂,纳入其中。

    疯狂催动之下。

    迷障中情形几乎狂乱,万鬼出笼,恐怖如斯。

    可阿赞吞挺显然还不满意,秦东与范三给予他巨大压力,二人实力强横,绝不是他能以自身程度便能睥睨,这鬼幡秘宝,便是他的依仗。

    阴煞之气极具消耗着……

    他恨意渐浓。

    积攒多年的心血,都将功亏一篑。

    不过他也明白,不活下来,什么都是无用功。

    “啊——”

    “给我出!!”

    怒吼下。

    飞头之后,肠子连接着一个健壮的无头男尸。

    那身躯显然不是他的肉身,而是他在村落中斩杀的村民,用来续接飞头最好不过。但凡人躯体,可没有太大能量,俨然不足以支撑他如今的强大消耗。

    眼下,那会健壮身躯,正在一点点溃败萎缩……

    血气被汲取一干,皮肉正在迅速干瘪。

    “该死!”

    阿赞吞挺怒骂一声,飞头下的神肠一抖,便将那干瘪肉身毁灭。

    迷障深处,无数尸首堆积成山,正是被他扼杀的无数村民,早在来时他就有所准备,为了一场大战,不惜杀死全村数百人。

    事实上,这村落的存在,本就是他的‘口粮’而已。

    若非为了掩盖阴煞绝脉,何必在这么一个交通不便的地方开设伐木场?

    而村民的存在,亦是在他汲取阴煞之气时,供给血气的肥料。

    续接新的肉身,鬼幡剧烈颤动,越来越多的阴魂显现。

    而范三与秦东……

    虽然分隔两地,却在同一时间抬头望向天空,夜空早已惨败的迷障遮蔽,了无星辰明月,阴魂群魔乱舞,俨然对二人虎视眈眈。

    显而易见。

    阿赞吞挺要动手了。

    并且想要一举将两人解决。

    秦东在此时盘膝而坐,潜心调整内息灵气,并且引动灵海,一触即发。

    杀了阿赞吞挺,也算令阿龙多死得其所。

    呼啸声,愈来愈强……

    也不知过了多久。

    阴魂动荡,数以千计。

    终于。

    阿赞吞挺动手了。

    无数阴魂向着下放压制,扑杀而来。

    仿佛形成两座巨大漩涡,竟然想要一次针对秦东、范三两人。

    “来啊!”

    “小辈,总算藏不住了!”

    “便叫老祖告诉你,何为修行!!”

    血魔之法全力运转,范三再无丝毫保留。

    而秦东亦是一样,许久未曾动用的苍穹星辰决,全面爆发。

    灵气震荡,四溢而出。

    面对无尽阴魂,丝毫没有惧意。

    “与我汇合!!!”

    秦东将声音传出。

    灵火化龙,登时冲天而起,给范三发去信号。

    范三得令,闪身而动,即便有迷障阻碍,亦是撕破迷雾,迅速赶来。

    “还想挣扎,给我杀!”

    万千阴魂之中,飞头隐藏其中,吐出长舌,向秦东疾射而来。

    秦东灵念窜动,两条火龙直面杀去,面色依旧淡定。

    那无尽阴魂实力虽然不堪入目,却胜在数以千万,不断扑杀火龙,犹如飞蛾扑火,络绎不绝,迅速消耗着灵力。

    阴魂阻碍牵制,阿赞吞挺的飞头降才是主攻。

    长舌卷来,想要将秦东捆缚……

    其中邪恶气息弥漫,更具有巫毒,带有强烈腐蚀性。

    即便是秦东,也丝毫不敢怠慢,迅速暴退而出,想要退避。

    正当此时。

    范三也终于赶来……

    “安敢动我家主人?!”

    轰~!

    血光冲天而起,凝聚巨大血手,几乎将所有迷障映照成了血红。

    可阿赞吞挺却早有防备,‘桀桀’怪笑响起,飞头之后的神肠,毫无惧意的同时向范三席卷而去,左右开弓,活像一个只有两支触手的八爪鱼,具有莫大威势。

    啪!

    那肠子犹如神鞭,竟然与范三硬扞,将他探出血手摧毁。

    飞头降,强于头颅,与之方才被范三所毁的肉身,自然天差地别。

    “小心!!”秦东眼神一凛,发觉范三危机。

    只见那神肠仿佛无穷无尽,早已绕在范三身后,形成包围。不等范三反应过来,便猛然收缩,将他直接捆缚起来,一时间竟然不得动弹。

    而那飞头,张开血盆大口,朝着范三吞噬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