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无边大凶魔 > 第433章
“就在我指的地方,水下面有一丝很强的灵力波动,看样子是人为的。”,向天佑又接了一句。

听他这么一说,黑河才走上前去,靠近之后,他的脸上充满了惊讶。果然如向天佑所说,这水下隐藏着一道旋转的灵力波动,非常强横,看似就连元婴老祖也不及。

“这下面不会隐藏着什么高人吧?”,黑河有些紧张的问了一句。

可这回向天佑和小凤都没嫩给他解答,因为他们也不清楚,更不敢妄下定论。

思略了半会儿,黑河还是决定下去看看,他知道永新成不能等,小月凌琳他们更不能等。想到这里,他撑起了灵力护罩,深吸一口气,望着那静止的黑水,跃入了其中。

进入后,黑河感觉自己什么也看不清,而且这里水中的剧毒主要是因为死气而产生,所以很消磨他的灵力护罩,他在这里根本连十分钟都撑不到,否则一沾上死气,任他灵力在雄厚,也难逃一死。

不过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分钟时间,但黑河觉得已经足够用了,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那阵强劲的灵力波动就在自己的脚下没多远处。

在这个未知的区域中,肉眼看不清事物,黑河试着打出星光术沉入水底,可他却无奈的发现,这里的死气吞噬灵力的能力非常强,星光术还没脱手而出,便已经被消磨一空。

“不行,我的灵识就只能感应到那股灵力波动,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向天佑烦躁的声音传入了黑河的脑海中。

这可如何是好,虽然找到了在这片废墟中唯一有疑点之地,却似乎隐含着什么大危机,毕竟那股霸道的灵力波动足以给任何修士精神上的震撼。

“这阵灵力波动到底来自何处?又是何方高人布下的?”,黑河口中问着,没有丝毫行动之意。

他的确有些胆怯,在这种地方他根本不敢随意冒险,若下去之后被那阵灵力波动纠缠,时间一久,自己就算不死在那灵波上,也会被这河流中的死气吞噬。

“这你可别问我,老祖我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如此强劲的灵力波动。”,接下来,向天佑的一句话算是彻底给了黑河无限的恐惧。

怎么办?下还是不下?

如果下去,这未知的危险系数起码高达百分之九十。如果不下,不仅救不了永新成,就连凌琳小月等人也有可能因此遇难。

下去还有些希望,而不下……或许可以先去救凌琳小月他们,然后在带着那女修一起过来商讨计划。

如此一比,很显然后者的安全度要高许多。但想了想,黑河还是摇头作罢,既然来都来了,就下去看看吧,自己离那股灵波这么近都没受到影响,说不定那不是用来对付人的。

心中下了决定,黑河一屏气,缓缓向下方那股灵力波动沉去。

大约下沉了两米左右,黑河意外的发现自己已经沉入了河地,他的脚踩在地部的泥土上,可以感觉的到,在河底这一片的水流非常的暴躁,就像有无数的水泡在自己身周环绕,不断发生破裂一样。

“就在你前面半米处,在地上。”,向天佑又提示了一句。

黑河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自己下来已经有三分钟多了,若不抓紧时间自己恐怕无法离开这里。不在犹豫,他深吸一口气,脚步向前踏了半米。

“空的!”,片刻后,黑河惊呼出声。

“是隔绝通道?”,黑河疑惑的自语着,他脚深入那阵灵力波动上后,就发现那一块区域是空的,下面不知通向而处。

这就像是自己当初住在陈家商号,陈稳给他安排的秘境出入口一样,是一种隔绝两个空间,并起到连接门作用的东西,带着一定的灵力波动。

“不会吧,设个门都有这么强的灵波,对方莫非是大乘境修士?”,向天佑用极其夸张的语气说着。

这话也让黑河吃了一惊,大乘境,那离飞升可是近在咫尺,如果这下面有这样一个修士,那黑河下去是死是活连他自己也不确定了。

“公子,别犹豫了,时间都浪费在这,你在想回岸上就难了。先下去看看,能争取些时间也是好的。”,小凤提醒道。

觉得小凤说的有理,自己下来到现在已经过了足有五分钟多,若在不快些,自己恐怕还没上岸就已经死在这剧毒之河中。

而这阵灵波下面是另一个空间,说不定下面不像这里,进入后可以再为自己争取十分钟时间,那样回到岸上也就不成问题了。

想通后,黑河一股作气,轻轻一跃,顺着水低游划向灵力波动,双脚同时落地。

当他进入其中后,只感觉身体忽然一重,就像是突然回到了地面一样,引力变回了原样,整个人迅速下降。

黑河急忙下意识的运起灵力,使用灵力悬空术稳住身形,当他整个人彻底从旋涡通道进入来到另一个空间后,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地下甬道。

他能看的清,也是因为在这漆黑的甬道里,散落着一些日光石,有这些日光石的照明,甬道倒也显得不太昏暗。

目前黑河所在的甬道一共可以通往三个不同的方向,甬道长宽都约两米半,黑河稳稳落地后,开始四下扫量起来。

这里看似平常,和普通的甬道无异,且这里四端的墙壁及路面都非常平滑,可以看出设计这甬道的人下了不小的工夫。

“奇怪,这甬道似乎不是人工打造的,而是用灵识刻造的。”,见多识广的向天佑随意扫量四下一眼后,就发现了不对。

他这一说,又是让黑某人吃了一惊,要用灵识来刻造这么长的甬道,得需要多高的修为?

“你在看看,能否可以找到女修的妖宠。”,黑河又提醒了一句。

他撤消了灵力护罩,等了半会儿后,向天佑忽然开口惊道:

“我看到了,在前面……果真是月影!”

向天佑曾经身为一派大山门掌门,自然对超过守仙大陆的其他大陆有过不少的研究。曾经他就在一本着有关于奇珍异兽的典籍中看过月影的介绍,这月影身材娇小,和人类一样是直立行走。

同样,它也有着与人类差不多的五官,四肢。最明显与人类大有异常的地方就在于,它混身长着碧绿色的毛发,看上去就像松鼠一样。

因为看过图片,向天佑一眼就认出了月影。

“它是什么修为?在什么地方?”,黑河一听对头真是月影,也不由得提起了警惕。

“修为倒是不高,开智期九层,就从你眼前这条路之走,左拐两次,在一直直走到深处就能碰上它。”,向天佑淡淡回道。

开智期九层,足足比黑某人高出五层的修为,这还叫修为不高?不过对向天佑这老家伙来说也的确如此。

有小凤和他在,黑河倒也免去了不少担忧,照着向天佑所说的,他加快了脚步朝着甬道深处而去。

与此同时,甬道深处,一面绝壁前,一个个头仅有一米高,切混身碧绿色毛发的奇特灵兽正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墙壁,那一对小眼睛充满了寒光,眨也不眨一下。

“你是谁啊……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不出来?你出来啊!你快给我滚出来!”,就在这时,原本动也不动的奇特灵兽忽然如同发了疯一般,对着面前的绝壁说了些奇怪的话。

它说话时,表情变化很大,先由疑惑变成了无力,而后又变的坚定,到最后变的愤怒,实在令人对其有些摸不着头脑。

同时在它身后大约三丈左右的十字甬道处,黑河躲在后面,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他实在很好奇,这个月影到底是发现了什么,它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对着一面冰冷的墙壁说话?

仔细打量着这里,黑河发现这前面根本就是一个死角,通向那面绝壁后就是死路了。

“老祖,你感应一下那面墙,看看有什么不对劲。”,黑河用灵识对向天佑说道。

向天佑立即小心翼翼的放出灵识,尽量避开了月影,不让它发现。可是,以他元婴期的灵识在墙壁上仔细探索了一番后,他无奈发现那上面根本什么都没有,就是一面普通的墙。

这就让几人更不解了,不过黑河猜测那绝不是一面普通的墙,否则这月影为何要一直盯着它,连动都不动一下,还说那些奇怪的话。

“也是,不过有一点很奇怪,我发现这面墙似乎可以阻挡灵识侵入,我的灵识仅仅只能深入那面墙后半米左右就被阻隔了。”,向天佑侃侃说道。

连元婴老祖的灵识都可以阻隔,绝非普通的墙壁。

就在几人还摸不着头脑时,前方的月影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它猛得回过头来。黑河见状也是一惊,赶忙将脑袋探了回来,尽量屏住呼吸,不让那家伙察觉。

也在同时,轻乏的脚步声从前方传了过来,黑河感觉那声音是朝着自己这边来的,而且一点点的正在接近。

黑河知道,那家伙可能发现了自己的动静,当下强行镇定住,同时将灵识探进了储物袋里,已经准备好了祭出再生法剑。

然而就在这时,脚步声忽然停止了,一个幼嫩的声音传了过来:

“谁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快快现身,否则我要你死的很难看。”

这声音黑河认识,就是月影发出的,它不仅个头矮小,就连说话的嗓音也是非常稚嫩,就像是还为变音的孩童一样。

只是,黑河没办法将这声音与孩童联想在一起,反而还觉得这声音很恐惧,因为它隐藏着的是一个危险的奇特灵兽。

既然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还说出了这样的话,黑河当然不能再窝在后面,立即摆出一副淡定的姿态,面带微笑的走了出来,对着比自己高许多的月影抱拳道:

“在下黑河,被一股奇特的灵力波动吸引,故而前来此处。”

黑河一来就解释自己来此的目的,为的就是不让这家伙怀疑,而且他更不想惹上这家伙,因为他也很好奇,那面墙壁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你就是黑河?”,让黑某人没料到的是,这月影并没有直接回应他的话,而是反问了这么一个他老是会听到的问题。

不过这次黑河倒没有惊讶,既然这月影是那女修的妖宠,他们对付自己的计划又商议了那么久,这家伙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奇怪。

还不等黑河回应,月影就已经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答案。

“你把莎姐怎么样了?”,月影接问道,同时眼神变的凌厉起来,在这昏暗的甬道里隐隐发出寒光。

它说话的声音与他这副嘴脸显得非常不协调,这让黑河很不自在。

“她很好,只是偷袭我未能得手,所以让我来找你要人。”,黑河淡淡回道,同时又接道:“不过你放心,我没有为难她和她的朋友,也不会为难你,只要你交出永镇长和偷走的炉火。”

听黑河这么说,月影脸上闪过了一丝疑虑,那么多用箭的修士偷袭他都没能得手,更夸张的是他还就此罢休,这真的难以让人相信。而后面那句就更加狂妄了。

“为难我?就凭你一个筑基四层的家伙也配吗?”,月影说话时,身上强大的结丹期气势迅速散遍开来。

感受到这股强大的气息,黑河大惊,立即大开天眼术扫过,竟发现自己已经看不透这家伙的修为。

“老祖,你不是说这家伙只有开智九层的修为吗?怎么会这样?”,黑河略显责备的语气问了向天佑一句。

向天佑见此景也不由得汗颜,因为他现在没了肉身,各方面能力都属于低端状态,这月影隐藏了修为他根本无法凭灵识察觉。

而现在,它的气势完全散开,修为竟在结丹期三层。

知道月影意有不善,黑河立刻不在犹豫,祭出了再生法剑,冷眼应对,随时准备备战。

“没想到你一个筑基修士都能找到这里,还敢闯进那么强的灵力波动中,看来你的胆子很大。”,月影完全无视黑河的举动,淡淡说道。

可黑河也对此表示毫不在意,他现在只想知道永新成的下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