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罢,卫耿僮便开始朝着村子里面走去,一开始在村门口的确有人拦住了他,但他是何许人也?一名元师境修者,何必看守门修者的脸色?

    因此一进村的卫耿僮,便开始在村子之中四处寻找,一路上遇到了阻拦的人,便直接出手让其死去,随着杀的人越来越多了,村子里面也开始将矛头对准了他。

    “滴答,滴答……”

    随着天色越来越黑,众人已经看不清楚是雨水还是血水,又或者两者皆有,直到此时此刻,房屋之中休养生息的克格,也都知道了卫耿僮的到来。

    “怎么啦,你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畜生!”

    克格听到卫耿僮的这句话,嘴里不由得吐出一番怒骂,从卫耿僮走到房屋之中,这一段不短不长的时间,卫耿僮竟然将整个村庄里面的人都杀害了。

    越想越愤怒,克格几次想要起身,但是不断传来的剧痛告诉克格,他无法行动自如,哪怕眼前的人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他就是没有办法对其执行制裁。

    “你又何必如此呢?那些人不过是咎由自取而已,倘若他们将你的位置直接告诉我,那么我也不会对他们动手,再不济,只要他们不来干扰我的行为,我自然也不会去多加理会,你说是不是?”

    克格心中有些暗恨,他不应该来到这个小村附近,不过这也不是他能够主意的事情,动了动右手食指,克格想要用灵魂意志将无剑呼唤过来。

    然而那卫耿僮仿佛长了无数个眼睛,瞬间就洞穿了克格的想法,直接灵魂意志开始扫荡,哪怕克格修炼了炼神,在这股浩然的灵魂意志面前,也是无济于事。

    “这就是老牌元师境和新手元师境的差别吗?”

    克格看着自顾自微笑的卫耿僮,心中如同打翻了陈坛老醋一般,简直就是五味交杂,他一直认为,单凭一剑西来和龙削,哪怕刚入元师境,应该也能够和老牌元师境修者有一较之力。

    但是此时的克格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其实关键因素不在于招式,而是在于克格还不熟悉元师境修者的战斗方式,在这一方面的战斗经验也不太足够。

    “可惜了,对于那些人的死亡,我深表遗憾!好了,接下来是正事了,我接受上面的任务,特地来杀你,怎么样,感到很荣幸吧?”

    卫耿僮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克格发出攻击,第一下轰在了克格的身上,不过只是让克格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却不见得克格死去。

    “咦,你的身体强度还真是不错呢,挨到这样的攻击也都还不死?”

    卫耿僮看着两眼愤恨的克格,开始不断地使出攻击,一道接着一道,直到片刻之后,卫耿僮终于醒悟了过来,他知道单凭这样的攻击是无法终结克格的性命了。

    想到这里,卫耿僮迅速冲储物戒指中掏出法兵,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无剑仿佛受到了什么挑衅,也开始散发出浓烈的黑光,并且还有一股邪恶至极的气息。

    “嗯?怎么回事?”

    哪怕卫耿僮各种各样的场面见多了,还是被无剑的气息吓到,忽然之间,原本躺在床上的克格猛地睁开双眸,眸子全都是赤红色的,除了红色再也见不到其他的颜色。

    遭受到如此异变,按照平常人的反应,要么是呆立着不动,要么就是迅速拉开安全的距离,然而卫耿僮与平常人不一样,他首先做的竟然是再次对克格出手。

    卫耿僮心想着,这一次有了法兵在手,克格再怎么样也蹦跶不了多久吧?

    然而事实与卫耿僮预想中的截然相反,千钧一发之际,远处的无剑嗖的一声便来到克格手中,并且还挡住了卫耿僮的法兵,一股力量从交击处传来,卫耿僮竟然被轰飞了出去。

    “呜呜呜……”

    一阵低呜声,原来是克格下意识发出的,此时的克格完完全全丧失了理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情需要去做,感觉就如同无剑正在支配着他一样。

    “该死的,实力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强大?”

    倒在地上的卫耿僮一个鲤鱼打挺,很快就重新站立了起来,两眼看着克格手中的无剑,卫耿僮开始若有所思,心中一阵思忖,卫耿僮开始冲了上去,手中的法兵更是连续出手。

    “铿锵铿锵……”

    一阵阵的金铁交击声,让卫耿僮的心沉入了谷底,他当机立断,即刻选择了逃跑,但是克格根本就不想要放过卫耿僮,橙色的元力早已经变成了黑色,并且开始升到上空形成一片乌云。

    如此异象,如此令人不安而又强大的气势,其实早已经让很多生灵警觉了,其中不单单是人类,也包括了那些兽类,他们原本想过来一探究竟,但是当他们接触到那邪恶的气息后,便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远处的群峰山之中,一头奇怪的生物竟然朝着主峰飞去,仔细一看,原来这头生物便是罪龙一族的成员,若是克格在这里的话,便可以知道,这头罪龙一族的成员便是凡棋的父亲,科利!

    “先祖,大事不好了,和万年前的气息一模一样,那邪恶又一次降临了!”

    科利很是着急,语序也变得有些杂乱,但是语意大致上还是让人听得明白,此时的它正在齐木峰上,看着幽深的洞穴,科利心中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没有进去。

    “科利……去吧,去将那人带回来。”

    人?

    科利心中闪过一丝犹疑,难道这一次的魔剑还是在人类手中吗?

    一念至此,科利就有些暗道不平,虽然魔剑是人类制造的没有错,然而下一任的继承者还是人类的话,那么他们这些沧元位面的一员,将来该如何生存?

    “希望这继承者不会是创造者那么自我,否则整一个宙都会遭殃了。”

    纵然科利心中念头百般,但是先祖传达下来的命令,它不能不遵从,因此看了一眼远方的乌云,随后便飞到齐木峰的正上空,不断地盘旋着,也俯视着整个群峰山。

    “先祖有令,群峰山七月级别以上的成员,都随我来!”

    一道话语刚刚落下,先是一阵静谧,但是这阵静谧很快就过去,整个群峰山开始在科利的一句话后变得沸腾起来,许许多多的罪龙一族成员,也都从群峰山各处飞来,凡棋的母亲伊沃,却并没有在其中,因为伊沃还没有到七月级别,充其量只有六月级别而已。

    浩浩荡荡的队伍,开始朝着克格所在的位置飞去,而此时的克格,与卫耿僮的战斗也进入了尾声,卫耿僮手中的法兵虽然不错,但是比起无剑来,简直就是云壤之别,因此战斗没有进行多久就被毁掉。

    “啧啧,看来这一次我失算了,没有想到你的秘密还真多,要是你还能够保持理智的话,说不定我真的会死,只不过有勇无谋的你,还是无法杀了我的。”

    卫耿僮对克格说出这番话,但这时候的克格又怎么能够听得进去?

    无剑的剑锋洞穿了卫耿僮的胸口,一股沛然的力量透体而出,直接将卫耿僮背后的一大片树林泯灭,就如同一开始就不存在一般,卫耿僮看了一眼身后,随后便伸出左手想要抚摸无剑。

    然而无剑好像有了意识一般,觉得卫耿僮的这个行为,似乎是玷污了自己,因此能量轻轻一荡,便将卫耿僮正只左臂摧毁,卫耿僮见此苦笑一声,随后便化作了轻烟,更恰当的说,应该是化作一粒粒元力消散在虚空,只留下一句话而已。

    “克格,想必你也会去参加天土大比吧?那么等着我,下一次就在天土见吧,到那个时候,这柄剑就易主给我好了!哈哈哈……”

    卫耿僮消失了,留下的是一脸呆滞的克格,此时克格眼中银色光辉闪过,但是银色光辉在这个时候完全不起作用,瞬间就被黑光所吞噬,与此同时,克格脸上的呆滞也随之消失,但却换来了与平时完全不同的阴暗。

    “科利,你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怎么先祖会下达这个命令?”

    “没错,我们实在是想不通,直接将人杀了,把东西带回去就好了,何必也要把人带回去呢?”

    科利听到身边同伴的叫喊,心中也着实感到奇怪,不过他们不敢违背先祖的命令,因此纵然心中有万般疑惑,也不得不按照命令一丝不苟地完成任务。

    “我也不知道,好了,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们需要去想的,我们只要完成任务就对了!”

    “嗯,那倒也是……”

    “看!前面那人是不是我们找的?”

    科利顺着同伴目光望去,只见得手持魔剑的克格正在朝着远处的城镇而去,若是等到克格靠近了城镇,一轮屠杀却是免除不了,想到这一点,所有罪龙一族的成员便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

    看到无数奇怪的生物朝着自己而来,魔化的克格终于被刺激到,双方开始展开一阵好斗,不过顽强的克格纵使难缠,最终还是不敌所有罪龙一族的成员联手。

    “该死的,魔剑竟然带给了这家伙这么强大的力量?这简直就疯了,按照他们人类的划分,现在这家伙应该有元临境乃至元将境的力量吧?”

    此时此刻,这些罪龙一族的成员非常震惊,他们都被克格的实力给吓到,尤其是科利,科利早已经见过了克格,那时候的克格对于它来说,根本就是一爪子就能够灭杀的蝼蚁,但是现在双方的处境完全相反,要是它身边没有同伴,没有长辈的话,完完全全不是克格的一招之敌。

    “很好,终于将他制服了!”

    终于,在一众罪龙一族的成员轮番围攻下,克格还是露出了许多破绽,八月级别以上的成员立马抓住了破绽,并且将战果扩大到最大,克格手中的无剑很快就被断开了联系。

    “不行啊,哪怕魔剑没有在这少年的手中,这家伙还是不能够恢复意识!”

    “既然如此,那就把他给杀了吧?”

    “不行,先祖的命令是带他回去,假如我们在这里把他给杀了,我们怎么和先祖交待?”

    一番争论后,一众成员还是决定将克格带走,强大的招式甚至将整个地面轰陷进去,而那些所有的土包和树木,也都被罪龙一族的成员们削平。

    看着仍然咆哮不止的克格,一众成员感到心惊胆颤,他们都很清楚,克格的实力根本就不算强,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家伙,被魔剑控制之后发挥出如此惊人的实力,一想到魔剑是被那人制造出来的,那么……

    那人的实力会强大到什么程度?

    当年的那场大战又有多激烈?

    “幸好,那该死的魔已经死了,真是万幸!”

    科利心有余悸地想着,它虽然没有经历过万年前的战争,但是它知道,那一场席卷了整一个宙的战争是多么地残酷,多少个位面在那场战争中消亡殆尽!

    “哈!”

    “喝!”

    “……”

    一阵连绵不断的怒喊,在群峰山上的一处响起,原来是克格正在与一只凶兽搏斗,手中的无剑早已经被罪龙一族收了去,克格对此倒也没有多大意见,毕竟当他得知事情的经过后,也就对那柄魔剑不太感冒。

    “搏龙!”

    转眼之间,克格便欺身而上来到了凶兽的腹部,直接使出一招搏龙击打凶兽要害,一阵悲痛的嘶鸣,凶兽竟然被克格打倒在地,克格没有怜悯,而是紧接着出手将凶兽击毙。

    “一炷香,看来还是慢了很多啊!”

    克格感受一下战斗耗费的时间,随后心中不由得吐出一丝无奈的气,本来他还觉得有没有无剑应该影响不大,但是当克格真的亲身经历后,却发现其中差别大了去。

    当克格失去了无剑,其战斗力竟然会被削弱许多,看来随着境界的攀升,克格对于剑的依赖也就越来越大了,想了想,克格免不了一阵担忧,一旦将来发生手中没有剑的情况,那该如何是好?

    “将来能不能不用剑?”

    这个念头只是在克格的脑海之中一闪,随后便消失不见,克格也难得地嘲讽一下自己,想要摆脱对剑的依赖,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