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 第三百零七章 赵父发火
    赵氏的娘家也是京城之中虽不算大富大贵,却多少也算有点闲钱,家里的宅子也有那么一大片,比起宅子周围那些普通的明居,却也是算得上鹤立鸡群。

    然后,当船靠近,登上这码头,然后沿着码头足足有三丈宽道路朝上走去。

    若是平日,武冈是断然不会带他们走这条道路的,很大原因就是这条路人多眼杂,但是近日不同,武冈也想带着他们好好的看看一下这铁血门,让他们见识见识这铁血门威风。

    沿着大道缓缓朝上走去,而铁血门的气派和威严也缓缓展示在了众人面前,刚才远观只能窥其全貌,已经觉得非常雄伟壮观,现在人在这铁血门之中,更加能感受那种磅礴的气势。

    赵大志等一干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是什么时候见过如此气派的建筑?

    “莫非这道了皇宫不成?”

    赵大志呐呐低语道,他也去过皇宫,然后感觉眼前这些建筑就好像皇宫一般。

    赵氏更是惊讶得目瞪口呆,相比而言,自己的家才是鸡窝。

    赵长此刻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原本赵远从小就身体羸弱,一天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那知道自从那次掉进井里,整个人好像就开窍了一般,然后进入锦衣卫,也不知道他怎么混的,现在居然能有如此权势。

    要是自己当初不是因为断了腿,那么进锦衣卫的说不定就是自己,那么眼前这一片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岂不是就是自己?

    心里那种懊悔久久的缠绕在赵长的心里。

    或许如他这种人都是,他仅仅看到了赵远眼前地位和成就,却不知道这地位和成就如此来的,还不是一个个游离生死之间拼搏而来。

    若是他赵长的话,说不定当初率先就是在了黑狱之中。

    “这里便是集英殿,平日门主用来帮中议事的地方!”

    武冈率先介绍到,集英殿也是整个铁血门之中最威武的地方,这就相当于是整个铁血门门面一般,接待贵客,帮中大事之类的都在此处。

    当然,武冈也仅仅带着他们自己在门口看了看而已,而仅仅在门口,也能足足能感受他的气势。

    走过了集英殿,武冈又带着他们朝右边走去,片刻之后也就走到了一个院子前,道:“这个院子里面住的都是一些可怜的小姑娘,无霜姑娘把她们救了出来,并亲自传授武功,以后她们也就是铁血门弟子!”

    说到此,武冈还是有几分自豪,他的女儿现在就在这里面,因为她率先被苍无霜收为弟子,所以是大师姐,而且这里除了教武功之外,还教她们读书识字。

    紧接着,武冈又带他们去了讲武堂、清风小筑、清音阁,这清风小筑是柳芷晴现在的住处,是根据原来的宿舍改装,至于清音阁这是苍无霜取的名字,取这个名字当然也有她的寓意在里面,当初两人定情,定情的地方就是在峨眉上的清音阁前,为何如此取名字,其中的寓意只有赵远和苍无霜两人知道,清风小筑和清音阁是挨着的,中间也仅仅隔着一片竹林而已,至于赵远,不好意思,作为铁血门的盟主,他自己没自己宅子,要不是就住柳芷晴的清风小筑,要不是就是住苍无霜清音阁。

    “这两座宅子修得真漂亮啊!”

    招式不由的感慨道,要知道当初五湖帮打造这个分舵的时候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因此花了很大的材料,这两座单独的宅子当然也就修得异常的漂亮,现在这里成了铁血门总舵之后,苍无霜和柳芷晴也按照各自的喜好进行了改进,这两个小院所说不大,却是这铁血门之中难得的幽静之地,翠竹,鲜花,可丝毫不少。

    武冈瞟了一眼面露羡慕之色的赵氏,道:“这两座宅子是为两位夫人所准备,两位夫人又按照各自的喜仔细打点过。”

    赵氏点点头,道:“我说呢,果然不愧是铁血门门主夫人。”

    这话中多少已经话中有话,武冈也没理会,道:“请!”

    又超前走了一阵,再次又看到了一座单独的宅院,赵长奇怪道:“这难道是我那兄弟……”

    武冈轻轻咳嗽了一下,道:“大公子,虽说这里并无旁人,可以后这岛上人多口杂,此话还请别在外面面前说起。”

    赵长连忙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这里可是门主的宅子?”

    武冈道:“不是,这是鹰王的住处。门主并无自己住处,他可以选择去住大夫人或者二夫人哪里,当然,还可以选择去住书房。”

    赵氏疑惑道:“鹰王?鹰王是谁?”

    实际上她心里此刻已经有些不高兴,自己等人可才是他赵远的亲哥哥及父母,现在居然要自己等人去住后山,却把如此好的宅子让给别人?

    武冈道:“他是门主的大师父,说句不该说的话,若无当初鹰王和逍遥子前辈的悉心教导,在加上门主勤奋,几次死里逃生不可能有如此成就,而且这次鹰王不惜亲自涉险,请来了救兵,不然当初西山一站,鹿死谁手尚不可知。门主感其对自己的大恩大德,又不忍他老人长年在江湖之上流离,所以命人在这里修建宅子,也能让他老人家在这里安享晚年!”

    赵氏嘟囔了一句,道:“这自家人都还不如外人!”

    张大志听在耳朵里面,有些不悦道:“不该说的话少说。”

    赵氏这才有些收敛,道:“是,父亲!”

    赵长也在一旁打着圆场,道:“父亲,别和她妇人一般见识!这位大哥,不知道我们新居在何处,还请带我们前去。”

    武冈点点头,便带着他们前往,沿着那条石板小路径直超前又走了一会,没多久便抵达了一座宅子面前,这座宅子虽说依旧在铁血门围墙之中,却略微有些偏僻,中间还有一个练武场。但是周围的环境还打造得异常清幽,而且这里距离正在修建的镇子却很近,几乎也不过一百多丈的距离。

    在这里,赵远已经准备好了下人,正在门口迎接,武冈把他们带到门口,便道:“老太爷,老夫人,若是还有什么需要的,但说无妨。至于米粮肉面之类的,几位要吃什么,只需给下人提便是,内务会采购,可以命人准备好在送来,这里也有厨子,也可以自己做。那属下先行告退。”

    说着,朝赵大志微微点点头,赵大志拱手道:“你慢走!”

    待他走了之后,赵长才有些不满道:“父亲,他也不过是来接我们二弟的手一个手下,干什么那么客气!”

    赵大志瞪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

    别看武冈一副恭恭敬敬,下人的模样,别人官职那可是锦衣卫的百户。

    赵长道:“好,我,孩儿不懂,孩儿不懂,走,先进去看看房子。”

    这个房子一共有两重院落,外面一圈是客厅,饭厅,还有一间书房带卧室,后面偏西这是厨房和下人的房间,以及晾衣洗衣的地方,偏东则还是一间卧室带书房,除此之外,还有两间客房,可以给赵长的孩子将来长大之后所用。

    至于下人则准备了五个,两丫鬟,一厨子,两杂役,此刻正恭恭敬敬路的两边,见几人进来,齐齐道:“拜见老夫人,老太爷,夫人,少爷!”

    赵大志家中可没任何的奴仆,见此连忙道:“好了,好了,都起来,嗯,你们各自去忙吧。”

    整个小院的打造风格也类似江南,虽说不大,却打造很精致,唯一的遗憾的那些树木花草之类的移栽不久,还未成气候。

    赵母看着眼前这座宅子,比起自己在京城的宅子那可是大了好多倍,惊讶道:“这宅子可真大的,这得话多少银子啊?”

    赵氏这又几分酸溜溜道:“母亲,现在二叔位高权重,不缺银子,这里比起刚才那些算什么,只不过小菜一碟而已,再说了,我们这好歹也是亲爹亲妈的,居然安排在如此偏僻之处连一个外人都不如!”

    赵长心里虽说也觉得有些不满,可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连忙道:“好了,你别说了,弟弟给我们准备如此大的宅子,还有丫鬟下人伺候,而且这里略微有些几分偏僻,可环境清幽,距离下面镇子又不远,以后做个生意什么也方便。”

    以前有些几分娇生惯养赵氏哪里听得出来赵长这是在打圆场,也是在给她台阶下,一直以来,自己嫁给了这个瘸子,这让她心里多少有些耿耿于怀,要知道京城那么多王宫贵胄,自己长得又不丑,难道不能嫁一个更加好的?

    因此觉得嫁给赵长,她多少有些委屈,在家里也有几分强势,现在发现赵长居然反驳自己,心里更加有些几分酸意,道:“什么叫大宅子,他两位夫人就不说了,一个郡主,一个柳家大小姐,都是千金之躯,可那个什么鹰王,那不过是一个师父,虽说这一日为师,终身如父,可在怎么比得过亲生父母,你看给我们那排在……”

    “够了!”

    赵大志已经忍不住的怒道,转过身来,猛的看向了自己这个儿媳,道:“你出生富贵人家,能加入我赵家,看上我瘸子儿子,赵某也知道这是祖上不知道哪辈子才能积得福,平日你在家里也罢了,你可别忘了,现在什么身处铁血门,这门主虽说是我儿子,可同样也是堂堂一门之主,今天他能有如此成就,靠得就是如鹰王、猴王,段帮主这些江湖好汉的帮衬,然后一次危险重重,在刀头上舔血上换来的,赵远当初什么功夫,长儿知道,我知道,若没有鹰王,逍遥子等武林豪杰的细细教导,他就在死在这乱世之中,哪里还有几天如此成就?在这几年,无数风风雨雨,生生死死之中,不论是我,还是你们,可有曾为他出过一分力?换句话说话,这铁血门的砖瓦基石,你们可添过一砖一瓦?说句话不好听的,我们现在这就坐享其成!现在他房舍准备好了,下人仆人都准备好了,你们还有什么可挑剔的?若非今日这铁血门门主不是他赵远,换做其他人,你们能有如此待遇?”

    赵长他们不知道,赵远可非常清楚,为什么一个如自己儿媳这边家境的女子会嫁入自己家,选上自己儿子这个瘸子当夫君,那定然是背后安排,说穿了,就是锦衣卫!若不是赵远替锦衣卫立功,锦衣卫会有如此好心?

    除此之外,锦衣卫还有一个规矩,若有人在锦衣卫,家眷之类是不能擅自搬离京城,,如果一搬离,那就和叛国无异,以锦衣卫的作风,当然会鸡犬不留,说穿了,他们这些家眷就是锦衣卫的人质。

    一入锦衣卫,性命都不是自己的,自己家人性命也都不是自己的,都是这朝廷的,现在锦衣卫居然恩准,还让一位锦衣卫百户将自己等人接离了京城,来到这扬州西山,铁血门总舵,想想就知道这应该就是赵远所为。

    说穿了,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小儿子在外面拼死拼活换来的,自己这儿媳不明白其中的深意,但也不能觉得这银子是天下掉下来的,他赵远就弯腰捡捡而已。居然还在这里嫌弃这嫌弃哪里,还不忘说风凉话,完全不知轻重。

    自己儿子拼死拼活才换来今天这成就,自己等人那就是坐享其成,不感激也就罢了,还不满,性格本来就直爽的赵大志怎么可能不生气。

    说罢,面带厉色的看着赵氏,道:“我儿子能有今天成就,我这当父亲骄傲,自豪,即便让老夫去把守和铁血门大门,能看到这铁血门一天比一天强大起来,守门又如何?你们两人要是觉得住在这里委屈了你们,现在就可以离开,这里山清水秀,老夫便在此养老了!”

    赵氏也没有想到自己公公居然发如此大的火,顿时一时也愣了,有些不知所措看向了自己婆婆,这赵母连忙道:“孩子他爹,你别生气,走,里面去看看远儿为我们准备的宅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