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 第三百零六章 婚姻大事8
    对于这个方案,楚端王也算同意,毕竟这事情在僵持下去对于任何人都没什么好处可言。

    另外一方面,赵远也立刻派人送信前去杭州,即便这边都要进行婚礼,也看看她那边情况。

    柳芷晴收到信,仔细一看旋即燃烟一笑,喝道:“没想到这楚端王还真把他给难住了,既然如此,那这边也举行一个吧。”

    于是,接下来这一个多月,对于赵远而言那简直就是一路奔波。

    首先在武昌这边举行婚礼。

    这武昌可楚端王的封地,换句话说,这武昌就是他的后院。

    他女儿要出嫁,当然就是这武昌城最大的盛事,那些达官贵人,豪门商贾之类的,都趁着这个机会前来贺礼,至于他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儿,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郡主,这并不重要,只要他承认是他的女儿就行,那么是路边捡的。

    虽说这个时候,明朝的藩王权利就已经被削弱了很多,可依旧是王爷,这武昌城之中不少达官贵人都仰仗鼻息,所以苍无霜大婚,这些达官贵人也找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方式来讨楚端王。

    于是短短时间,楚端王郡主大婚的事情瞬间就传遍武昌城,不少开始议论纷纷。

    当然,最让他们津津乐道的便是西山一战,当然,苍无霜阴月宗圣女的身份也渐渐浮出水面,但是这毕竟是楚端王的地头,即便现在藩王的权利不大,可是也没人在他的地头说三道四,于是这个身份也就自然而然也被忽视。

    再说了,魔门密宗又如何?江湖之上所谓黑白两道本来就分界不是很清楚,对于老百姓而言,谁会在意这些?反正他们现在最大的话题便是苍无霜和杨开大婚。

    有一点楚端王也瞒着苍无霜,快马加鞭将此事写上了奏折,禀告朝廷,当然,也希望能离开封地,前去西山参加苍无霜的婚礼,这个时候没皇帝的旨意的话,藩王不能私自离开自己的封地。

    奏折很快就送达了朝廷,而朝廷的折子送达之后要筛选的,首先抵达的便是内阁。

    一天到晚,这天下上来的折子很多,只有非常重要的折子才会送给皇帝,其余的那些折子基本上都是内阁代为批复,也因此这内阁首辅的权力非常之大。

    此刻的内阁首辅便是严嵩,和往日一样,拿起那些奏折一个个看去,很快便看到了楚端王的奏折。

    严嵩看了之后有些奇怪,疑惑道:“这楚端王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儿出来?”

    他这一说,其他几人也齐齐看了过来,顿时有人笑道:“估计这楚端王年轻时候风流,现在找上来了,于是也就认了,所以求个郡主的封号,多少也领些俸禄罢了,至于这离开封地,此事恐怕还得让由陛下批准才是!”

    严嵩奇怪:“离开封地?”

    他刚才没细看,现在仔细一瞧,才发现最后果然有此请求,而所去的地点居然是扬州。

    “扬州?”

    严嵩一惊,脑子里面转了起来,旋即把折子放在了一边,笑道:“既然这楚王的奏折,那定然是要给皇上过目的!”

    然而,他却多了一个心眼,把这本奏折给趁人不注意扔道旁边一堆奏折里去,这些奏折最后的归宿便是被销毁,也就是说,皇帝是没办法看到这些奏折的。

    以他的消息,也很快就知道这楚端王的女儿就是苍无霜,而要嫁之人便是赵远,现在这赵远在江湖之上如日中天,

    只不过,这个看上去非常的小的动作却被人瞧在了眼里。

    黄昏时分,这些没看的圣旨被内官推去销毁,可走到办理,却被几个锦衣卫给拦了下来,然后在那些处理的奏折之中一阵乱翻,很快就找到了那份被遗弃的奏折,接着锦衣卫对那个内官道:“此事不得泄露,可听明白?”

    内官连连点头,急急忙忙收拾起了那些被扔了一地的折子,急急忙忙的离开,他哪里敢多言,谁都知道这皇宫之中锦衣卫和东厂斗得厉害,自己哪怕多嘴一句,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还不如当什么都不知道。

    锦衣卫寻回了折子之后,立刻送到了陆炳哪里,陆炳打开了奏折,细细一看,沉吟道:“苍无霜居然是楚王的女儿。”

    这点可有些万万没想到,锦衣卫也彻查过苍无霜,但是查来查去也只能查到她就是阴月宗圣女,从下就在阴月宗长大,然后便也查不出其他的。

    然而现在从这份折子里面才能知晓,苍无霜居然是楚端王的女儿。

    轻轻的拍打着手里的折子,道:“这事情倒是有趣,嗯,对了,估计这严老头也觉得此事不行,不行的话,那本官非要他成!本官就亲自先去见见皇上!只不过这严嵩越来越不像话了,连藩王的折子也敢扣。”

    ……

    第三天,陆炳来到了南苑,禀告之后见到了朱厚熜。

    朱厚熜见他前来,笑道:“今日来给本王带来什么有趣的事情。”

    陆炳的恭敬道:“的确有一趣事,楚端王的郡主大婚。”

    朱厚熜想了想,道:“朕知道他有两位郡主,的确也已到了婚配年纪,不知道是那家公子?”

    陆炳道:“并不是这两位郡主,而是另外一位,好像是当初楚王年轻时候风流遗落在外的女儿,只不过现在寻了回来。只不过此事并没有上报朝廷,也并无封号。”

    朱厚熜哈哈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更何况楚王年轻时候又是风度翩翩,自然能赢得不少少女的芳心,对了,不知道这这夫婿是何家?”

    陆炳道:“说来也巧,此人陛下也认识。”

    朱厚熜疑惑道:“朕知道?”

    陆炳道:“的确是,此人的夫婿就是杨开,也就是赵远。”

    朱厚熜想了想,道:“赵远?朕不是赐婚他和柳家大小姐婚事,怎么现在又要娶这郡主?”

    陆炳故带着一丝神秘,道:“皇上可知道这第三位的郡主真实身份是谁?”

    朱厚熜想了想,道:“你之前说过,赵远等一干人等在西山大破梵天教,斩杀对方高手几十人,而这杨开身边又两位红颜知己,一人便是这柳家女子,另外一人便是这阴月宗圣女苍无霜。柳芷晴朕已经下令赐婚,这次赵远大婚,此女便也是其中之一,那么另外一女定然也就是这苍无霜,除此之外,楚端王和这赵远应该不认识才对,现在赵远要娶楚端王的女儿,如此说来,这苍无霜便是这楚端王的女儿?”

    陆炳一拱手,道:“皇上英明。”

    说着,把手里的奏折递了过去。

    朱厚熜看了看,道:“这奏折不是应该先送到内阁,由内阁批示才对吧?”

    旋即又想了想,道:“既然你都这折子拿来,那么此事也就交给内阁去办吧,也算是朕给他们一点贺礼了!”

    陆炳道:“臣遵旨!”

    得到了朱厚熜的允许,下午的时候陆炳就带着奏折来到了内阁,严嵩也恰好在场,实际上,陆炳也是看准了他在所以才来。

    严嵩站了起来,拱手道:“陆大人,今天怎么有空来内阁了?”

    陆炳淡淡道:“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有张奏折,本官请皇上过目之后,皇上让内阁您拟旨并送下去。”

    “哦?”

    严嵩还是假装不明白,道:“不知道是什么折子?昨日的折子内阁已经批示都送了出去,难道还有遗落的?”

    陆炳道:“这份奏折可能就是遗漏的吧,严大人,还请过目,然后请拟旨,至于皇上的意思,皇上也就直说了一句:锦上添花!”

    说话间,陆炳把手里奏折递了过去。

    严嵩接了过去奏折一看,心里顿时一惊,这奏折明明昨天自己已经扔在那些销毁的奏折里面,怎么会出现在陆炳的手里?

    不过这当官的,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脸皮厚,于是权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哈哈一笑,道:“这楚端王郡主要成亲了,那当然是好事啊,既然皇上都允了,那本官立刻差人拟旨!”

    陆炳道:“还有一事,此事得速办,严大人,可别在拉下了!”

    严嵩连忙打着哈哈道:“陆大人还请放心,圣旨拟好之后,本官会差人立刻送去,绝对不会耽误了时辰。”

    陆炳道:“严大人好意心领了,圣旨拟好之后,本官自然会差人送去。”

    接着一拱手,道:“告辞!”

    严嵩看着离开陆炳,牙齿咬得紧紧的,待他出去之后,狠狠的把奏折摔在了桌子上,昨天这折子已经送去了销毁,现在出现在这里,定然是有人向陆炳泄露了此事,谁都知道这陆炳挺在意那个叫杨开的江湖人士。于是取回了奏折,然后还去了皇帝哪里,这才得到了皇帝的首肯,皇上若是知道了此事,已经派人督办,自然也没办法不办。

    …………

    就在赵远两边策划婚礼的时候,武冈已经带着赵大志等人抵达了扬州,然后乘上了船,朝西山前进。

    坐在船上,武冈再次把赵大志拉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道:“老太爷,之前在下交代的事情,还清老太爷记在心里,现在这西山上各路英雄豪杰有些已经抵达,人多口杂,切莫泄露了半句!”

    赵大志道:“大人还请放心,老朽定然守口如瓶!”

    武冈道:“老太爷,你现在可被叫我大人,在这里我可不是什么人。你看,前面就快道了!”

    武冈和赵大志两人又来到了船头,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硕大的码头,码头上停靠着不少的船只,而在码头附近,一个新兴的镇子正在建造之中,以后这里可是铁血门的总舵,也提供给很多船只的停泊点,很容易想想这里以后将是热闹非凡,一个镇子也非常必要。

    而在镇子不远处的上坡上,一大片的庄园沿着山势已经成型,放眼看去,连绵一大片,仿佛布满了整个山坡一般。

    赵大志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片硕大的宅子,有些不相信的道:“远儿现在就住在这里?”

    武冈点头道:“对,这就是我们铁血门的总舵,你们所看到也仅仅是正面,这背面还有,门主已经让属下在背面安排了一栋单独的宅院供几位居住,同时也安排了奴仆。”

    赵长奇怪道:“既然正面如此多宅子,为何要安顿我们去后院,我那弟弟是不是也太吝啬了点啊?”

    赵大志脸色一沉,道:“长儿,你胡说什么,难道忘记为父交代的话了?”

    赵长连忙反应过来,道:“父亲,孩儿知错了!”

    武冈笑着解释道:“赵公子还请别误会,前面是铁血门用来处理帮中政务以及训练门中弟子所在的地方,居住在前院的也仅仅只有门主及两位夫人,其余的诸位如鹰王等人均为居住在前院,并非不让几位居住前院。”

    赵大志道:“你多见谅,我这孩子莽撞,不懂事。”

    武冈道:“没事,本来此事应该是属下早就应该解释清楚的。”

    赵大志瞪了一样赵长,赵长却并不是很在意,倒是这赵氏连忙问道:“这铁血门手下定然有很多的生意往来,不知道现在这些是何人在打理啊?”

    平日两夫妻也做点生意,小本买卖,也赚不了多少银子,现在一来这里看到这铁血门居然如此之大,心里震撼的同事她突然意识到如此大的门派手下定然如此多的生意,自己这丈夫好歹也是这门主的哥哥,若生意交给自己两人来打理,那还不是财源滚滚来?

    武冈心里略微迟疑了一下,便也道:“铁血门成立伊始,并无太多的生意,不过现在内务都是由门主夫人在打理。”

    赵氏疑惑道:“这妇道人家不是应该相夫教子,怎么能打理这些来?”

    武冈道::“这夫人就有些不知了,门主夫人本来就系出名门,在家中也是打理生意的好手,由她来打理,门主也非常放心。至于以后如何安排,这也得看门主的意思,属下不敢妄自猜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