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残阳帝国 > 第974章 空中核攻击
    日军的新式导航,开始进行精确引导,将轰炸机引向褚亭长指挥部。

    这架b17上一共8名乘员,包括正副驾驶员,一名领航员,一名负责英语交谈的间谍和四名机枪手,但是没有投弹手。由于空中*设计进度落后,所以这次攻击不会进行投放,而只是一次『自杀』攻击。按照草草演练过几次的方案,攻击前,驾驶员和领航员以外的其他乘员,可以自行选择是否跳伞,如果跳伞他们将在地面担任攻击效果评估的角『色』。他们将携带电台和『自杀』用的手枪、匕首和毒『药』(日军对『自杀』方式,有冗余考虑),避免在敌后,落入盟军手中,暴『露』海南岛核攻基地的信息。

    飞机进入越南,显然进入了盟军防空网的监视范围内,这架飞机没有使用低空方式躲避雷达,因为那样会破坏导航,而且容易撞到山。这架孤零零的轰炸机,就这么直接开向目标。不过,导航信号一直都没有中断,显示任务第一阶段相当顺利。

    利用最新电子器件,使用音频信号对『射』频载波进行调制,然后由导航员,在航向面上建立几何图形。这套纳粹提供的导航系统,理论上,可以将最终精度,控制在目标上空,400x200米矩形范围内,经由日本改进后,精度要更好。

    按照计划,如果能在夜间看到目标(通常是灯光),他们就一头栽下去,在目标上空几百米的地方自爆,实施最大范围攻击,如果看不到,则等待天明后目视发起攻击,总之,今天起飞后,就不可能带着核弹再飞回去了。

    飞机进入老挝后,终于接听到地面询问。

    地面有人询问以口令方式询问,不断提及飞机是否受伤。显然最原始的识别方式并不难破解,因为前面过去的美国机群的行动呼号,以及与地面的对话,全都监听到了。主要难点在于口音。不过这次参与行动的史蒂芬工藤,从小生在美国,英语完全可以『乱』真。工藤按照预先拟定的方式 报告了自己属于“飞鱼”小队,但是飞机受损,航速减低,所以掉队。

    地面核对了 “飞鱼”在30分钟前的报告,整个机群,确实在对南宁周围日军阵地的攻击中,损失了3架飞机。显然其中一架损失,只是负伤掉队,这算是好消息,于是地面于是并未进一步询问。

    褚亭长刚搬到的指挥部,上个月用过一次,一直有人维护,设施完全现成。他刚到这里,就听说附近有敌特活动,让他有些不安。

    日本人的探子如影随形,他原本已经习惯了。自从缅甸起,本地土人给日本人通风报信的事情不新鲜,他的卫队胡『乱』审问后枪毙的间谍少说有一个营。不过,自从日本人有了*,情况变得不一样起来,任何指挥部威胁泄『露』的消息都可能是致命的。当然日本人虽然有核弹,尚缺乏有效载具,已知的几次核攻击,都依托河流或者铁路运输,对旧金山的攻击甚至用了潜艇。

    情理上,通过以上方式,不可能深入多山的内陆投放,褚亭长担心的,其实是空中突击。虽然他的指挥部,随时与空中情报中心保持着联络,但是所谓联络,也只是每隔一段时间,打一个电话,询问一下最新情报,与信息化网络化不可同日而语。

    419此刻正在赶来,但是对于已经深入内陆的褚亭长,助益并不大。另外,林秀轩告诉过他,日本人的空中平台也许会在年底至明年初成熟起来,现在问题还不大,但是林秀轩没有告诉他,得出此结论的依据。

    褚亭长按照常识分析,日本人的核弹小型化应该是所有技术攻关中,压倒一切的存在,所以对林的判断,必须留有余地。

    不过此刻还有另一重危机,分散着他的注意力,昨天下午,英国情报部分,突然转发了陈平的消息,发现马六甲海峡有不少日本船只借着夜『色』通过,而白天时,海面上看不到几艘船。

    单纯的日军船只调动,倒不说明什么问题,但是日本人欲盖弥彰,就有些名堂了。陈平的耳目只是在陆地,他们看到的,也许只是一小部分调动而已。这份情报由英国潜艇进行收发,在加尔各答的情报中心停留了几天,才到褚亭长手上,时效『性』已经没有了。

    褚亭长『逼』迫自己稳住心神,开始分析马来半岛,陶明章方向局面。日军在澳洲和所罗门的行动全都停下了,如果按照盟军判断的日本陆军补给能力,他们不至于在整个9月份,一点儿攻势都不发起,尤其澳洲麦克阿瑟已经穷途末路,只欠屁股后面最后一脚了。

    联合舰队倒是出现在了夏威夷附近,似乎在旧金山大屠杀后,再次挑衅美国,主动寻战,但是美海军出动后,并没有找到。似乎指示虚晃一枪。

    他必须一笔笔计算日本人的运输能力和可调动兵力,看看他们是否还藏着周转的空间,结果还算乐观。日本人在越南的空前登陆后,兵员和运力应该已经穷尽了,即使还有些许机动兵力,但是最多只是几个不入流的师团。情况看起来,还都在计算之内,但是……入夜后,眼皮一直在跳,不知道是何征兆。

    他不由得盘起腿卜了一卦,卦象为下离上震的火雷噬嗑卦,预示突然被火雷吞噬,算是凶兆,但是话说回来,他自己并是不信这些东西。

    秦小苏进来,送来林秀轩那边最新的电报。黄天仰势如破竹,79师因河而建的防线全面崩溃,但是看起来,敌人在西贡方向的防御很潦草。从部署上看,没太在意黄天仰可能的进攻。林秀轩觉得其中有猫腻,这不是坂垣的用兵风格。坂垣虽然重进攻轻防守,但是不至于如此有恃无恐。林判断,坂垣手上还有牌。

    秦小苏的另一项发现是核对了几天前空情情报,发现一些疑点,一名飞行员表明自己看到了一架b17早期型的轰炸机,但是当日并没有同型号飞机进入越南,飞行员向地面报告,看到那架轰炸机上画着波士顿棕熊队的吉祥物——一头巨熊,但是驻缅甸的第10航空队找不到这样涂装的飞机。盟军那里的调查当然最终不了了之,但是秦小苏感觉事情蹊跷,还得追查。

    褚亭长最怕敌人从空中偷袭他的指挥部,他与秦小苏模拟对抗过几次,最佳办法,是突破雷达网的破绽,将载着核弹的飞机钻进来。由于并没有什么严谨的敌我识别方式,这种可能『性』始终存在。

    疑点汇聚到了一起,加上卦象不明,一晚上眼皮在跳。褚亭长越发感觉哪里不对头。失去419的支持后,他有时候也必须依靠直觉进行判断。他感觉自己指挥部狡兔三窟,应该没什么破绽,也许是陶明章那里有事?

    日军轰炸机继续按照预定坐标飞行,机枪手们离开机枪塔对核弹进行最后一次检查,并手动打开保险,现在核弹处于随时可以起爆的状态,驾驶舱内正副驾驶,只要按下手边按钮,继电器释放的电流,就会引爆主装『药』上方的32根*,一举引爆这枚1.8万吨当量的*(日军每次核爆,当量都有所提升)。

    完成工作后,4名乘员跳伞离开飞机,由于弹仓无法关闭,他们直接从核弹边上跳下去。他们距离预定爆炸位置,超过15公里,应该安全,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接受过跳伞训练,就直接进行山区的夜间伞降和用毒『药』『自杀』差别不大。

    驾驶舱内,三名乘员开始高唱军歌,相约在靖国神社相见,他们远远看到了前面的一片黯淡的光芒,光芒正在目标处。显然敌人指挥部有灯光管制,但是还是漏出了光亮来,可能是附近停着的军车。

    褚亭长在指挥部里坐立不安,天都快亮了,也不脱衣服睡觉,就这么在地图边踱来踱去,刚给陶明章那里发去电报,要求他尽量将兵力分散,还没有等到回应。

    突然间窗外一道闪光,他知道情况不妙,赶紧钻到床底,爆炸声隔了40秒才到。显然爆炸位置远在十公里外。窗外很远处,一个火球正在缓缓升起,隆隆的狂风呼啸声不绝于耳。

    毫无以为,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核攻击,完全没有预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敌人『摸』到了自己的指挥部跟前,却最终找错了目标,褚亭长确实狡兔三窟,部署了几个故弄玄虚的假营盘,但是爆炸方向,也并没有疑兵,那里似乎什么也没有。

    他知道,蘑菇云升起,带有放『射』物资的热气流很快会遇冷形成大雨,得赶紧下令部队撤离。林秀轩预计的最危难的时刻提前到了,敌人掌握了搭载*的轰炸机。按照日本人的德行,接下来势必不断打出这张牌。尽管林秀轩告诉过他,敌人核弹上限为9颗,掐指算来,已经4颗打掉了,但是林处长的话,也不是每次都准。

    坂垣在指挥部立即接到了前方报告,核攻击成功,外围特工目击到了火球升起,但是较近的特工以及跳伞人员,还没有发回消息,更确实的情报,还需要接下来核实。

    很快他的监听单位,听到了褚亭长部的一片大『乱』,各部队都在呼叫指挥部。敌人显然遭遇到了空前的打击,他的监听部门,还没有发现褚亭长的部队这么混『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