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综]极夜 > 第67章 fate/zero
    “是吗,间桐雁夜已经死了啊。”吴琛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感叹道,“在那个时候攻击吉尔伽美什,也不知道是明智呢还是愚蠢呢……”

    “您好像心情很好……”

    “绮礼,你对人的情绪有很高的感知力呢,嘛,这也是情报工作所必须的吧。”吴琛打开一扇门,示意跟在他身后的男人进来。虽然已经被“补偿”过了,但是看着已经脱离人造人外形的圣杯,他的笑容还是一点一点地变得冰冷起来。

    “这是……圣杯?怎么会,目前为止吸收的英灵只有两名而已。”

    “死亡的是卫宫切嗣,恐怕这个人造人已经没有了存在于世界上的理由了吧。”当然,还有那个所谓圣杯意志的迫不及待。“说起来,绮礼,我记得你并不知道自己的愿望,也不知道被圣杯选中的理由……那么,如果你得到了圣杯,你会如何许愿呢?”

    “那个已经不重要了,”黑发的神父如此说,“跟随在您身边以来,我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愿望,也理解了内心想要看到的东西。圣杯对于我而言,并不是必需品。”

    神父并没有撒谎。吴琛回过头来凝视着眼前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万能的许愿机,“看来,我们的想法并不会产生冲突。在昨天以前,我对圣杯还未有什么执念,也想象不了能够被它实现的愿望。但是现在,我改变想法了……如果绮礼的意见与我相左,那就令人困扰了。毕竟,我可是已经决定了,要消灭一切想要得到圣杯的人,同时,也并不会向圣杯许愿令它降临。”修长的手指划过金色的杯壁,吴琛微笑着,神色却冰冷到了极点,“囚禁在漫长的时间中永生,或者一点一点地失去力量,变成一个普通的腐坏的杯子——这就是我为它决定的命运。”他转过身,微笑,“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绮礼?”

    冰冷的杯子仿佛颤抖了一下,又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制着、禁锢着,只能如同死物一般沉默着。

    言峰绮礼波澜不惊地看了它一眼,“一切都将如您所愿。”

    #############

    肯尼斯有些焦虑地在门外徘徊了一阵,终于下定决心般敲了敲门。吴琛果然和他的英灵呆在一起,同时房间的中央还放置着一样令无数魔术师梦寐以求的东西,那自然就是万能的许愿机圣杯了。饶是肯尼斯满怀心事,并早已对圣杯毫无奢念,却仍是无法抑制地看了它一眼。然后,他便惊讶地发现,本该光洁无瑕的圣杯表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超出他认知的神秘符号,看起来,就好像被封印了一般……不,也许并不是封印,那些充满韵律的符文正在以一种特殊的规律游走着,紧紧地包裹着圣杯本身,不知为何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不敢多看,更何况心中确实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与卫宫切嗣的战斗已经结束,被寄予厚望的Saber第一个陨落确实令人惊讶,但这其中绝不包括肯尼斯。一早便已明白自己效忠的这个人究竟有着怎样恐怖的实力,他并不为这个结果动容。并且,这场战斗结束便意味着那个男人,卫宫切嗣必定已经死了。肯尼斯热切地看着吴琛,直到他伸手探入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满是深红色的液体。

    “这就是……”仇敌的鲜血令肯尼斯目不转睛,复仇的甘美令他心中最后一丝遗憾也淡去了,虽然碍于吴琛的计划无法亲手杀死卫宫切嗣,但只要获得这瓶鲜血,索拉的复活就近在眼前!这些天以来,他从未有一天淡忘过吴琛当时所说的话,父亲的骨、仆人的肉、敌人的血,其他两样他早已准备妥当,就只差最后一步了。肯尼斯走上前,小心地将瓶子接过,“吴琛大人,这就是复活索拉所必要的全部材料了吗?”

    “的确如此。”吴琛平淡地回答道,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神色透着些微的疲惫,但眼神却不知何故微微发亮。“但是肯尼斯,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复活你的未婚妻吗?”

    狂喜中的青年愣住了,他的神色变幻不定,最终沉默了。在索拉死去之前,她是用怎样的眼光看着Lancer的,肯尼斯再清楚不过。肯尼斯作为被圣杯选中的魔术师之一,事先不可能不知道自家英灵脸上那颗痣的魔力。但索拉并不是普通的女人,本身拥有魔力的她并不难破除自身受到的影响,但她却没有那么做。这说明了什么,肯尼斯并不是一无所知。但即使如此,他还是为这个女人放弃了圣杯,放弃了傲气和尊严,心甘情愿地被吴琛所驱使。如果等到圣杯战争结束……这个念头一旦升起就变得难以驱逐。但肯尼斯最终放开了握紧的拳头,摇了摇头道,“我并不能确定自己能够活到圣杯战争之后,请大人现在就复活索拉吧。她死亡之后,之前签订的魔法契约自动失效,也就是说,她不再是Lancer的半个主人,圣杯划定的界限也无法再约束她。我会将她送到冬木以外的地方,限制她的行动,直到圣杯战争结束。”

    “这样做倒也没错,但你被困在冬木市无法离开,也就无法约束这个女人,你能够保证她不会自己回来吗?”

    肯尼斯低下头,苦笑着说,“我会告诉她,Lancer已经被我下了命令,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也许只有这一点,对于索拉那个女人才是最为无法接受的吧。

    吴琛点了点头,“那么,我保证你明天就能见到活着的索拉。”肯尼斯猛地抬头,惊喜地道,“好,那我这就去准备!”

    等到肯尼斯匆忙的背影消失之后,吴琛才对门外的某一个位置道,“我不知道Lancer也是会靠着灵体化偷听的人。”

    话音刚落,原本一片空白的地方就出现了一个满脸苦笑的俊美青年。“我到这里本来是想要向玄霄道谢的,谢谢他救了我……”却没想到撞见了这样一番尴尬的对话。索拉小姐……她的心思他并不是一无所知,但是那样的错误,他不想再重蹈覆辙了。然而命运总是惊人的相似,所以他也清楚地明白肯尼斯对他的厌恶和防备。对此,他除了默默忍受,无法再做出什么。

    “我的运气,总是不太好……”骑士叹息了一声,不过又很快地振作了起来,“但是,这样也算是一件好事吧。”经历了昨天的事,他总算稍微释然了一些,不再将自己的骑士道强加于御主的愿望之上。并且,索拉小姐也能够安全地脱离这场战争了。比起他活着的时候的那段往事,现在的情况真是再好不过了。这么想着,迪卢木多的神色缓和了许多。

    吴琛看了他一会儿,转过头将视线停留在圣杯之上,“说起来,肯尼斯急着问索拉的事,倒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来得及告诉他……我想,所谓同盟,至少要在发生之前让你们知道。那么,便由你转告肯尼斯吧。顺便,Lancer,我有事情要拜托你。”

    “关于圣杯……”

    #############

    言峰璃正震惊地看着手上的报告,简直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从圣杯战争开始的几十年以来,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居然敢这么做!不,不仅仅是没有人这么做,恐怕连想都没有想过吧,因为这意味着,做下这件事的人不仅无法通过圣杯达成愿望,还会令每一个魔术师恨之入骨,同时行监管之职的圣堂教会也不会置之不理。这是……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啊!异端!彻彻底底的异端!这个人居然想要通过小圣杯和大圣杯的联系,抽取整个冬木地脉的魔力!一旦他成功了,不但第四次圣杯战争形同虚设,以后也再不会有什么圣杯战争了!!

    “啪”地将整张报告拍在桌上,言峰璃正竭力平复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通知所有参战的魔术师,身为此次圣杯战争的监管者,我言峰璃正要暂时修改……圣杯战争规则!”

    作者有话要说:变态主角就是这么酷帅狂霸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