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永劫帝君 > 第926章 登顶
    那位虽然一直都不被人们看好,甚至不少人只是知道陆氏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更不知道其在万剑宗以及言诚行会等地方的所在所为,甚至在之前,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非常的普通——他虽然并不会什么非常强大的功法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但是他对于各种事情都非常的了解的陆临就在快要登顶的时候,发现那虽然身为洛水氏的族长千金,按照地位以及血统来说,完全可以拿去和墨伊茗进行相提并论,虽然如此,但是她从小句没有是偶到像墨伊茗那样的艰苦要求以及严厉训练,因此从小就受到家里的几乎所有人的溺爱,所以大家都希望这个极其可爱的小女孩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可以开心与幸福即可。而正是因为如此,她在非常小的时候,就生活的非常的自由自在,并且也总是可以做自己喜欢的做的事情——在这些方面,她和墨伊茗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不同。在她小时候,没有人会逼着她去训练灵力以及进行战斗模拟,等她稍微长大了,也没有人会限制她的外出,只不过,她的外出一定要有人陪同以此来保障安全;更没有人会一直给她施加那么多的压力。相比之下,成长路线和墨伊茗完完全全的不同,更是显得格外的轻松以及自在的洛水韵。还有身为传闻之中的鸣蛇以及腾蛇一族的后代,作为混血儿,他并不知晓,自己的父母当年为了恋爱以及自由,付出了多么残种的代价,他更不知道,自己的血统有多么的难得,自己的天赋以及潜力,是多么的少见以及稀有,但是,他却非常的清楚,自己的这身血统,给自己带来了多少的麻烦以及折磨。虽然如此,但是在非常长久的时间之中,他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自己身边的这些人,这些不少甚至还是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亲戚,要这么的对付自己,要这样残忍的虐待自己,他并不值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直到后来,他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从父亲那边继承下来的血统的缘故,因此,虽然他没有见过父亲,但是却对父亲有种复杂的感情的鸣九天两个人距离自己的空间,更加小了些。

    陆临觉得,他们两个应该也是感觉到了奇怪的异样,而想要靠近一点,以此来保护陆临的周全吧。

    在数千年前,因为发现了灵力的奥秘,所以早就算是等上了世界的巅峰的人们,借助着这个非常强大的力量,进一步的向上走,终于,获得了更为强大的力量,但是,这一份力量并没有让人类可以骄傲多久——在魔族的入侵之下,人类的能力以及未来显得越来越薄弱。而现在,在三大城池之中的八大世家的相互扶持之下,人们终于逐渐开始复兴。而其中,那位她,那位身为那八大世家之一,也算是八大世家之中比较具有影响力的世家,独尊城城主的时代世家,墨氏的族长唯一的女儿,可以说是未来的墨氏接班人,更可以说是未来的独尊城的掌握者,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未来人类的命运的墨伊茗则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更加警觉的继续向着顶端攀登。

    说来也奇怪,再这样的地方之中,他们都快要爬上顶端了,都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甚至,连一个敌对生物都没有遇到!

    那位虽然一直都不被人们看好,甚至不少人只是知道陆氏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更不知道其在万剑宗以及言诚行会等地方的所在所为,甚至在之前,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非常的普通——他虽然并不会什么非常强大的功法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但是他对于各种事情都非常的了解的陆临突然才发现了这个猫腻!

    难道说,这个顶端的上面并没有什么奥秘?!或者说,上面是有一个非常大的陷阱在等着他们!?

    这么想着,陆临更加谨慎的环顾了下是四周,但是,他却发现,自己的四周似乎依旧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异样!

    怎么回事呢……

    还有,这个地方怎么感觉有越来越多生灵在注视着他们?

    不止是陆临,其他的人也都更加的绷紧了自己的所有神经,非常警惕的向上走着。

    虽然,雪山的路还是有些滑的,并且,是再这样的地方——这个地方,看起来似乎之前从来都没有人来过,他们很有可能是非常长久的时间之中,唯一的一个来到了这个地方的生物。因此,在这样的地方上千金是在是非常的困难。虽然如此,但是总体来说,他们攀登的还算是你比较顺利。

    而他们就这样继续走着,眼见那个雪山的巅峰,距离他们越来越接近了,而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那位虽然一直都不被人们看好,甚至不少人只是知道陆氏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更不知道其在万剑宗以及言诚行会等地方的所在所为,甚至在之前,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非常的普通——他虽然并不会什么非常强大的功法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但是他对于各种事情都非常的了解的陆临依旧没有任何的松懈,他依旧是非常的警惕的环顾着四周,担心会出现一些突如其来的意外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事。

    这个雪山,可以说是非常的巨大了,而在他们攀登上了这个雪山的顶端的时候,他们才逐渐发现,这个雪山的顶端,居然也是一个类似于是巨大的平原一般的存在!

    这个非常巨大的雪山,让人感觉就像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圆锥,而这个圆锥的顶端,则是不知道被谁给削去了一般。当他们差不多快要到这个雪山的顶端的时候,他们就有这样的感觉!

    虽然总是觉得很不对,虽然总是觉得自己的身边似乎出现了许多非常怪异的胜利,但是,他们依旧非常迅速的向上攀登着。没有太多的拖沓,就这么,迅速的登上了顶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