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永劫帝君 > 第897章 卧室(中)
    “不是我们,是妾身……”洛水韵小声的嘀咕着,听起来就像是抱怨一般,“感情说不定,那一天陆临大人就和哪位女孩跑了……”

    原来她担心的这件事……陆临听到了后半句,才有些明白了,他觉得饶有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再一次摸了摸洛水韵的小脑袋,“傻瓜,怎么可能……”

    “这倒也是,毕竟还有伊茗在那边是吧……”不知为何,对于墨伊茗,洛水韵的态度总是这样,算不上的是热忱,也算不上是冷漠。

    而这一下,那位在之前,因为身上还流淌着已经没落了许久了的,传说之中的上古狐妖血统,青丘狐妖血统,所以亲自前往了传闻之中的涂山进行长达一年的修炼,现在可以说是就算是在涂山之中,也没有几位狐妖可以与之为敌,应该说是极为强盛的存在,陆临却听出了少许意味。

    那位在数千年前,自己的先祖就参加了那个传说之中的千禧年圣战,并且在那一次的战争之中,因为圣地的“那个人”的实力实在是太过于强大,所以差点就死亡在了那一次的战争之中,但是,他的先祖不禁没有死在那个时候,还在他瘦了非常严重的伤害之后,被组织给帮忙进行治疗,因此才这么安宁的生活了下来,并且开始教导自己的子嗣学习魔法,并且非常严格的要求自己的子嗣们以后一定要将自己家族的这些魔法以及秘密传承下去。真真正正意义上的巫师,应该是有着非常强大的求知欲,并且一直都想要获得更为高强的实力或者是探究这个世界之中的知识,亦或者是想要达到自己的巅峰,但是在那一位祖先的后代之中,却并没有这样的存在,所以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容易——再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居然完完全全的不把这些事当做一会事,而是非常认真并且诚恳的学习着自己祖先的魔法以及其他的相关领域,并且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不少世代之中,已经可以算是一位比较出色的使用魔法的能,因此就算是这位望武盟艮组组长大人,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巫师的羽辰拓;以及那位前者的妹妹,似乎是前者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亲人,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兄妹两个人的关系可以说是非常的要好以及亲密。而听说,在几年前,吴寂静等人还没有来到这个望武盟的时候——当然更不要说陆临和墨伊茗等人了。在这个望武盟艮组之中,就只有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管是谁,都可以看的出来,这对兄妹的关系非常的要好以及亲密。哥哥羽辰拓对自己的妹妹羽辰晓可以说是非常的无微不至的照顾,而妹妹羽辰晓虽然只是一个非常普通并且很是容易害羞的小女孩,但是对于自己的哥哥,却可以说是非常的关心。还有那位从小就呆在了那个极北之地之中,身为上一位守护者的女儿,自然而然的继承下来了自己母亲的工作以及责任,因此,在非常小的时候,就开始了非同寻人的锻炼以及磨砺,终于在几年前,成为了这个解蔽之地的夜精灵一族的守护者,并且也成为了连自己的母亲也都非常的认可的守护者的塞尔海丝。他们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已经算是成年了,但是对于那种男女之事,还是比较不清楚的,即使如此,他们也都可以看得出来,洛水韵和陆临之前这种不同寻常的关系,还有陆临和墨伊茗之间的那种有些奇怪的气氛。

    但是,那位在之前,因为身上还流淌着已经没落了许久了的,传说之中的上古狐妖血统,青丘狐妖血统,所以亲自前往了传闻之中的涂山进行长达一年的修炼,现在可以说是就算是在涂山之中,也没有几位狐妖可以与之为敌,应该说是极为强盛的存在,陆临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才刚刚出那个魔法小屋,洛水韵就会这样找上来。

    这样虽然算不上是强势,但是却比两三年前,刚刚见到她的那个时候,要好了许多。当然,洛水韵似乎对于这种事,就是比较敢上的那种性格。

    而陆临则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再一次摸了摸洛水韵的小脑袋,“傻瓜,不要想太多了……嘛,至少还有个你在对吧?有个自称是未婚妻的少女呆在我的身边,我估计也不会有女孩敢太过接近我是吧?”

    为了不让这个洛水韵想的太多,那位在之前,因为身上还流淌着已经没落了许久了的,传说之中的上古狐妖血统,青丘狐妖血统,所以亲自前往了传闻之中的涂山进行长达一年的修炼,现在可以说是就算是在涂山之中,也没有几位狐妖可以与之为敌,应该说是极为强盛的存在,陆临故意不提墨伊茗的事情,并且这么说道。

    虽然如此,但是洛水韵依旧没有任何心情好转的痕迹,而是依旧是那么的有些失落的样子,因此,陆临还想要说些什么。

    “那位罗罗妮亚·兰……总感觉看陆临大人的眼神有些不对呢……”还没有等陆临说话,洛水韵就抢先这么说道——看起来,她似乎也有点担心罗罗妮亚·兰的事情了。

    而听到了自己的这位未婚妻这么说,那位在之前,因为身上还流淌着已经没落了许久了的,传说之中的上古狐妖血统,青丘狐妖血统,所以亲自前往了传闻之中的涂山进行长达一年的修炼,现在可以说是就算是在涂山之中,也没有几位狐妖可以与之为敌,应该说是极为强盛的存在,陆临赶紧说道,“不不不,她只是教我魔法罢了……”

    “妾身是知道的……妾身,还是很相信陆临大人的……”洛水韵的语气之中,确实都是满满的信任。不过,更多的,还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犹豫以及失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