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散修难为 > 第1180章 讲述
    七星山脉的浮空岛美景依旧,子璇来到岛上的一瞬,似乎再一次看到了山脉与浮空岛的建立,看到了整个西北的重生。

    她看到了各族灵君、真君纷纷上门恭贺的大典之日。她与子珺带着半是沉稳半是青涩的笑容,被赐下道号正式成为元婴真人。

    她们在这里清修、玩闹,与好友相聚畅饮,畅想越来越好的未来。过去种种如幻影般浮现在眼前,让她终于有了回到家的踏实感。

    当看到子律惊奇激动的神色,看到子珺、曲惊鹊“悄悄”挥动的手,还有祖父慈爱欢喜的眼神时,子璇对亲友的思念似乎更深,深得让她心中腾起一阵阵热流,涌入四肢百骸,使心神都为之颤动。

    然而大事当前,她也好,亲友也好,都得将激动欣喜压制在心底,戴上冷静的面具接待各界各宗族的炼虚灵君。

    殿内,子溪与各宗族首座长老、妖族首领坐在上位,下首两排皆是炼虚灵君,是以子律、贺天玑,子珺、曲惊鹊等晚辈只能远坐于殿门前,安安静静地旁听着。

    子璇见在场各位都是宗族颇有地位的长辈,打算起身去与祖父他们一起,刚要动作就被身边的子渊按住传音劝道:“另一时空的事还需你来细说。别怕,也无需顾忌,只管说得清清楚楚,让大家知晓事态严重即可。”

    “是。”子璇应了一声,坐在一堆炼虚多年的长辈们身边,座次还在首位,她的下首边才是子渊、子沁、子泽等族中灵君。

    她对面正好是澄心灵君,正带着笑意与她颔首致意,他身边是几位面熟的镜家太上长老,再往后就是灵剑宗和各宗族灵君。

    当所有修士入座安静下来,坐在上首正中的子溪灵君才道:“客套的话在下就不再多说,诸位道友心中疑惑应当颇多,其实我族众人亦是一样。若是想知晓盘经过,还得让我族音希灵君从头讲起。”

    众修士早就对子璇好奇不已,那场由子泠演道、灭除残余魔气的结婴大殿明明还像是昨日之事,今日这刚得道号不久的元婴小辈就成了炼虚同阶,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关注。

    子璇心中做好了准备,又因身边皆是族人或亲近的宗族长辈,面对一些面生的灵君也不觉得气短。

    若不按跨越时空的方式来算,她其实刚刚进阶炼虚不久,一进阶又只顾着大战,完不曾与同阶修士交流过,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自己的灵君身份。

    好在她进阶后参与的两场大战都是面对出窍期,且成功将其击杀,这让她对境界之别又有了新的体会,不至于在曾经的长辈如今的同阶面前心生胆怯。

    她迅速在脑中过了一遍早就清理好的思绪,从她前往弥天界再访摘星阁、发现摘星阁已经灭亡说起,以便让众灵君了解事情的所有细节。

    在另一时空看到的凝聚力让她相信,仙临界以及周遭几界的高阶修士都不会在天魔当前时出乱子,至于凌云界,没有了研制新丹药之事,丹华宗与丹域的矛盾根本就不会生起。

    她也相信,唯有将自己所知盘托出,让下界所有高阶修士警醒起来,防范魔修,防范姬家、有莘氏的叛徒,让各大宗族形成一个个牢不可破的圆,才不会被人趁机钻了空子。

    子璇把这些年在另一时空经历的魔物之战、魔修之战一一道出,将看到的宗族与大型势力的覆灭一一道出,说者有意听者有心,在场所有修士都感觉到沉重的压力。就连子璇跨越过时空的奇特经历,都不再能引起他们太多关注。

    “诸位长辈,除了防范两族叛徒与魔修,还有一事需得我们小心。”子璇一口气把这几千年的事说完,外面已经第二日半夜。她短暂停顿了片刻,才又接着开了口。

    “在另一时空,我看到在此处陨落的人好好活着,也看到在此处活着的人不幸陨落。所以两方时空并非是完一样的,魔族一方的大计划不会变,阵法内容不会变,但参与其中的人与一些细节,总会有一些出入。”

    子璇忽然想有莘铄,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只希望他在这里亦不会沦入叛徒一方。还有如月,但愿这回有她提前防备,不会如另一时空那般陨落在然陌生的修仙界。

    “那我们先寻找玉简上的天材地宝,为祭祀阵法做准备?打通巫灵界是大事,我看耽误不得。”灵剑宗首座长老灵息早已恢复,端直坐在上首,哪怕头发花白,看上去仍是不显老态,犹如一柄即将出鞘的剑。

    “还有太初巫木,另一方时空的巫木是自愿献出树魂,难道我们也得到了事态严重时等它自愿现身?”欧阳首座拧着眉头,看了看周围灵君的神色,仿佛想要大家接过他的话头,说说这太初巫木之事。

    但在场修士大多都盯着子溪与子璇,显然是打定了主意要等子家安排,至于他们,只要尽力按计划行事即可。

    欧阳首座见自己委婉的暗示无用,干脆清了清嗓子看向子璇道:“音希道友,你刚刚曾说太初巫木生来具有操纵时空之力,因时空容纳万物,它本身亦带有极大的包容性。那么可想而知,带你离开渡仙海前往另一时空的,正是巫木本尊了?”

    “不错,正是巫木带我离去。”子璇在听到他提及巫木时就有预料,无非是想让她取出树魂来,以便早日成事。但子璇可不打算将脆弱至极的游虚交出去。

    “巫木灵智奇高,与我相识相伴四千余年,虽无结契但相互信任,是可托付性命的好友。它带我返回后消耗了五成树魂,如今正在入定恢复。在祭祀阵法布下之后,我会让它取出五成树魂。但在这之前,还请诸位长辈给它一些时间。”

    子璇对在场灵君有着足够的尊敬,但在说到对巫木的决定时有着不可违逆的强势,她要当众表明自己的立场,让所有人都知晓,若有人敢提前打巫木的主意,她会拼尽力让对方有来无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