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散修难为 > 第764章 抽取
    四人跟在后方,从大殿中间的空地绕过,来到正对着的偏门前,被青衣女修引了进去。

    侧殿上首,侧坐着一男一女两名元婴真人,正相对着下一盘棋。

    他们面容看起来都近四十,男修为后期,女修为圆满。从他们腰间令牌看来,男修正是二品炼丹大师,而女修更是能够炼制些许四阶丹药的超品炼丹大师!

    两人同样穿着青色防御衣,只是颜色比引路的金丹女修更深,背后的三足丹鼎图中包含的星辰也更多。见青衣女修引了四人进门,女修带着浅笑冲他们点了点头。

    “是接了任务的吧?上前来,每人抽取三份三阶丹药,一份四阶丹药,炼好后直接拿到这里来即可。”

    她凭空取出一团青色光球,里面犹有迷雾缭绕,有规律地不断旋转着,悬浮在半空中缓缓飘向侧殿中间。

    何淼淼快步上前,对着上首两人行了一礼,起身时注入灵力在光球中一挑,四道雾气般的光丝浮现在眼前,化作四枚玉简稳稳落到她掌心。

    引路的青衣女修走上前,将她带到一旁,“灵植都放在我这里了,不知道友需要哪几种?”

    何淼淼探入神识扫了扫四枚玉简,轻声报出自己抽到的丹药:“培元丹,涤尘丹,固魂丹,还有......延寿丹。”

    “道友收好,灵植只有一份,还请小心炼制。”女修听到延寿丹,目中露出几分同情,取出丹药递给她后,指了指大殿左侧第一层的炼丹房,让她自己前去。

    “噗......延寿丹,真是够倒霉的。”青年男修忍不住轻笑出声,同情地瞥了何淼淼一眼,还假模假样地安慰道:“道友没这气运进入摘星阁,说不定在别处能有好运呢。”

    他身旁的女修也捂着嘴嗤嗤笑,语气轻快道:“哎呀,少了一位强劲的对手,说来不该,却着实松了口气。”

    中年没开口,面上也没什么表情,默默走到光球前抽取,不在乎何淼淼的倒霉,也不在乎另外两人的得意。

    上首的元婴真人不会掺和到小辈的口头竞争中,不过两人也不对何淼淼报什么希望,感觉到她身上的精纯火灵,还有些遗憾可惜地微微摇了摇头。

    毕竟延寿丹不是寻常四阶丹药,就连二品炼丹大师都不一定能炼制成功,更不用说一品大师了。

    何淼淼倒是平平静静,面上无波无澜,心中也没什么起伏,言语相激不痛不痒,她犯不着为这点儿小事与人置气。

    照她看来,炼丹者心性也极为重要,这两人与她无冤无仇,看过热闹还要出言相讽,实在不是能够成大器之辈。

    她没去管身后几人抽到了什么,带着四份装好的灵植,踏出侧殿门外,来到女修所指的炼丹房中。

    若是还未进阶圆满,她也可能像旁人那般,认定自己不可能成功。延寿丹的炼制手法复杂,神识消耗比寻常四阶丹药多上两倍,对于一品炼丹大师来说,的确是天大的挑战。

    但现在,她的神识本就堪比元婴初期,若是魂魄弱些的真人,说不定还赶不上她。要是静下心来竭尽全力一试,炼出三粒成丹的几率很大。

    至于三阶培元丹、涤尘丹和固魂丹,那都是平常练手时炼惯的,对于刚刚迈入一品大师行列的人来说有些困难,但对她来说完全不费力。

    何淼淼打量着还算宽敞的炼丹房,在地火阵法前看了看,以灵力注入其中试了试火,又坐在软垫上闭眼感受了一阵,感觉不再陌生后,才取出自己的鹤灵鼎放在火眼上方。

    在这种人多神识杂乱的地方,她绝不会祭出异火来冒险,哪怕有异火在,成功率必然会提升。

    要是从前不曾凝出朱雀真形,她还敢大着胆子取出来,毕竟这么大的摘星阁,不至于就她一人有异火。

    而现在陵光已是有灵智的上品异火,而且带有一丝朱雀气息,实在引人注目,不到生死关头她都不想祭出来。

    何淼淼的神识裹住一缕汩汩外冒的灵泉水,注入烧热的鹤灵鼎中摇晃,哪怕每一回炼丹结束她都清理过丹炉,再次使用前她都习惯再清理一回。

    泉水很快在鼎中沸腾,往炼丹房内部的废水池一泼,滚滚白烟立刻氤氲开来,有了几分炼丹的气氛。

    何淼淼取出自己的宁神香点上,净手焚香,在这过程中让心境如止水般平静。

    她打算先炼制难度最大的延寿丹,若是成功,才有接着炼制其他丹药的必要,若是失败,那么她也无需再浪费时间。

    延寿丹是增加寿元的丹药中最简单的一种,主药有四阶银线青元果和四阶逢春草,这两种灵植都是极不受炼制的品种,脆弱得如同新生的孩童,力度一大就会消散于无形之中。

    延寿丹的辅药更是有二十七种之多,每一种都富含极为浓郁的生机,但每种的属性都不相符,稍有不注意就会有炸炉的危险。

    何淼淼将丹鼎放置到一旁,开始凝练起灵植,四阶灵植的炼制比三阶费力,她不得不全神贯注沉入其中,半点不敢分神。

    辅药一株株炼化成液,植物特有的清幽香气充斥着整个炼丹房,何淼淼装好最后一瓶辅药,靠在石壁上闭着眼重重舒了口气。

    她取出两枚魂石捏在手中,以求快速恢复。半柱香过去,魂石碎成废石块,她的识海勉强算是恢复如常。

    何淼淼再次沉下心神,取过通体近乎透明的淡青色果子悬在空中,神识探入中间的银线处,挤压出晶莹剔透的汁液。

    紧接着便是逢春草,手掌宽的厚重叶片,需得按照叶络的走向轻轻挤压,一滴一滴极为缓慢,神识的力度需要恰到好处。

    半柱香过去,两味主药终于被彻底炼化,精纯的药液在瓶中晃晃悠悠,折损还不到一成。

    这对于元婴初期修士来说都是难得,何淼淼全靠强大的识海支撑着,才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开炉融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