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散修难为 > 第496章 开店准备
    何淼淼与乌苍一边在池岸散步,一边在神魂联系中传音。

    乌苍听到转述,很是认同地回道:“虽说我不知使者私收魂石一事,但听起来的确像九幽殿下层的作风。还有伪造账目,那也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何淼淼点点头,心道圣地归圣地,魂修们赚起魂石来,还是不怎么顾忌的嘛。

    她的想法并未刻意隐匿,乌苍感应到后,忍不住牵起嘴角笑了笑。

    “其实大家都知晓,九幽殿神圣的是殿,不是里面的修士,只是历来被凌驾压制,已经打心底习惯了。”

    “这倒是,若我是土生土长的魂修,肯定是不敢对百冢下手的。”

    何淼淼未再进入另外两家大店,而是与乌苍绕到西城,回了灰石屋休息。

    去九幽殿选址,还得交给乌苍办理,以免里面那股神妙的气息,让她灵力不自觉运转起来。

    进到屋内,扔出了隐匿、防御阵盘,乌苍才取出卖得的魂石,交给何淼淼清点。

    “你之前所得的丹药和符箓正好两千,连这次的魂晶一起,共卖了三千五百魂石,这还是我讨价还价许久才得到的。”

    何淼淼知晓魂晶本就不值什么,他们手中的又不是特殊魂兽之晶,卖到一千五已经不错了。

    “辛苦你了!这些加上我身上的一万五千,以及三十五枚中品,肯定能选到好地盘。”

    乌苍闻言赶紧表态:“我这里还有九千下品,五十枚中品!我们自己找药草太麻烦,还是收购来得方便。”

    何淼淼已经知晓,靠近小背阴池的店铺,需得两万下品魂石。

    她本想着若是不够,就用中品来找补,从没打算要乌苍来填,更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出来。

    这也是她不习惯魂仆之故,对她而言,签订神魂契约只是为了牵制,乌苍仍然是独立的修士。

    但实际上,签订了神魂契约的魂修,根本不会对主人有所保留,何况乌苍打从内心敬佩她,更是不可能隐藏什么。

    “你先别急着拒绝。”乌苍见她面露犹豫,赶紧大着胆子追了一句,“到时候赚得魂石,你分我两成不就得了?”

    何淼淼想了想也对,前期购买大量药草的投入,光她一人的确承受不来,毕竟交给九幽殿两万,她身上就只余下二十余中品魂石了。

    还要孝敬管事,购买大量丹药瓶、药价以及魂囊,没有乌苍的那份根本拿不下。

    “也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何淼淼将他递来的魂石收好,才郑重其事地保证,“待赚到魂石,我六你四,不可不收!”

    乌苍从未想过她会亏本,闻言也煞有其事点点头:“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好!你回屋休息一阵,待外面鬼鬼祟祟的修士散了,我们就分头行事。”

    何淼淼与乌苍进城时,果真发现有不少双眼睛盯着他们,甚至都不是暗中,而是明晃晃的监视。

    直到乌苍卖掉大量魂晶,何淼淼又打听起在本城开丹药铺,好些修士才散了去。

    在他们看来,若是得了养魂木,肯定宁愿走得越远越快越好,留在城中开店招眼是不大可能的。

    不过也有疑心甚重的,还一直从坊市跟回了西城,何淼淼和乌苍也任由他们跟,偶尔还回头给他们露出两双‘疑惑懵懂’的眼。

    乌苍应了声是,推开两屋石壁中间打通的石门,回到了自己的那一边。

    何淼淼探出神识在外一扫,发现刚刚还余下的五名修士,到现在已经只有两名。

    他们看上去像是一伙,正百无聊赖地坐在街头,看着灰石屋发呆。

    何淼淼懒得理会,这时候还不走的,恐怕不仅仅是疑心重,还有可能自认找不到养魂木,找两头刚赚了魂石的肥羊也行。

    她收回神识闭上双眼,盘坐在阵法中,吸收起外界凉丝丝的灵气,覆盖在皮肤血肉以及五脏六腑。

    灵气一点点浸入其中,很快传来鼓胀感,无形的气息将血肉之躯撑起,让里面的每一分每一寸都得到滋养。

    这种强力的压制感,让肉身渐渐在逼迫中强壮着,虽只是微微的变化,何淼淼也觉得十分欣喜。

    炼体前期的准备很重要,灵气让肉身越纯粹,到时候能够吸收的药力就越丰富,淬体的效果也就越好。

    她一向很有耐心,只要知道有效果,就不会因一时的缓慢而放弃。

    ......

    何淼淼收功起身时,皮肤上已经盖了一层薄汗,有些黏黏腻腻,正是灵气入体后逼出的杂质。

    毕竟平日里修炼,她更关注经脉,肉身中积聚的阴寒杂质也不算少,这时正好全部驱散了出去。

    她刚起身不久,就听得屋子中间的石门叩响,紧接着识海响起乌苍的询问:“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

    何淼淼打开石门,递给他两万下品魂石,以及五枚中品魂石,又从他那里要了一个魂囊,将剩余的魂石装起来掩在袖中。

    “走吧,外面的修士也已经散了,你去九幽殿寻址,我去坊市购买药瓶和药草,至于药架...我们自己砍树自己做。”

    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何淼淼开始踏上抠门之路。

    乌苍收好魂石点点头,兴冲冲地出了门,朝小背阴池北岸飞驰而去。

    何淼淼布好阵法将灰石屋护住,才不疾不徐地走向坊市,开始一家连着一家询问,对比药瓶品质、款式以及价格。

    平日购买丹药时,她不怎么在意药瓶,只要能够保持药性不失,似乎并未刻意关注过瓶子如何。

    毕竟丹药用光之后,要么扔了要么毁了,不是什么有价值之物。

    但这一逛,她才知晓小小的药瓶也有不少说法。

    有的品相好,造型好看,阵法不怎么高明,却也因吸引眼球而价格稍高。

    而看起来平凡无奇,材质也一般的,就只能在阵法上下功夫,这样的小瓶价格稍低。

    何淼淼想到她平日购买丹药时,都是掌柜给什么她收什么,从未有过要换药瓶的想法,于是摒弃了精美漂亮较为昂贵的,直接选用灰扑扑的木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