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散修难为 > 第433章 击杀
    “秦姨,那人不过是筑基圆满,不如我们几个联合...”胖圆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秦念还是摇摇头,叹息道:“算了,他就是言语上占些便宜,至于灵石,都是身外物,抢了就抢了吧。”

    说完这句,秦念干脆起身出了阵法,说是再去取几壶酒来。秦怀真怒其不争,可又说不出重话,只能任由她逃避般离去。

    何淼淼满心不解,可又不好直言询问,还是秦怀真主动提及,她才知晓了事情起因经过。

    秦怀真还是婴儿时期,就被秦念捡到收养。

    二人相依为命,经营小酒肆度日,在修为不高时还算过得去,这种平淡而温馨的日子,让孤身一人的秦念,和被遗弃的秦怀真都十分珍惜。

    坏就坏在,人不惹事,却总有祸从天降。

    秦念的性子与长相十分不符,软和又过于善良。十年前的一次历练中,见一同阶男修受了伤,储物袋中的丹药又已经耗尽,就在恳求中答应了救他一命,将自己身上的丹药都给了男修。

    结果男修恢复后,循着她的气息追去,非缠着要与她结为道侣。

    秦念灵根纯净度不高,但还是一心向道,并不打算掺和男女之事,哪想到拒绝之后,那男修竟忽然动手攻击。

    一场激斗之下,秦念动用所有法器、符箓,才拼死逃离回到观潮城。

    可暗伤都还未彻底恢复,男修就已经寻上门来,在酒肆门前指责她故意勾引,吸取他灵力练功后逃离。

    秦念自是不认,又不敢在城中打斗,只能与他拉扯到了观潮城理事殿。

    结果看到那男修与理事殿执事的熟络,才知晓他是阴阳宗外门数一数二的弟子,同时也是杂役殿的执事之一。

    这样的身份,在阴阳宗或许不算得什么,可对于东海的散修而言,是不能直接招惹的。

    秦念只能咽下这口气,答应私下解决,男修要求她‘进贡’酒肆的两成收入,她也硬着头皮应下。

    只因男修阴森森地说了一句:“你与我修为是差不离,我逼迫不了你,你那义女...可是差着我几个小境界呢!”

    当时的秦怀真还未进阶中期,只差临门一脚,秦念生怕她出任何岔子,心一慌就应下了心魔誓。

    结果这十年来,男修时常前来‘考察’生意,占些嘴上便宜,再在店里拿走些灵石,至于是每年收入的两成还是更多,秦念都难以计算。

    秦怀真越说越气,双要喷出火来,胖圆、老祁也满脸忿然,连连骂个不停。

    “那为何不趁他来时直接杀了?”

    何淼淼十分不解,秦念、秦怀真加起来,总不至于打不过一个筑基圆满,为什么宁愿受制于人,都不直接动手?

    秦怀真闻言很是无奈,“我娘这店、这手艺,都传了许多代,她不想毁在她手里,也不想让我为了此事,得罪阴阳宗,落得个远走奔波的下场。”

    何淼淼沉默着,不知该说什么好,毕竟这是秦念的选择,秦怀真这么生气都未违背此意,她一个外人更不会去插嘴。

    老祁也只是沉默着,不发表任何意见,石头更是面无表情,看着窗户发呆。

    唯有大大咧咧的胖圆依旧愤愤不平,“破阴阳宗,养的一群破修士,整天就知道阴啊阳的调和,我呸!没一个好东西!”

    他正要再说些什么,却听得外间大门似被大力震开,砰砰几声落在地面,一声阴阳怪气的男声随之响起:

    “秦念!老子上门的日子,竟敢将门关上?是活得不耐烦了?”

    秦怀真紧紧捏着拳头,站起身来看向阵法外,用了极大力气,才将心头怒火压下。

    胖圆听到这话就要冲出去,却被老祁一把拦住,轻声劝道:“别冲动惹事,先看看情况。”

    何淼淼视线透过阵法,只见一名身着阴阳宗外门弟子服,头戴三阶上品防御法宝,瘦削细长、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修,从灰尘飞扬的大堂走入内院。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小花园中的石桌,外间阵法是秦念所设,又有阵盘加持,以来人的修为根本看不穿。

    “秦念!跟哪个野男人滚着呢?还不速速出来迎客!”

    男修一路污言秽语不断,走近内院后,干脆直接坐到小花园旁的另一处石桌,大吼大叫胡言乱语,引得外面不少人,朝踢开大门的堂内看。

    待他骂骂咧咧完毕,秦念才紧紧抿着唇,从一处小道中迈步出来。见秦怀真几人好好地待在阵法,她才不再紧张,直接迎了上去。

    “雷执事来了。刚刚在后厨,开启了阵法,不曾听到...”

    “少废话!灵石呢?若是再不够,拿你元阴来抵也成,嘿嘿嘿嘿...”

    秦念心中也恨,可只想着速速将他打发了,免得他再纠缠一时,年轻气盛的女儿会忍不住动手。

    从腰间储物袋取出三十枚中品灵石,递给雷执事后,却见他很是轻蔑地一哼:“就这点儿??”

    “这...小店的生意,管事也是知道的。”

    “呵呵...”

    雷执事笑得一脸淫、邪,双手一挥丢出三道三阶上品阵盘,将本就不大的小店全部罩住,怪声怪气地道:

    “这么多年不曾发威,你当我是吃素的了?既然拿不出灵石,就拿人来抵债!”

    轰轰轰——

    秦怀真从阵法中闪身而出,举剑疾速挥,数十剑气带着无形杀机,直奔雷执事命脉。

    何淼淼紧随其后,几乎在同时祭出承影,身形一闪来到雷执事退路,看不清轨迹的短剑朝他飞射而去。

    老祁、胖圆和石头,与刚刚反应过来的秦念一同,一起加入战局,将雷执事堵得再无生路可逃。

    筑基圆满的修士,毕竟不是妖兽能比。

    雷执事头戴防御法宝,操纵着一双超品黑白长剑,剑法凌厉,招式精妙,身法步伐更是不落下乘。

    他面露不屑,伸出右手一招,准备将三道阵盘召回,让观潮城理事殿知晓这次打斗,让这几人在牢中好好体验体验生活,再由他一一解决!

    正在他幻想着几人求饶的画面,一道看不清速度的紫色光芒,竟直接透过防御法宝的灵光,直直打入他的眉心。

    雷执事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觉眼前一黑,再也没有了任何思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