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散修难为 > 第415章 幻海秘境 2
    洞天乃一片望不到边际的平原,浅草只及脚背,一踩一个软。

    里面的灵气十分充裕,五行俱全,与外面并无太大区别。

    由于炼气期的分会分为四个分场,平原也被划分为四大片,高空悬浮着四张红黑相间的大旗,各自写着战、道、阵、兽四个大字,让人无论从哪里进入,都可一眼看清。

    何淼淼心中已是惊异万分。

    眼见无数五官清晰、眉眼绝无熟悉之感的炼气修士,从外面传送至平原,她竟忍不住暗自思索,自己究竟是不是当真回到了那一年?

    “嘿!道友!又见面了!”

    身后兴奋的少年声音,将何淼淼从翻腾的思绪中唤醒,路远带着痴痴呆呆的兔子,正在几步远的地方朝她招手。

    “道友何事?”

    何淼淼知晓路远生性热情,又有些自来熟,既然幻象与现实差不离,那么眼前的路远也不会有什么恶意。

    “没事没事,就是打个招呼!我叫路远,你叫什么?你准备参加哪一场?”

    他的模样与记忆中的,没有半点差别,倒是让她想起了传授文字之恩。

    “我叫何淼淼,准备先看看再说。”

    当年她的借口古怪而别扭,路远却不曾打探半句,教得认真仔细,还顺便讲述了不少沧澜界的基础信息。她心中感激,可当年没有传讯符,一别之后再不曾见面。

    眼前这幻象倒是鲜灵,也不知真正的他如今是死是活。

    “我准备先去道之分会,据说此次奖励是还神丹,我这灵宠识海受创,还神丹多半能修复一些。”

    “是么...”何淼淼眼神略过路远,盯着呆滞的兔子眼,微微牵起嘴角,“你这绒兔看起来,与别的不大一样,好像...有些违和。”

    兔子眼神毫无变化,气息也不曾波动起伏,何淼淼却见它耳朵不自觉地轻抖了抖,像是难以抵抗这本能。

    “违和?道友此言何意?”路远转眼打量着兔子,又是捏脸又是扯耳朵,心中像是被何淼淼种下了疑惑般,总觉得的确有哪里不对劲。

    他刚刚抬起头准备问问何淼淼,却见眼前已经空无一人。

    探出神识在周围扫了一圈,路远依然无所获,正打算带着白丸前往道之分会,却见身边肉墙般的兔子,竟然也无声无息地失了踪。

    ......

    “前辈,可是有事?”

    何淼淼一路朝着人少的地方走,果真觉得身后有种被人盯住的感觉,刚要转身戳破,却觉周围景色一换,正是陷入了高阶阵法。

    白兔摇摇抖抖,身形越来越高、越来越瘦,最终气息一定,化作何淼淼熟悉的胡不空模样。

    明明是面无表情,眼角一道青色疤痕直达太阳穴,却将他显得有些凌厉,不过兔耳风帽大氅,又让这凌厉化解了几分。

    “你怎么看出来的?”

    与当年不同,这一回胡不空并未刻意暴露,何淼淼本该无所觉才是,可他怎么都不可能想到,这只不过是因为她多经历了一回。

    当然,她自不会说出实情,只睁着眼说瞎话:“前辈耳朵抖动的幅度,看起来与绒兔不大像。”

    “......”胡不空愣了一瞬,似乎也想不清绒兔的抖动,与自己有什么区别。

    沉默了半天,他才轻哼一声道:“你胆子倒是大!”

    “不知前辈寻晚辈有何事?”何淼淼暗道反正是幻象,再也懒得与他客气多纠缠,“若是无事,晚辈就去参会了。”

    胡不空忽然伸出手来隔空一抓,何淼淼毫无准备,被一股强势的气息包裹,丹田之中何燕心留下的禁制,瞬间被他化为一空。

    “你走吧。”

    胡不空身形渐渐变淡,再次变作绒兔模样,一蹦一跳朝远处走去。

    他一离开,何淼淼所在的阵法立刻消失,原地依然是浅草地,远处的群仙大会正如火如荼展开。

    除开禁制,体内那股邪气也被一种无形力量包裹,何淼淼朝地面挥了一道金剑术,只见灵气逼人,毫无邪修污秽之气。

    她已经懒得多去想幻象究竟会如何如何,干脆放松下来,走向战之分会,用筑基期的经验欺负人去!

    一路轻轻松松打下来,何淼淼掐着入围人选的数量,只进入了此场前十,并没好意思占便宜得第一。

    何况若是打入前三,还得接着往下战,最终总会引起散修汇拉拢,她才懒得去周旋。

    奖励是一把一阶上品长剑,灵光闪闪十分喜人,何淼淼收起后,转身去了道之分会看热闹。

    炼气期的论道,如今听起来稍显浅薄,她不想太过引人注目,是以也不曾上去参加。

    路远找回兔子后安心上了场,何淼淼在台下听了一阵,虽说他与人对论还算过得去,但想要打入前三还是不大可能。

    不过白丸本就不是白丸,有没有还神丹都不要紧,是以她也不曾出言提醒,直接转身去了阵之分会。

    她习阵道也有一段时日,从前看起来迷茫无解的阵法,如今终于有了思路,在一阶阵法会上看得津津有味,还上场去解了几次过把瘾。

    来到毫无接触的御兽分会时,何淼淼才算是长了见识。

    不曾被驯化的猛禽烈兽,张牙舞爪试图击杀身旁修士,却被对方一步步安抚下来,渐渐气焰减低,最终被彻底收服。

    被认主后的灵宠,眼神中有着对主人的依赖与信任,简直无法与刚刚狂暴的模样联想到一起。

    何淼淼只见过噬焰兽被打得无力还击,最终被压制住让子认主,而台上有些修士的安抚术法,简直如同迷惑心神催眠一般,猛兽摇摇晃晃、迷迷糊糊,就被人给打入了契约符文灵光。

    专攻御兽一道的修士,看上去自身灵息都有些弱。不过他们神识强大,不亚于炼丹师,一个人同时能控制两三只、甚至更多的灵宠,战斗时同样不可小觑。

    兽之分会除开御兽,还有斗兽。

    两名修士分别站在擂台边缘,只凭操纵灵宠斗法,一旦开打,兽吼声震耳欲聋。

    看了几场斗法,何淼淼便没了兴趣,虽说她的神识同样降低,但眼界还在,总是能看出种种破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