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散修难为 > 第399章 再返
    走到人较少之处,李小江才低声问道:“我们这么高调,经楼会不会派人来跟踪?若是被打劫了可怎么办啊?”

    “是啊是啊,刚刚我们随手就取出这么多超品法宝,他们会不会起了歹念...毕竟都是散修啊。”白木荷也有些紧张,一路探出神识往后看,生怕有形迹可疑之人跟上来。

    何淼淼这才想到青琅的情况,进入一般店铺中花费大量灵石,可是真得小心了再小心,能掩藏住行迹面容最好。

    到了沧澜界她才发现,每一家店铺的隐秘性都极好,而里面做管事、杂役的修士,都绝不敢生有坏心,否则砸了招牌谁还敢与他们做生意?

    能开大店的修士,都是有实力或有背景的,想要制服店中管事杂役很简单,他们求的是生意的稳,而不是乱发横财得罪人、坏了自己名声。

    “你们放心吧,散修汇虽不限制修士,但对于加入其中的人管束还算严,经楼是散修汇的地盘,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何淼淼将自己所知所见,以及从前在经楼和拍卖会的经历道出,白木荷与李小江这才放下心来。

    “那这么说来,沧澜界也没有打劫的修士?”白木荷有些好奇,她从那么远的地方飞来,都不曾遇上任何危险,像是打劫完全不存在一般。

    何淼淼摇了摇头,道:“打劫修士倒是有,只不过极少。因为领取任务赚灵石也很容易,较之打劫风险可能还小一些。只不过有些修士不单纯是为了打劫,有可能是修炼杀戮之道。”

    “原来如此...不过相较之下,哪怕是最乱的西方,都比青琅任何一个地方安全...”白木荷有些唏嘘,较之道法完善,信息开放的沧澜界,青琅就像真正的蛮荒之地。

    何淼淼想到乱象横生的青琅,只能摇头叹息:

    “正因为不完整,没有规矩,才成不了方圆。只有从桎梏中挣脱,看到更广阔的天地,才知晓自己所争所求是多么渺小。这怪不了人,只能怪环境如此,就如我们原来,不也将仇恨小利当做修途大事么?”

    “不错!”李小江很是赞同,眼界不开阔,看到的始终是蝇头小利,哪里算得上是真正的修道?“破开青琅之困,我要远走游历,好好感悟一番。”

    白木荷想到要与何淼淼分开,心中有些不舍,但她知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何况暂时的放下,是为了更好更长久的相聚。

    “我也是!从青琅归来,我要到这世间各地去看上一看。”

    何淼淼自是同样的想法,她来此界许多年,看到的却依然是小小的一片,各方事了,免不得要好好走上一遭。

    “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如今我们摸索着见了自己,也是时候该去天地见识一番!”

    ......

    月底的圣狐城热闹非凡,何淼淼、白木荷、李小江排在队伍前方,很快就轮到他们缴纳百枚灵石,进入奢侈而威严的宫城。

    街道上,鸦青玉石地板闪着点点灵光,远处华美精致的玉藻宫沐浴在阳光下,让人不敢抬头直视。

    白木荷、李小江当初的何淼淼一般,满心都是惊叹,哪怕不喜涂山氏,却也不得不承认这里的确有大城风范。

    无论规矩还是城中街道、建筑,都透着一股大气。

    若非这一族困了青琅,若非何淼淼亲口说,他们身上有极为精纯的魔气,平日的灵气全是掩饰,白木荷、李小江定会对涂山氏产生好感。

    “内城有三座宫殿贩卖传送符,应该不会有太多人排队,我们随意选一个就行。若是想在城中逛逛,就多走几圈再去也成。”

    圣狐城毕竟不是随时开放,二人下一回来也不知是何时,何淼淼便想着与他们多转转。

    “好啊!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我们三个能同行的时间不多,多聚一时算一时。”白木荷欣喜应下,拉着何淼淼左看右看,每座宫殿都得细细瞧了才进入其中。

    她的法器在血尸山自爆,一直也没遇上合适的,在城中选了好几家,才终于购得一把半掌大的弯月刀,攻击时可变化大小,锋利灵巧,造型也很是精致。

    购得法器,她与李小江嫌弃飞剑不好,又各自买了新的飞行法器。

    李小江购得鼎型飞行法器,速度算不得极快,但防御惊人;白木荷购得外观精美、速度极快的白色飞羽。

    刚刚发了一笔大财,二人出手很是阔绰,笑得接待的管事合不拢嘴。

    又在城中闲逛了一阵,三人才来到贩卖传送符的大殿。

    稀稀疏疏的队伍,很快就排到头,各自发下心魔誓取得符箓,三人立刻出了城,准备传送至青琅。

    “传送并非定点,我们肯定会被分开,到时候现在化泉城废墟汇合,先到的可以先联络长乐前辈,以免被三宗之人见到抢夺传送符。”

    何淼淼对宗门修士并无多少信任,杨莫道与乔梦渔还好说,宋睿和那名姓邢的金丹修士,对他们的敌意可不小。

    加上白木荷、李小江离去时,都是当着一众高阶修士的面,忽然动手捏碎符箓,再次出现肯定会引起心急之人觊觎。

    有传送符,谁还想去费力打通空间裂缝呢?

    白木荷与李小江同样明白,面对高出一个大境界的修士,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

    “好,我们都小心些,尽量隐匿着行踪。”李小江取出传送符捏在手中,率先注入灵力,“先走一步,青琅见。”

    白木荷与何淼淼同时激发符箓,被白光笼罩着消失在原地。

    ......

    再次睁开眼,何淼淼发现自己身处阔别多年,却依然极为熟悉的地方——红枫林。

    面前是依然叮咚作响的小水潭,身后岩壁下的洞府大敞着,阵法早已经失效,年久无人居住,败落的红叶已将地面铺满,走上去带着声声脆响。

    宽阔的洞府中,连桌椅的摆放都如离开时一样,只是没有阵法遮挡,落下了厚厚灰尘。

    曾经无法靠近的暗室,连何双灵一碰即碎的白骨,都还好好待在原处。

    故地重游心生涟漪,何淼淼默念了好几遍,才将心绪平复下来,顺着阵法生路离开了红枫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