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散修难为 > 第290章 圣狐城
    第二日清晨,何淼淼到丹药山中买了回灵丹,出了城门祭起残阳,升入高空,直奔圣狐城。

    圣狐城处于小青丘下方,位于整个中部的最中间,里面居住的九成修士,都是涂山旁支。

    而嫡支,自然居住在小青丘上。

    涂山一族的嫡支旁支,不按血统而分,因为到了如今,哪怕世代族内通婚,残留下来的九尾狐血脉也不算纯粹。

    哪一支当权,哪一支为嫡脉。

    到了改朝换代时,胜者又从支脉转为嫡脉,败者便沦为旁支,离开小青丘,到圣狐城的宫中居住。

    小青丘上的居住方式如何,外人一概不知,涂山氏也不流传。只有人猜测那里无宫殿、无房屋,只有挖空了半座山的狐狸洞。

    不过毕竟是涂山氏的族地,外人再好奇也进不去。

    展现于人前的皇宫,倒是极为精美华贵,处处透着不把灵石当回事的气魄。

    何淼淼在城池玉简中,看到过皇宫的灵光构造图,不过在飞行了九日后,进入城中时,还是被震得心服口服。

    哪怕涂山氏想要她的命,她也不得不承认,圣狐城的壮阔,是她平生见所未见的。

    朱色墙,鎏金瓦,看似如同新制的宫殿,却透着极为古朴的气息,整个宫城分为外围坊市,内围涂山重臣居住地,和最中间的玉藻宫。

    灵光在太阳下闪耀,在极远的外城都能看见宫殿的辉煌,那里住着地位超然的圣狐城主,以及涂山氏极为重要的分支。

    宫城外,是圣狐外城。

    这里居住的修士,大多也都姓涂山,但祖祖代代早已没有了争权的实力,只在外面与来往散修、宗门弟子为伍,做些小生意,受着皇族庇护而活。

    何淼淼这种没有任何身份令牌的修士,只能居住在外城,连宫城外围的坊市都进不去。

    想要进入宫城,要么得有中部身份令牌,要么得有宗门弟子令牌,最次也得有散修汇的令牌。

    除开这三种,便只能等到每月月底,坊市大开三日之时,才可进入其中。

    购买青琅传送符,自然得进入宫城的坊市,且整个圣狐城,只有三家宫殿能够买得到,每家宫殿,每月限量一百张传送符,卖完就不再炼制。

    令牌设置阵法的传送方式,倒是没有名额限制。不过对于令牌的要求,就更高、更严格。

    唯有三宗弟子、涂山氏重要分支,以及中部数得上号的家族后辈,才可随意进入。

    散修汇的令牌在这点上,是没有半点儿用处的。

    何淼淼随意找了家小客栈住下,一百灵石十二个时辰,倒与逍遥城的物价差不离。

    客栈像间家常小院,接待她的修士自称涂山文康,筑基初期的修为,看起来已是知天命之年。

    半白的鬓发与和善的笑容,让他看起来有些年长者特有的慈祥,对于何淼淼这样的同阶小友,颇有照顾之意。

    “道友,这间院子是最清净的,你若是要等月底大开坊市,住在这里最好不过。”

    “多谢涂山道友。”何淼淼递过一千五百灵石租赁费用,以及五百灵石押金,取过一枚狐形令牌,关闭了小院阵法。

    待到涂山文康抱拳告辞,转身离去,她才进入院中开启重重阵法,在里面转了一圈。

    这里比起昭阳城的山坡洞府,可要大得多。

    院子里种着供人观赏的灵花灵草,不知从哪里引来了一条手臂粗的溪流,环绕着院子流向阵法之外。

    灵木筑成的小屋,有会客室、休息室以及地火房,何淼淼眼中一亮,暗道等待的这十五日里,倒还可以尝试着炼炼丹。

    她结合玉简看到的信息,与涂山文康的闲聊,得知青琅传送符并不难买。

    两万多年前,青琅洞天刚刚炼制而成时,还时常有人去历练,但时间久了,众修士觉得荒僻之地无意义,便也没有了多少人感兴趣。

    毕竟又爱杀戮又怕惹因果的修士,占的还是少数。宗门、大家族弟子,也不少了这一个洞天历练,所以传送符每月的定额,甚至都有卖不光的时候。

    购买传送符,除开发下一些特定心魔誓外,并不需要身份验证,何淼淼知晓后更是放心,到时候只需找两个炼气修士,给一些灵石当做酬谢,即可顺利得到三张传送符。

    她本想着三张都让人代买,自己便不用发下心魔誓,结果在玉简看到,进入洞天传送时,需得神识印记激发符箓,若差人代买,她自己是进不去的。

    好在出洞天,没有任何限制,只用将符箓搅碎,即可到达沧澜。

    她也不敢多买,毕竟是钻空子的事,太过了总是会引起人注意。哪怕想要带出来的人不止这些,也只能徐徐图之,先将白木荷、李小江带出来,日后他们三人也好一起想办法。

    何淼淼觉得涂山氏可能对洞天,也没她想象的那般看重,管制得也并不算严格。

    像之前在青琅凡俗云水观中,她就得知外界修士传下道经、佛法一事,多半也是知晓内情的沧澜修士,心生怜悯,刻意留下的传承。

    还有被流放的白家,虽不敢明言外界之事,但也留下了隐晦的线索,她手中还有两幅山水图,如今看来正是暗示外界之路的信息。

    流放之人的身上皆有印记,哪怕炼制出破界珠,到了沧澜界也会被重新捉住,不过他们的后代,倒是没什么影响。

    两万余年,不可能没有她这种,试图带出洞天修士之人。没听说过有人受到惩治,那便说明涂山氏对于洞天,多半是抱着听之任之,无所谓的态度。

    只要不影响到大局,带一两个人,恐怕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何淼淼抛开心中隐隐的兴奋,念了一遍《元始道经》让心绪平静下来。

    凝出水注入地火房的盆中,缓慢而仔细地净手净面,整理赶路时凌乱的发丝,点上三株无味无烟的宁神线香,才盘坐于地火沟旁的坐垫,取出路妍姿给的玉简,以及白木荷赠的丹炉,为自己首次炼丹做准备。911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