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散修难为 > 第154章 国都宁安
    到达麓镇后,马车径直穿过两条街道,来到一家干净整洁的小客栈。

    何淼淼出来后探出神识一扫,发现方圆一里内都是凡俗中人,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不过这里灵气较为稀薄,甚至几近于无,倒是让她有些犯愁。

    冲破禁制的最后关头,需要大量灵气强攻,若是外界灵气不足,她只能选择服用二阶丹药,冒着经脉被冲伤的风险,靠强劲药力代替。

    她一路与方慧心、莺儿闲聊,发现她们似乎并不知道有修仙者一说,是以她猜测自己跑到了东边与岭南接壤的凡俗界。

    中品传送符可以到达千里之外,但这个‘之外’,又与制符师的手段有关,很是不确定。

    不过中品的传送符,怎么也不可能超过两千里。

    照着当时在小泉山的位置分析,何淼淼记得西、北、南都是修仙城池,千里左右的凡俗不会不知修仙界。

    那么如今她所在的方位便只会是东边,正好被传送到靠近岭南的凡俗国度。

    两千里以内的距离,对于修士来说不算太远。但对于凡俗中人,特别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就是极远的地方,所以她们不知修仙界也属正常。

    照方慧心所言,她们要去大邺国都宁安城,正好要朝着南边走。何淼淼便准备在凡俗游历一阵,等到彻底冲破禁制,再从宁安城出发前往岭南。

    “何姑娘,快进来坐啊。”莺儿清脆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何淼淼发呆,她这才打量起客栈来。

    与岭南使用矮桌,就地盘坐的习俗不同,这里的大堂设有不少桌椅,莺儿已经占好了位置,桌前正好有个屏风挡住视线。

    方慧心请何淼淼入座后,也让莺儿与赶车的柳叔一道坐下,“行走在外不必讲那些规矩,何况如今只剩我们三人相依为命,你们父女俩与我亲人又有何异?”

    柳叔这才不好意思地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将椅子拖到一旁与莺儿并排坐着。

    何淼淼与方慧心独坐一方,正好对着,二人相视一笑,柳叔和莺儿也跟着笑,一时间气氛融洽,赶路的疲惫都消散不少。

    方慧心让莺儿点了不少好菜,又让小二温了酒来,非要与何淼淼大喝一场,以全心中江湖梦。

    看到她假作豪迈,行动间却依然温婉柔美,违和感让何淼淼笑得直不起腰。

    到最后醉倒的只有方慧心一人,柳叔和莺儿连脸都未曾发红,更不用说体质不同于凡俗中人的何淼淼。

    “莺儿,你快扶小姐回去歇着。”

    柳叔见天色已经不早,赶紧吩咐唠叨了几句,朝着何淼淼行了个礼,目送着她们进了后院。

    院子里又分散着不少小院,她们租下的院中有两间屋子,何淼淼帮着莺儿将方慧心放**,才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那间。

    睡了整整五日,她也并无困顿,干脆扔下一个简单阵法,盘腿坐到床上继续冲击禁制。

    当年何燕心设下禁制时,只是筑基圆满的修为,威力算不得强大,只能在她识海范围之内才能控制。

    就算此刻被启动,封住何淼淼灵力,可毕竟距离太远。没有了她时时控制,就像是无人看守的牢房,只要破除那一道锁,就能重见天日。

    再次探出神识,何淼淼已觉得没有多吃力,便能引出更多的灵力。

    在经脉缓缓循环一圈后,又归入丹田之中重新开始。

    一圈圈下来,她几乎已将半数灵力推动,此时若是遇上炼气初期的修士,也不怕无力还手了。

    时间很快过去,最后一个小周天循环结束后,她发现今夜已将到达瓶颈,不宜再继续下去。

    外面天色将亮不亮,过不了多久就要出发赶路,于是她便收了功,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待到鸡鸣时,隔壁传来莺儿脚步声,虽放得极轻极缓,却也瞒不过何淼淼的耳朵。

    打水洗漱的声音响过,莺儿才绕到门外轻轻敲门。“何姑娘,奴婢进来伺候你洗漱啦?”

    何淼淼翻身起来,将门打开笑着道:“我自己来就是,就不麻烦莺儿姑娘了。你快去照顾你家小姐,昨天喝了许多酒,今日该难受了。”

    “可不是么!刚还闹着头疼呐!”莺儿见她果然已经收拾得服服帖帖,便行了个礼回到方慧心那边。

    待她们收拾妥当,何淼淼已经在外面帮着柳叔套车。

    两匹马一棕一黑,休息了一夜,食用了不少草料,此时已经恢复精神,皮毛油光水滑,让人见之心喜。

    方慧心有些不好意思,歉意地笑了笑,拉着何淼淼的手让她一道上车。

    “真是在妹妹面前丢人了...我在孝中多年,久不曾如此开怀,实在忘形了些。”

    何淼淼已经知晓,她父母在幼时便双亡,如今带的孝是为将她养大的祖母。在上月刚出孝期,她便从祖宅出发前往宁安城,不过白衣白花的习惯未改。

    直到今日有何淼淼同行,她才换了身青色衣裙,将头上的小白花取下换上银饰。

    马车行得比昨日更快,据柳叔说最多再在路上歇两宿,就能到达宁安城。

    “何妹妹,等到了宁安,你就在客栈等着我们,省得跟着去了受委屈。”

    何淼淼自然满口答应下来,不过她也很是好奇,这亲戚究竟是什么人物,让方慧心这么忌讳。

    见她发问,方慧心重重叹了口气。

    “那府上是当今御前红人,据说当年有从龙之功,如今已是官至相位,只在国师与皇帝之下。他在都城多年,与族中并不算亲近,我祖母走前才写了信去,非让我一出孝就赶过去...”

    何淼淼大概明白了。人家是高门大户,方慧心内心不太愿意去巴结,但她又是孝女,答应长辈的事绝不肯违背。

    “方姐姐,你别嫌我多嘴。照我说,你就上门拜访拜访,以后自己买间院子做点小生意不也一样?”

    “唉...没那么容易的...我怕这回去,他们是想将我送入宫里...”

    何淼淼离开俗世已久,却也知道皇帝就是最大的,她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岔开话题。

    一路相伴着闲聊,直行到夜里才找了驿馆歇下,走走停停三日后,一行人终于到达巍峨都城之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