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散修难为 > 第129章 受辱
    “怎么,你不愿意?”

    常彬忽然冷了脸,将手中茶杯重重一放。

    四名走狗立刻站起身来,浑身气势外放,何淼淼顿觉灵力滞涩,像是被一座大山压住,浑身剧痛无比,拼劲全力抵抗,却依然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这四人修为都比她高,同时放出一丝威压,让她脆弱的五脏六腑无法承受,识海亦是如同针刺般疼痛。

    不过片刻,何淼淼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连撑着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屈辱,愤怒,不甘...种种情绪甚至压过了肉身的疼痛!

    “常小友!”刘管事也来了脾气,给他面子是看在常家的份上,可若是常彬在妙丹阁闹事,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为了这么点小事,你竟如此冲动?我刚刚已是解释过,这小女修是路妍姿的学徒,亦是许前辈看好之人,如何是你说带走就带走的?”

    常彬轻哼一声,挥挥手让那四人坐下,何淼淼只觉身上压着的大山被移走,但经脉肺腑已被击伤,根本无法起身,。

    刘管事散出一道灵力将她托起,同时取出一粒小还丹塞入她口中,何淼淼昏沉的头脑和剧痛的经脉才转圜不少。

    “不过是个玩物,你至于如此小气?不要我见许前辈也就罢了,一个打杂的小婢,你也护得这么紧?”

    “常彬,我好声好气与你解释,你却还是纠缠不休!莫非是要我去请妙丹仙子出山,亲自给你道歉不成?!”

    刘管事语气一硬,脸上笑容尽散,冰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已对常彬的屡次冒犯感到十分不满。

    单看一个何淼淼的确不算什么,但当着她的面,常彬就敢动手伤人,让她一张脸往哪儿搁?

    更何况,若何淼淼就此被常彬讨要过去,岂不是就差名言告知天下,妙丹阁怕了常家,连自己的人都护不住?

    常彬的语气神态高高在上,一副你不答应我就给你好看的样子,刘管事堂堂筑基圆满修士,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若她再继续软化,为了一时和气好言相劝,传出门去,妙丹阁还如何在化泉城、在岭南山脉立足?

    常彬见她搬出妙丹仙子,才彻底歇了继续纠缠之心。

    不过他恼意明晃晃地摆在脸上,盯着何淼淼的眼神似要活活将她吞下。

    “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辞了。不过...”常彬站起身来,微微眯了眯眼,“化泉城乱,刘管事可要小心妙丹阁的安全啊...”

    “呵呵,不劳费心!”刘管事站在矮桌旁,直到那几人走出老远,也没有任何动作。

    何淼淼也没动,她不想在这种关头开口说话,免得引来迁怒。

    不过她显然是多想了,刘管事修道多年,如今已是半步结丹,经营妙丹阁见过形形色色的修士,气怒不过一时,也就压了下去。

    “淼淼,你近日里不要出店,省得遇上有心人报复。我出去一趟,你回后院好好疗伤,今日不必提炼灵植。”

    “多谢管事刚刚为晚辈出头,晚辈铭记在心。”

    刘管事点点头,看着她苍白却毫无情绪外露的脸,并未再多言相劝。负手迈步踏出店门,也不知去了哪里。

    何淼淼低垂着眼,狠狠捏着拳头,指甲深陷入掌,像是手中掐着常彬的脖子。

    她压着伤势与心头怒火,以免自己一时冲动跟上前去。

    她心中都已分析得透彻,有魅影,有之前得来的金剑符,有如今已经操纵自如的异火,常彬就算是炼气圆满,她也能拼着重伤将其击杀。

    但他身后的四条走狗,却让她不得不冷静下来。

    或许有的修士无法忍受折辱,宁愿一死也要与对方杀个痛快,但她却不是这样的人。

    为了一口气赔上自己性命,在她看来并非明智选择。

    忍气吞声这种事,她自幼也没少做,如今活得好好的,还能有复仇的机会。要是动不动就硬气一把,说不定早就命丧黄泉,连仇人的面都见不着了。

    她身上的伤并不算重,若是只有常彬一人,她绝不会瞻前顾后,早就跟上前去,找个没人的地方让他付出代价!

    但既然形势比人强,那她就忍了这口气,反正要杀的人已经不少,再多一个也不多!

    回到熟悉的小院,何淼淼刚刚准备进屋,却见路妍姿出了关。

    “路前辈...您出关啦?”

    何淼淼对这位时刻透着几分慵懒的炼丹师,有着莫名的好感,她极少对陌生人有这种感觉,是以新奇的同时却也怀着十分的尊重。

    路妍姿对她印象也极好,闭关前还刻意嘱咐过刘管事关照她,谁知刚一出关,就见她面色苍白、气息不稳,分明是受了伤。

    “你被谁打了?”

    “......”何淼淼万万没想到,她出关第一句话会是这个,“回前辈,刚刚常家几名修士前来无理取闹,晚辈这也是无妄之灾。”

    “常家?常如烟那个常家?”见何淼淼肯定,路妍姿默默站立着,过了好久才不疾不徐地开口,“那他们人呢?”

    “走了啊...”

    路妍姿神色严肃,语气斩钉截铁,“那你怎么不跟上去?被人打了,就要打回来!”

    “晚辈打不过啊...”何淼淼心中暗叹,她哪里不想去打回来,要是实力够强,她还想杀了那几人呢...

    “拿着这个,跟上去打!”路妍姿扔出两张三阶剑气符,吓得何淼淼差点没接住。

    “这...前辈,有这个我也打不过...常彬带有两个筑基初期、两个炼气圆满,算上他一共五人,晚辈双拳难敌十手。”

    路妍姿嫌弃地瞥她一眼,分明有种‘你在外面给我丢了人’的感觉,让何淼淼心塞不已。

    “那你就收起来,等以后遇上了,定要去打回来!刘管事呢?”

    常见的三阶上品符箓,一张也要二百灵石。而剑气暴躁难以封存,剑气符才更珍贵难得,一张上品少不得要四百灵石。

    何淼淼有些不愿受此大礼,但见她坚持,只好捏在手中道了谢,将两张符箓小心翼翼地装入储物袋。

    “常家人刚走不久,刘管事就出了门,我也不知究竟去了哪儿。”

    “唔...”路妍姿沉吟一阵,朝何淼淼吩咐道:“我跟上去看看,你自己养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