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谨姝 > 第634章 释怀
    许娢一针见血的戳穿了许晖内心深处的私心,许晖哆嗦着嘴唇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在他心底,一直有这样一个卑劣的想法,他想亲口听到许姝说一句,“我不怪你!”或者“我原谅你了!”之类的话,这样他也能放下一直以来压在他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的重担。

    “九姐好好活着不是为了让你们释怀你们曾经犯下的过错的!”

    这话让许姝有一瞬间的恍惚,曾经她也有过这样的念头,她的十妹果然长大了,可是这却不是她想要的,她的十妹应该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而不是这样一个冷静理智的模样。

    “只要她过的好,我什么都愿意做……”许晖的内心犹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既然父亲什么都愿意做,那么从今以后就请您远离九姐的生活,远离跟九姐有关的一切!没有你们的打扰,她才能过的好!以后请您一定不要再出现在九姐的面前了,难道您想让别人想起来她是已经死掉了的那个人吗?您已经害死了她一次了,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好!”良久,许晖点点头,踉跄而去。

    许娢长吁了一口气,“嗳,但愿能老实一阵!”一回头见许姝奇怪的看着她,便问道,“九姐是觉得我说的太过分了?”

    许姝中肯道,“你说的都是实话!”只是这些实话由亲生女儿来说,伤害值加倍了而已。

    “你别看父亲现在一副可怜无依的样子,回去只要看到七弟,他保证将刚刚说的话都抛之脑后精神着呢!”许娢撇撇嘴,很是有些不屑,“你是不知道,自从我回去之后,父亲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时不时的就把我叫过去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多是跟你有关的!”

    “这你在信里可没跟我说过!”

    说到这里,许娢更来气了,“得亏我忍住了没跟你说,否则可就真如了他的意的!一开始我见父亲对过去偏心的做法很是懊悔,还觉得他可怜,还安慰了他!谁知道他对着我忏悔完了转头不是去给七姐看嫁妆,就是给七弟讲书去了,合着他就是心血来『潮』了发一发感慨,思量着他如今儿孙绕膝,独缺了九姐你一个,觉得不圆满罢了,根本就不是真的觉得对不住九姐你!”

    “人老了想法难免有些糊涂,盼着圆满本是一件好事!”只是她却不能成全许晖的圆满了,正如许娢说的,她努力活着不是为了让许家那些曾经啖她的血食她的肉的人释怀他们的过错的,她让他们释怀了,谁又来让她释怀呢?

    “是呀,如今父亲越发糊涂起来,前几天七弟和八弟吵嘴,八弟说不过七弟就要走,七弟拦着不让把八弟压在地上不许他走,八弟哭起来惊动了父亲和二叔,父亲竟然还向着七弟说话!”

    “七弟……”许姝长叹一声,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毕竟是她拼了命从火海里救出来的人,可是好像越长越对不起她当初拼了命去救的的代价了。

    “七弟被宠坏了!如今家人谁都不敢惹他,是个混不吝的主儿,但凡有点儿不顺心的,就非要折腾的鸡犬不宁才肯罢休!”可是即便是这样,李氏还是一味的宠着惯着,生怕许桦受了委屈,但凡出了什么事,只觉得是别人的错,从不会认为许桦错了。

    “随他去吧!反正已经跟我没关系了!”许姝淡淡一笑,当初救许桦她做的问心无愧,至于以后如何了,就是她管不着的了。

    “也跟我没多大关系!”许娢笑着依偎在许姝身边,“九姐今日的衣裳真好看!”

    许姝随口道,“回头给你做一身!”

    许娢摇头,“才不要,我衣裳够穿了,做多了也是浪费!”许娢抖着裙角道,“你看,夏天才做的裙子,眼见着就又短了一截了!”

    许姝笑着道,“等明年春天,你应该就要比我高上许多了!”

    许娢笑嘻嘻道,“那敢情好,以后我就是姐姐了,你给我做妹妹吧!”

    “没大没小!”许姝戳了许娢一指头,“走吧,冀王妃要等急了!”

    冀王妃其实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只是因着出身的关系,即便做了冀王妃,心底也一直有几分难言的自卑,唯恐行差踏错落了冀王的脸面,所以便出来走动的少,内心甚是孤寂,见许姝带着许娢登门,自是十分欢喜的。

    “这位是许十小姐吧?从前总是听你姐姐提起你,只是这却是头一回见!”

    许娢笑着行礼,“我不请自来,还请王妃不要介意!”

    “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介意呢?”冀王妃笑着领着两人往她的院子去了,“王爷生『性』不爱拘束,所以家里布置的简单,下人也不多,你们尽管随意一些!”

    冀王妃见许姝领着许娢一块儿来的,便猜得许娢应该是知道了许姝如今的身份的,便也不遮掩了,“要不是王爷跟我说起,我都还不知道你如今竟有了这么显赫的身世!”

    果然是冀王跟冀王妃说的,可是冀王又是从何得知的呢?

    许姝轻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跟王妃说,总不能为了这点儿小事特意来叨扰王妃吧!”

    “什么叨扰不叨扰的,你来我就高兴!”冀王妃说着探头看了一眼许姝的脖子,果然看见了还没完全消散的血痕,不由感慨道,“今年请了个医家圣手调理身子,所以各处的宴请便一概不去了,竟也不知道你出了这么大的事!”

    “都过去了!”许姝『摸』了『摸』脖子淡然一笑,“王妃的身子可是有什么不妥?”

    冀王妃『摸』着肚子羞涩的笑了笑,虽然没有说话,可是许姝却明白了冀王妃的意思,冀王妃与冀王成亲多年却无出,冀王妃这是想要求子,当着许娢的面儿,这个话题实在不适合继续了,便笑着指着前面的一簇花丛问道,“那是什么花?开的可真热闹!”

    “那是凤尾兰,哎呀,你竟然……”冀王妃突然想起了什么,惊讶的险些跺脚,“王爷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事竟然也不跟我一声!”

    “嫂嫂怎么又念叨起谌哥哥了!”

    是端郡王的声音,可是冀王妃在帖子里可没说端郡王也会来的,许姝疑『惑』的看向冀王妃,冀王妃难得的心虚的别过脸去跟端郡王打招呼,“端郡王怎么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