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龙抬头 > 第1095章 红花娘娘怒了
    酒中仙是跟在红花娘娘身后的,那么可以确定,是酒中仙把她放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杀手门的人没有来,我猜是红花娘娘不让他们过来,谁不知道红花娘娘是春少爷最宠的人,敢不听她的话?

    红花娘娘大喝一声,春少爷和南王都微微一僵,脸se也有点变化,但是并没停手,而是继续打着。南王手上戴着镂空的铁拳套,指关节上闪着寒光,那是精钢打造,南王就是靠着这个,不断抵挡着春少爷的长剑,“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南王的手却没有丝毫受伤。

    “我让你们停下,听到没有!”

    红花娘娘怒火中烧,双手突然一样,竟有无数红se花瓣朝着春少爷和南王飞了过去。那些本来柔弱无骨的花瓣,竟然发出“唰唰唰”的声音,好像坚硬似铁,南王和春少爷都不敢怠慢,立刻各自抵挡、躲避,就听“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那些花瓣都被击落在地,两人也分开了。

    与此同时,红花娘娘也奔到了近前,双手各执一叠花瓣,恶狠狠道:“我看你俩谁还动手!谁动一下,我杀了谁!”

    红花娘娘只是天阶上品,和老乞丐他们是一个档次的,想要杀了南王和春少爷显然有点难度。但如果他俩打起来,红花娘娘帮谁,谁就能赢。别看红花娘娘也是杀手门的,她可不怕春少爷,高兴了叫声二师兄,不高兴了叫声小春子。

    而且红花娘娘一向任性,花瓣说飞就飞,谁都不敢冒险。

    所以,春少爷和南王真的不敢动了。

    据南王说,自从离婚,他和红花娘娘再也没见过面,甚至亲口告诉我说非常想她。此时此刻,红花娘娘站在身前,南王当然看向了她,眼神十分复杂,有从不消逝的温柔,有挡不住的思念,也有长久以来的歉意,全部都集中在南王的目光里。

    但是红花娘娘并不看他。

    红花娘娘朝我奔来,紧张地说:“儿,你怎么样?”

    我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意,如果说我之前还对她有点埋怨,现在是一丁点都没有了。

    我摇摇头,说:“妈,我没事!”

    但是,我被春少爷刺了一剑,还差点被他掐死,不光肩膀鲜血弥漫,脖子上也淤痕未消。这些,红花娘娘当然看在眼里,她又看了一眼程依依,也是肩头鲜血淋漓,这可是她的儿媳妇啊,红花娘娘差点气个半死,转身就朝春少爷冲了过去。

    “你敢对我儿子动手!”红花娘娘喊叫着,连踢带打、砰砰啪啪暴揍着春少爷:“你还想杀了我儿子?”

    “我没有!”春少爷狡辩着:“我就是吓唬他,不可能真的杀了他的!”

    当然,也不能说是狡辩,春少爷之前虽然嘴上喊得凶,说要杀无赦,还掐我的喉咙,不也没有杀了我么。他要真想杀我,我都死一百次了。不过,春少爷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心里才知道了。

    红花娘娘暴打着春少爷,春少爷没有还手,只是不断躲避、抵挡,但有时候还是挡不住,被红花娘娘打中几拳,眼睛青了、嘴巴紫了。

    杀手门上下都传春少爷在红花娘娘面前乖得像狗,不是没道理的。

    出够了气,红花娘娘才停下手,气喘吁吁地说:“你敢再动我儿子一根汗毛,我肯定饶不了你!”

    春少爷无话可说,只能狠狠瞪了酒中仙一眼,骂道:“谁让你放她出来的?”

    酒中仙无比委屈地说:“刚才我听南王说张龙是你儿子,觉得这事情闹大了,赶紧去把红花娘娘请过来处理”

    “还有这事?!”红花娘娘吃惊地瞪大了眼,这才回头看向南王,怒气冲冲地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南王看向红花娘娘的眼神柔情似水,换来的却是红花娘娘的怒喝。

    南王无奈地说:“我也是后来想起来的当年咱俩结婚的时候,你不是喝醉了先回去睡吗,春少爷曾经潜进你的屋子里去”

    春少爷再次叫道:“我说过了,我什么都没有做!”

    红花娘娘也气冲冲道:“当时我是喝多了,但我没有睡着!春少爷是进来了,站在床边和我说了会儿话,也就几分钟,他就走了!张人杰,我可警告你,你再胡说八道,我可不会放过你的!”

    这事经过春少爷和红花娘娘的双重否定,基本可以判断是真的了,春少爷是进来过,但是什么都没有做。

    南王也知道自己猜错了,嗫嚅着说:“我这不是怕他杀了咱儿子吗”

    “谁和你‘咱儿子’了!”红花娘娘更加愤怒:“你不是亲子鉴定,说他不是你儿子吗!他是我一个人的儿子,和你张人杰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少占我们母子俩的便宜!”

    “我我”南王说不出话来了,垂头丧气地道:“可能是弄错啦!回头我再带他去做个鉴定吧”

    “不需要!”红花娘娘再次大声喊道:“你不是怀疑我出轨了吗,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就是出轨了!至于出轨对象是谁,我就不告诉你,张龙和你没有关系,你也不用惦记着他!”

    说着,红花娘娘又看向我:“儿子,他要带你去做亲子鉴定,你不许去,听到没有?也不许再叫他爸!”

    红花娘娘当然说的是气话了,之前她还明确地、信誓旦旦地和我说,她从没做过对不起南王的事,至于为什么我不是南王的种,她也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总之,红花娘娘还是比较刚的,既然南王当年选择离婚,她就不让我和南王接触了。

    红花娘娘确实任性,一看就是被惯坏了,说起话来颐指气使,仿佛谁都该听她的话。

    南王和春少爷都怕她怕成这样,我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轻轻“嗯”了一声。不过我肯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南王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不叫他爸。再说我早就下定决心,不管我的亲生父亲是谁,我也只认南王这一个爸爸。

    不过红花娘娘也不是心里没数的人,她知道今天这件事的起因是什么,也知道南宫卓的死,对杀手门来说意味着什么。

    红花娘娘如果为我求情,肯定没有问题,春少爷会答应的。

    但老乞丐,怕就难了。

    红花娘娘走到老乞丐的身前,再次问道:“老叫花,你究竟为什么杀死南宫卓?”

    老乞丐信誓旦旦地说:“他是战斧的人,要杀了我们师徒仨,所以我才反抗,将他杀了!”

    红花娘娘本就相信我们,这是做给春少爷看的。

    红花娘娘又走到春少爷的身前,说道:“师兄,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让我做个担保行不行?你先把老叫花关起来,让我和老酒鬼彻查此事,也不用多,一个星期时间,如果南宫卓真的和战斧没关系,到时候再杀不迟!”

    话都说成这样子了,春少爷却还是不依不饶:“不行,我今天必须”

    “你怎么这么倔!”红花娘娘终于怒了,“唰”地抓出两把红花,“是不是非逼我和南王联手,将你杀了才甘心啊?”

    南王立刻幽幽地说:“我会随时配合。”

    两人倒是挺默契的。

    “师妹,你”春少爷很无奈地看着红花娘娘。

    “不要把我逼到那一步去。”红花娘娘一字一句地说。

    酒中仙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春少爷,我会帮着你的。”

    “你给我闭嘴,回头再收拾你!”春少爷恶狠狠道。

    酒中仙只好闭上了嘴。

    春少爷呼了口气,继续对红花娘娘说道:“师妹,南王不信任你,当年和你离婚,你也跟我说过,一辈子不会原谅他,你真的还要和他合作吗?”

    “为了我儿子,我什么都愿意做。”红花娘娘认认真真地说。

    真的,听到这一句话,我的心中满是感动。

    春少爷咬了咬牙,说道:“我可以答应你那你不会回到他身边吧?”

    “不会。”

    “真的?”

    “说不会就是不会,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好、好,我答应你,留老叫花子一个星期”

    对于春少爷来说,哪怕他一辈子追不上红花娘娘,但只要红花娘娘不回到南王身边,他就心满意足了。

    不管怎样,春少爷终于答应放过老乞丐了,虽然只留一个星期,但有这么长的时间,应该能查清楚南宫卓的身份了。南宫卓已经死了,他的手机,他的关系网,以及他遗留下来的东西,总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的。

    红花娘娘也松了口气,回头对酒中仙说:“你负责把老叫花子带回去!”

    “是!”

    酒中仙应了,立刻过来将老乞丐提起,老乞丐则冲红花娘娘连声说道:“妈,谢谢你!”

    “谁是你妈,不要乱喊!”

    “我是真想认你当妈了”老乞丐咂着嘴,嘿嘿嘿地笑着。

    “儿子、儿媳妇,咱们走!”红花娘娘威风凛凛,转身就走。

    我看了南王一眼,他正痴痴地看着红花娘娘。我叹口气,我知道他的心思,但是红花娘娘似乎不打算原谅他,就是我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我和程依依互相搀扶着站起来,准备跟着红花娘娘离开。

    春少爷收起长剑,也准备走了。

    “杜鹃”南王突然饱含深情地叫了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