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机甲契约奴隶 > 295第294章 幸福一
    温暖舒适的卧室内,罗小楼接过管家先生递过来的热茶,笑着道了谢。

    管家先生又指挥着侍女为他摆上鲜嫩的水果和可爱的小点心,才温和地说道,“殿下,您刚醒过来,虽然说要注意休息,但是也可以让人推你出去四处转转,现在外面天气正好,对您的恢复也会有好处的。”

    “我会的,谢谢您。”罗小楼抬眼往窗外看去,绿意盎然,姹紫嫣红,微风中还送来清新的泥土气味和紫丁兰的花香。

    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罗小楼近乎贪婪地看着,感受着,同时心底也在激荡着。

    他回来了!真好!他活着回来了!决定带着蚖一起死之后,罗小楼已经知道他要和一切美好的,他留恋的人和世界说再见了。就算能拯救所有人,但是他也得承认那一瞬间是如此的痛苦绝望和留恋,如果再来一次,他不认为他还能鼓起勇气自我牺牲——英雄什么的从来都不适合他。

    但是,现实却给了他另外一个惊喜,以至于他现在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但是原昔,三岁的孩子,凤迦陵和原烈,125和云霄,小八,原诺,管家先生……每一个人都是熟悉的,也都是真实的。

    罗小楼捂住眼睛,幸福地想要哭出来。直到现在,他才知道,他有多留恋这个世界,这个有他家的地方。

    如果硬要说唯一的一点不美好,大概就是……自从他醒过来后,原昔就再也没有理过他。每次见到他都冷冰冰的,而且,尽可能减少和他见面的次数和时间。

    更过分的是,原昔还不让原昱过来见他。罗小楼迫切地想抱抱那个孩子,但是,没有办法,那孩子几乎是原昔从小带到大的,对原昔的亲近和言听计从也是可以想象的。

    如果不是每天晚上原昔还要回来睡觉,他都要怀疑原昔是不是另寻新欢了!

    好吧,他知道他有错,不顾原昔的感受在他面前做出了那样的事,但是他好不容易回来了,难道他们就不该先和好吗,真不知道原昔这傻瓜到底在别扭什么……

    罗小楼从激动兴奋中稍微冷静下来,开始考虑如何让原昔原谅他。曾经经历的死亡的冰冷并不能减少他对原昔的任何感情,相反,他觉得自己更想念原昔了。

    门口悄悄开了一条缝,一个黑发的小脑袋探了进来,忽闪的大眼睛带着好奇偷偷盯着他看。罗小楼一时间心都要融化了,这孩子几乎就是小号的原昔,长相可爱又精致,眉宇间却带着一股不可忽视的小骄傲。

    罗小楼冲他招了招手,那孩子吃了一惊,大概没有想到自己偷看会被人抓住。他将门砰的一声关上,转身跑走了。

    罗小楼不舍地收回眼神,心里沮丧起来,门口又是一晃,一个绿色的胖乎乎的身影走了进来。而它身后,还闪闪躲躲地跑着一个小机器人的身影。

    “125!”罗小楼惊喜地叫道,“噢,这个是小八吗?你还在用这个身体啊?”

    125臭着一张脸,踱着步子走了过来,翘着尾巴跳到床上,背对着罗小楼,哼了一声说道,“你别指望我会这么轻易地原谅你!居然将我强行关机……”

    话是这么说,125却开始给罗小楼检查身体。

    小八扭捏着从125身后探出一张脸,完全拿125当老大的样子,小声跟罗小楼打着招呼,“你、你好,另外一位主人。”

    看着小八安静地坐在床边,罗小楼笑了起来,将在他身上忙碌的125抱了过来,放柔了声音说道:“好吧,我向你道歉,亲爱的,那时候我不是一时着急,想不出别的办法吗……我总不能带着你一起去。”

    顿了顿,罗小楼又说道,“我还希望你留下来帮我照看孩子,别人我也不放心。”

    小八略微羡慕地看着被罗小楼抱在怀里的125,坐在床边的姿势更标准了。

    125纠结地想了一下一直将原昱带在身边照顾的原昔,很快就将之抛在脑后,昂着胸脯骄傲道,“那是当然,只有我才能照看好宝贝们。我几乎天天陪着他们一起睡,现在他们越来越圆润可爱了——”

    罗小楼眨了眨眼,脑海中灵光一闪,惊喜地问道,“他们?是不是原元和另外一个孩子?他们什么样子,我还没见过呢!”

    125呆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们、他们……还没孵化出来,但是我敢肯定,就在这几天就会孵化了!”

    “好吧……”罗小楼又喜又忧,喜的是他没有错过另外两个孩子的成长,忧的是这么长时间不孵化真的没有问题吗。

    125从罗小楼胸口抽出自己的手脚,快速跳下床,“你的身体过一段时间就会没事,我,我先回去了。”

    “等等!”罗小楼忙对着125喊道,“你将他们带到我这里来。”

    125跳了起来,叫道,“原昔会杀了我的!就是来看你,还是背着他偷偷来的呢!当然啦,如果你愿意把你那套纪念版餐具送给我,也不是不能冒个险——”

    罗小楼一脸黑线,“好吧,那是你的了。”

    “还有我的能量盒,自从你沉睡之后,我已经快要没有存货了,王宫里的那些机甲制造师,一点也不知道虚心接受建议——”

    “等我好起来,我会给你制作的。”罗小楼咬牙切齿地说道,都过了三年还没用完,可见当时这家伙私底下藏了多少个。

    “成交,亲爱的!明天王宫会有宴会,原昔下午不会留在这里,我会偷偷带他们过来。”125兴奋地尾巴尖都朝天了,朝罗小楼抛了个媚眼,“我一会儿就去接受那套餐具,我知道你放在哪里的。”

    罗小楼无语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找个时间谈谈关于隐私的问题,双方面的隐私,而不是光脑单方面的。”

    125潇洒地挥了挥手,已经朝外跑去。

    小八双眼放光地跟在了125身后,啊,啊,这才是它理想中的主人与光脑的交互模式啊!老大就是老大,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下午的时候,罗小楼请人将他推到了院子里。因为沉睡了太长的时间,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

    现在正是春季,庭院里处处开放着鲜花,令人舒畅的绿叶子中,鸟儿们在欢快地跳跃着,鸣叫着,偶尔还歪头打量着王宫里的人,等待着那个会带面包屑给它们的小主人。

    打发走侍女,罗小楼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中,边轻轻摸着自己的腿边想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在罗小楼昏昏欲睡的时候,一阵清脆的笑声传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交谈声和渐近的脚步声。

    罗小楼还在愣神,一行人已经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领头的是一对外貌极为出色的男女,女孩一头华丽耀眼的金发,穿着美丽的长裙,走起路来像是踩着轻快的舞步一样,优雅又迷人。

    她身旁的男人同样是一头金发,英俊的脸上有着一双蓝紫色的眸子,奇异又美丽,紧紧抿着双唇,浑身都散发着高贵冷漠的气势,只是,在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罗小楼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咦,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金发少女惊讶地问道,好奇的眼睛不时瞥向罗小楼的双腿,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怜悯。

    罗小楼同样皱起眉,这种在自己家里被人询问的感觉实在算不上好。而且,自己同样不认识他们。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没有听到我的问题吗?”美丽的少女为自己被忽视而有些气恼,这样对待一位女士,实在是太失礼了。

    跟在两人身后的年轻侍女也是一呆,她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但是既然能留在这里,肯定就是王宫允许留下来的人。她进入王宫的年份并不长,还想保住这份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呢,如果两位客人在这里吵起来,那可真是她的失职了。

    侍女忙上前,劝说那位小姐离开,跟她委婉地表示她们没有多少时间耽误,为了明天晚上的宴会,她还有好多礼服需要试穿和修改呢。

    “萨蕾尔,不要闹了。”金发男子忽然冷冷地开口说道。

    金发少女哼了一声,不说话了。金发男子上前两步,将罗小楼的轮椅推到旁边的草地上,在少女走过去之后,又弯下腰,低头询问罗小楼的意见,“需要我把你送回去吗?”

    罗小楼尽量将身体远离身后的人,拒绝道,“不用了,谢谢。”

    金发男子顿了顿,起身和金发少女离开了。走远的时候,还回头看了这边一眼。

    罗小楼没有理会,光是想怎么和原昔和好就占了他大部分心神。

    不大工夫,又有一群年轻侍女经过,边走还边笑闹着。

    “看到了吗,那就是来自二级文明的威德王子殿下,和我们原昔殿下比起来,也差不多俊美呢!”

    “我可不那么认为,我们的两位王子殿下根本无人能比。”

    “虽然你是两位殿下的忠实拥护者,但是也得承认客观事实吧,威德殿下无论身份还是样貌,都是难得一见的。天啊,我都没想到,他会亲自过来参加宴会。”

    “是啊,听说是不放心妹妹——萨蕾尔公主实在是太幸福了!”

    “那位公主是我们原昔殿下的仰慕者呢,说不定她真有希望成功,毕竟最近这几年,追求王子殿下的人,就属她最美丽了。”

    “是呀,自从王子妃殿下出了事,原昔殿下完全不让提。现在帝都的千金小姐哪个不将目标放在我们殿□上,他要是肯看一看,就会知道,多少人爱他呢……”

    沉思中的罗小楼一下子就惊醒过来,眯起了眼睛,果然自己沉睡的时间太长了吗。原昔居然都有追求者了,看起来还不少,这——这个一点都不让人放心的男人!

    侍女们已经走过去了,罗小楼还在为刚刚听到的事情郁闷。

    这时候,又有一群人往这边走过来,领头的一个人,正是原昔。他正侧头和罗德交代着什么,认真的样子一如既往地令人着迷。

    但是,想到刚刚听到的事,罗小楼觉得又甜蜜又痛苦。

    原昔在拐角处终于注意到了罗小楼,立刻停了下来,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呆了一下,随后都毕恭毕敬地站到了原昔身后。

    原昔冷冷地说道,“明天再说,你们先回去。”

    等人全部离开之后,原昔才冷着一张脸走过来,站到罗小楼面前,几乎是暴躁地说道,“谁让你来这里的?!”

    乍然看到那张思念的脸,罗小楼略有些惊慌,回答道,“管家先生说我可以出来转转,而且,我不可以来这里吗?”什么时候,他连王宫的花园都不能来啦,就算他睡了三年,可也没有到需要被人歧视的地步吧……

    原昔死死地绷着一张脸,像是不愿意多跟罗小楼说一句话似的,直接推起轮椅往他们住的地方走去。

    走了两步,又觉得实在是太慢,干脆将罗小楼一把捞了起来,抱着他气冲冲地往回走。

    路上也有新来的侍女看到这一幕,因为不认识罗小楼,都惊讶地捂住了嘴巴,不知道王子殿下怎么会抱着一个年轻男人回来。

    但是看到原昔的脸色,都识相地躲了开去。

    他们一直回到了卧室中,原昔的脸一直紧绷着,似乎恼怒异常的样子,将他放到床上的动作却异常轻柔。

    “以后老实待在房间里面,如果出去,我会让管家给你安排地方,我不希望今天的事再发生。”原昔皱起眉,不悦地说道。

    按铃让人将晚餐送到房间里来,原昔就往浴室走去。

    罗小楼简直弄不明白原昔的想法,不过,去哪里散步晒太阳其实他也无所谓的。

    两人在沉默中吃过晚餐,罗小楼单方面说尽了好话,奈何原昔死活不肯跟他说多余的话。最后,罗小楼也无奈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带原昱过来?”罗小楼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安静吃饭的原昔立刻跟炸了毛的猫一样,竖起眼睛,“你别想!我不会带他过来的!”

    “你能不能讲讲道理,那也是我儿子!”罗小楼急了。

    原昔冷冷地嘲讽道,“你也知道是你儿子,那你教养他了吗?他认识你吗?”

    罗小楼不说话了,离开三年,错过了孩子三年的时间,是他最难受的事。

    今天因为送罗小楼回卧室,原昔难得这么早就打算睡觉。

    罗小楼看了他两眼,伸手按下遥控,轮椅在床边停了下来,随后,升到床的高度。

    罗小楼撑起身体,往轮椅上移动。

    在大床上离他远远的原昔立刻翻身坐了起来,生气地问道,“你做什么?”

    罗小楼眨了眨眼,压下酸涩,说道,“我打算去洗澡。”

    原昔瞬间沉默了,前两天罗小楼不能动的时候,都是125为罗小楼做的粒子清洁,方便又快捷,只是没有泡在水里的舒服感。

    在罗小楼刚坐到轮椅上的时候,一双手臂从他腋下伸了过来,热烫的手牢牢抱住他的腰,接着他的身体就腾空了,原昔在他耳边说道,“真是麻烦!”

    罗小楼一愣,就笑着放心靠在了原昔身上。

    到了浴室里,原昔放好了水,迟疑了一下,将怀里的罗小楼的衣服快速扒光了,然后将他放进了水里。

    接着,原昔瞟了一眼水里,很快就扭过头去,冰冷且僵硬地说道,“洗完了叫我,我就在门口。”

    罗小楼疑惑地看着门口,没有看到原昔耳朵尖上的红色,只是想道,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变得难看了,所以对原昔没有任何吸引力了吗?

    罗小楼垂下头,长年不动的身体更加消瘦,就算泡在热水中,皮肤都显得过于苍白了。

    原昔忍了一会儿,还是将浴室的门关上了,他脑海中还是不断浮起不该有的想法,他焦躁地转了两圈,连接了管家先生的通讯仪,指示道,“明天给罗小楼安排人,带他出去转转,对,他们必须时刻待在他身边,就在我以前住的院子里吧,那里没人会经过。”

    没用多长时间,罗小楼就被原昔用大毛巾包着抱回来床上。

    罗小楼疑惑地看着原昔又冲回浴室,不由摸了下下巴,原昔,不是洗过澡了吗……难道他其实在欲.求不满吗?

    那么说,其实自己对原昔还是有吸引力的?

    原昔再次躺到床上的时候,罗小楼悄悄移动了到了原昔那边,犹豫了两秒,还是没有抵过已经快要到达极限的思念,贴到原昔背上,从背后抱住了原昔。

    原昔一僵,手很快覆上罗小楼的手,似乎打算拉开他。

    罗小楼低低叫了一声,“原昔……”

    原昔的身体更加僵硬,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罗小楼松了一口气,抱着原昔腰的手开始在这副令他极度思念的身体上抚摸着,不知道是因为急切,还是激动,他的手指控制不住地轻微颤抖着,像得了肌肤饥渴症一样。

    罗小楼一边摸一边无比懊恼,这真是一次极端失败的引诱,这哪里像是多年的夫妻,明明都像一点经验都没有的毛头小子。

    还没等罗小楼想到更好的引诱方法,事实上,靠近原昔之后,他的脑子都快不能动了,原昔忽然一个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

    罗小楼很快就没有时间替自己的技术脸红了,上方人的手很快扯开了他的睡衣,更用力地在他身上抚摸着。

    胸膛,腰侧,臀部……

    原昔压抑地喘息越来越粗,他低下头,在罗小楼脖子吻着,接着,又移动了到了肩上,胸前,没有放过任何一处。罗小楼的身体像是被点燃了一把火一样,焦躁地扭动着。

    原昔的吻越来越下,最后他抬起罗小楼的双腿,低下头,含住了他腿间直立起来的欲.望。

    罗小楼一惊,随即想推开原昔,他他他是想亲近原昔,取悦原昔,然后重归于好,但是,现在似乎完全反过来了……

    原昔不悦地瞪了罗小楼一眼,压住他的双腿,双手惩罚性地揉捏着他的臀部,却将他含得更深。

    一阵酥麻的快.感席卷了罗小楼的全身,他很快就没有力气推开原昔了,嘴里泄露出小声的呻.吟。

    很快,罗小楼就泄了出来。

    他红着脸,几乎不敢看原昔,原昔似乎全咽了下去,手指继续在罗小楼身上移动,上身则移动过来,深深吻住了罗小楼。

    嘴里还带着他的味道,但是罗小楼根本尝不出来,他的心急速地跳动着,沉迷在这个又温柔又动情的吻中。

    在罗小楼的双手再一次环在原昔肩膀上的时候,原昔忽然一把推开了他,全身颤抖着,急速地喘息了几下,狠狠瞪了罗小楼两眼,翻身躺了回去。

    罗小楼从激.情中回过神,蹭到原昔身后,小声说道,“原昔,我,我帮你——”

    “不用了!”原昔很快打断了他。

    “可是……”罗小楼明明摸到,原昔那个部位肿胀,粗大,已经完全站了起来。

    “没有可是!睡觉!”原昔恼羞成怒地吼道,“就你现在的身体,如果生病了,还不是给我添更多麻烦?!”

    作者有话要说:0 0没有写完,继续吧……

    咳,说好的甜蜜会有的……

    谢谢水色清舞,闲云野鹤,树上疤,刚刚弄人弄人,落子无悔,鲨鲨,上慯,zq81,水清夜,Kidmay,dorainll,晴天_久儿(X2),小怪兽压倒凹凸曼(X2),伯牙絕弦,静远,小闲,半夜,Rung,4523432852,ifgirl,琬儿,yolanda8,禾子菌,思无邪(X2),lj,落子无悔,的地雷。

    谢谢myhihas,安琪莉可.柯蕾特,深海楓紅,子子,的手榴弹。

    谢谢张起灵,金属情绪,正大光明,八月四季豆,的火箭炮。

    谢谢小拉拉的深水鱼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