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原昔手一动,立刻联系点开了通讯仪,清晰的连接声在屋中响了起来,但是随着长时间的无人回应,最终断开连接。

    原昔脸色变了,自从他认识罗小楼以后,除了通讯仪被亚瑟扔了那次,从来没发生过这种情况。原昔拧着眉,又联络罗少天,这次干脆变成了无法接通。

    副官将吴秋送了出去,安排人带他去看吴春,又叮嘱他知道的事绝对不能对其他人说,才走了回来。

    此时原昔已经黑着脸改为联络凌叙,这次,很快就联络成功了。

    原昔脸色可怕,声音却异常平静地问道,“罗小楼和罗少天在做什么?”

    凌叙显然愣了两秒,才回道,“我和罗少天的目的地不同,在三个小时之前,我们已经分开了。他们的飞船现在应该正在穿过跳跃点,大概不能接受信号。怎么,你有急事找他们?”

    原昔闭了闭眼,然后说道,“有事,既然这样,我再联系他们。”

    结束通讯之后,原昔起身就往外走,副官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殿下,您冷静一下。如果您现在放下一切去找王子妃殿下,那么,明天他们公布了王子妃殿下的身份之后,他就是全帝国和全联邦的罪人,他将不得不面对无止境的追杀。而这一切,只有您能改变,您已经查了一半……”

    走到门口的原昔停了下来,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恐怖骇人的气势却散布在他周围的空气中。

    副将觉得他劝阻不了原昔的时候,原昔却慢慢转过身,然后他走回办公桌前,说道,“瑞尔,你代替我过去,在这之后,无论你接到什么消息,什么命令,都不用理会,你只要记得,你的任务是帮我保护他就行了。”

    副官深深弯下腰,然后迅速起身往外走去,在出门的时候,瑞尔回头看了一眼,原昔的脸隐在黑暗中,已经看不清神色。

    副官心里一阵不安,这种诡异的平静,已经不像是原昔正常的表现。

    罗德在两个小时后推开了原昔办公室的门,虽然进门之后他就希望自己没回来,但是他却不敢退出去,他拿到手的消息必须马上汇报。

    “也就是说,韶容就是苏芸带回去培养出来的异兽。他们手里早有就能控制异兽的东西。”原昔捏着那份资料说道。

    放下资料,原昔继续给罗德安排任务,“人影族的人前天到了,他们在特殊训练基地,你去把资料拿过来,争取在最短的时间播报出去。之后去调查苏芸他们控制异兽的方法。还有最关键的是,苏芸和月卓当年都做了什么。”

    “殿下,我马上就去。”罗德起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忧心忡忡地看了原昔一眼,还是劝道:“殿下,您已经三天没怎么休息了,我想,就算是为了王子妃殿下,您也该保重身体——”。

    “我不会有事的。”原昔淡淡地说道。

    之后,除了回来汇报情况的副官,没人愿意接近王子殿下的办公室,直到原澈推开了原昔办公室的门。

    “出了什么问题?”原澈边在沙发上坐下来边问道,“你把罗小楼送走就是为了可以名正言顺的夜不归宿?”

    原昔抬头迷迷糊糊地看了过来嘲笑他的原澈一眼,正打算说话,原澈忽然脸色一变,他站起身,将原昔推到旁边,自己在原昔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原昔面前的屏幕上放的正是夏佐传过来的上一任所长居元的视频,是一段生活录像,和工作中完全不同,居元在生活中异常沉闷,整整两个小时的录像中,他仅说了一句话。

    这还是原昔特意挑出来的,之前还有几段,居元一句话都没有说。原澈盯着屏幕上的那个人,脸色越来越难看。

    最后,原澈转头问道,“这是谁?你怎么想到要调查他?”

    “他是居元,异容所上一任所长,我调查的原因,你先看看罗小楼发现的这个芯片再说。”原澈将视频切换到高晨上将机甲录下来的视频上。

    看完之后,原昔看向原澈,“根据这段视频,我怀疑苏芸,月卓和居元曾经在和异兽的那场战争中瞒着我们做过一些事。”

    原澈嗤笑一声,“现在这个时间调查上一次大战?你调查这个是为了罗小楼对吧。”

    原昔没有否认,原澈靠在椅子上沉默了两秒才说道,“不过,幸亏你调查到他们。这个居元,就是当时我被送进灰洞之前,绑架我并且将我放在培养液里的人。”

    原昔愣愣地看着原澈,“居然是他。”

    “我认得出来那个声音,走吧,你不用暗中调查了,我们现在就能逮捕他,以绑架我的名义。”原澈冷冷一笑,从空间钮中取出一条项链,“我想,这个上面的几个指纹中,应该会有他的。”

    四个小时之后,原澈和原昔带人出现在离着帝都不远的一个小行星上。

    当那扇安全防御程度不下于异容所的大门被打开后,里面的人显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在看到军队之后的原澈时,他先是有些惊慌,随即便镇定下来,脸上浮起一个古怪的笑容,“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找到这里。不过,你发现的太晚了,事情已经成为了定局,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了,我不打算陪你们玩了。”

    说着,居元身形一闪,已经迅速往屋里跑去,速度快到夸张的程度。

    甚至没有给刚冲进来的人一个思考和追捕的机会,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的居元嘴角仍然带着笑容,就算他们有备而来,也没人留得住他。

    但是,不到一秒,居元疾速移动的身体骤然停了下来,一道黑色的身影正挡在他前面,而两侧,则是房间特意加固过的超硬金属墙壁。

    原昔冷冷地看着他,“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自信。”

    居元有些不敢置信,王族的资料他特意调查过,就算他们的基因等级确实也强大,也不应该夸张到这个地步,他的行动力明明不下于3S等级的……

    然而,居元并没有机会多想,迎面已经吹来劲风。

    居元身形一动,他知道应该闪躲的方向,却最终也没有避开原昔的动作,原昔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居元被一脚狠狠踢了出去,接着,没等他起身,一把闪着蓝光的剑已经迎面刺了下来。

    居元瞳孔猛然一缩,随即闭上了眼睛。但是,剑在快要刺中他头部的瞬间偏离了方向,扎进了他肩膀中,紧接着,一记拳头用力砸上了他的脸。

    原澈拉开明显在给自己找出气筒的原昔,“你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原昔控制住情绪,站起身,让人把居元抓起来,和原澈一起往里走去,几个专业人员开始解锁书房中的几台电脑的资料。

    原昔则在书房隔壁发现了另外一个加厚金属门,将门打开之后,里面居然是一个冷冻的实验室。

    而被抓住之后脸色都没有什么变化的居元在看到原昔进去实验室的时候,眼里开始闪过阴沉。

    灯光打开之后,原昔才发现,这间试验室里,并没有所想象的鲜血淋漓的器官,甚至被解剖的异兽,相反,里面是一具具的人类的尸体。

    这些尸体全部被冰冻保存着,面目依旧栩栩如生。

    两名医学专业的助手走了过来,检查过后,惊讶地说道,“殿下,这……这些人还活着。”

    原昔一愣,看了看那些沉睡的人,“确认他们的身份,想办法唤醒他们。”

    原昔离开了实验室,十几分钟后,有人过来汇报,“殿下,那些人全是之前失踪的人,各个行业都有,军部和政府部门多一些,有的人甚至是前几天度假去的,还没有被记入失踪人员。”

    另外一个人则补充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活人,我们在最内侧的冰柜中发现了两具尸体,其中可疑的是,这两具尸体的死亡原因,和之前军部那名军官的原因一样。”

    原昔神色一动,“先带过去,进行对比。”

    这句话刚说完,制住居元的人忽然惊叫一声,原昔和原澈回过头,发现居元倒了下去。他身边的人一探鼻息,最后拉开他的衣袖,居元手腕上的通讯仪已经暗淡无光。

    “殿下,居元……死了。”侍从官仔细检查之后,为自己的失职脸色发白,他艰难地汇报道,“死亡症状和之前的军官以及刚发现的两具尸体相同。”

    原澈看向原昔,“你不觉得不对劲吗。”

    原昔点了点头,却没说什么,转身走进了书房。

    在令人焦灼的等待中,专业人员终于成功取得了电脑里的加密资料,然后起身,让原昔和原澈过来看。

    原昔和原澈的脸色越看越难看,最后,原澈说道,“光是这一点,居元就已经罪不可赦了,而异容所恐怕也脱离不了干系。”

    上面记载了不少试验,全是针对人类的,而最后一个试验,取名为“神迹”。

    试验中,他们将卵放入了三个人身体中,作为培养容器,然后逐年记录卵的生长情况。而这三个人分别是原澈,罗小楼和罗少天。

    关于原澈的记载,在十四年前中止,正好是原澈掉入灰洞的时间,而罗小楼和罗少天也从每年一次的抽血检查到最近的三年一次。

    在实验报告的右上角,有着一个枫叶形的标志,和原澈手里的项链一模一样。

    至于所谓的卵是什么,则没有任何解说。

    原昔抬头看向原澈,过了几秒问道,“哥,你从来没跟我说过你在灰洞的事,那么,那个卵到底还在不在你的身体里面?”

    原澈闭了闭眼,“不在。”

    原昔又等了一会儿,原澈的声音才传过来,“他在灰洞里帮我弄了出去,之后就把我封印在那里了。”

    原澈没有说他是谁,但是原昔已经明白过来。

    两兄弟没有继续往下说,原昔已经了解,为什么亲身经历了那场战争的原澈对罗小楼是异兽这件事并没有多强烈的反对。

    将全部资料和那些冰冻的人带上,一行人登上战舰。

    这时候,罗德的消息传来,他已经公布了人影族将加入的消息。对于这场战争来说,人影族是不可缺少的帮手。前方章鱼人影响机甲战士们的精神力,在有人影族坐在机甲副座上的时候,可以绝大部分抵消,甚至还可以反过来进行一些精神攻击。

    在虚拟网公布这一消息和相关资料后,一直被追杀的臭名昭著的人影族似乎也不是那么不可接受了。人们都在期待战争出现好的转机,长期的战争和不断传过来的坏消息让人们惶恐不安,在这种情况下,人影族被接受起来并不难。

    而坏消息也跟着传来,在联邦的情报人员得到消息,因为人影族的事,而且一直联系不上罗小楼,月尚和苏兰决定提前两个小时公布罗小楼的身份。

    提前两个小时……原昔看了看时间,他们正在赶去异容所的路上。居元那里得到的并不足够,至少没有什么可以帮到罗小楼的,除了他是受害人的身份。

    原澈担忧地看向原昔,原昔静静地站在那里,室内再高级的温度控制系统似乎都影响不了他周身的冰冷。

    异容所的人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在看到原昔带人闯起来的时候,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远远地躲了开去,甚至有人没有任何挣扎地为他们指出方向,只希望这些人不要在自己身边停留。

    在异容所的最深处,是一道巨大的金属门,普通的异容所人员都没有权限进入。

    为他们带路的一个人哆嗦着说道,“所、所长和他的助手就在里面。”

    在那道门打开的瞬间,天色微微亮了,随着到来的却绝对称不上好消息,罗小楼是异兽的消息被在帝国和联邦公布了。

    虚拟网上已经掀起轰然大波,而原昔的通讯仪却异常平静,显然两位陛下愿意给儿子措辞的时间。

    原昔在门打开的瞬间往里走去,原澈则陪在他身后。

    这个绝对封闭的空间,进入那道门之后则呈现出另外一种截然相反的情况,白色的走廊上,两侧是一个有一个透明的实验室,从巨大的玻璃墙外看去,里面没有丝毫秘密。

    这次,走在最前面的原昔和原澈的表情没人能看到,但是跟着进去的人脸色都变了。

    “王、王子妃殿下?!”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沐沐,藏青狼,zero,刚刚弄人弄人,arita77,qianyeryohei,喵呜,子服汤汤,507525,的地雷。

    谢谢凤栖玥,zozozo,taiy123,Helen,扆翾的手榴弹。

    谢谢所有留言和支持的大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