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机甲契约奴隶 > 第191章营救
    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原本一直不声不响的老人抬头冷冷地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犀利无情,年轻人冷冷打了个寒战,居然提不起勇气跟老人对视。

    他悻悻将头转向一旁,哼了一声,别人也想除去那个人,不过都没有动弹罢了。现在这院子里的人,有几个不是心里乐开了花,他不过是出头的那个。

    这可不算犯罪,就算是法律也管不到他头上,而且,他还有个当侍卫长的大哥……

    正想着,门被吮当一声推开了,一个少年走了进来,正是D斯。

    他先扫视了一下院子,然后转头看向年轻管家,年轻管家擦了擦汗,“我确实是把他送到这里了,当时人太多,我还以为他是来参加皇家制造师选拔的。”

    D斯扬声问道:“有谁见过最后进来的那个人?"

    院子里的人都是一怔,虽然役有说话,但是不少人看向那个告密的年轻人。

    而老人这时候也站起身,到树后抱起一个包袱,说道:“他被人抓走了,这是他指明要交给王子的东西。请问你是?"

    D斯脸色一变,“我是凌家的D斯,请问您刚刚说的罗小楼被抓走是怎么回事?”说到这里,D斯对着身后的管家说道:“麻烦您了,我想看看事情经过。”

    老人将抓走罗小楼的人的特征和离开的方向说了一遍,又将那个不轻的包裹递给了D斯。他本来打算将包袱交给王子的亲信或者主管赛事的人,但是老人又担心夜长梦多,东西出现意外。这个人既然是凌家的人,而凌家一向是二王子的嫡系,那么也应该可以。而且,众目睽睽之下,追查起来,东西也不会失踪。

    D斯打开了一角,看到里面的东西,脸色一变,又重新收好。

    这时候,管家也把录像拿过来了,院子里的一幕清清楚楚地在人们面前回放了。

    那个年轻人的脸色·漫慢成了猪肝色,D斯则在第一时间看向他,冷冷地说道:“你们史家人还真是出息、,除掉对手的手段可真够利索的。不过,他可是王子的贵客,如果他有事,你们整个史家都不够赔的。”

    “还有,他制造的武器都是十级,甚至十一级的,你把心思都用在嫉妒上面,一辈子都到达不了那个高度。”

    D斯说完,轻视地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抱着东西离开了。

    院子里的人已经惊呼起来,“十一级!他还那么年轻!"

    “实在是个了不得的天才……”

    “幸亏他不参加比赛,否则我们都役有希望了……”有一个人安慰似的说道。

    但是没有人被安慰到,他们更沮丧了,这差距太大了。

    年轻管家抿着嘴角,一板一眼地对那个因为D斯的话惶恐的年轻人说道:“为了调查,还请您配合一下。”说着一挥手,两个面无表情的侍卫上来架起年轻人,离开了院子。

    罗小楼被人夹着,以极快的速度移动着,他难受地睁不开眼。

    随即,罗小楼用意识源力抱怨着125,“你这个混蛋,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关键时刻就死机?难道这也是一种习惯吗?"

    如果不是刚刚125临时出了问题,他绝不会把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能量剑留在那里。但是上面都有他的名字,而且,在这里能制作出那种能量剑的人除了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罗小楼倒是不是特别担心。

    125气愤地回道:“死、死机?!我哪里有?我、我不过是有两分钟的时间不受控制而已这是两个概念,你不能这样侮辱一架骄傲的异兽机甲!从我出生的那一天起一一”

    “打住!我现在不想讨论你的尊严,你只要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就行。”罗小楼吸了口气说道。

    125平复了它激动的情绪,回忆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时候突然之间,感觉到一股让我万分难受的能量,从A区直接到达天空。在那一瞬间,我的光脑控制突然失灵。但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种鬼地方我是靠着异兽基因活动的,能量盒根本不能用。”

    “等等,难道那个能量,对异兽基因有影响?"125喃喃说道。

    “但是我就没事。”罗小楼也有些疑惑。

    125又说道:“现在先别研究这个,我们现在需要考虑你的安全问题。”

    罗小楼没敢挣扎,这个人一看就不像好人。而且,他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专程跑来劫持他。

    又过了五分钟,鬼脸人到达了一块湿地,周围都是低矮的灌木,高大的树木只有零零落落的几棵。

    将罗小楼扔在地上,那个鬼脸人垂头看了两眼,又拿出绳子将罗小楼手脚用力捆上。然后踹了罗小楼一脚,将人提到一颗树下。

    确定罗小楼无法动弹,鬼脸人拿出一个盒子样子的东西,对着罗小楼拍了几张,然后点了点,和别人联系,“我抓到那小子的家属了,现在传照片给你,你们负责联系那小子……嗯,你放心,我肯定废了他。”说着,鬼脸人结束了通话。正在这时候,野地周围忽然响起了一阵诡异的笑声。

    鬼脸人动都没动,只是平淡地说道:“你来了。”

    “当然,不过,你说废了他?不像你的风格啊?”走来的人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一头稀稀疏疏的黄毛,不知道什么原因,脸看起来居然很扭曲。

    鬼面人哼了一声,“不过是个交代,我做事,自然要斩草除根,既然那小子来了,就别想走。”

    “哟,那你抓回来的那个小可怜呢?不如送给我?”黄毛诡异地笑了笑。

    鬼脸人斜了黄毛一眼,“送给你,他才更可怜吧,死都不得好死。不过,随便你,记得事后杀了他。”

    “你放心。”黄毛保证着。

    然后两人抓头看向地上的罗小楼,脸色都是一变,地上只剩下了一地衣服,还有捆人的绳子。

    “这不可能?!役有人能从我们俩眼皮底下逃跑!”鬼脸人登时怒了。

    黄毛弯下腰查看绳子和那些完整的衣服,皱起眉,“这个人似乎凭空消失了一样,除非他会软骨功,否则绝对逃不开你捆绑的手法。但是那种功夫不是只是传说中的吗?"

    “哼,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跑不远,我们留下一个人等那个小子,另外一个人追。让我丢这么大面子的人,可不多。”鬼脸人阴气森森地说道。

    黄毛嘴角一挑,拿了一截鞭子出来,“行,你放心,我保证给你把他抓回来。”

    “别弄死了,我决定亲自动手。”鬼脸人叮嘱道。

    黄毛晃晃悠悠地离开了,他搜查得非常仔细,甚至连低矮的灌木从都没有放过。

    而离两人不到两百米的一颗小树上,有着一个不小的鸟窝,那是一种叫白宝的鸟类的巢。这种鸟类属于中小型禽类,全身白色羽毛,以一些更小的虫类或者小动物为食物。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窝百宝鸟的幼鸟叫得异常欢快。

    黄毛搜到树下,绕了一圈就叼着草根离开了。

    又过了良久,百宝鸟巢里动了动,五、六只有猫大小的幼鸟中间,探出一个和百宝鸟完全不相似的白色垂耳脑袋。

    几只幼鸟又是一阵欢快热情的叫声,开始用力啄中间的动物,其中一个还努力张开自己的大嘴巴,想把和它体积大小差不多的白色动物吞下去。

    “天啦,他走了!走了!!快离开这里!哎哟,它们的口水太多了!"125呻吟道。

    “……怎么看我都比你给悲惨好吗。”罗小楼郁闷地看着黄毛离开的方向,被前后推挤着,

    最小的那只俨然已经把罗小楼当成它的,用毛茸茸的翅膀把罗小楼的头盖住,然后骄傲地鸣叫。

    罗小楼都忍不住骂娘了,居然还能碰上这种事!而这个人明显想杀原昔,他、他觉得他应该给原昔送信。但是关键是,他根本不知道原昔在哪里。他甚至不敢恢复人形,而且,在这野外区域,不论人形还是兽形,他都不太有优势。

    伊家团队正边讨论边前进着,在进入西山区不久后,他们就猎到了几只大型猎物,全队都很兴奋,这样看来,他们今年应该能交出一个不错的成绩。

    但是,正在这时候,前面忽然一个人影闪过,那一瞬间,一个白色的东西直飞队伍里的原昔的方向。

    原昔随手抓住,竟然是个纸团。原昔眼睛一眯,看了两眼那个人离开的方向,才打开手里的纸团。打开的瞬间,就看到了被捆绑着的罗小楼,下面附着地图,让原昔一个人过去接人。

    伊家的人只看到原昔在接住一个纸团后,脸色顿时黑沉下来。

    李杰凑过来问道:“原哥,怎么回事?”

    原昔冷冷说道:“我有事先离开,你们继续,我会回来找你们。”说着,原昔脚尖一点地,一道黑影闪过,原地已经没人了。

    伊家的人都呆在了那里,原昔的本事他们当然是知道的,但是这速度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而李杰则觉得自己快被冻成冰块了,原昔周身散发的冷气太强大了。

    “原哥怎么走了?”小乔问道。

    李杰摇了摇头,“他没说,但是说会回来。”

    伊家的人面面相觑,有人已经开始对原昔离开不满,但是他们知道原昔的本事,没人出声抱怨,在这个世界,强者本来就值得特殊对待的。

    伊家队伍又行进了半个小时,一伙人迎面匆匆赶过来。

    伊诺一愣,看着领头的人,当先行礼:“二王子殿下。”

    二王子扶起伊诺,迅速问道:“原昔在哪里?"

    “他之前离开了,说一会儿回来,您找他有事?”伊诺问道。

    二王子皱了皱眉,“他的家人被绑架了,人犯到了西山区,我怀疑是针对他的。但是现在古武大会不可能停止,所以我想尽快救人。”

    李杰失声叫道:“绑架罗小楼?”

    小乔转头看向伊诺,说道:“二少爷,我和我哥要赶去帮忙,他们是我们的朋友,请您见谅。”

    伊诺哼了一声,慢慢说道:“他现在也是我们伊家的外援,这场绑架针对谁还说不定。走吧,一起去。”

    小乔和李杰顿时惊喜起来,甚至有些感动。

    二王子则微微一笑,带着人往原昔离开的大概方向寻找。

    只能是大概方向,那种极速动作下,没有人看得清原昔的动作。因为担心罗小楼的安危,二皇子等人非常焦急。

    罗小楼焦急地窝在那棵树上,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办,125已经说道:“咦,天啦,原昔来救我们啦!”声音里充满了惊喜。

    罗小楼一抬头,他惊讶地发现,在他役注意到的时候,鬼脸人身旁已经站了一个人。

    “你抓了我的人?”原昔扫了一眼地上的绳子和衣服,冷冷地问道。

    鬼脸人忽然觉得一阵寒意袭过,只有在极度危险的时候,他才会有这种感觉。但是,今天是怎么回事?

    罗小楼同样觉得原昔状态似乎不对劲,他冲着原昔的方向低低叫了一声。

    正当他想跳出去的时候,原昔忽然转头往他这边看过来,那一眼又把罗小楼钉在了那里。

    然后罗小楼忽然瞪大了眼,在原昔看向他的时候,鬼脸人顶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趁着原昔背对他先出手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道淡淡的银光划过,鬼脸人已经往后倒去,脸上带着不敢置信和绝望。

    一招毙命,干净到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于此同时,罗小楼摆脱那些热情得过分的百宝幼鸟,跳出来飞奔向原昔。结果,没等他跑出去几步,就被捏着后脖颈的皮拎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这大概是我写文一来第一次这么勤奋……本来想一直写到他们进神殿的,但是,明天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