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机甲契约奴隶 > 第154章危险
    “天啊,我们应该去上面!”罗小楼叫道,这些见鬼的手臂太多了,而且没完没了,像是完全杀不死一样。

    “不一定,上面并不比下面安全,除非我们准备直接撤退。”原昔边用力挥着黑色软剑,边冷静地在他耳边说道。

    罗小楼百忙中用照明灯指向天空,诡异的攻击出现之后,雾气似乎淡了不少,加上照明工具,勉强能看清周围了。

    罗小楼很快发现慕辰和罗少天的机甲同样被手臂纠缠着,机甲武器的威力当然是巨大的,那些手臂被弄得粉碎,漫天掉落。但是,很快,这些碎块就又在水中组合成新的手臂,这次,它们像是有自己的思维一样,狡猾地狠狠纠缠在巨大机甲的关节处,让机甲的行动力减弱。

    罗小楼震惊地说道:“它们然可以伸那么长!这到底是什么……”罗小楼边说着边低头躲过一些掉向他头上的断肢,那些断肢像是还存在生命一般,扭曲地动弹着。

    因为袭击出现的太过突然,所有的人都没有防备,但是他们还是在慌乱中做出了力所能及的反抗。

    唯一被保护着罗小楼痛恨死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一点忙都帮不上。如果有可能,他也是希望自己可以保护原昔呀。但是想到125死机之前的话,罗小楼郁闷地压抑着身体内部蠢蠢欲动的意识源力。而且,就算用了意识源力,对这些东西来说大概也是杯水车薪,起到的作用少得可怜。

    为了不让他和原昔被彻底包住卷进去,罗小楼不得不暂时关闭了能量罩。

    原诺挥舞着一把巨大的能量刀,边吃力地往两人这里移动,边喊道:“哥,现在怎么办,这些东西太多了,而且没完没了!”

    原昔没有说话,罗小楼帮他观察四周。

    赫尔被手臂纠缠地相当狼狈,大概他的强项不是体力。月尚在自保之余,还能帮赫尔一把,但是月尚身边的亚伯已经不见踪影了。

    至于韶容,罗小楼努力张望着,然后他发现,在赫尔身后,然有一个巨大的椭圆形黑影!在罗小楼打算出声提醒娃娃脸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那个他以为是怪物的东西忽然从中间裂开了,然后嘴角带着笑意的韶容走了出来。

    在罗小楼呆愣的瞬间,韶容转身向远处走去,他的脚边,又涌起不少手臂,韶容则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直到他再次被密不透风的手臂包成一个巨大的球形。韶容似乎乐于让手臂全部缠绕上来,再一次性砍个干净。

    罗小楼吞吞口水,心里想道,一时半会,这种变态大概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而其它方向却不太乐观,隐隐传来几声惨叫声和落水声。罗小楼只看到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士兵还在顽强地坚持着,其他人似乎都看不到了。

    罗小楼感到一阵悲哀,难道那么多为了他们的试炼任务而来的士兵都牺牲了吗?

    这样的话,他们的婚礼一定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原昔,亚伯被卷进去了,我们必须想办法救人——”月尚喊道。

    原昔嗯了一声,开始往月尚那边靠拢。他的任务几乎是最重的,但是比起其他人,似乎还要游刃有余一点。

    原昔让罗小楼帮忙弹开通讯仪,对罗少天快速说道:“我要下去救人,你先把罗小楼带到你的机甲里——该死!”

    罗小楼一直被原昔保护地很好,至少没有手臂能接近他,当然这和他积极地闪躲也有关系。但是在刚刚原昔和罗少天说话的空档,罗小楼一脚踩进了水洼里。

    罗小楼瞬间感到某种湿冷的东西缠上了他的脚踝,他惊叫一声,用力抱住原昔的身体,“天呐,有东西缠住我了!”

    原昔回过头,忙扯住罗小楼衣服,但是这次抓住罗小楼的东西在水下,他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

    而在他迟疑的几秒,开始有其它水洼的手臂抓住原昔的身体,原昔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只顾着和下面拽着罗小楼的手较劲。

    那些手臂甚至开始和罗小楼抢夺原昔,想将两人完全分开来,罗小楼心里骂着坑爹的同时,喊道:“先放手!不然我们会全被卷进去的!”

    这时候,罗小楼的膝盖已经陷入水洼里了。原昔看了他一会儿,松开了手。快速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削断,原昔转头对月尚喊道,“我下去救人。”

    月尚愣了愣,就看见原昔主动跳进了水洼里。没有人会否认,原昔很勇敢,他甚至不知道害怕这个词,也很有责任心,但是这一刻,月尚开始痛恨这种勇敢和责任心。

    犹豫了两秒,月尚阴沉着脸,对赫尔招呼,“我们也下去。”

    罗少天已经尽力帮助下面的人除去那些水洼里的东西了,但是那东西像是拥有不死之身一样,不断碎裂,不断重组。

    在看到罗小楼被拽入水中,原昔等人随后进去之后,他联系了慕辰,“你留在上面盯着,如果有意外及时联系我们。”

    说完,不等慕辰反应,罗少天的黑色机甲手臂上的锋利能量刃旋转起来,然后直接冲向地面。

    罗小楼被拽进来的一瞬间,就将能量罩打开了,现在能量罩外面全是灰白的手臂,被截断在能量罩里面的残肢开始还打算包围他,但是最终发现自己力量过于弱小,躺在了能量罩角落里。

    透过那些手臂的缝隙,罗小楼惊讶地发现,水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小,甚至可以说,这根本就不是水洼。

    这里甚至可以说,是个大湖,他们刚刚站立的也不是陆地,只是踩着的薄薄的一层坚硬的东西给了他们一种陆地的假象。

    紧接着,更让罗小楼震惊的事发生了,外面的手臂中的一部分分离出来,没几秒就组成了一个人形,除了头发的颜色诡异外,那活生生就是另外一个他。

    然后那个东西转身朝上游去,透过缝隙,罗小楼看到了原昔。

    罗小楼心里一颤,迅速点开通讯仪,他必须提醒原昔,那个东西会杀了原昔的,他能感受到它的恶意。紧接着,罗小楼就目瞪口呆地看到原昔在一瞬间一点也不气地把那个人影砍成了无数段,然后杀气腾腾地向他这边游过来。

    在原昔靠近的瞬间,罗小楼解除了能量罩,拽住原昔的手之后,又迅速开启。

    能量罩将里面的水慢慢排了出去,又有几条残余的断肢在角落里装死,或许它们真死了。

    罗小楼大口喘着气,原昔则在他全身上下四处摸索。

    “……我没事。”明白原昔目的的罗小楼立刻说道,好在是手臂而不是刀子或者电锯什么的。

    原昔停顿了一下,用力抱住了他,将头靠在了罗小楼肩膀上,罗小楼是被人拽下来的,他可是边游边杀过来的。

    罗小楼问出刚刚让他心悸的问题:“你怎么发现那不是我的?”

    这时候原昔抬起头,白了他一眼,“我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再说,你们到底哪里像了。”

    看到原昔有发怒的征兆,罗小楼明智地闭上了嘴巴,毕竟他可是为了救他陷入了这种境地。

    两人被能量罩包着,能量罩又被那些手臂拖拽着,迅速往湖底移动。

    这一刻,整个世界似乎都是安静的,两人干脆坐了下来,罗小楼是为了节省体力。原昔只是想挨着这个弱小但是温暖的人,但是他不打算承认。

    “现在我们要怎么办?”罗小楼问道,看到原昔貌似失落地盯着外面,他感到非常内疚。

    “不知道,正好可以过去看看,能不能救人,我不能让那些士兵这样死在这里。”原昔一脸严肃地说道。

    罗小楼没有说话,他觉得他们能不能脱险还是个问题,如果不能,他就算耗光意识源力也要让原昔离开这里。因为来的时候,他是那么兴奋,他盼望着那场婚礼。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也许原昔不会在十八岁的时候来这样危险的地方,现在甚至有生命危险。

    失落中的罗小楼感觉到手上碰到一个东西。罗小楼拎起来一看,是半截干枯的东西,“这是那些手臂……等等!原昔,你看,这似乎不是手!”罗小楼沉痛的情绪在一瞬间消失了。

    原昔凑过来,盯着罗小楼拎在手上的东西。

    这确实不是一条手臂,而更像一片厚实的叶子,类似海藻那样的叶子。罗小楼随手捏了捏,将叶子从中间扯开,然能看到丝丝缕缕的脉络。

    “老天,这不是动物,都是植物。”罗小楼震惊了,这么变态的东西,然是植物!

    “好极了,现在我总算知道怎么对付它了。”原昔冷冷地说道,说这话的时候,他正眯着眼睛愤怒地盯着外面,他们已经被拽入湖水深处。

    不少先前被抓进来的士兵们也被那些手臂缠绕着,挂在那里。和他们一样,那些士兵也打开了防护罩,被拖拽着缓慢往深处移动。但是显然,罗小楼他们的速度要比那些士兵们快多了。也许,植物觉得他们两个更好吃一些——这时候罗小楼心虚地想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血缘。

    “太好了,我们还有机会可以救人!”罗小楼惊喜地说道。

    原昔低头看了一眼乐观的罗小楼,“他们的防护罩可不如你的可以维持这么长时间,尤其是在水下,还要维持能量罩里面的氧气。”

    话是这么说,但是原昔眼睛明显亮了不少。防护罩里面的信号远不如外面的正常,但是罗小楼似乎能感受到那些士兵的惊讶与喜悦,他们的王子并没有抛下他们。

    原昔盯着暗沉的湖水深处,那里的手臂更多更浓密,也更黑暗,带着某种深处的邪恶,在那里等着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我原本想过会晚,但是真没想过会这么晚OML,果断丧尽天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