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机甲契约奴隶 > 第135章华丽
    在看到材料的一瞬间,罗小楼脑子里立刻出现了好几种机甲零件的制作方案。他是真的不打算换,因为他有把握自己能处理得很好。

    因为这两天的负面新闻,玻璃墙后面,记者的镜头不时落在罗小楼身上,几乎全联邦的电视台都给予了未来王子妃高度的关注。

    罗小楼先把材料分类,然后开始处理材料,他处理材料的动作简单利落,而且速度比较快。不懂机甲制造的人只觉得赏心悦目,而懂的人目光却从吃惊到复杂,内行看门道,罗小楼处理材料的手法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几乎可以拿来做教科书的范本。

    而且他的速度虽然没有到夸张的地步,却一直没有变化过,那种节奏和速度给人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而并不是所有关注罗小楼的电台都是把摄像头对准比赛的,比如,在圣米罗学院,现在就有一群记者围着田力,其中一个手执话筒的记者说道:“现在大家可以看到,我身后是准王子妃在第十班唯一的朋友,现在他大概也得知了自己朋友通过潜规则上位的新闻。而现在更爆出新的内幕,听说,准王子妃的考试成绩有作弊嫌疑,看起来,我们这位准王子妃的朋友非常愤怒,也许已经为成为准王子妃的朋友感到后悔……嘿,你这是要干什么?!”

    不遗余力地策反田力的记者正在得意洋洋地对着镜头说着,结果他身旁‘因为朋友潜规则和作弊愤怒’的田力忽然出手,将话筒抢了过来,并用壮实的身板用力挤开了可怜的记者。

    田力拿着话筒面色难看地冲直播镜头说道:“我很生气,我为我的朋友感到气愤。我完全不相信那些报道,你们不知道罗小楼是多个认真而且努力的人。也许你们马上就会看到他的成功,但是也只能看到他的成功。我却是几个能看到他努力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周围的记者们闪光灯顿时响了起来,而致力于发掘潜规则和作弊真相的那个电视台记者有些骑虎难下,因为田力正拿着他们的话筒。负责录制和拍摄的人员还举着摄像头对着田力,不论如何,他们还没有得到指令放弃这次采访。

    田力继续说道:“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罗小楼以前几乎每天都会去我的实验室练习,我的实验室里百分之九十都是罗小楼的机甲零件材料或者碎片,以至于我不得不每周叫一次垃圾车来清理。同一种零件,他可以不厌其烦反复制作几百次,几千次,直到成功为止。你们没有看到过他的成品,他根本用不着任何潜规则和作弊就能打败其他人。至少在我眼里,罗小楼的机甲制造技术是最厉害的,而且还会不断进步。”

    被推倒一旁的记者已经慢慢反应过来,他要上来抢话筒,但是因为瘦小的体型问题被田力再一次挤开,牢牢霸占着他们电台的摄像头和话筒,“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事实依据断定罗小楼依靠潜规则上位,还说他考试作弊。但是,我可以很肯定地说,这是一种污蔑和诽谤!这是没有经过考证的不真实的报道!”

    对田力的体型束手无策的记者只能和摄像师打招呼,但是刚刚一段非常煽动人心的话已经播出去了。他现在开始怀疑电视台领导会不会炒他饭碗,老天,他来选择田力采访一定是个错误!

    和田力待遇相同,外校机甲系的交流会也遭到众多记者的围观,不过这里的记者显然比包围田力的记者客气多了。他们不得不客气,因为在场上的是原昔王子殿下,就算其他被选出来参加交流会的机甲系学生,也都大有背景,他们可不想为电视台惹上麻烦。

    一个记者说道:“我们可以看到,身后是我们的王子在参加交流会,现在是友谊赛。让人吃惊的是,王子殿下居然在使用一架四级机甲,无论从王子殿下的身份看,还是交流会本身看,这款四级机甲都称不上高级。王子殿下的对手就在使用五级机甲,但是我们却能看得出,王子殿下的四级机甲完全不落下风,我们为有这样一位王子殿下感到骄傲。”

    “噢!不愧是我们的王子殿下,他已经凭借一款四级机甲漂亮地赢得了友谊赛!”记者激动地说完,抢上前几步,和其他记者一样围到原昔周围,但是还没等他们接近,几个面孔和着装都非常普通的人已经挡在了原昔前面,他们很难走进原昔两米之内。

    “请问王子殿下,您对王子妃潜规则上位和作弊这两件事怎么看,皇室至今没有动静,是打算换一位王子妃吗?”

    于是大家只能喊话采访,原昔冷着脸接过一位机甲系学生递过来的毛巾,听了周围记者的话,视线更加冰冷,他停下了脚步,这让许多记者惊喜异常,很多时候,这位殿下可都是无视他们的。

    “我对罗小楼的看法?我觉得他是最好的,无论是机甲制造师,还是恋人。我选择他之后,这种看法就没有变过,以后也不会。但是——对于罗小楼的不真实报道,你们最好赶快回去准备证据,然后等着我的侍卫官。”

    原昔说完就冷着脸离开了,周围的记者们没有人敢跟上去,很多人开始胆战心惊地想着挽回的办法。

    而被众人关注的罗小楼已经处理完了他所有的材料,左侧的人目瞪口呆地看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听说您一直在给严大师打下手,看来您果然很善于处理材料,但是等级认证考试没有真才实学可是不行的。”

    罗小楼瞥了他一看,没有说话,只是双手离开了材料,悬在桌面上方,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仪器依然在工作,处理好的材料自己动了起来,然后开始加工。

    “老天,是精神控制!”

    “居然已经能用精神力控制,不愧是王子妃殿下!”

    “这只是初级等级认证考试,能看到精神控制实在不容易,看来我们的严大师确实很会教徒弟。”已经有媒体开始见风使舵。

    更让人震惊的还在后面,先是一种,然后两种,三种,最后空中至少五种材料,每种都被精确地加工着。这种处理对精神力控制要求极为严格,一些中级机甲制造师都不能很好的掌握。

    在所有零件被加工完毕之后,空中从来不少于五个的零件开始组装,组装的瞬间,极淡的白光不时闪过。那是只有在最佳组合状态下才会出现的光芒,而在罗小楼组装的时候,却几乎每秒都会出现。

    罗小楼已经习惯了,但是周围的人却震惊到说不出话来。这就是那个靠着潜规则上位的王子妃?如果这都需要潜规则上位,那么他们要怎么办?

    “完全精神控制!看来关于我们的王子妃殿下的报道并不真实,至少在这次的认证考试中,我们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可以和王子妃殿下相提并论。王子妃殿下用实际行动证实了他刚下飞船的时候那句话。”

    “完美组合,几乎每个零件都是完美组合,这,这简直不可思议!”一位稍微懂行的记者惊讶地喊道。

    白光闪烁间,罗小楼桌面被处理完的材料全部被用完了,一个造型无比简单的机甲零件正静静地摆在桌面上。他从来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应用意识源力,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害怕展示,尤其是在最亲近的人遭到质疑的时候。当然他今天也很好的控制了,让精神力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这无疑是一场华丽的表演,一场机甲制造技术给我们带来的盛宴,现在我们正焦急地等待着王子妃殿下的认证成绩出来,因为他提前十分钟完成零件,我们不得不陪着王子妃殿下一起等待十分钟。”

    现在,就连守在电视旁边的人们都开始焦急地等待。看了罗小楼的制造加工之后,再看其他人,就和慢动作一样,顿时变得索然无味。人们的质疑在无形中已经转变成了敬佩,对强者的敬佩。他们心里甚至隐隐有一种骄傲,这就是我们的王子殿下选中的人,他很厉害,他足以配得上我们的王子殿下。

    十二分钟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大屏幕,罗小楼的成绩出来了:四级零件,110分。

    满分一百,但是因为是越级零件,有十分的加成。

    考场中一片惊呼声,罗小楼笑了起来。而屏幕前的记者或者观众已经惊呆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制造出四级零件,更不是每个人都能把二级材料制作成四级零件!这简直就是奇迹!

    贵宾室内,严大师心满意足地靠在椅背上,他身后的沈原正微笑着看着还没走出去的罗小楼。

    而严大师身旁的一位老人则哼了一声,说道:“就你会显摆,还非要你徒弟下场考试。”故意的,老东西一定是故意的!早知道我也让小Bless下场自己考,至少不会让这家伙独占鳌头。不过,老家伙的徒弟的手法怎么有些眼熟……

    罗小楼走出考场之后,又被一群人包围了,不过这次他们问话的重点显然已经变了,“准王子妃殿下,请问您为什么不投诉材料分配不公平?这是不是另外一种潜规则或者刁难?”

    “现在大家对您的技术有目共睹,关于先前的误会,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罗小楼停下脚步,想了想说道:“我只想说,无论潜规则或者刁难,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值一提。我没有提出换材料,是因为我觉得这些材料足够我使用。我们在选择材料的时候,也该尊重它们,不是它们决定我们的成绩,而是我们本身。关于误会,我不认为那是误会,我希望那些媒体公开道歉,否则我不介意提出控告。”

    “您是不是有把握取得这次等级认证考试的第一名?作为王子殿下的机甲制造师,您是不是觉得您已经合格了?”

    “我不清楚比赛结果,还有很多人没有开始,我觉得可能很多人都比我强。师傅对我的要求很多,我没有完全做到。至于合格不合格,我只是觉得我们很适合彼此,虽然我现在不够厉害,还远远没有成长起来,但是我会努力的。”

    严大师看着谦虚却趁机追究了媒体负面报道的罗小楼,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帝都的王宫里,原烈和凤迦陵陛下正看着屏幕上的罗小楼,原烈哼了一声,“好在他还知道什么场合不该乱说话。”要是罗小楼再敢说什么原昔不合适他,他一定要好好替原昔调/教调/教他……原烈想到这里,对旁边的一个穿深色西装的人点了点头,那人迅速走了出去。

    凤迦陵笑了笑,“你这次倒是沉得住气,不过,这时候再处理那些媒体,确实更容易让民众接受罗小楼。”

    原烈咳嗽了一声,“我并没有特意为他考虑,我只是——亲爱的,你要去做什么?不是说好一会儿我们去泡温泉吗?很容易缓解疲劳,我会帮你按摩的……”

    管家先生看着双眼放光的国王陛下,恨不得自己已经学会了隐身技能。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dyn092x(X4),呆子鱼,安琪莉可.柯蕾特(X2),二百五,xuxiaotingcherry,鲨鲨,幽幽和一位空格君的地雷。

    谢谢seishu的手榴弹。

    谢谢小拉拉的深水鱼雷。(非常感谢,发现好多姑娘都是多次投地雷,手榴弹,甚至深水鱼雷,让大家破费了,OML。)

    谢谢所有留言和支持的姑娘和基友们,我会继续努力的。

    嗷,终于写完了,希望我还来得及赶上我出去的那趟车,亲爱的,五月一日再见。祝大家节日快乐,都玩得看心。

    ----

    在看到材料的一瞬间,罗小楼脑子里立刻出现了好几种机甲零件的制作方案。他是真的不打算换,因为他有把握自己能处理得很好。

    因为这两天的负面新闻,玻璃墙后面,记者的镜头不时落在罗小楼身上,几乎全联邦的电视台都给予了未来王子妃高度的关注。

    罗小楼先把材料分类,然后开始处理材料,他处理材料的动作简单利落,而且速度比较快。不懂机甲制造的人只觉得赏心悦目,而懂的人目光却从吃惊到复杂,内行看门道,罗小楼处理材料的手法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几乎可以拿来做教科书的范本。

    而且他的速度虽然没有到夸张的地步,却一直没有变化过,那种节奏和速度给人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而并不是所有关注罗小楼的电台都是把摄像头对准比赛的,比如,在圣米罗学院,现在就有一群记者围着田力,其中一个手执话筒的记者说道:“现在大家可以看到,我身后是准王子妃在第十班唯一的朋友,现在他大概也得知了自己朋友通过潜规则上位的新闻。而现在更爆出新的内幕,听说,准王子妃的考试成绩有作弊嫌疑,看起来,我们这位准王子妃的朋友非常愤怒,也许已经为成为准王子妃的朋友感到后悔……嘿,你这是要干什么?!”

    不遗余力地策反田力的记者正在得意洋洋地对着镜头说着,结果他身旁‘因为朋友潜规则和作弊愤怒’的田力忽然出手,将话筒抢了过来,并用壮实的身板用力挤开了可怜的记者。

    田力拿着话筒面色难看地冲直播镜头说道:“我很生气,我为我的朋友感到气愤。我完全不相信那些报道,你们不知道罗小楼是多个认真而且努力的人。也许你们马上就会看到他的成功,但是也只能看到他的成功。我却是几个能看到他努力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周围的记者们闪光灯顿时响了起来,而致力于发掘潜规则和作弊真相的那个电视台记者有些骑虎难下,因为田力正拿着他们的话筒。负责录制和拍摄的人员还举着摄像头对着田力,不论如何,他们还没有得到指令放弃这次采访。

    田力继续说道:“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罗小楼以前几乎每天都会去我的实验室练习,我的实验室里百分之九十都是罗小楼的机甲零件材料或者碎片,以至于我不得不每周叫一次垃圾车来清理。同一种零件,他可以不厌其烦反复制作几百次,几千次,直到成功为止。你们没有看到过他的成品,他根本用不着任何潜规则和作弊就能打败其他人。至少在我眼里,罗小楼的机甲制造技术是最厉害的,而且还会不断进步。”

    被推倒一旁的记者已经慢慢反应过来,他要上来抢话筒,但是因为瘦小的体型问题被田力再一次挤开,牢牢霸占着他们电台的摄像头和话筒,“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事实依据断定罗小楼依靠潜规则上位,还说他考试作弊。但是,我可以很肯定地说,这是一种污蔑和诽谤!这是没有经过考证的不真实的报道!”

    对田力的体型束手无策的记者只能和摄像师打招呼,但是刚刚一段非常煽动人心的话已经播出去了。他现在开始怀疑电视台领导会不会炒他饭碗,老天,他来选择田力采访一定是个错误!

    和田力待遇相同,外校机甲系的交流会也遭到众多记者的围观,不过这里的记者显然比包围田力的记者客气多了。他们不得不客气,因为在场上的是原昔王子殿下,就算其他被选出来参加交流会的机甲系学生,也都大有背景,他们可不想为电视台惹上麻烦。

    一个记者说道:“我们可以看到,身后是我们的王子在参加交流会,现在是友谊赛。让人吃惊的是,王子殿下居然在使用一架四级机甲,无论从王子殿下的身份看,还是交流会本身看,这款四级机甲都称不上高级。王子殿下的对手就在使用五级机甲,但是我们却能看得出,王子殿下的四级机甲完全不落下风,我们为有这样一位王子殿下感到骄傲。”

    “噢!不愧是我们的王子殿下,他已经凭借一款四级机甲漂亮地赢得了友谊赛!”记者激动地说完,抢上前几步,和其他记者一样围到原昔周围,但是还没等他们接近,几个面孔和着装都非常普通的人已经挡在了原昔前面,他们很难走进原昔两米之内。

    “请问王子殿下,您对王子妃潜规则上位和作弊这两件事怎么看,皇室至今没有动静,是打算换一位王子妃吗?”

    于是大家只能喊话采访,原昔冷着脸接过一位机甲系学生递过来的毛巾,听了周围记者的话,视线更加冰冷,他停下了脚步,这让许多记者惊喜异常,很多时候,这位殿下可都是无视他们的。

    “我对罗小楼的看法?我觉得他是最好的,无论是机甲制造师,还是恋人。我选择他之后,这种看法就没有变过,以后也不会。但是——对于罗小楼的不真实报道,你们最好赶快回去准备证据,然后等着我的侍卫官。”

    原昔说完就冷着脸离开了,周围的记者们没有人敢跟上去,很多人开始胆战心惊地想着挽回的办法。

    而被众人关注的罗小楼已经处理完了他所有的材料,左侧的人目瞪口呆地看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听说您一直在给严大师打下手,看来您果然很善于处理材料,但是等级认证考试没有真才实学可是不行的。”

    罗小楼瞥了他一看,没有说话,只是双手离开了材料,悬在桌面上方,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仪器依然在工作,处理好的材料自己动了起来,然后开始加工。

    “老天,是精神控制!”

    “居然已经能用精神力控制,不愧是王子妃殿下!”

    “这只是初级等级认证考试,能看到精神控制实在不容易,看来我们的严大师确实很会教徒弟。”已经有媒体开始见风使舵。

    更让人震惊的还在后面,先是一种,然后两种,三种,最后空中至少五种材料,每种都被精确地加工着。这种处理对精神力控制要求极为严格,一些中级机甲制造师都不能很好的掌握。

    在所有零件被加工完毕之后,空中从来不少于五个的零件开始组装,组装的瞬间,极淡的白光不时闪过。那是只有在最佳组合状态下才会出现的光芒,而在罗小楼组装的时候,却几乎每秒都会出现。

    罗小楼已经习惯了,但是周围的人却震惊到说不出话来。这就是那个靠着潜规则上位的王子妃?如果这都需要潜规则上位,那么他们要怎么办?

    “完全精神控制!看来关于我们的王子妃殿下的报道并不真实,至少在这次的认证考试中,我们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可以和王子妃殿下相提并论。王子妃殿下用实际行动证实了他刚下飞船的时候那句话。”

    “完美组合,几乎每个零件都是完美组合,这,这简直不可思议!”一位稍微懂行的记者惊讶地喊道。

    白光闪烁间,罗小楼桌面被处理完的材料全部被用完了,一个造型无比简单的机甲零件正静静地摆在桌面上。他从来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应用意识源力,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害怕展示,尤其是在最亲近的人遭到质疑的时候。当然他今天也很好的控制了,让精神力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这无疑是一场华丽的表演,一场机甲制造技术给我们带来的盛宴,现在我们正焦急地等待着王子妃殿下的认证成绩出来,因为他提前十分钟完成零件,我们不得不陪着王子妃殿下一起等待十分钟。”

    现在,就连守在电视旁边的人们都开始焦急地等待。看了罗小楼的制造加工之后,再看其他人,就和慢动作一样,顿时变得索然无味。人们的质疑在无形中已经转变成了敬佩,对强者的敬佩。他们心里甚至隐隐有一种骄傲,这就是我们的王子殿下选中的人,他很厉害,他足以配得上我们的王子殿下。

    十二分钟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大屏幕,罗小楼的成绩出来了:四级零件,110分。

    满分一百,但是因为是越级零件,有十分的加成。

    考场中一片惊呼声,罗小楼笑了起来。而屏幕前的记者或者观众已经惊呆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制造出四级零件,更不是每个人都能把二级材料制作成四级零件!这简直就是奇迹!

    贵宾室内,严大师心满意足地靠在椅背上,他身后的沈原正微笑着看着还没走出去的罗小楼。

    而严大师身旁的一位老人则哼了一声,说道:“就你会显摆,还非要你徒弟下场考试。”故意的,老东西一定是故意的!早知道我也让小Bless下场自己考,至少不会让这家伙独占鳌头。不过,老家伙的徒弟的手法怎么有些眼熟……

    罗小楼走出考场之后,又被一群人包围了,不过这次他们问话的重点显然已经变了,“准王子妃殿下,请问您为什么不投诉材料分配不公平?这是不是另外一种潜规则或者刁难?”

    “现在大家对您的技术有目共睹,关于先前的误会,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罗小楼停下脚步,想了想说道:“我只想说,无论潜规则或者刁难,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值一提。我没有提出换材料,是因为我觉得这些材料足够我使用。我们在选择材料的时候,也该尊重它们,不是它们决定我们的成绩,而是我们本身。关于误会,我不认为那是误会,我希望那些媒体公开道歉,否则我不介意提出控告。”

    “您是不是有把握取得这次等级认证考试的第一名?作为王子殿下的机甲制造师,您是不是觉得您已经合格了?”

    “我不清楚比赛结果,还有很多人没有开始,我觉得可能很多人都比我强。师傅对我的要求很多,我没有完全做到。至于合格不合格,我只是觉得我们很适合彼此,虽然我现在不够厉害,还远远没有成长起来,但是我会努力的。”

    严大师看着谦虚却趁机追究了媒体负面报道的罗小楼,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帝都的王宫里,原烈和凤迦陵陛下正看着屏幕上的罗小楼,原烈哼了一声,“好在他还知道什么场合不该乱说话。”要是罗小楼再敢说什么原昔不合适他,他一定要好好替原昔调/教调/教他……原烈想到这里,对旁边的一个穿深色西装的人点了点头,那人迅速走了出去。

    凤迦陵笑了笑,“你这次倒是沉得住气,不过,这时候再处理那些媒体,确实更容易让民众接受罗小楼。”

    原烈咳嗽了一声,“我并没有特意为他考虑,我只是——亲爱的,你要去做什么?不是说好一会儿我们去泡温泉吗?很容易缓解疲劳,我会帮你按摩的……”

    管家先生看着双眼放光的国王陛下,恨不得自己已经学会了隐身技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