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机甲契约奴隶 > 第110章失败
    第二天罗小楼睁开眼的时候,原昔已经走了。罗小楼一咕噜爬了起来,肩上一阵剧烈的疼痛,立刻哼哼了两声。125忙小跑过来扶住他,不安地说道:“原昔走了一个多小时了,我检查过,你的伤没有愈合,我们应该马上去医院。”

    罗小楼小心翼翼地摸着肩膀,感觉不出来,但是一碰就疼。他盯着房门看了两秒,摇了摇头,说道:“今天不去了。”

    125翘着尾巴勾住罗小楼的胳膊,焦急地问道:“你不是受伤了吗?我看机甲大会的医生给出的就医指导也是让你马上去医院。你这样可不行,我可是受你母亲的托付要照顾好你。”

    罗小楼摸了摸125的大头,笑了起来,“我觉得你对我的要求可比对自己多多了。”

    昨天那些人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今天多半会有人盯着他,就算去医院也不能这么正大光明地去。

    罗小楼说道:“我明天再想办法去医院,你怎么样?是不是受伤了?”

    125不太好意地左脚踩右脚,支支吾吾地说道:“本来我这么优秀的机甲,是不会受伤的,只、只是我看到原昔心里紧张,能量防御分布有点失衡,所以当时才会出现损害,因为范围不大,我自己已经修复了。”

    紧张?!说实话,作为一只光脑,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实在弱爆了。

    罗小楼不再担心125,也不打算出门,索性叫了客房服务,窝在沙发上看今天的比赛。今天是93强进46强,百名之内已经全是各个星球高手中的高手,比赛比以往更精彩激烈。

    罗小楼照例转到原昔的比赛,看着那架黑色机甲,不由惊讶地瞪大了眼,在这种重要比赛上,换机甲?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本来就厉害的原昔这次上场就带着一股显而易见的凌厉杀气,几乎每场对战都不会拖太久,而且对手损伤惨重。

    到了最后,罗小楼真心觉得看原昔比赛对自己的心脏是个考验,干脆转了频道关注其他人,准备等自己不那么心虚的时候看录像。

    原诺那小孩居然还在,亚特斯和慕辰也在。原诺的作战风格和原昔稍微有些类似,可能没少更堂哥学习。而亚特斯也越来越让罗小楼刮目相看,看着大大咧咧的人,对战中却认真细心,虽然拖得时间久,但是只要在抓准对手弱点后,就会寻找时机一击毙命。

    慕辰看着并不如何出彩,和其他高手比起来,很难找到明显的优点。就算看他以往的成绩,也大多是赢得两场比赛之后晋级,很少连赢三场。但是今天的比赛中,慕辰悲剧地遇到了罗少天和那个娃娃脸少年,看到让人咬牙切齿的娃娃脸,罗小楼精神振奋起来。

    慕辰很干脆地输给了罗少天,最后一场和那个娃娃脸少年比赛。如果他这次输了,会退出比赛。

    在罗小楼眼里,慕辰根本没有赢的可能,娃娃脸后期的比赛他也看过,虽然那个少年大多数时候手段很恶劣,似乎一直都在给对手使绊子,但是绝对是个高手。

    所以,在慕辰赢了的时候,罗小楼和那些在场的观众一样,都呆住了。就连娃娃脸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居然输了。

    其实娃娃脸的实力应该比慕辰高,只是慕辰不动声色地识破了他所有的陷阱。而且,慕辰从战斗一开始,就给娃娃脸造成了一种速度上的错觉。慕辰从开始到结束前的最后一秒,即使危急关头,速度也绝对说不上快。

    直到娃娃脸再一次出手时,慕辰的机甲似乎已经再也没有逃开的可能。

    结果似乎已经成了定论,然后,那一瞬间,慕辰速度猛然提高,回身用粒子炮结束了这场对战。

    娃娃脸少年说来也很冤枉,他不是输在了实力上,而是输在了自信上,在对战策略上,明显是不声不响的慕辰更高一筹。

    罗小楼不禁为慕辰高兴,同时幸灾乐祸,娃娃脸少年一定郁闷到想吐血。

    这时候,大多数场地的比赛都快结束了,今天是93强进46强。明天四十六名选手争夺十强,而且会分上午场和下午场。后天则是大赛前十名决赛,决定从第一名第十名的排名。

    果然,原昔回来的时候,面上依然冷冷的,态度差距太大,罗小楼心虚,也没敢去问。晚饭的时候,是原昔和他外加原诺在房间里面吃的。苏兰和月尚都没有出现,月尚的伤听说很重,要一天一夜才能恢复,但是月尚今天坚持参加了比赛,晚上还要继续去医院治疗。

    吃过晚饭后,原昔冷着脸赶走了原诺。原诺离开的时候,给了罗小楼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罗小楼才真正有些不安了,按说他根本没有留下破绽。

    他到底是知道了什么?知道了怎么还不问?罗小楼看着原昔回身散发着杀气坐在沙发上,没敢多说,转身去浴室放洗澡水。

    唯一让他安心的是,原昔以前就算再生气,也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他。

    这天晚上,原昔没有理他也没有碰他,甚至睡觉的时候,原昔也任凭罗小楼自己缩在了大床边上。

    夜里,罗小楼只觉得屋里越来越冷。

    第二天,罗小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更悲剧的是他发现自己发烧了。估计除了昨天晚上的天然超强冷气机还有心理压力过大的原因。而且,罗小楼摸了一下左侧肩膀,顿时一阵钻心的疼,他怀疑是不是发炎了。

    今天是46强进十强,用的时间比往常要长,所以原昔大概不会太早回来。是再坚持两天,还是今天去医院?

    “现在什么情况?”罗小楼转头问他旁边正看得入神的125。

    125说道:“基本一切正常,不过原昔输了一场,云霄不能用了。”

    罗小楼大吃一惊,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原昔输了?那他有没有受伤?”从大赛开始到现在,原昔是唯一一个从来没有输过机甲战士,在这次大赛上,他已经是个不败的神话。而且,原昔是八级机甲,本身水平又极高,谁能打败他?

    125轻轻地说道:“轻伤,他自己说没事。虽然别的看不出来,但是我觉得他这几天实在太可怕了,我都不敢在他面前露面。”

    罗小楼还处在震惊和不敢置信中,说道:“是和谁比赛的?快,让我看看重播。”

    125调处原昔受伤的那场比赛,电子屏幕上,原昔和另外一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比赛场。原昔一身黑色休闲服,站在旁边原昔旁边的人则是一身军装。

    再一细看,那人赫然是第一天罗小楼遇到的那名年轻军官。大学中的能当上军官的学生并不是没有,只是非常少,而且看这位军官肩上的星星,等级还不低。

    热衷机甲大赛的观众们不乏喜欢看帅哥的人,两人刚出场,就有观众开始激动的欢呼了。

    而等两个人招出机甲的时候,罗小楼只打量了几眼,白色的云霄,军官的则是一架金色机甲。然后罗小楼就把视线都集中在云霄身上了,在罗小楼眼里,没有人能和原昔相比。

    这两天他也不怎么敢看原昔,趁这个机会还能正大光明地多看两眼。

    两人的速度都非常快,赛场上几乎只见一白一金两个影子,一个个高难度动作让周围的观众不断爆发出惊叫声。

    罗小楼看了一会儿,疑惑地皱起眉,怎么看原昔都不会弱于那个军官,而且还略占上风。

    云霄再一次无声地贴近金色机甲,挥手一剑。金色机甲极快地躲开云霄的攻击,动作虽然漂亮,却有些勉强了。而且它的右侧胳膊很难退出云霄软剑的攻击范围。

    就在这时候,金色机甲忽然像是要舍弃整条机甲手臂一样,屈起胳膊,狠狠撞在了云霄上。

    罗小楼猛然瞪大眼睛,屏幕上也给出了碰撞的近距离镜头,金色机甲的手肘部位在撞上云霄的瞬间忽然弹出了一把匕首,然后狠狠扎入云霄中。

    那是——那是他制作的八级零件!高主管委托他制作的。

    在那一瞬间,罗小楼心里涌起又惊又疼,还稍微带了一丝后悔的感觉。

    他猛地从床上跳下去,不顾身上的高热,光脚往电子屏幕边上走去,云霄落了下去,比赛结束。

    原昔出来的时候衣服上稍微带了血迹,有医护人员已经赶了过来,不过,原昔并不配合,他直接往休息室走去。

    当有一名护士抓住原昔的衣服的时候,原昔烦躁地让她放手,结果那名护士死活不放。原昔干脆把上衣脱了扔给了那名护士,然后头也不回地进了休息室。

    医护人员目瞪口呆,而周围的观众则热情尖叫起来,在他们眼中,这才是真正的机甲战士。

    而那名抱着原昔上衣的护士则红了脸,原昔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宽肩窄腰,劲瘦结实,再加上张扬俊美的五官,汗湿凌乱的黑发,性/感得让人不敢直视。

    罗小楼最先注意到的是原昔身上的伤口,发现只有胳膊和背部有几道划伤,真不算太严重,但是还是应该包扎一下。

    然后罗小楼才发现周围沉迷的视线,罗小楼手指紧紧攥了起来。除了性格,他几乎没有见过比原昔更完美的人。但是他的完美总是被嚣张霸道所掩盖,所以,再敬慕,也很少有人敢接近原昔,这一直是罗小楼暗中庆幸的。现在,罗小楼郁闷地发现他的占有欲似乎越来越强了,他不希望别人用那种目光看着原昔。

    罗小楼捂住脸,在原昔受伤的时候,他居然还纠结这种事。

    他不想再看到这种场面,看到原昔受伤一瞬间,实在太难受了。

    他能帮助原昔的不多,但是他可以帮原昔修复好云霄。等等,罗小楼忽然心里一颤,云霄被损坏了,那么,他是不是可以帮助原昔二次强化机甲了?

    罗小楼心情忽然放松了,不过,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不行,罗小楼迅速走回床边,穿上衣服,边往浴室走边对125说道:“等会我们出门,你帮我找找不太近也不太远的医院,最好能查到路线。”

    “你早就该去了,那么重的伤,真不知道你在拖什么……”125念叨着,开始连接卡米星球的虚拟网。

    等罗小楼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随便吃了点桌上的东西,就开门往外走。

    几乎是他刚出门,对面的门就开了,苏兰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并且迅速挡在罗小楼面前,语气不善地质问道:“你要去哪?”

    罗小楼诧异地看了苏兰两眼,问道:“你这是做什么?我想,原昔应该没有让你看着我吧。”

    苏兰犹豫了两秒,恨恨低声说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心虚了,想逃跑对吧?”

    罗小楼皱了皱眉,“我想干什么,没有必要跟你汇报,让开。”苏兰讨厌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这种时候,他可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

    苏兰还想拦着,罗小楼随手将苏兰不客气地推到了一边,往外走了。再怎么说,为了这次大赛,他也一直在锻炼体力。对付一个苏兰,绝对没有问题。

    苏兰气得脸色通红,平时一直跟在原昔和月尚身边,根本不可能有人对她不敬,又因为她的长相,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哪个不是捧着宠着。

    苏兰在原地咬牙,但是,让人去抓罗小楼?原昔还真没说关着他不让他出门。

    罗小楼下楼之后,一辆极为普通的悬浮车正在路边停着。这是125在网上租来的,进了悬浮车,罗小楼跟前排的机器人说了地址,车子迅速离开了机甲协会会馆。

    半路,为了不让人跟踪,罗小楼还特意让车子绕了几圈。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罗小楼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三个多小时了。他再一次焦急地看向医生,医生板着脸说道:“别的伤没有什么,肩膀的伤很重,应该及时过来,如果你再晚两天,很有可能造成永久性后遗症,除非你打算换条胳膊。”

    “下次我会及时来医院的,但是我真的赶时间,您看大概什么时间能好?”罗小楼身上的高烧已经退了,但是脸上还是不断滴下汗来。

    又过了二十分钟,医生终于说道:“行了,虽然你年轻,身体底子不错,但是如果再有这种情况——”

    “您说的是,我会及时就医的。”罗小楼按了按肩膀,已经完全没有痛感了,从通讯仪上转了治疗费,就急匆匆地往门外跑去。

    跳上悬浮车,罗小楼赶回了会馆。

    打开门的时候,罗德和上次那两个站在原昔身后像是保镖一样的人正往外走。罗小楼探头往里看,原昔坐在沙发上,正断着酒杯,慢慢喝着。

    罗德深深看了罗小楼一眼,越过他往外走去。

    罗小楼硬着头皮进了门,控制着想往里屋移动的双脚,走向沙发。

    原昔明显还不打算搭理他,罗小楼决定自己先递出橄榄枝,说几句好话。

    在沙发另外一侧坐下来,组织了一下语言,罗小楼说道:“那个,我看了今天的比赛,看到云霄出了问题,真是太遗憾了。”

    原昔冷冷地看了罗小楼一眼,晃着手里的酒杯,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

    这家伙到底想这样多长时间!他都这么讨好了,居然连句话都不接。

    罗小楼只能继续说道:“那个,我可以帮你。”

    “不用了,损坏度太大,我已经找别人修了。”原昔冷冷地说道。

    “啊?”罗小楼呆呆地看向原昔。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cassycao,dyn092x,幽乐娴,司徒玄绚,gx13917616639,huanghe8421,EM00003088984RFB.sdo,lilidesdo0921,yjz8yjz8,lishili1997,whp400011,weihu1980,languang1202和两位空格君的地雷。

    谢谢(空格君)的手榴弹。

    谢谢aa8012051207的火箭炮。

    周末渣犹大又虐恋情深了,跪地。

    最近忙得昏天黑地,老板回来视察工作,~~~~(>_<)~~~~ 。

    我下周大概会每天加班到晚十点,如果写完就日更,写不完,大概会隔日更,请见谅,大概一周或者十天左右T T。

    第二天罗小楼睁开眼的时候,原昔已经走了。罗小楼一咕噜爬了起来,肩上一阵剧烈的疼痛,立刻哼哼了两声。125忙小跑过来扶住他,不安地说道:“原昔走了一个多小时了,我检查过,你的伤没有愈合,我们应该马上去医院。”

    罗小楼小心翼翼地摸着肩膀,感觉不出来,但是一碰就疼。他盯着房门看了两秒,摇了摇头,说道:“今天不去了。”

    125翘着尾巴勾住罗小楼的胳膊,焦急地问道:“你不是受伤了吗?我看机甲大会的医生给出的就医指导也是让你马上去医院。你这样可不行,我可是受你母亲的托付要照顾好你。”

    罗小楼摸了摸125的大头,笑了起来,“我觉得你对我的要求可比对自己多多了。”

    昨天那些人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今天多半会有人盯着他,就算去医院也不能这么正大光明地去。

    罗小楼说道:“我明天再想办法去医院,你怎么样?是不是受伤了?”

    125不太好意地左脚踩右脚,支支吾吾地说道:“本来我这么优秀的机甲,是不会受伤的,只、只是我看到原昔心里紧张,能量防御分布有点失衡,所以当时才会出现损害,因为范围不大,我自己已经修复了。”

    紧张?!说实话,作为一只光脑,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实在弱爆了。

    罗小楼不再担心125,也不打算出门,索性叫了客房服务,窝在沙发上看今天的比赛。今天是93强进46强,百名之内已经全是各个星球高手中的高手,比赛比以往更精彩激烈。

    罗小楼照例转到原昔的比赛,看着那架黑色机甲,不由惊讶地瞪大了眼,在这种重要比赛上,换机甲?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本来就厉害的原昔这次上场就带着一股显而易见的凌厉杀气,几乎每场对战都不会拖太久,而且对手损伤惨重。

    到了最后,罗小楼真心觉得看原昔比赛对自己的心脏是个考验,干脆转了频道关注其他人,准备等自己不那么心虚的时候看录像。

    原诺那小孩居然还在,亚特斯和慕辰也在。原诺的作战风格和原昔稍微有些类似,可能没少更堂哥学习。而亚特斯也越来越让罗小楼刮目相看,看着大大咧咧的人,对战中却认真细心,虽然拖得时间久,但是只要在抓准对手弱点后,就会寻找时机一击毙命。

    慕辰看着并不如何出彩,和其他高手比起来,很难找到明显的优点。就算看他以往的成绩,也大多是赢得两场比赛之后晋级,很少连赢三场。但是今天的比赛中,慕辰悲剧地遇到了罗少天和那个娃娃脸少年,看到让人咬牙切齿的娃娃脸,罗小楼精神振奋起来。

    慕辰很干脆地输给了罗少天,最后一场和那个娃娃脸少年比赛。如果他这次输了,会退出比赛。

    在罗小楼眼里,慕辰根本没有赢的可能,娃娃脸后期的比赛他也看过,虽然那个少年大多数时候手段很恶劣,似乎一直都在给对手使绊子,但是绝对是个高手。

    所以,在慕辰赢了的时候,罗小楼和那些在场的观众一样,都呆住了。就连娃娃脸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居然输了。

    其实娃娃脸的实力应该比慕辰高,只是慕辰不动声色地识破了他所有的陷阱。而且,慕辰从战斗一开始,就给娃娃脸造成了一种速度上的错觉。慕辰从开始到结束前的最后一秒,即使危急关头,速度也绝对说不上快。

    直到娃娃脸再一次出手时,慕辰的机甲似乎已经再也没有逃开的可能。

    结果似乎已经成了定论,然后,那一瞬间,慕辰速度猛然提高,回身用粒子炮结束了这场对战。

    娃娃脸少年说来也很冤枉,他不是输在了实力上,而是输在了自信上,在对战策略上,明显是不声不响的慕辰更高一筹。

    罗小楼不禁为慕辰高兴,同时幸灾乐祸,娃娃脸少年一定郁闷到想吐血。

    这时候,大多数场地的比赛都快结束了,今天是93强进46强。明天四十六名选手争夺十强,而且会分上午场和下午场。后天则是大赛前十名决赛,决定从第一名第十名的排名。

    果然,原昔回来的时候,面上依然冷冷的,态度差距太大,罗小楼心虚,也没敢去问。晚饭的时候,是原昔和他外加原诺在房间里面吃的。苏兰和月尚都没有出现,月尚的伤听说很重,要一天一夜才能恢复,但是月尚今天坚持参加了比赛,晚上还要继续去医院治疗。

    吃过晚饭后,原昔冷着脸赶走了原诺。原诺离开的时候,给了罗小楼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罗小楼才真正有些不安了,按说他根本没有留下破绽。

    他到底是知道了什么?知道了怎么还不问?罗小楼看着原昔回身散发着杀气坐在沙发上,没敢多说,转身去浴室放洗澡水。

    唯一让他安心的是,原昔以前就算再生气,也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他。

    这天晚上,原昔没有理他也没有碰他,甚至睡觉的时候,原昔也任凭罗小楼自己缩在了大床边上。

    夜里,罗小楼只觉得屋里越来越冷。

    第二天,罗小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更悲剧的是他发现自己发烧了。估计除了昨天晚上的天然超强冷气机还有心理压力过大的原因。而且,罗小楼摸了一下左侧肩膀,顿时一阵钻心的疼,他怀疑是不是发炎了。

    今天是46强进十强,用的时间比往常要长,所以原昔大概不会太早回来。是再坚持两天,还是今天去医院?

    “现在什么情况?”罗小楼转头问他旁边正看得入神的125。

    125说道:“基本一切正常,不过原昔输了一场,云霄不能用了。”

    罗小楼大吃一惊,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原昔输了?那他有没有受伤?”从大赛开始到现在,原昔是唯一一个从来没有输过机甲战士,在这次大赛上,他已经是个不败的神话。而且,原昔是八级机甲,本身水平又极高,谁能打败他?

    125轻轻地说道:“轻伤,他自己说没事。虽然别的看不出来,但是我觉得他这几天实在太可怕了,我都不敢在他面前露面。”

    罗小楼还处在震惊和不敢置信中,说道:“是和谁比赛的?快,让我看看重播。”

    125调处原昔受伤的那场比赛,电子屏幕上,原昔和另外一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比赛场。原昔一身黑色休闲服,站在旁边原昔旁边的人则是一身军装。

    再一细看,那人赫然是第一天罗小楼遇到的那名年轻军官。大学中的能当上军官的学生并不是没有,只是非常少,而且看这位军官肩上的星星,等级还不低。

    热衷机甲大赛的观众们不乏喜欢看帅哥的人,两人刚出场,就有观众开始激动的欢呼了。

    而等两个人招出机甲的时候,罗小楼只打量了几眼,白色的云霄,军官的则是一架金色机甲。然后罗小楼就把视线都集中在云霄身上了,在罗小楼眼里,没有人能和原昔相比。

    这两天他也不怎么敢看原昔,趁这个机会还能正大光明地多看两眼。

    两人的速度都非常快,赛场上几乎只见一白一金两个影子,一个个高难度动作让周围的观众不断爆发出惊叫声。

    罗小楼看了一会儿,疑惑地皱起眉,怎么看原昔都不会弱于那个军官,而且还略占上风。

    云霄再一次无声地贴近金色机甲,挥手一剑。金色机甲极快地躲开云霄的攻击,动作虽然漂亮,却有些勉强了。而且它的右侧胳膊很难退出云霄软剑的攻击范围。

    就在这时候,金色机甲忽然像是要舍弃整条机甲手臂一样,屈起胳膊,狠狠撞在了云霄上。

    罗小楼猛然瞪大眼睛,屏幕上也给出了碰撞的近距离镜头,金色机甲的手肘部位在撞上云霄的瞬间忽然弹出了一把匕首,然后狠狠扎入云霄中。

    那是——那是他制作的八级零件!高主管委托他制作的。

    在那一瞬间,罗小楼心里涌起又惊又疼,还稍微带了一丝后悔的感觉。

    他猛地从床上跳下去,不顾身上的高热,光脚往电子屏幕边上走去,云霄落了下去,比赛结束。

    原昔出来的时候衣服上稍微带了血迹,有医护人员已经赶了过来,不过,原昔并不配合,他直接往休息室走去。

    当有一名护士抓住原昔的衣服的时候,原昔烦躁地让她放手,结果那名护士死活不放。原昔干脆把上衣脱了扔给了那名护士,然后头也不回地进了休息室。

    医护人员目瞪口呆,而周围的观众则热情尖叫起来,在他们眼中,这才是真正的机甲战士。

    而那名抱着原昔上衣的护士则红了脸,原昔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宽肩窄腰,劲瘦结实,再加上张扬俊美的五官,汗湿凌乱的黑发,性/感得让人不敢直视。

    罗小楼最先注意到的是原昔身上的伤口,发现只有胳膊和背部有几道划伤,真不算太严重,但是还是应该包扎一下。

    然后罗小楼才发现周围沉迷的视线,罗小楼手指紧紧攥了起来。除了性格,他几乎没有见过比原昔更完美的人。但是他的完美总是被嚣张霸道所掩盖,所以,再敬慕,也很少有人敢接近原昔,这一直是罗小楼暗中庆幸的。现在,罗小楼郁闷地发现他的占有欲似乎越来越强了,他不希望别人用那种目光看着原昔。

    罗小楼捂住脸,在原昔受伤的时候,他居然还纠结这种事。

    他不想再看到这种场面,看到原昔受伤一瞬间,实在太难受了。

    他能帮助原昔的不多,但是他可以帮原昔修复好云霄。等等,罗小楼忽然心里一颤,云霄被损坏了,那么,他是不是可以帮助原昔二次强化机甲了?

    罗小楼心情忽然放松了,不过,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不行,罗小楼迅速走回床边,穿上衣服,边往浴室走边对125说道:“等会我们出门,你帮我找找不太近也不太远的医院,最好能查到路线。”

    “你早就该去了,那么重的伤,真不知道你在拖什么……”125念叨着,开始连接卡米星球的虚拟网。

    等罗小楼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随便吃了点桌上的东西,就开门往外走。

    几乎是他刚出门,对面的门就开了,苏兰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并且迅速挡在罗小楼面前,语气不善地质问道:“你要去哪?”

    罗小楼诧异地看了苏兰两眼,问道:“你这是做什么?我想,原昔应该没有让你看着我吧。”

    苏兰犹豫了两秒,恨恨低声说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心虚了,想逃跑对吧?”

    罗小楼皱了皱眉,“我想干什么,没有必要跟你汇报,让开。”苏兰讨厌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这种时候,他可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

    苏兰还想拦着,罗小楼随手将苏兰不客气地推到了一边,往外走了。再怎么说,为了这次大赛,他也一直在锻炼体力。对付一个苏兰,绝对没有问题。

    苏兰气得脸色通红,平时一直跟在原昔和月尚身边,根本不可能有人对她不敬,又因为她的长相,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哪个不是捧着宠着。

    苏兰在原地咬牙,但是,让人去抓罗小楼?原昔还真没说关着他不让他出门。

    罗小楼下楼之后,一辆极为普通的悬浮车正在路边停着。这是125在网上租来的,进了悬浮车,罗小楼跟前排的机器人说了地址,车子迅速离开了机甲协会会馆。

    半路,为了不让人跟踪,罗小楼还特意让车子绕了几圈。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罗小楼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三个多小时了。他再一次焦急地看向医生,医生板着脸说道:“别的伤没有什么,肩膀的伤很重,应该及时过来,如果你再晚两天,很有可能造成永久性后遗症,除非你打算换条胳膊。”

    “下次我会及时来医院的,但是我真的赶时间,您看大概什么时间能好?”罗小楼身上的高烧已经退了,但是脸上还是不断滴下汗来。

    又过了二十分钟,医生终于说道:“行了,虽然你年轻,身体底子不错,但是如果再有这种情况——”

    “您说的是,我会及时就医的。”罗小楼按了按肩膀,已经完全没有痛感了,从通讯仪上转了治疗费,就急匆匆地往门外跑去。

    跳上悬浮车,罗小楼赶回了会馆。

    打开门的时候,罗德和上次那两个站在原昔身后像是保镖一样的人正往外走。罗小楼探头往里看,原昔坐在沙发上,正断着酒杯,慢慢喝着。

    罗德深深看了罗小楼一眼,越过他往外走去。

    罗小楼硬着头皮进了门,控制着想往里屋移动的双脚,走向沙发。

    原昔明显还不打算搭理他,罗小楼决定自己先递出橄榄枝,说几句好话。

    在沙发另外一侧坐下来,组织了一下语言,罗小楼说道:“那个,我看了今天的比赛,看到云霄出了问题,真是太遗憾了。”

    原昔冷冷地看了罗小楼一眼,晃着手里的酒杯,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

    这家伙到底想这样多长时间!他都这么讨好了,居然连句话都不接。

    罗小楼只能继续说道:“那个,我可以帮你。”

    “不用了,损坏度太大,我已经找别人修了。”原昔冷冷地说道。

    “啊?”罗小楼呆呆地看向原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