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机甲契约奴隶 > 第93章从前
    第93章从前

    “罗小楼,真是你啊,这都一年半了,你和金姨到底搬去哪里了?”另外一个浅褐色头发带着几个雀斑的年轻人惊喜地看着罗小楼。

    虽然这两个人可能和罗小楼现在的身体一样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但是可能因为营养不良的关系,显得又黑又瘦,倒像是高中生。

    在被喊出来名字的一瞬间,罗小楼先是一愣,随即心就提了起来,这两个人他完全不认识。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是原来的身体认识的人。听了第二句,罗小楼已经可以肯定了。

    如果相处的时间比较久,那么他们最容易看出来,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罗小楼了。

    罗小楼很快让自己镇定下来,自杀过一次人,或者说遇上了巨大挫折的人,改变性情应该并不会让人怀疑。现在最大的难题是他连这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罗小楼掐了自己大腿一下,让自己露出一个热情又稍微带着尴尬的微笑,犹豫着说道:“你们……”

    第一个开口说话的高个子憨厚男生扯了一下有雀斑的年轻人,说道:“阿杰,别说了。小楼,你别多想,我们也是关心你。既然这么久不见了,咱们一起去吃个饭。”

    叫阿杰的年轻人略微红了脸,觉得自己无意间说了刺痛罗小楼的话,忙着转移话题,“是啊,是啊,自从你们搬走了,那房子我婶婶就租给了别人,我现在还经常想你。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让亚恒请客。”

    高个子男生亚恒瞪了阿杰一眼,转头看向罗小楼的时候却带了诚恳的笑意,“走吧。”

    罗小楼这会真心实意地笑了起来,跟着两人往前走去。

    大概是为了省钱,亚恒带着两人做了很久的免费悬浮车,才在最下层停了下来。

    自从来到未来,罗小楼还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

    两旁虽然同样是高耸入云的楼房,没有掉漆,没有破损,但是那种陈旧的感觉油然而生,一看就是下城区了。

    三人到了一家小店里面,点了最普通的面条,里面掺杂了几根自然蔬菜,看着对面两人狼吞虎咽的样子,看得出来这样的面大概也比那些人工有机饭盒贵多了。

    “吃啊,你别每次都看半天才吃。”

    罗小楼被这句话稍微惊到了,金夫人和以前的罗小楼的生活,到底贫困到了什么程度?

    “对了,你——他对你还行吗?”阿杰问道,亚恒虽然怕打击了罗小楼,但是这次也没有打断阿杰的问话,眼巴巴地看了过来,也想知道罗小楼现在情况。

    他,多半指的是凌叙。不问还好吗,而是用还行,看来凌叙本来对原来的罗小楼也不怎么样。

    虽然不关自己什么事,罗小楼还是像心里松了口气一样,仿佛这样一来,自己和凌叙的关系又浅了一层。

    表面上,罗小楼垂下头,摆出几分被抛弃的伤感,低声说道:“嗯,没有什么行不行,我们——我们已经很久不联系了。”这也是实话。

    对面两人吃惊地看向罗小楼,脸上还隐隐带着几分果然如此的神情,亚恒同情地说道:“你也别太难受了,当年你、你喜欢他,我们就都劝过你,他那种大少爷,和我们这种底层的小人物永远都不可能的。”

    虽然是陪着两个人演戏,最后这句话却说到了罗小楼心里,罗小楼想到的是原昔,原昔不会最后也来这么一句,他们身份悬殊,是永远不可能的吧。

    罗小楼抬起头,眉梢眼角都带着迷茫,像是喃喃自语一样:“没有办法,谁让我喜欢他。”刚开始的时候,做梦都想摆脱那种束缚关系,但是现在,即使想到要离开那个嚣张自大的家伙,他就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对面的亚恒和阿杰自然看出了罗小楼真实的伤痛,再看罗小楼的衣服,已经远远没有当时他跟着凌叙时候的光鲜了。

    阿杰不由劝道:“分了也是好事,好在你现在已经不像当初那样死活离不开那位凌叙少爷了,过几年淡了,你就可以过自己的日子了。当初你虽然帮了他,但是那种小事,在他们上等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亚恒也跟着说道:“对了,你现在和金姨住在哪里,要是没地方住,你们还可以回来,这里房子可便宜多了。”

    罗小楼摇了摇头,拒绝了两位淳朴旧友的邀请,只说自己在便宜的地方买了房子,然后边吃边拐弯抹角地问起罗小楼以前的事。

    但是能问出来的不多,只大概知道以前的罗小楼无意间帮了凌叙,然后两人一度像朋友一样相处,凌叙还送了不少东西给罗小楼。凌叙英俊帅气又有那样的家世,于是以前的罗小楼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了他。

    开始凌叙虽然不喜欢他,但是还愿意哄着他,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凌叙理不愿意理罗小楼了,连周围的人都看出来了。

    最后,凌叙身边干脆换了别人。

    唔,只是一出灰姑娘与王子的狗血剧码,听两人的意思,还是罗小楼单方面倒贴,并且没有如愿。只要自己以后注意,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后遗症。

    打听完凌叙的事情,三人的聚餐也差不多快结束了,这两人还要赶回家里帮忙。正在三人告别的时候,阿杰的母亲从外面路过,看到三人在一起,立刻瞪向阿杰,然后带着阿杰离开了。

    罗小楼远远的还能听到那位母亲叮嘱儿子别和自己来往,免得向以前一样总是借钱借东西……

    罗小楼笑了笑,转身打算回去,125忽然在他耳朵边感叹:“真是让人怀念,居然又到了这里,看,那就是你出生的地方。”

    “出、出生?”罗小楼惊呆了,“在哪?”

    胸口的石头在发热,然后滚动了一下,说道:“左前方,那座别墅。”

    罗小楼随着125说的方向看去,在四周高大的建筑中,那三层的别墅占地面积不大,并不像新房子,不起眼却又带着几分贵气雅致。

    罗小楼怔怔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想进去看看的**。罗小楼刚走了两步,125忽然在他耳边说道:“等等。”

    还没等罗小楼反应过来,他身后忽然伸出一双手,掩住罗小楼的口鼻,拽进了旁边的小胡同。

    有人绑架?罗小楼一急,胳膊用力往后顶去。

    然而身后这人却很容易地就把他制住了,反手扣住罗小楼的胳膊,往后一拧,罗小楼疼得吸了口气,终于老实下来。

    身后这人明显比他高,罗小楼被他往后拉拽的时候靠在了那人胸前,但是等罗小楼不再挣扎了,那人却也没有下一步动作了。

    125那个混蛋怎么不吱声?这时候不该它出来忠心护主吗?至少告诉他身后的人到底什么情况也好。

    “别动。”一个冰冷而熟悉的声音打断了罗小楼的思考。

    罗小楼猛地往后看去,身后的人正是罗少天,罗少天眼睛一闪,放开了捂住罗小楼口鼻的手,只是单手制住罗小楼的胳膊,不再看他,探头向外看去。

    “你——”虽然弄不懂罗少天的意思,罗小楼的紧张恐惧却少了很多,和罗家任何一个人比起来,罗少天是最无视他的人,却也是最没有恶意的人。

    罗少天冷冷地低头看了罗小楼一眼,简洁地说道:“我父亲在里面。”说道这里罗少天放开了罗小楼,却没有把他推开,只是转了脸,又加了一句:“除非你特别想看到他,那你就进去。”

    罗少将罗成韵?不,不,他完全不想看到那个明明和原来的罗小楼有血缘关系却一点也不关心他的男人。事实上,他希望自己和罗家没有一点关系。罗小楼摇了摇头,不过,罗少将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真的对罗小楼的母亲一往情深?罗小楼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真这么有感情,又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

    正在这时候,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了,两个穿着军服的年轻人出来站在了门的两侧,十几秒后,里面又走出来一个人。笔挺的军服,耀眼的徽章,英俊高大,面上冰冷,看着只有三十多岁,但是周身的气势却非常强大,强到甚至身后的罗少天都比不了。

    罗小楼猛地意识到那个人是谁,心里忽然一紧,然后异常心虚地往后一缩。

    罗少天垂眼看看紧靠着他的罗小楼,带着罗小楼往后退了一步。

    而远远走向悬浮车的罗少将忽然回头,往两人藏身的胡同看了一眼,在副官上来小心询问地时候却只是摆了摆手,进了里面。不大工夫,车子已经绝尘而去。

    罗小楼发了会儿呆,见到的罗少将和他想象中的中年男人一点都不一样,居然显得这么年轻。他跟他其实并没有多少关系,那一瞬间,罗小楼忽然间想起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心里就有了几分难受。

    罗少天看着罗小楼,直到罗小楼回过神转头看向他的时候,罗少天才推开罗小楼,说道:“没有事我先走了,这种地方,你最好少来。”

    冷冷地丢下这一句,罗少天就往胡同的另外一侧走去,罗小楼眼尖地发现那边停了罗少天的车子。

    “我刚想提醒你的就是屋里有人,没有想到罗少天也在这里。”125诧异地说道,它当然知道罗小楼旁边有人,但是外面有人本来就很正常,只要不是针对罗小楼,它也不知道要提醒。

    “嗯,他倒是有可能跟着——那个人过来的。”罗小楼说道,看来罗家比他想象地还乱。

    “我进去看看。”罗小楼看着那别墅说道,发现周围再也没有人,走了过去。

    125帮罗小楼开了门锁,罗小楼立刻闪身进了里面。别墅里面宽敞明亮,家具不多,但是精致大气。而且这么多年没有人住,却一点灰尘都没有,看来罗成韵平日派了人收拾这里。

    看了看屋顶巨大的吊灯,墙壁上的风景画,罗小楼问道:“125,那个,我母亲的屋子在哪里?”

    “哦,你想看你住的地方啊,跟我走。”说着125跳了下来,领着罗小楼往楼梯上走去。

    罗小楼跟着125进了左面第一间,对着窗台,有张大床,墙壁上依旧挂着一幅风景画,看了女主人并不喜欢留下照片。

    罗小楼一转头,发现125正跳进一个摇篮式小床上,说道:“当年,你刚出生的时候,就在这里。”

    罗小楼一愣,随即笑了出来,然后招呼125,“你以为我来干什么,快帮我找找,我母亲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这才是罗小楼进来的目的,他有异兽基因,而他母亲也有异兽基因,说不定会知道更多的东西,如果可以帮他避过未来可能会有的劫难,那就更好了。

    125在扫描,而罗小楼则在屋里翻找着,然后罗小楼发现,很多地方都有被动过的痕迹。他手上一颤,也许那位罗少将也在找东西。

    罗小楼靠在窗台边上,想着如果一位母亲,留给儿子的东西,会放在哪里?罗小楼眼睛慢慢落在了那张婴儿床上。

    125这会儿也翘起尾巴,在摇篮上扣着,“里面有张芯片。”

    罗小楼费力将床拆开,果然发现了夹层的东西,事实上,那是一张照片。罗小楼愣愣地看着照片,上面一个手脚都细小的婴儿睡在摇篮里,而一只绿色霸王龙团着尾巴睡在婴儿旁边。一只白/皙美丽的手正抚摸着婴儿的脸,那是一位母亲的手。

    125得意地说道:“看到没,前主人多聪明,把芯片用意识源力封在照片里,没有人会注意到。”125用爪子摸了照片一会儿,咦了一声说道:“只是你先在的精神力还打不开,只能升到高级的时候才能打开。”

    罗小楼想了想,让125把照片收到了它空间里。既然以后才能打开,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然后再也找不到其它东西,罗小楼就匆匆离开了别墅。

    当天晚上,吃过饭,罗小楼没有休息,也没有上楼锻炼体力,一转身进了书房。

    原昔瞄了一眼,也跟了进来。

    罗小楼坐在桌旁看理论课本,自从上次原昔说不想让亚特斯给他补习,而罗小楼也确实发现亚特斯很忙之后——毕竟亚特斯也要准备机甲大赛,他就开始自己看了,有不懂的就问原昔。只是,这个和请教亚特斯要费劲多了。

    罗小楼用笔将电子本上的重点都瞄了下来,时而还要写点注解。半个小时之后,他已经看完了一个章节。罗小楼揉了揉额头,伸手拍一直在身后抱着他将头搁在他肩上的原昔。

    原昔也从另外一侧的电脑上回过神,双眼亮晶晶的,问道:“看完了?”

    罗小楼刻意不看原昔正看的东西,只把自己需要讲的地方说了出来。原昔迅速看了一遍,将步骤和结果写出来。然后递给罗小楼,在罗小楼耳朵后面说着解题思路,声音里带着一丝隐忍。

    罗小楼满头大汗地将最后一题认真看完,舒了口气,将衣服里原昔的手拉了出来,转头说道:“看完了,我要去楼上训练室,你也快去吧。”说着迅速走了出去,连句谢谢也没有了。

    原昔看着电脑里无声播放的无码片,再看看自己精神的小兄弟,第一次觉得有些苦恼。一般每次给罗小楼讲完了,罗小楼也会被他挑拨的热情起来,然后两人就这样那样,由其是在床上之外的地方做,罗小楼隐忍羞涩的表情或者流泪的样子,各种美好。但是现在罗小楼不懂的似乎越来越少了……

    还有半个月,他们就要参加机甲大赛了,罗小楼现在倒是不怎么担心他的学习了,原昔帮着补习了理论知识。而专业知识,就更不用说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能超过他了。

    罗小楼现在最着急的是另外一件事,强化剂已经有八瓶,他也请高主管继续帮忙留意了。

    但是他能不能强化成功?罗小楼决定再去凯恩的时候,实验一次。罗小楼和沈原提过他想自己组装一架三级机甲。凯恩自己的三级机甲他可不敢随便拿来实验,毁了一架,可是一千万联邦币。

    沈原自己通过关系,弄了一整套废弃的三级机甲零件过来,依照他们俩的本事,动动手就能把零件修好。

    上周,罗小楼自己把三级机甲组装出来,就差强化了。

    周六,到了凯恩,罗小楼正往机甲制造部走,一个眼熟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挡在了他前面,正是原来总是跟在杨柯身边的夏伊。

    夏伊笑了看了罗小楼两眼,说道:“你还不知道吧?”

    罗小楼心说我需要知道什么,脸上却一点都没有好奇的意思。

    夏伊脸色变了变,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我听说凯恩选出来两个最出色的新人,代表凯恩集团参加PDG家族的年度聚会,这也是接触上层的绝好机会。本来听说人选是沈原和你,后来被改成了沈原和杨柯。”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cassycao,218414.jj(X2),399116,2615995,yingsubibi,屁颠虫,MP00020194441SYM.sdo,纯靛兮~,suzhenlyon,meixi040226,幽月幻紫霜,momosherry1989,merlinar,qianjuds204,kilua1222,sainly88,yyou2022,davidbeasun,jaewonsky,最爱**蛋子,宋东河的地雷。

    谢谢ssapril17th,sainly88的手榴弹

    谢谢aa8012051207的火箭炮.

    对不起大家,这周我渣了,居然都没有更新——周六加班的人太郁闷了。我以后会争取不走神努力码字的。

    谢谢留言和一直支持的姑娘和基友们。另:下章一定会机甲大赛的,我觉得……——

    “罗小楼,真是你啊,这都一年半了,你和金姨到底搬去哪里了?”另外一个浅褐色头发带着几个雀斑的年轻人惊喜地看着罗小楼。

    虽然这两个人可能和罗小楼现在的身体一样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但是可能因为营养不良的关系,显得又黑又瘦,倒像是高中生。

    在被喊出来名字的一瞬间,罗小楼先是一愣,随即心就提了起来,这两个人他完全不认识。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是原来的身体认识的人。听了第二句,罗小楼已经可以肯定了。

    如果相处的时间比较久,那么他们最容易看出来,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罗小楼了。

    罗小楼很快让自己镇定下来,自杀过一次人,或者说遇上了巨大挫折的人,改变性情应该并不会让人怀疑。现在最大的难题是他连这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罗小楼掐了自己大腿一下,让自己露出一个热情又稍微带着尴尬的微笑,犹豫着说道:“你们……”

    第一个开口说话的高个子憨厚男生扯了一下有雀斑的年轻人,说道:“阿杰,别说了。小楼,你别多想,我们也是关心你。既然这么久不见了,咱们一起去吃个饭。”

    叫阿杰的年轻人略微红了脸,觉得自己无意间说了刺痛罗小楼的话,忙着转移话题,“是啊,是啊,自从你们搬走了,那房子我婶婶就租给了别人,我现在还经常想你。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让亚恒请客。”

    高个子男生亚恒瞪了阿杰一眼,转头看向罗小楼的时候却带了诚恳的笑意,“走吧。”

    罗小楼这会真心实意地笑了起来,跟着两人往前走去。

    大概是为了省钱,亚恒带着两人做了很久的免费悬浮车,才在最下层停了下来。

    自从来到未来,罗小楼还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

    两旁虽然同样是高耸入云的楼房,没有掉漆,没有破损,但是那种陈旧的感觉油然而生,一看就是下城区了。

    三人到了一家小店里面,点了最普通的面条,里面掺杂了几根自然蔬菜,看着对面两人狼吞虎咽的样子,看得出来这样的面大概也比那些人工有机饭盒贵多了。

    “吃啊,你别每次都看半天才吃。”

    罗小楼被这句话稍微惊到了,金夫人和以前的罗小楼的生活,到底贫困到了什么程度?

    “对了,你——他对你还行吗?”阿杰问道,亚恒虽然怕打击了罗小楼,但是这次也没有打断阿杰的问话,眼巴巴地看了过来,也想知道罗小楼现在情况。

    他,多半指的是凌叙。不问还好吗,而是用还行,看来凌叙本来对原来的罗小楼也不怎么样。

    虽然不关自己什么事,罗小楼还是像心里松了口气一样,仿佛这样一来,自己和凌叙的关系又浅了一层。

    表面上,罗小楼垂下头,摆出几分被抛弃的伤感,低声说道:“嗯,没有什么行不行,我们——我们已经很久不联系了。”这也是实话。

    对面两人吃惊地看向罗小楼,脸上还隐隐带着几分果然如此的神情,亚恒同情地说道:“你也别太难受了,当年你、你喜欢他,我们就都劝过你,他那种大少爷,和我们这种底层的小人物永远都不可能的。”

    虽然是陪着两个人演戏,最后这句话却说到了罗小楼心里,罗小楼想到的是原昔,原昔不会最后也来这么一句,他们身份悬殊,是永远不可能的吧。

    罗小楼抬起头,眉梢眼角都带着迷茫,像是喃喃自语一样:“没有办法,谁让我喜欢他。”刚开始的时候,做梦都想摆脱那种束缚关系,但是现在,即使想到要离开那个嚣张自大的家伙,他就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对面的亚恒和阿杰自然看出了罗小楼真实的伤痛,再看罗小楼的衣服,已经远远没有当时他跟着凌叙时候的光鲜了。

    阿杰不由劝道:“分了也是好事,好在你现在已经不像当初那样死活离不开那位凌叙少爷了,过几年淡了,你就可以过自己的日子了。当初你虽然帮了他,但是那种小事,在他们上等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亚恒也跟着说道:“对了,你现在和金姨住在哪里,要是没地方住,你们还可以回来,这里房子可便宜多了。”

    罗小楼摇了摇头,拒绝了两位淳朴旧友的邀请,只说自己在便宜的地方买了房子,然后边吃边拐弯抹角地问起罗小楼以前的事。

    但是能问出来的不多,只大概知道以前的罗小楼无意间帮了凌叙,然后两人一度像朋友一样相处,凌叙还送了不少东西给罗小楼。凌叙英俊帅气又有那样的家世,于是以前的罗小楼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了他。

    开始凌叙虽然不喜欢他,但是还愿意哄着他,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凌叙理不愿意理罗小楼了,连周围的人都看出来了。

    最后,凌叙身边干脆换了别人。

    唔,只是一出灰姑娘与王子的狗血剧码,听两人的意思,还是罗小楼单方面倒贴,并且没有如愿。只要自己以后注意,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后遗症。

    打听完凌叙的事情,三人的聚餐也差不多快结束了,这两人还要赶回家里帮忙。正在三人告别的时候,阿杰的母亲从外面路过,看到三人在一起,立刻瞪向阿杰,然后带着阿杰离开了。

    罗小楼远远的还能听到那位母亲叮嘱儿子别和自己来往,免得向以前一样总是借钱借东西……

    罗小楼笑了笑,转身打算回去,125忽然在他耳朵边感叹:“真是让人怀念,居然又到了这里,看,那就是你出生的地方。”

    “出、出生?”罗小楼惊呆了,“在哪?”

    胸口的石头在发热,然后滚动了一下,说道:“左前方,那座别墅。”

    罗小楼随着125说的方向看去,在四周高大的建筑中,那三层的别墅占地面积不大,并不像新房子,不起眼却又带着几分贵气雅致。

    罗小楼怔怔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想进去看看的**。罗小楼刚走了两步,125忽然在他耳边说道:“等等。”

    还没等罗小楼反应过来,他身后忽然伸出一双手,掩住罗小楼的口鼻,拽进了旁边的小胡同。

    有人绑架?罗小楼一急,胳膊用力往后顶去。

    然而身后这人却很容易地就把他制住了,反手扣住罗小楼的胳膊,往后一拧,罗小楼疼得吸了口气,终于老实下来。

    身后这人明显比他高,罗小楼被他往后拉拽的时候靠在了那人胸前,但是等罗小楼不再挣扎了,那人却也没有下一步动作了。

    125那个混蛋怎么不吱声?这时候不该它出来忠心护主吗?至少告诉他身后的人到底什么情况也好。

    “别动。”一个冰冷而熟悉的声音打断了罗小楼的思考。

    罗小楼猛地往后看去,身后的人正是罗少天,罗少天眼睛一闪,放开了捂住罗小楼口鼻的手,只是单手制住罗小楼的胳膊,不再看他,探头向外看去。

    “你——”虽然弄不懂罗少天的意思,罗小楼的紧张恐惧却少了很多,和罗家任何一个人比起来,罗少天是最无视他的人,却也是最没有恶意的人。

    罗少天冷冷地低头看了罗小楼一眼,简洁地说道:“我父亲在里面。”说道这里罗少天放开了罗小楼,却没有把他推开,只是转了脸,又加了一句:“除非你特别想看到他,那你就进去。”

    罗少将罗成韵?不,不,他完全不想看到那个明明和原来的罗小楼有血缘关系却一点也不关心他的男人。事实上,他希望自己和罗家没有一点关系。罗小楼摇了摇头,不过,罗少将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真的对罗小楼的母亲一往情深?罗小楼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真这么有感情,又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

    正在这时候,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了,两个穿着军服的年轻人出来站在了门的两侧,十几秒后,里面又走出来一个人。笔挺的军服,耀眼的徽章,英俊高大,面上冰冷,看着只有三十多岁,但是周身的气势却非常强大,强到甚至身后的罗少天都比不了。

    罗小楼猛地意识到那个人是谁,心里忽然一紧,然后异常心虚地往后一缩。

    罗少天垂眼看看紧靠着他的罗小楼,带着罗小楼往后退了一步。

    而远远走向悬浮车的罗少将忽然回头,往两人藏身的胡同看了一眼,在副官上来小心询问地时候却只是摆了摆手,进了里面。不大工夫,车子已经绝尘而去。

    罗小楼发了会儿呆,见到的罗少将和他想象中的中年男人一点都不一样,居然显得这么年轻。他跟他其实并没有多少关系,那一瞬间,罗小楼忽然间想起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心里就有了几分难受。

    罗少天看着罗小楼,直到罗小楼回过神转头看向他的时候,罗少天才推开罗小楼,说道:“没有事我先走了,这种地方,你最好少来。”

    冷冷地丢下这一句,罗少天就往胡同的另外一侧走去,罗小楼眼尖地发现那边停了罗少天的车子。

    “我刚想提醒你的就是屋里有人,没有想到罗少天也在这里。”125诧异地说道,它当然知道罗小楼旁边有人,但是外面有人本来就很正常,只要不是针对罗小楼,它也不知道要提醒。

    “嗯,他倒是有可能跟着——那个人过来的。”罗小楼说道,看来罗家比他想象地还乱。

    “我进去看看。”罗小楼看着那别墅说道,发现周围再也没有人,走了过去。

    125帮罗小楼开了门锁,罗小楼立刻闪身进了里面。别墅里面宽敞明亮,家具不多,但是精致大气。而且这么多年没有人住,却一点灰尘都没有,看来罗成韵平日派了人收拾这里。

    看了看屋顶巨大的吊灯,墙壁上的风景画,罗小楼问道:“125,那个,我母亲的屋子在哪里?”

    “哦,你想看你住的地方啊,跟我走。”说着125跳了下来,领着罗小楼往楼梯上走去。

    罗小楼跟着125进了左面第一间,对着窗台,有张大床,墙壁上依旧挂着一幅风景画,看了女主人并不喜欢留下照片。

    罗小楼一转头,发现125正跳进一个摇篮式小床上,说道:“当年,你刚出生的时候,就在这里。”

    罗小楼一愣,随即笑了出来,然后招呼125,“你以为我来干什么,快帮我找找,我母亲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这才是罗小楼进来的目的,他有异兽基因,而他母亲也有异兽基因,说不定会知道更多的东西,如果可以帮他避过未来可能会有的劫难,那就更好了。

    125在扫描,而罗小楼则在屋里翻找着,然后罗小楼发现,很多地方都有被动过的痕迹。他手上一颤,也许那位罗少将也在找东西。

    罗小楼靠在窗台边上,想着如果一位母亲,留给儿子的东西,会放在哪里?罗小楼眼睛慢慢落在了那张婴儿床上。

    125这会儿也翘起尾巴,在摇篮上扣着,“里面有张芯片。”

    罗小楼费力将床拆开,果然发现了夹层的东西,事实上,那是一张照片。罗小楼愣愣地看着照片,上面一个手脚都细小的婴儿睡在摇篮里,而一只绿色霸王龙团着尾巴睡在婴儿旁边。一只白/皙美丽的手正抚摸着婴儿的脸,那是一位母亲的手。

    125得意地说道:“看到没,前主人多聪明,把芯片用意识源力封在照片里,没有人会注意到。”125用爪子摸了照片一会儿,咦了一声说道:“只是你先在的精神力还打不开,只能升到高级的时候才能打开。”

    罗小楼想了想,让125把照片收到了它空间里。既然以后才能打开,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然后再也找不到其它东西,罗小楼就匆匆离开了别墅。

    当天晚上,吃过饭,罗小楼没有休息,也没有上楼锻炼体力,一转身进了书房。

    原昔瞄了一眼,也跟了进来。

    罗小楼坐在桌旁看理论课本,自从上次原昔说不想让亚特斯给他补习,而罗小楼也确实发现亚特斯很忙之后——毕竟亚特斯也要准备机甲大赛,他就开始自己看了,有不懂的就问原昔。只是,这个和请教亚特斯要费劲多了。

    罗小楼用笔将电子本上的重点都瞄了下来,时而还要写点注解。半个小时之后,他已经看完了一个章节。罗小楼揉了揉额头,伸手拍一直在身后抱着他将头搁在他肩上的原昔。

    原昔也从另外一侧的电脑上回过神,双眼亮晶晶的,问道:“看完了?”

    罗小楼刻意不看原昔正看的东西,只把自己需要讲的地方说了出来。原昔迅速看了一遍,将步骤和结果写出来。然后递给罗小楼,在罗小楼耳朵后面说着解题思路,声音里带着一丝隐忍。

    罗小楼满头大汗地将最后一题认真看完,舒了口气,将衣服里原昔的手拉了出来,转头说道:“看完了,我要去楼上训练室,你也快去吧。”说着迅速走了出去,连句谢谢也没有了。

    原昔看着电脑里无声播放的无码片,再看看自己精神的小兄弟,第一次觉得有些苦恼。一般每次给罗小楼讲完了,罗小楼也会被他挑拨的热情起来,然后两人就这样那样,由其是在床上之外的地方做,罗小楼隐忍羞涩的表情或者流泪的样子,各种美好。但是现在罗小楼不懂的似乎越来越少了……

    还有半个月,他们就要参加机甲大赛了,罗小楼现在倒是不怎么担心他的学习了,原昔帮着补习了理论知识。而专业知识,就更不用说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能超过他了。

    罗小楼现在最着急的是另外一件事,强化剂已经有八瓶,他也请高主管继续帮忙留意了。

    但是他能不能强化成功?罗小楼决定再去凯恩的时候,实验一次。罗小楼和沈原提过他想自己组装一架三级机甲。凯恩自己的三级机甲他可不敢随便拿来实验,毁了一架,可是一千万联邦币。

    沈原自己通过关系,弄了一整套废弃的三级机甲零件过来,依照他们俩的本事,动动手就能把零件修好。

    上周,罗小楼自己把三级机甲组装出来,就差强化了。

    周六,到了凯恩,罗小楼正往机甲制造部走,一个眼熟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挡在了他前面,正是原来总是跟在杨柯身边的夏伊。

    夏伊笑了看了罗小楼两眼,说道:“你还不知道吧?”

    罗小楼心说我需要知道什么,脸上却一点都没有好奇的意思。

    夏伊脸色变了变,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我听说凯恩选出来两个最出色的新人,代表凯恩集团参加PDG家族的年度聚会,这也是接触上层的绝好机会。本来听说人选是沈原和你,后来被改成了沈原和杨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