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机甲契约奴隶 > 第74章尊重
    罗小楼担忧地看着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浴池里的原昔,至少有十分钟了,原昔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看起来已经气愤到一定程度。话说回来,他在气什么?【最快更新,无广告弹窗】虽然被严大师收为弟子这件事确实是大事,但是他事先并不知道。而且,他和原昔并没有要求彼此事无巨细地汇报给对方——好、好吧,原昔后来确实有报备的习惯,像是出门,晚回家,准备选择哪个俱乐部练习等等都会提前跟罗小楼打声招呼。但是这些小事,谁想知道啊!敢不敢告诉他一个SSS级战士来自什么家庭,是什么身份,家在哪里,家里几个人什么的——咳,他绝对没有调查户口的意思!罗小楼努力将往异常方向行进的思维拉了回来,继续想道,如果两人为了这种小事冷战,实在太不值了吧。为了美好而平淡的同居生活,罗小楼决定自己先递出橄榄枝——他实在不敢指望原昔。想到这里,罗小楼轻轻咳嗽了一声,尽量把视线从原昔赤/裸的身体上移开,为了保险起见,他选择了浴池一侧的搓澡巾,然后热情友好地说道:“那个,需要帮忙吗?”

    原昔像是突然被从某种深沉的思考中惊醒一般,回头恶狠狠地瞪着罗小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之后,将视线停在了罗小楼的裤子上。但是依旧冷着脸不搭理他,也没有自己沐浴的动作。既然原昔全身□,而他着装还算整齐,罗小楼觉得吃亏的还是原昔,所以表现很淡定。但是,这算是同意还是不同意?罗小楼挣扎了片刻,上前一步,坐在浴池边上手搭在原昔肩上。原昔身上一僵,然后用力甩开罗小楼,甚至往另外一侧转去。罗小楼抽动嘴角,果然还在闹脾气,他到底要生气到什么时候啊。迟疑了一会儿,罗小楼咬了咬牙,从后面抱住了原昔。原昔动了动,但是力度很小,并没有甩开罗小楼。就、就当哄一只生气的猫吧……罗小楼从后面抱着原昔,低声说道:“我不明白你在愤怒什么,但是,我没有隐瞒你的意思。至于你说的距离,我觉得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距离,你就是离我最近的人。”一起吃,住,晚上睡同一张床,几乎所有的事彼此都知道,这哪里有距离?虽然是安慰原昔,但是罗小楼纠结地发现,自己说起这些肉麻的话居然毫无心理压力,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想到这里,罗小楼自己也愣住了,他和原昔的感情,比他想象中的要深得多。那,如果按照他最终设想,原昔离开,自己一个人当机甲制造师,也太苦逼了吧。没有想到罗小楼会说这种话,原昔的耳朵渐渐红了,他转过头,眼里依然带着怒气,质问道:“那你是严大师的弟子这件事怎么只有我不知道?你还敢跟我说距离,我有什么事隐瞒过你?”“严大师那件事,我自己也是刚刚才知道。虽然一直在严大师那里打工当助手,但是他并没有说过收我当徒弟的话。今天他突然一说,我才是最惊讶的那个好不好。而我在严大师手底下打工的事,你是知道的,上次你救的那个老人,就是严大师。”罗小楼努力解释道。原昔眯起眼,想了一会儿,大概想起这回事,冰冷的脸色才慢慢缓和了下来。

    【最快更新,无广告弹窗】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种事我并不是非知道不可,但是他的弟子身份不同。如果我事先不清楚,哪天你出了事,我都不知道。”罗小楼一愣,原来原昔在意的竟然是这个,他心里顿时涌起莫名的感动,就连从背后拥抱着原昔的姿势也不觉得尴尬了。然后,罗小楼满心感动地保证道:“以后再有这种事,我会提前跟你说。”

    说到这里,罗小楼心里忽然一动,边擦洗原昔的肩膀,边试探地问道:“还有,关于异兽……”本来已经软化下来的原昔身体瞬间又绷紧了,他脸上带着一种异样的冷厉和杀气,安静地说道:“那种怪物,我会亲手杀光的,直到最后一只。”那种平静,比原昔杀气腾腾的样子更加可怕。罗小楼浑身一颤,手里的浴巾掉进了浴池里,他手忙脚乱地捡起来,装作无事地继续为原昔擦洗,只是手不可控制地微微颤抖着。过了一会儿,罗小楼强忍住害怕,干巴巴地问道:“万一,我是说万一,异兽也有好坏之分,你还会……”原昔冷笑一声,打断罗小楼的话:“别天真了,它们根本不应该存在。你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没有看到过它们凶残的时候。联邦的法令或者有些会有不足或者漏洞,但是有一条是绝对正确的,那就是坚决剿杀所有异兽。”说完,原昔发现了罗小楼地颤抖,皱了皱眉,他用手搓了一下脸,控制住情绪之后,才安慰道:“你放心,我发过誓,会杀死所有异兽。”我我我不是很放心!而且,我知道的唯一一只异兽也就是我自己一点也不凶残!我跟你比起来,明显是你要凶残多了!

    罗小楼在内心狂吼着,他心里因为感动和温情而打算说出自己身份的想法瞬间烟消云散。果然以后还是自己当一名机甲制造师孤独终老吧,他和原昔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美好的未来!刚刚他一定是被125那些狗血剧影响了!暗自吐血的罗小楼给原昔擦洗的力度不自觉地加重了,在罗小楼的动作中,原昔收敛起冰冷紧绷的情绪,紧紧攥起的手松了开来,他侧头看了看背后的罗小楼。他刚刚已经明确表示过推拒了,罗小楼还要死活赖上来,唔,他这么想要吗……原昔脸上渐渐红了起来,他偷偷看了罗小楼一眼,低声说道:“进来。”罗小楼手停下来,不是很明白地看向原昔,他还要复习一些资料,现在不准备洗澡。原昔等了几秒,不耐烦地转过身,轻轻一拽,罗小楼就进了浴池。“刚刚那么主动,这会儿知道矜持了?嗯,既然你迫不及待了,我就勉为其难地帮帮你吧。”“……不用,喂——”“……唔,慢点……我不行了……”罗小楼小声呻/吟着,已经隐隐带了哭音。

    原昔喘着气,回应罗小楼的是更用力的动作,罗小楼身上已经满是啃咬的痕迹,但是原昔的手还在恶意地四处游动着。“去……至少去床上……”罗小楼在终于回过神的时候,弱弱地要求道。“这里也挺好的,我有研究过,教学上专门有浴室篇。”原昔霸道地说道,同时身下的欲/望又开始蠢蠢欲动。将罗小楼想起来的身体压下去,原昔恼怒地说道:“喂,你别老动!算了,你这么想主动的话,这次你动,不结束不许停。”“我怎么会有那种——”罗小楼的声音被原昔起身吻住。温暖的浴室内,不时有低低的呻/吟声和带着浓浓欲/望的哭声。至于原昔的家法和对小奴隶的惩罚,已经完全被主人遗忘到脑后了。最后,罗小楼被原昔抱到床上。冷战是不会有了,但是这实在是亏大了啊,罗小楼懊恼地想着。“今天没有复习,也没有到互联网上解决拜师问题。”罗小楼说道。原昔心满意足地靠在床头,瞥了罗小楼一眼,哼了一声,抱怨道:“要不是你哭着一直撒娇,我怎么可能会错过今晚的训练。”“……”那就不要一直练习那该死的一百零八式好吗!

    闭上眼的瞬间,罗小楼空白的脑子里终于想起来一件事,他又挣扎着睁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原昔,说道:“对了,我今天白天申请当你的机甲制造师了。”原昔理所当然地看了看他,心想,不然你还想当谁的?想到这里,原昔眼睛一亮,摆出个自认为和善的微笑,柔声说道:“你不是一直说我不尊重你吗,我给你尊重,这是应该的,你可以自己选择你最理想的互属协议对象,没有关系。你随便选,想好了是谁,跟我说一声。”罗小楼被那刻意放柔了的声音刺激地寒毛都竖起来了,喂,太假惺惺了!他敢打赌,如果他现在说出另外一个人的名字,原昔立刻就得炸毛。他几乎都能想象出原昔会说的话:妈的!你还真敢背着我选别人?!罗小楼硬着头皮说道:“那个,我觉得我们挺适合的……”“是吗?我很高兴你终于有自知之明了,就算你是严大师的弟子,如果没有真才实学,除了我,也没人会要你的。”原昔得意洋洋地说道。罗小楼已经没有力气跟他争辩,闭上眼,没多大功夫,已经睡熟了。原昔侧头看了看,将罗小楼往自己这边巴拉过来,用力抱住。第二天一大早,罗小楼疲倦地和原昔往行政楼走去,虽然身上的痕迹已经在今天早晨治疗之后全部消去了,但是纵欲真是要不得啊,太消耗体力了。两人说明来意,里面的教师愣愣地看了原昔一会儿,如果没有记错,前不久那些高级校领导还商量怎么做原昔的思想工作,让他另外选择机甲制造师的。这也是学校对机甲系优秀生的看重,他们甚至制定了一系列十分让人心动的计划,用以说服原昔。但是现在,罗小楼成为了严大师的弟子,那学校还要不要干预?

    指导教师头上冒汗了,他对正催促地看着他的原昔说道:“请稍等,我现在去拿互属条例芯片。”躲进里间之后,指导教师立刻直接联系了校长的通讯仪。听完指导教师汇报的情况后,大清早被打扰到的校长沉吟了片刻,说道:“不用管他们了,让他们签互属协议吧。”指导教师这才放下心,调整好表情,走到外间,将一块银色的芯片递给等得不耐烦的原昔。

    【最快更新,无广告弹窗】

    拿到芯片后,原昔先插入自己的通讯仪,按上指纹,在芯片发出一阵淡淡的荧光后,将芯片取出,递给罗小楼。罗小楼如法炮制,和原昔正式签订互属协议。从现在开始,他们已经是法律上互属的机甲战士和机甲制造师了。新生第一对机甲战士和机甲制造师出来之后,几乎全校震动。正式签署互属协议之后的机甲战士和机甲制造师并不是不能解除协议,但是解除协议的话,只有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才能解除,一方强制解除的话,互属协议会自动采取相应的惩罚,而这种惩罚会对基因等级有影响。一个人强制解除三次协议,基因等级会下降一个级别,这是所有人不能接受的。

    罗少君看着通讯仪里面的消息,皱眉看向身后的罗少天,说道:“晚了一步,没有想到原昔会这么快答应了罗小楼的申请。不得不说,我们都看轻了他。这个人,实在很有手段。”罗少天看着窗外,没有说什么,只是眼里稍微闪过一丝遗憾。“我知道你肯定不赞同让罗小楼强制解除协议,这样的话也容易招惹到原昔。或者,我做的这些打算已经让你心里不舒服了,但是,少天,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只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帮助母亲或者罗家。”罗少君平静地看着罗少天,缓缓说道。“我知道。”罗少天截断了他的话,嘴角浮现出一个讽刺的笑意,“哥,你马上就进军部了。”罗少君微微一笑,“我以后的路是早就计划好的,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选谁当机甲制造师?和你搭档的那个人?”罗少天长腿一伸,从沙发上站起来,边往外走边说道:“谁也不选。你有空关心我,你还不如关注一下那位罗家老二。”罗少天嘴里的罗家老二是指养子罗少凡,罗少凡年纪比他大,比罗少君小。

    而罗小楼又比罗少天大,比罗少凡小,如果罗小楼当年留在罗家的话,大概又会多出一个罗家老三。继罗小楼和原昔签订互属协议后,在学校的鼓励下,机甲战士和机甲制造师们开始组合。让罗小楼哭笑不得的是,田力苦追美女机甲战士无果,在失恋打击下,随便答应了上前邀请他的一位机甲战士。而更令人跌破眼镜的是,这位机甲战士居然也是一班的学生,慕辰。亚特斯目瞪口呆地看着田力,他一直以为自己会接手这个没人要的家伙,实在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也会撞到狗屎运。而当初组队的女机甲制造师还在殷切地看着他,他姐姐也在努力撮合,但是亚特斯考虑了一下,他和那位女机甲制造师并不合适,为了不耽误人家,最终还是拒绝了。十班的学生们个个像打了鸡血,他们班两个人都被一班的学生选中了!这次十班的学生一定会比往届更容易找到相属的机甲战士的。当然,原昔先不提,至少罗小楼现在还有个严大师弟子的名头。机甲战士们几乎都以为慕辰抽了,才会选田力这么个人。随后一段时间内,机甲战士们都小心翼翼地各自选了自己的机甲制造师。

    凌叙选了杨柯,本来伤心欲绝,寄希望于罗少天的泽雅再次失望,罗少天当众放话暂时不打算选机甲制造师。泽雅没有办法,最后选了机甲系第八名马亮。而对此,曾和泽雅组队的庄奕只是微微一笑,对前来慰问他的学生们只字不提。泽雅看重名声,她大概觉得,第八名比第十一名好听多了。罗小楼在签订协议的当天晚上,就上虚拟网,去见了那位大师。而这天正好是周三,Bless也在。罗小楼本来打算单独和大师说一下自己的状况,没想到那位大师正忙着整理东西,不耐烦地让罗小楼有话直说,在他们两个人面前,没有什么值得遮掩。罗小楼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情况一说。先郑重道歉,然后说自己确实和兼职地方的老师学了不少东西。而现在老师有意收他当弟子,他拒绝的话实在说不过去。请大师原谅他,并将他逐出门墙。说完,罗小楼就忐忑地看着桌旁的大师,而Bless则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你是认真的?”大师终于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抬头瞪着罗小楼。“是的,当初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非常对不起您,在之前,我拜师时也是认真考虑过的。”罗小楼低头说道。

    屋里沉默了很久,那位大师忽然说道:“如果你不说,我也不会知道。”罗小楼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说,对您和另外一位师傅,都不尊重。”大师哼了一声,“算你还识相。我本来打算等过一段时间,看看你们学习的情况,选个时间正式收你们为徒弟。既然你今天说到这个问题,那么就一起解决了。”大师起身,走到两人面前,说道:“Bless,我正式收你为徒。”Bless一愣,低头说道:“是。”大师又冷冷地扫向罗小楼,运了半天气,最后不甘心地说道:“至于你,先当个挂名弟子,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就把你那位师傅甩了,正式拜入我门下。”妈的,到底谁跟老子作对!罗小楼滴汗,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大师的表情,到底没敢再多说什么。反正挂名弟子根本不算正式弟子,也不会跟着老师学东西,很少有人看中这个。罗小楼临走之前,大概精神不太好,Bless看了他一眼,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这么做没有什么不对,严大师的风格确实更适合你。”罗小楼一震,惊讶地看着Bless。他居然知道他是谁!

    【最快更新,无广告弹窗】

    虽然在网络上邮寄过东西,但是Bless只用邮寄给罗小楼网络上的名字,虚拟网会自动将东西转给罗小楼,也就是Bless根本不该知道他是谁。

    但是现在他说出这句话,只能说明,Bless身边的人,最少也是他们学校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