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仙妃倾世 > 第四百九十九章 是海水是火焰
    先映入眼帘的是女孩的后背,后背荏弱,但体型是那样的好,好像凤颈琵琶似的,带着一抹惊心动魄的弧线,这弧线曾几何时,是她梦中最美丽的安慰,是他手指弹奏音乐不可或缺的一切。

    但现在呢,已经分离了太久太久了,女孩的发丝黑漆漆的,垂落在肩膀上,看上去安安静静的,他上前一步,手都在颤抖,扳正女孩的面颊,深情款款的看向这女孩。

    却“啊”的一声,大惊失『色』,门口的温子玉和施申书还在互相调侃聊天呢,忽而听到屋子里那受惊的声音,立即大步流星朝着屋子去了。

    只见,言帝封将那女孩扳正了,看向女孩的面颊,这女孩的脸上是千刀万剐以后的痕迹,那痕迹让人一看就胆战心惊,但这女孩的目光是陌生的,怯生生的目光瞅着言帝封看。

    女孩落泪了,嘴唇因为恐慌在不停的颤抖,着一张脸非凡不是浅桑的,甚至于连脸型都相去甚远,看到这里,本能的失望,好像『潮』汐似的已经席卷到了他,攫住了他的心脏,他后悔两步,终于没能跌倒。

    女孩脸上的伤口,是全新的,言帝封一想到这里,心如刀绞。

    “你一定会说话的,对吗?告诉我,你是什么籍贯的人,究竟为什么去弄得这么狼狈呢?”言帝封问话的同一时间,外面的温子玉和施申书也进来了。

    他们看向女孩那千刀万剐的一张脸,看着女孩没能全然愈合的伤口,也是动了恻隐之心。道一声“我去找医官,找金创『药』”温子玉一溜烟去了,至于施申书,他刚刚压根就没有来看这女孩的真伪。

    他是想要将这一份惊喜留给言帝封的,孰料,这一份惊喜却发酵成了惊讶,他看向言帝封,现在心情也非常复杂。

    言帝封黧黑着一张脸,失望之情溢于言表,那空洞的目光惨烈的看着地面,怔住了,好像一块冰雕似的。

    “王爷,是末将不好,是末将不好啊。”他一边道歉,一边单膝跪地。

    “起来,起来,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你也是关心则『乱』。”他说,始终如此体谅下人的艰辛与不容易,施申书站起身来。

    两人看着这个女孩,这女孩的泪潸然而下。“奴家是蛤蟆陵下居住的卖唱女,现如今,奴家年老『色』衰了,父亲就说,你是个赔钱货,何不另谋高就,您也应该知道……”

    女孩说到这里,激动起来,咬着牙齿。“女孩子一到三十岁左右,哪里还能继续卖唱呢?人家连看都不屑看我呢,您在找面上受伤的浅桑,父亲很一狠心,将奴家一张脸就毁容了,指望能鱼目混珠,想不到……您一眼就看破了。”

    “他与我有肌肤之亲,本王自然是一眼就看破了。”

    言帝封幽幽的叹口气,“不说这个了,本王会给你钱,你回去离开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父亲,本王现在就想要将你父亲千刀万剐,但念在你父亲毕竟是人,不是牲畜草木,姑且记在他的头上,要你父亲好自为之,不然本王一定不会轻纵了你父亲。”

    “是。”

    “虎毒不食子呢,这父亲也果真是衣冠禽兽。”外面走进来的温子玉,带着一个医官,医官去给女孩瞧伤口去了,温子玉愤愤不平的咒骂。

    “可不是,连自己的女儿都这样对待,难道世界上果真有人,想银子想疯了不成?”

    “他简直将女儿当做了牟利的工具啊。”言帝封一面说,一面怅惘的叹息。

    “可不是。”温子玉连连点头。

    二人看着医官去了,这边厢,言帝封说道:“你们也休息休息,大半晚上的,都不得安生。”

    “王妃是在我们手中走失的,我们内疚还来不及呢,王爷您还这样,我们更加是无地自容了。”

    “不说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且都在看缘分。”

    “王爷……”温子玉叹口气。

    医官开了『药』,温子玉见到了那狼心狗肺的父亲,本来想要将这人教训一顿,但一看,这居然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看到这里,温子玉唾弃两句叮咛两句赶走了晦气的人。

    回到屋子,温子玉也是倒头就睡,所谓闷上心头瞌睡多,温子玉睡着了,梦境去却是如此的光怪陆离,一会儿梦到浅桑,一会儿梦到其余的各种东西。

    言帝封再一次让悲伤被吞并了,除了喝酒,他现在不能做任何,酒精将言帝封逐渐麻痹了,他喝下去第一口,就在渴望那种麻木不仁的感觉。

    尽管,连言帝封自己都明白,这仅仅是饮鸩止渴,但能怎么样呢?现下的言帝封,却只能如此这般啊,施申书看到言帝封抱着酒坛子不愿意放开,只能过去作陪。

    言帝封寄希望于施申书和温子玉,自己却浑浑噩噩的,不是因为他没有去找,而是帝京的每一个角角落落,言帝封都已经找过了,但现如今呢?连浅桑的认银子都没有。

    现在,他的失望之情已经铺天盖地来了,言帝封是痛苦的。

    他看向远处,看着看着,就头疼欲裂。

    “王爷,您早点休息吧,莫要如此了。”施申书看到言帝封这样买醉,心里也不是滋味,除了陪着言帝封喝两杯,也不知道究竟还能做什么。

    他不像是温子玉一样,能巧舌如簧,能安慰言帝封,他仅仅只能陪伴言帝封,但愿能和言帝封一曲度过这一段悲痛的时间。

    “去年今日……此门中……”施申书看到言帝封举起来酒杯,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喝一口,唱一句。

    “人面桃花相映红。”是啊,人面桃花,可是现在呢?

    “人面不知何处去!”言帝封的声音痛苦的很,“桃花依旧笑春风。”最后一句『吟』唱完毕,连施申书这个大老粗都被那种凄惨的情绪给感染了,失落的后退,后退。

    浅桑现在还在帝京里,陪伴浅桑的是笔猴,还有冥媚和白泽。白泽不怎么注意自己,至于冥媚,现在的冥媚经过自己的调理,已经好了不少。

    冥媚笑嘻嘻的,浅桑倒也是快乐,两人胡『乱』聊,冥媚问。“你家呢,在哪里啊,究竟为什么遭遇了这个,你是天生就这样丑陋呢,还是后天的呢?”

    “我家……”浅桑叹口气。“在云深不知处呢。”

    “我这自然是后天的啊,这本身就是一个刀光剑影的社会。”浅桑说,却不愿意继续说下去了。

    “你愿意和我们离开这里吗?”

    “愿意啊,你们对我恩重如山,只怕是我是个累赘。”

    “你去帝京就好了,我们不会要你做什么的,朋友之间,投缘就好。”她好像重新认识了冥媚一样,那个之前打打杀杀,时时刻刻都要将自己置于死地的姑娘,那个嫉妒到疯狂的姑娘。

    现在已经变的柔情似水了。

    可见,爱情是能改变一切的。

    “你到白慎国,会是皇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