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101章 天元之祸
    仰头望周围,若无其事道:“他都死了,为什么幻境还存在?”

    清河看他装傻充愣,模样有几分别致的讨喜,突然兴起逗弄他的心思,“若你不说最后几句话,他还能活得久一些。”

    公仪林自顾自转圈,似乎在仔细观察整个幻境,旁若无人道:“人固有一死,很显然,他的死轻于鸿毛。”

    “如果没有你踹的那一脚,说不定他现在还是睁着眼的。”

    公仪林瞥了眼地下的尸体,违心道:“他现在也是睁着眼的。”

    死不瞑目而已。

    “可他不能张嘴,”清河,“你该问问他关于幻境的事情。”

    公仪林眼神有些危险,“你是在指责我?”

    清河,“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到惩罚。”

    公仪林呵呵一笑,手指在他手心打转,“说说看,什么惩罚?”

    最后两个字说得很轻,挑|逗的韵味很明显。

    玩过头了。

    清河别过头,论*,他再活个千年估计也比不上公仪林,“我去看一下周围的地形,还是尽早走出这片幻境为妙。”

    公仪林举目四眺,黄沙漫漫,前路尽数平坦……是一眼就可以看穿的地形,“有的人死了,但他的眼睛还睁着,有的妖活着,但它睁着眼说瞎话。”

    清河挑眉,回过身,太过的距离两个人的唇无意摩擦了一下,都说唇的温度是温热的,公仪林因为是鬼修之躯,嘴唇的温度很低,甚至可以用微凉来形容。

    但清河忍不住心头一热,神情有些别扭,大约是不太习惯这样的亲密,期待又有些陌生,反观公仪林,用舌尖舔了舔嘴唇,像是回味一般,然后摸摸下巴,“滋味不错,下次我们可以尝试换个地方,这里黄沙漫天,混着些土腥味,有失格调。”

    再多的浪漫与一丝丝的羞赧在这样的神情语态下,也毁得差不多了。

    清河张口欲言,猝不及防被前方凑近的身影惊得后退一步。

    那双微凉的唇狠狠咬住他的下唇,火热,动情,在他刚刚回过神的时候,却又抽离。

    最初的震惊过了很久才散去,清河缓过神后,原本冷静从容的外表第一次被彻底撕裂,以一种最预料不到的方式。

    公仪林大袖一挥,“现在我们可以认真研究一下这周围的地形。”

    清河甚至不知道这个吻开始的原因,一切像是一场意外,但他总觉得最初那一个不小心的‘摩擦’,是公仪林有意为之。

    身旁公仪林已经背过身,在清河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冥兽是独来独往的妖兽,基本还没等到成年,便会离群索居,”清河走到他身畔,“此人不知为何会出现在冥兽布下的幻境里。”

    “莫非……”公仪林皱眉。

    以为他想了什么,清河问:“可有想法?”

    公仪林侧过脸,认真道:“这死去的修士与冥兽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

    公仪林,“你这是什么表情?”

    清河别过头,“没什么。”

    公仪林弯下腰,动手扒白衣修士的衣服。,他的动作很快,几乎第一时间就将腰带扯下来一截,可有人的动作比他还要快,如同雷霆之力,一把就将他的手腕抓住,阻止这下来的’恶行‘。

    “你在做什么?”

    公仪林一脸无辜,“看能不能察出他的身份。”

    清河低头,看着露出半个腰身的尸体,“脱衣服看?”

    公仪林像是没有察觉到他言语中的愠意,解释道:“先看看有没有身份令牌,运气好的话能在他身上看见一些陈年旧伤。”

    清河,“找仇家?”

    公仪林露出微笑,和清河交流从来只是点到即止,这种诡异的心有灵犀的感觉偶尔会让他产生一股愉悦感。

    说归说,另一只还处在自由状态的手也没闲下,在清河阻止前,快速剥离剩下的衣服。

    等后者再度出手时,死去的白衣修士已经变成赤着上半身子躺在沙地里的尸体,从死不瞑目到暴尸荒野也就用了几个眨眼的时间。

    清河看着公仪林熟练的脱衣动作,状似无意道:“你的动作倒是很快。”

    没有顺着他的话茬往里钻,公仪林解释道:“我也是左撇子。”

    清河看着抓在手里的右手腕,又看看刚刚脱去死者外衣那只灵巧的手,默不作声。

    公仪林站起身凑近他耳垂,“所以以后需要我帮你做什么的时候,记得叫我用左手……”说着又凑近一些,“它的速度比较快。”

    灼热感从耳测渗透到心脏。

    “妖精!”

    清河暗暗骂了句。

    “你看这里。”公仪林的语气恢复正经,指着白衣修士胸口左侧一道暗疾,“这道伤痕有没有觉得有些熟悉?”

    清河视线移到他所指的地方,他的眼里和修为让他能看得更深入一点,“里面的经脉也有损伤,皮下的伤难以愈合,这很少见。”

    一般来说,修士修炼到一定境界,很多陈年伤都能自愈,甚至有的在天雷淬体时,还能彻底改变体质,整个身体找不到任何昔日的痕迹。

    如果真的留有硬伤,必定是差点致命的。

    这也是公仪林坚持找伤口的原因,一旦发现有关旧伤的资料,就不难寻找到蛛丝马迹。

    “当年寻找《登仙梯》的都是各方天骄,即便平时再低调,也不可能在修真界籍籍无名,能让这些天骄收到致命伤,必定是惊世大战,虽不至于人尽皆知,但稍微打听一下也不难知晓。”

    清河,“籍籍无名者也不是没有。”

    不但有,还偏偏有翻云覆雨的能力。

    公仪林笑道:“我是例外,当然,我的师兄们也是,师父做事一向低调,更何况,我的行事风格不太适合暴露在光天化日下。”

    清河当然知道他所指的’‘行事风格’是什么,不但知道,还深有体会。

    “要想隐匿行踪实力没有一点背景是不可能的,”公仪林认真检查那处伤口,“背景或名气,如果一个都没有就注定要受人欺凌,背景是天生的,而名气却是后天靠自己实力一拳一掌打出来的,一朝成名天下知,名气还是很重要的。”

    清河,“那你呢?”

    公仪林,“我走的自然是低调有钱背景流。”

    清河唇角一弯,如早春三月,冰消雪融,“感觉如何?”

    公仪林仰头,略一思索,“还算顺遂。”他看向清河,“你又觉得如何?”

    清河毫不犹豫道:“岂止潇洒。”

    公仪林微怔,朗笑一声,“我还以为你这样的,从来都是眼高于顶,瞧不起靠背景走江湖的。”

    清河想了想道,“你是例外。”

    公仪林,“我的荣幸。”

    两人相视一笑,不再谈情。

    “伤口现在还有淤青,能看出此人生前必定是深受此伤折磨,要靠修为勉强压下,看来效果不太好,至少他在吸收大师兄一些残余的力量后,还没有质的突破。”

    “是重击,”清河道:“应该是受到正面猛烈的击打。”

    “这就有意思了。”公仪林笑:“除了体修,修士间的比斗多是借助宝器,甚至体修,也会配一两件趁手的武器,而妖兽各有擅长,凤凰喷火,潜龙在渊,像这样正面攻击,铁拳重击,不像是修士,也不像是妖兽的手段。”

    清河眼神一暗,“继续。”

    公仪林,“他方才问过我一句话……”

    “你和傀儡门是什么关系!”白衣修士临终前的怨恨之语犹在耳际。

    “傀儡门以仙傀立足,最擅长的便是炼制傀儡,他们最广为人知,最令人忌惮的也就是仙傀,但一个门派想要壮大存活单靠一门绝技绝不可能,天苑尚有成千上百绝密心法,更何况傀儡门。”

    “障眼法便是傀儡门一项不外传的秘术,昔年我的一位师兄和傀儡门的一亲传弟子相熟,后者无意曾提过这门秘术。”

    “相熟?无意提过?”清河明显不信。

    “咳咳,”公仪林咳嗽两声,“具体的细节可以不做探究,总之,最后这门障眼法被师兄掌握,后来一次打赌又输给了我。”

    “障眼法算是一种绝密,”公仪林玩味地看着地上的白衣修士,“可他却能一眼看出,这不是很有意思?”

    清河:“死敌?”

    公仪林眼角上挑,眼波流转,“也许是同门。仇也好,同门也罢,总归人已经死了,而他和傀儡门也有关系,出去调查一下并不难。”

    清河,“也许有更简练的方法。”

    公仪林,“愿闻其详。”

    清河,“来到秘境里的未必没有傀儡门的人,抓一两个询问就好。”

    “是个好主意,”公仪林笑了笑,“昔日被他们追得无比狼狈,逃往不死圣地,现在不找个理由回馈一下,心里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