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军少的灵眼狂妻 > 073 你为何要报复我
    萧阮沁不怒反笑,看萧阮妗的眼神就像是个陌生人。

    “就凭我是萧家的继承人。”

    此话一出,现场所有人都静默不语,沉默观察这一切,在他们看来这一对姐妹的战争,后续肯定很精彩。

    他们也很想知道最后谁会留在这里。

    “你胡说!萧阮沁爷爷那句话不是对你说的,你不要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的人是你吧?”

    萧阮沁用自己最温柔的语气回复对方,那双冷清的双眼里满是嘲讽。

    “你看看你现在,哪里有大家闺秀的模样,身上虽然穿着得体的衣服,可你一举一动都快将萧家的脸丢尽了。”

    萧阮妗闻言脸色突然变得苍白,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眼不停的转动。仿佛是在想急救办法。

    萧阮沁怎么会给对方反击自己的机会,在看到萧阮妗皱眉的时候,不经意向前迈动自己的身体。

    “妗妗,我有一件事情一直很迷惑,你能帮我解答一下吗?”萧阮沁神色真诚,握萧阮妗的手臂。

    后者只是嫌弃将萧阮沁手臂拂开,浑身上下都是嫌弃。

    “有事说事,不要动手动脚。”

    此时的萧阮妗根本就不会想到萧阮沁一会儿说出来的话直接让她从天堂跌倒地狱。

    心里还以为对方会跟她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萧阮沁见对方点头应下,内心暗笑对方愚蠢,对于一会儿萧阮妗脸上会出来的神色很是期待。

    “很抱歉,让各位来宾看笑话,我姓萧,名阮沁,是今晚这场宴会的主角。在场的许多人对我肯定很陌生,这些都没有关系,从现在开始我萧阮沁,正式回归萧家。日后肯定有很多地方做的不足,届时请大家多多见谅!”

    说完那纤细的身躯微弯,竟是给在场所有人鞠躬,这一举动让原本那些不高兴的贵宾们临时改变了想法,对于这新出来的萧家大小姐升起一丝好感。

    萧阮沁起身那刻用余光看到在场的贵宾们,那脸上的不耐和厌恶都淡化而去,心底暗自高兴,这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要好好利用这些人的优势,也是最让人不看好的同情心。

    要知道在上流社会,同情心是什么,估计没有人会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同情心早就被他们摒之脑后。

    “爷爷,爸爸,妈妈。沁沁在这里给你们问好。”

    萧阮沁说这话依旧是站在原地,脚步不曾挪动一下,说完就回过身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萧阮妗。

    心里一直暗自告诫自己,不能回头,她怕看到亲人的求情眼神,她最怕的人就是母亲吕菲。

    “萧阮沁在这里有一事相求,希望在场的各位给我和小妹做个见证。”

    萧阮沁虽然是跟在场的人说话,但她并没等后者们的反应,自顾自的说下去。

    “我有几个疑问一直想不通,正好今日好多人都在这里,也希望沁沁一会儿说完后,可以给我一个建议。”

    萧阮妗越听越疑惑,心想这人为何要这样说,有什么问题非要让这些外人知道,既然想要让外人帮忙,那还问她做什么。

    刚想开口说话的萧阮妗,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做,就听到一句天方异谭的问话。

    “妗妗,我三年前到底做错了什么,你竟要对我痛下杀手。”萧阮沁说到这里眼里闪过忧伤的情绪,那双异于常人明亮的双眼满是不解,原本挺直的脊背此时也微微弯曲。

    这句话在萧阮沁眼里在正常不过,只因为这句话她不知道练习多少遍,才做到了今日的毫不在乎。

    可在吕菲眼里这话无疑是个晴天霹雳,将她那颗原本就很脆弱的心脏,频临崩溃。

    “诸宏,我的耳朵出问题了吧?”

    她不相信这句话是从萧阮沁口中说出,也不相信这事情是妗妗所做,要知道对方在学校很乖巧的。老师朋友,同学小伙伴都经常夸她。

    萧诸宏于心不忍,他知道今晚会出现的状况,可看到爱妻脸上的疑问,他却不想让对方知道事实。

    “你知道的是不是,你知道这件事!”

    吕菲见自己丈夫脸上闪过犹豫,就猜到对方肯定知道内幕,想到这里,她内心忽然冒起冷汗。

    “公公也知道对不对?你们都知道这件事,只把我瞒在鼓里。”

    越说她越伤心,原来她在自己丈夫眼里什么也不是,否则怎么会是现在这尴尬的境地。

    “菲菲,你不要伤心,我也不是很清楚具体,我们现在只有静静的站在这里就好,剩下的都交给她们姐妹,相信我,她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萧诸宏将自己爱妻搂在怀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闪过担忧,睿智的双眼看向那对让他感到骄傲的女儿,眼底深处很是痛苦。

    “你到底说不说,不要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

    萧软妗眼露不耐,看萧阮沁一直盯着她,内心深处闪过不好的预感。

    “你急什么,我在想这件事情从何说起,是从三年前我刚来云京说,还是从我出车祸说,又或者是从那场拍卖会说起。”

    萧阮沁不急不缓的语气让萧阮妗内心更加浮躁,尤其是听到对方所说的话,原本不安的心,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

    “你在说什么我一句话也听不懂,你出车祸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最好将这一切解释清楚。”

    萧阮妗的不满很是明显,双手环胸看对方的神色,带着审视。

    “呵呵,听不懂没有关系,我会让你慢慢懂得。”

    萧阮沁嘴角弯起,但眼底冰冷一片。

    “这样吧,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听完这个故事就会明白我想要表达的一切。”

    萧阮沁轻声说完也不管后者的反应,转过身看了柯锦丞一眼后,对着在场参加宴会的贵宾们微微一鞠躬后,缓慢起身,那清脆温婉的声音在安静至极的大厅内响起。

    原来有个小姑娘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光芒万丈,及千万宠爱于一身。

    她有疼爱自己的父母和爷爷,还有许多玩在一起的小伙伴,从小没有吃过亏,走到哪里都是夸奖,她自己也争气,在学校成绩好,在任何人面前很懂礼貌。

    后来家里人说只有一个孩子很孤独,便让母亲再生一个小孩,这样小姑娘才不会感到孤独,小姑娘心想家里添个小妹妹或者小弟弟,她到时候一定要做合格的大姐姐,不让任何人去欺负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

    小姑娘说到做到,从小妹妹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她内心是开心幸福的,因为日后会有人和她一起玩耍,一起讨论化妆品,一起讨论动漫人物,一起去穿妈咪的衣服。

    她说的每句话都做到了,妹妹上学前,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可等小妹上学后,两人之间悄悄起了变化,只是这变化很小,任何人都感觉不到而已。

    再次几年后,小姑娘出落的亭亭玉立,妹妹也长大不少,两人不管在外面还是在家里从来都没有红过脸,可唯一让小姑娘不开心的事情,就是母亲对于妹妹的疼爱多余自己,她一开始并没有当回事,可后来仔细观察一段时间后,才发现这件事,有时候她调皮,犯了错误,母亲第一先要斥训的人绝对是她,且是毫无理由的训斥。

    一开始她还辩解,时间一长,她便不愿意多说,心想自己是老大,多忍让一下也是没有关系的。

    再后来小姑娘因为原因需要转学,也是为了历练,就离开生活十多年的城市,刚到新学校同学和老师都很好相处,她基本的生活并没发生过多的改变。

    结实了一位新朋友,并让学校另外一位坏学生受到惩戒。

    她的生活轨迹每日正常运转,学校和公寓两点一线,没过多久,小姑娘机缘巧合知道有一场拍卖会,并且所拍物很和她眼,当晚便约好朋友一起去参加拍卖会,小姑娘一晚上只是拍得一块大石头,也就人们常说的赌石,那晚小姑娘也不清楚那块石头里面到底是什么,万一什么都没有,岂不是亏了。

    可她觉得这石头值得,哪怕里面什么都没有,她还是喜欢。那晚拍卖会散场,她就和朋友商量好,说第二天去鉴定这石头的价值。

    萧阮沁说到这里却忽然停了下来,看萧阮妗的神色全是冷意,那眼神让后者根本不敢与其对视。

    “你不要这样看我,我什么都没做。”

    萧阮妗慌乱的解释在萧阮沁看来就是心虚,并且她还没有说什么,对方就急于开脱,这现象很不正常。

    “呵呵,我什么都没说,你就自动入号,妗妗,难道你清楚我这三年都做了什么?”

    萧阮沁故意去激对方,姣好的面容带着好奇,尤其是那双异于常人明亮的双眼,在对方看来那根本就不是人该有的神色。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三年前我在云海,根本就不清楚你发生了什么,你不要在这里混淆视听,让别人误解我。”

    萧阮妗神色不岔,她敢肯定萧阮沁说这一切肯定是有她的目的,说不定就是为了

    抹黑自己,真要是这样的话,她是不会让对方得逞的。

    “听不懂没关系,我一点一点讲到你明白位置,我的好妹妹。”

    现在的萧阮沁浑身上下充满了尖刺,柯锦丞站在她身后丝毫不怀疑,如果现在有人出来反驳萧阮沁的说法,那说话人的下场一定很惨。

    整个宴会厅并没有出声,他们都在等萧阮沁继续讲下去,下面该是故事的*,也是这姑娘劫难的开始,否则怎么会三千未露面,如果没有特殊事件,这姑娘也不会变成现在尴尬的场地。

    “妗妗,你知道三年前放学的某天,我和我的朋友还有萌萌,一起走到小区门口时,当看到自己正想要找的人出现在马路对面那种感情吗?”

    萧阮妗摇摇头,表示不解。

    后者自顾自的说下去。

    “妗妗,你知道我后来遭遇到什么,为何三年来没有回过家没有和妈妈通过一次电话,也没有和爷爷联系过,更不要说别人。在你们的眼里,我是忽然失踪的坏孩子。是不顾家人感受的坏孩子。突然消失,任性的去了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旅游。

    妗妗,这些我说的都对吗?

    这些不都是你和妈妈转述的,这三年你一直跟我们的母亲说,我不回家只是因为喜欢自由,我说的对不对?”

    萧阮沁最后咄咄逼人,一丁点的后路也没有留给萧阮妗,两人此时的距离很相近,几乎能碰触到对方的额头。

    “我说的对不对?姐姐的记性好吧,对于你说的一切我都记得。”

    说到最后,萧阮沁竟开心的笑了起来。

    “你都胡说些什么,我一句没有听懂!麻烦你将这句话收回。”

    萧阮妗此时内心是害怕的,反应慢半拍她现在好像清楚萧阮沁要说的是什么。

    看对方眼底冰冷的暗芒,还有嘲讽的眼神,无一不让她感到害怕,想要立刻逃跑的冲动。

    原本想要回到吕菲身边,但身体却被萧阮沁围住,一分也动不得。

    “你离我远一点。”

    “不,你是我妹妹,我为什么要离你远一点,你忘了姐姐在你小时候说的话,我会保护你,只要你是我的乖妹妹。什么事情我都会让着你。”

    萧阮沁最后几个字一字一句的说出来,就是想唤起对方内心的记忆,事实并没有让她失望。

    她看到萧阮妗眼底的迷茫和憧憬,可这又怎样,对方对她所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一个眼神可以抹杀掉的。

    “妈,救我,救我!”

    萧阮妗到最后没能忍住,失声喊出口,也就是这时站在她对面的萧阮沁说出一句让所有人大惊失色的话。

    “妗妗,三年前你为何找人撞我?”

    吕菲听到后瞳孔放大,小嘴微张,看萧阮沁的方向满是惊疑。

    萧天一听到后暗自闭眼,不愿意去额面对这一切。

    萧诸宏听到后神色不变,只是用宽厚的胸膛将爱妻搂在怀里,并在对方额头上献上一吻。

    剩下的人都不用说了,除了惊讶只剩下呆愣。

    “妗妗,三年前你为何找车撞我,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何要报复我,我们是姐妹啊!”语气满是不甘心,看萧阮妗的眼神带着一丝凌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