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乌鸦嘴!”转眼又是狂风暴雪,雷奥窝在神之手的护卫中使劲地吐槽着爱华茵。

    “叫你家马往里边挤挤,”维持着魔法,爱华茵无视了雷奥的碎碎念,见小白兔咧着嘴应和自家主人扭扭屁股挤他,爱华茵瞪了它一眼威胁:“再敢挤过来就把你丢出去!”看了眼外边暴烈的风雪,再看看头顶上的神之手,小白兔讨好地蹭了蹭爱华茵。

    “小白兔,谁是你主人?!”雷奥伸出一只脚踢了记马屁股。

    “地方这么小脚别乱伸!”爱华茵一时分心魔法中断,眼见着头顶上的雪块坠下,吓得他赶紧重新施放神之手。

    “维持好魔法!维持好魔法!”连说了两遍,见神之手重新撑起了空间,雷奥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

    装模作样!见雷奥偷偷地收回施放魔法的手,爱华茵撇了撇嘴。

    暴风雪持续了一天一夜才结束,一见到晴朗的夜空,爱华茵眼一闭就躺到了小白兔背上:“好累,让我睡会儿。”

    “都说了我替你一阵。”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上詹森他们,你得保持随时可以战斗的状态……”闭着眼睛,爱华茵解释着:“而且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

    “5个,”雷奥答。

    “嗯?”

    “五个人,他们发现我们了,”给小白兔和爱华茵施放了一个神圣守护,雷奥握住了武器迎了上去。

    “没有玛丽琳·贝塔……”敌方的人影近了些,爱华茵这次看到了,五个人,为首的就是詹森。

    “雷奥大人!圣子大人!真巧啊!我们正猜这位放了一天一夜魔力的是哪位魔导师,想不到是圣子大人!”

    爱华茵皱了皱眉,并未理会他们,他有点担心雷奥。之前在光明城再怎么练习也仅仅是练习,而且雷奥的练习对象都是骑士,对上五位魔导师,爱华茵他很担心雷奥是否能应对。

    “玛丽琳·贝塔呢?”不见玛丽琳·贝塔的身影,雷奥开门见山地问。

    “雷奥大人,别在意那种不知好歹的女人了,不来个热情的相会吗?”

    “哦~热情的相会?”雷奥的眼神掠过五人,笑了:“是要来个拥抱吗?詹森,我可很想你呢……”话音未落,雷奥忽地出现在眼前,惊得魔法师们匆忙地施放魔法。

    “荆棘丛林!”

    “风速爆破!”

    “火炎!”

    “火球术!”

    “暗黑之光!”

    “稀有的土系,风系,火系,火系,黑暗系……”□□一扫挡住两个火系魔法,雷奥迅速地后退避开了土系的荆棘丛林和风系的风速爆破,面对着施展开将他困在其中的暗黑之光,雷奥笑了:“黑暗系的幻术师,你面对的可是纯光明系。”

    “释放了一天一夜的魔法,圣子大人的魔力该是用尽了吧?”看藏身在神圣守护中的爱华茵,詹森有恃无恐。

    “人蠢就是没办法,”银色的□□在地上划着弧,雷奥挑衅道:“要是你们主人知道你这么蠢不知道会不会吐血呢?”

    “雷奥大人,还请关照好您自己,我家主人无需您担心!”风系和火系的魔法师们配合着低声地吟唱着,土系的魔法师蹲身控制着身下的土地,詹森释放了领域将雷奥控制在魔法范围内,清楚对面的是神圣骑士,他们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距离。

    “所以说蠢呐!”银色的枪尖燃出了白色的火焰,借着地上成形的魔法阵,延伸出一条白线在黑暗的领域内划开了两方,一方是风系魔法师和两个火系魔法师,一方是詹森和土系魔法师:“你们的主人没告诉你们要注意攻击阵型吗?”

    见到地上魔法阵所制造出来的隔离,詹森愣了愣,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用的光明魔法石,没有攻击能力!继续准备攻击!”

    “唉,到底要我说几次蠢?”沿着白色火焰的隔离线靠近,雷奥无声地吟唱着。

    见魔法师们有人迟疑,詹森赶紧开口:“不必在意,他在动摇我们!哈特,用土系魔法控制他的距离,不要让神圣骑士有近战的机会!”

    不,我可不近战。吟唱完成,雷奥驻了足,面对着魔法师们警惕的眼神,他伸出了手:“神圣裁决!”

    “什……”空中出现的十字架惊得魔法师们瞪大了眼睛,在尚未反应过来前,十字架轰然落下,紧随其后的是雷奥一声:“神圣恩典。”

    地上隔离的白色火焰熄灭了,詹森眼中的是三个惨叫着在溶化的魔法师。

    “你们吟唱的速度太慢了,”在詹森惊恐的眼神中,雷奥步步紧逼。

    “哈特!!土系魔法防守!!”几乎是尖叫着命令道,詹森本能地后退,然后他看到土系魔法师被神之手抓到了雷奥面前,□□就这么刺穿了魔法师的身体,宛若市场上悬挂的猪肉般,土系魔法师已变成了一句尸体被随意地丢到了一旁。

    “瞬发……”比圣子的施法速度还快,詹森腿软地倒在了地上,倒爬着想要逃离雷奥,然而出现在他面前的是火系魔法师溶化了一半的身体。

    “好了,詹森,现在我们可以来个热情地相会,没有任何人的打扰~”用神圣恩典将詹森环绕起来,雷奥笑着蹲下了身:“你看起来并不高兴?”

    点了点头,又畏惧地摇了摇头,詹森此时是痛哭流涕地看着雷奥。这种才是真正的怪物,他现在非常后悔过来想解决圣子和神圣骑士。

    “好吧,我很人性化,我们换个话题,玛丽琳·贝塔在哪儿?”

    “逃了……她中途逃跑了……我不知道……”见雷奥的银枪擦着腿刺下来,詹森腿一抖,失禁了。

    嫌弃地瞥了眼,雷奥将自己的银枪往外挪了挪远离这堆液体,他捂住了鼻子问:“那么,再来个问题,你们的主人是谁?”

    “莫拉得!是莫拉得!”詹森迫不及待地想摆脱雷奥。

    “说谎可不好哦!”莫拉得现在只是个连无神殿都出不去的灵魂,怎么可能是你们的主人。

    “我发誓!我没有骗人!我们的神是莫拉得!!”他高喊着,脸上露出疯狂与虔诚,在雷奥的惊讶中,他的身体冒出了火焰,红黑色的充满着怨恨与憎恶的火焰,在惨叫中,詹森消失在无眠夜。

    “生命神教……这个火焰是对背叛者的惩罚,”在看到火焰的那刹,爱华茵已明白过来,以为雷奥不清楚,他解释:“在莫拉得死后,借着莫拉得之名生事的伪教。”想到圣莱德斯特学院之前的毕业式事件,猜测道主谋是生命神教,脑中略过生命神教一直以来的目的和做法,爱华茵有着不好的预感:“学院岛祭典前的毕业式出的事情……如果是生命神教做的,可能是为献祭。”

    去年学院岛的毕业式死伤惨重,回忆起这个新闻,雷奥默然不语。他记得生命神教,印象深刻,小时曾进行过扮家家酒般的救济活动,不想反而被那些被救济者背叛后卖给了生命神教,彼时祭台上那些麻木地被残杀的孩子的身影依旧清晰地印在记忆中,还有就是那些惨叫着被神圣恩典溶化的生命神教的教徒们,那时候他学会了神圣恩典。

    晃了晃头赶走了不好的记忆,见那厢爱华茵陷入了沉思,雷奥释放了神圣恩典清理了现场,见詹森留下的那堆失禁物,他踢了堆雪掩盖,然后雷奥一本正经地问了爱华茵一个问题:“我很可怕吗?”

    默了默,爱华茵一本正经地回答:“你很变态!”

    雷奥:“……”喂,说正经的呢!

    “没在开玩笑,”爱华茵答,问雷奥有没有受伤。

    “没,我很小心。”

    比起在光明城训练时的横冲直撞,爱华茵意外地发现雷奥居然是个计谋派。

    “扮猪吃老虎吗?我很喜欢,可惜骗不过艾赛亚队长,”面对爱华茵的疑惑,雷奥遗憾了一下:“接下来是去无眠夜营地集合还是去找玛丽琳·贝塔?”

    “往东北的营地方向走,若是玛丽琳·贝塔顺利逃出,她应该知道该怎么办,”顿了顿,爱华茵加了一句:“若是好运,或许还能碰上她。”若是不好运,或许她已遇上了异族,未出口,他和雷奥谁都知道另半句话是什么,既没有如雷奥这般的神的祝福,又没有如爱华茵这般的治愈能力,孤身一人在无眠夜太过危险。

    “走吧,”并未多言,雷奥示意小白兔往东北走,那里有着寒狼骑士团的营地,自从莉娜娅殿下接手寒狼骑士团后,人类抗击异族的边线已向前推进了百里,就连三十九年前陷落的前营地亦是被收复。边线内一次次的扫荡,混入人类领域的异族已是被清理得越来越少,雷奥和爱华茵所担心的,只有之前那一支混入人类领地还派遣了斥候部队的异族队伍,不知道佩格所带领的队伍是否已到达营地,寒狼骑士团是否已派遣队伍应对这支深入敌后的异族队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