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舞台两侧的微博墙由于瞬间涌入大量留言,把服务器拖得假死了几分钟,等留言再度开始刷新的时候,场外观众的亢奋之情随着文字扑面而来。

    酸柠檬love: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哪!!!!!!!!剧院魅影居然是秦少爷,我的妈!我有罪!我怎么会没有认出来!!#假面歌手决赛#

    三碗阳春面:#假面歌手决赛#卧槽!!!!!!刚才我一下子激动得把咖啡都泼到屏幕上了!!!秦少爷居然是魅影!!那灰太狼是谁?!!!

    豆豆是小公举:#假面歌手决赛#作为三年铁打的皓石,没有听出秦少爷的声音我好想去死!但是又好开心好开心舍不得去死!!我家少爷盛世美颜丝毫未减啊啊啊啊啊啊!还有最后那首歌真的是太太太太太好听了!!!!!!

    多伦多的雨:#假面歌手决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在朋友家哇的一声哭出来……qaq

    主持人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吃惊:“魅影老师你、你居然是秦皓?这真是伪装得太巧妙了,我每周都站在你身边,居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主持人说着,绕着秦皓走了半圈,作势在他背后左看右看,而伴随着他的这个动作,秦皓伸手一抽披风的带子,厚重的黑色布料瞬间滑落到地面,露出了他一身修长劲瘦的身材。

    他站在那里,与几分钟前微胖的形象判若两人,精心修饰过的舞台妆效在强光的映照下,让他的侧脸线条如刀削斧劈一般完美无瑕。

    许多观众当场就捂住嘴哭出了声。

    秦皓离开得太久了,对这个瞬息万变的演艺圈来说,七个月时间足够让人把对一个人的疯狂迷恋完整地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

    每一天每一天,都有新的小鲜肉从各种频道中向观众奔跑而来,对你笑对你闹,请你快些把自己的心和钱包奉献给ta。在这样的时代,等待是一件太过煎熬的事,许多皓石一面缄默着坚守在原地,一面因为爱豆的毫无消息,而让心中的裂缝越来越大。

    没有人知道自己可以坚持多久,毕竟,人总是喜新厌旧的。

    以这样一种毫无预兆的方式挥别自己挚爱的人,那种疼痛是热情被正常耗损所完全无法比拟的,所以“灰太狼先生”横空出世的时候,水军们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攻下了社交网络的话题榜。

    “秦皓归来”,这本就是深藏在许多人心中秘而不宣的期望。

    比起“觉得灰太狼先生是秦皓”,他们更“希望灰太狼先生是秦皓”。他戴着面具,有一点嚣张,有一点不合群,以熟悉的唱法复刻着大家记忆中的舞台,那景象让许多人觉得,自己的祈祷上达了天听。

    一开始的时候,众人对“灰太狼先生”的支持都是模糊而收敛的。

    “他有一点像秦少爷”,“唱得还不错吧”,人们纷纷给予这样的评价。

    可是,当网络上越来越多人信誓旦旦地说他就是秦皓之后,粉丝们的心态变得急躁了起来。他们不顾一切地支持这位选手,再搭配上时机刚刚好的“秦皓从未涉毒”观点,使得灰太狼先生一举吸引了整档节目中最多的关注。

    当水军们的说法从“他就是秦皓”慢慢变成了“他和秦皓一样好”的时候,粉丝们几乎都没有注意到其中的区别,他们仍然兴致昂扬地高举双手,为那个戴着玩偶头套的人摇旗呐喊。

    就连今晚的决赛中,“剧院魅影”表现得那样无懈可击,许多人还是因为“灰太狼先生”可能会落败而心生不忿。

    在这种矛盾而动摇的心情下,看到揭开面具解下披风的秦皓,看到他一如往昔丝毫没有褪色的美貌,以及更甚从前的作品改编和完美演出,许多人在最初的狂喜乱舞之后,选择了哭得一塌糊涂。

    没有人知道这些粉丝的爱能达到什么程度,也没有人知道她们能爱多久,但在那一刻,她们是真真切切地愿意把自己的灵魂都交给那个仿佛戴着王冠的男人。

    ◎

    秦皓却一直不住地打量着嘉宾席上的白川。

    白川的脸色很难看,即使离得那么远,秦皓也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他脸上半点血色都没有。和其他嘉宾轻松而兴奋的样子不同,白川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僵硬,右手死死地握着自己的座椅扶手,仿佛要靠这个动作才能支撑住自己绷紧的身体一般。

    秦皓的心口没来由地就疼了一下。

    他不知道白川现在在想什么,是因为和自己说起过秦皓的话题而后悔,还是因为支持过自己而恼火?不论什么原因,戴着面具欺骗了白小川这件事,自己都无可辩驳。

    秦皓答应过赵志学,以后都和白川保持距离,事实上,他曾经也真心实意地打算遵守这个承诺。可是很多时候,人的身体并不能完全为意志所左右,有太多次,在他的理智发出撤退信号之前,身体已经无比诚实地朝白小川走了过去。

    在两人相识至今最漫长的一段时光里,秦皓都不知道,待在白川身边,是一件让自己如此高兴的事。

    他喜欢白川反射弧有点慢时略显无辜的表情。

    喜欢他开心的时候两只大眼睛笑得眯成一道弯的样子。

    喜欢他认定一件事时,即使被所有人冷嘲热讽也不肯后退的身影。

    喜欢他工作时一丝不苟的坚持,和演技得到肯定时眼中熠熠生辉的光芒。

    以“q”的身份和白小川来往的时候,他们就像两个一见如故的朋友。白川既不会讨好他、也不会嫌恶他,那种轻松自如的样子,让秦皓觉得仿佛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

    他想和白小川在一起,跟从前撩菜约炮时的感觉截然不同。他知道自己对白小川的渴望,不止是因为白川变得耀眼了,不止是因为他在演戏上天赋非凡,也不止是因为他成了无数人追逐的目标。

    他喜欢白小川。更重要的是,他想要看到白小川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模样。

    所以,发现对方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受到打击的时候,秦皓的心情可想而知。

    他恨不能立刻就绕过舞台跑到嘉宾席上,去对白小川道歉,去告诉他自己不是有意扮成“q”来欺骗他的,去请求他的原谅,还有厚着脸皮问一问,两人能不能再一次成为朋友。

    可是,他不敢。

    被挺括的西装裤包裹着的一双长腿,此时仿佛重逾千斤,他站在原地,连一步都迈不出去。

    一直到白川身边的纪思博发现了他的异样,偏头问他有没有事而白川摇头的时候,秦皓才像被人解除了定身术一般,猛地深吸了一口气。

    “……看来冠军的心情也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啊。”主持人唠了一长串,没得到秦皓的回应,最后只能自己给自己圆场。

    秦皓转过头,抱歉地笑了一下,“是啊。”

    他罕见地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让从特写镜头中看到这一幕的粉丝,再一次手捧着脸,放出了满眼的小星星。

    “那,差不多是时候请灰太狼老师也揭开面具了。”主持人得了个台阶,赶紧转换话题,推进节目进度。

    一直站在舞台另一侧的灰太狼先生,终于重新引起了观众的注意。

    刚才发生的事实在让人太过惊喜,许多人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个亚军的存在,这会儿被提醒起来,一时没人拍手,反而从观众席的各处传来了几声嘘声。

    微博墙上的留言这时候呈现出了两种完全相反的画风。

    小田的妈:#假面歌手决赛#好期待灰太狼先生揭面哦,到底是谁献上了一整季的精彩演出呢~/期待

    凭栏相望:#假面歌手决赛#灰太狼还要揭面吗?模仿秦少爷唱了那么多首歌,结果是个山寨货,我都替他尴尬……=_,=

    我从山里来:#假面歌手决赛#要揭!怎么不要揭?我倒要看看是谁舔我家秦少舔得那么用心!

    舞台上一贯高昂着头的灰太狼先生,此时似乎稍微弓起了身子,他的手磨磨蹭蹭地在灰太狼的头套上磨蹭了好久,大概是知道终归躲不过,最后两手用力一掀,总算把头套摘了下来。

    闷热的头套让他的妆有些花了,他拿着话筒,气息有些紊乱地向观众席打招呼道:“嘿,大家好。”

    “周嘉石?”最前排的观众诧异地叫了出来。

    秦皓眯起眼睛打量着周嘉石。这位前师弟的表情带着努力压抑后的尴尬,眼角瞥过自己的时候,还飞快地换上了一副熟悉的谄媚表情。

    那一瞬间,秦皓脑海中似乎有某段断开的思路,“啪”的一下被连接了起来。

    ◎

    亚军的真身显然让许多人颇感吃惊。

    事实上,在秦皓现身之后,那位怎么看怎么像秦少爷的灰太狼先生,已经让很多人觉得不适了。

    开玩笑,你丫不是本尊,装得跟真的似的,有病啊?

    微博墙上有人眼疾手快地调侃了起来。

    兔子吃萝卜:周嘉石不是才175么?他怎么看起来跟秦少爷一样高啊?/doge脸#假面歌手决赛#

    刷到这po的人都笑了,大概有那么两、三秒,全国观众一齐把目光焦点聚集到了周嘉石的皮靴上。

    陀螺转转:#假面歌手决赛#那靴子我男票也有一双,没想到里面是内增高哦?下回我得去检查检查,哈哈哈!

    周嘉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头一扭,朝着秦皓的方向强颜欢笑道:“师兄,好久不见,我太想你了!”

    秦皓挑了挑眉,没有接话。

    主持人毕竟需要承担中立的角色,看到周嘉石难堪的样子,好心打圆场:“没想到居然是师兄弟同台,你这次的表现很有向令师兄致敬的意思啊。”

    周嘉石连忙顺驴下坡:“没错没错!我师兄离开华语乐坛那么久,简直是大家的损失,我也是因为喜欢,这次决赛才选了他的代表作。”

    “看来你们的感情真好。”主持人硬着头皮接着拗。

    “嗯,等会儿下台我还要和师兄好好聊一聊呢!”

    秦皓轻笑了一声,“七个多月没见,倒不知道周师弟要跟我聊什么?”

    此言一出,周嘉石的五官都不禁扭曲了。

    这话的意思还不明显么,七个多月前,正是秦皓身陷毒品风波的时候,周嘉石从那会儿起就跟他断了来往,参加比赛时还捆绑他的热度炒营销。事到如今才来跪舔,未免吃相太难看了。

    微博墙上的嘲讽一*刷得不亦乐乎,平白无故浪费了两个月感情的粉丝们气不打一处来,把臭鸡蛋烂番茄毫不客气地朝周嘉石扔了过去。周嘉石只恨水军反击不够给力,站在舞台上,连脸颊都气得颤抖。

    好不容易捱到直播结束,他跟谁都没打招呼,低着头一阵风般地离开了电视台。

    秦皓下台的时候,终于得以解禁露面的经纪人赵志学迎了上来,“皓哥,皓哥,你不去找周嘉石问问清楚?”

    秦老板才不在乎周嘉石呢,他急匆匆地朝嘉宾退场的地方走去,希望能追上白小川。

    “好久不见,秦皓~”

    “恭喜啊,秦皓!”

    “今天差点被你唱哭,秦皓你太牛逼了!”

    各式各样的寒暄从四面八方向秦皓涌来,认识的不认识的,无数面庞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这热闹而喧嚣的画面,与他几个月前最后一次上电视台通告时无人理睬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秦皓脚步匆忙,还是尽量对每个朝他打招呼的人回礼。没有人喜欢被人无视的感觉,这一点秦皓半年来了解得最透彻了,今晚揭下面具之后,可以说是他重新开始建立人际关系的重要起点,他不想再重蹈过去的覆辙。

    然而他今天也真的没有心思跟其他人好好聊几句,他太想找到白小川了,嘉宾席上白川惨白的脸色,一直在他脑海中萦绕不去。

    他在嘉宾休息室外遇到纪思博,大影帝只身一人,正在等助理把车开到楼下。被问到白川的时候,纪思博歪了歪头,“他今天有些不舒服,已经走了。你找他有事?”

    “没……谢谢。”秦皓点头致谢,返身离开。

    电梯口人头攒动,秦皓等不及,进了安全通道就开始往楼下跑。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一楼,带着无比虔诚的期待推开后门,往那半人高的花坛边缘看了一眼。

    白小川经常坐着的位置空空荡荡。

    冷风吹过,秦皓无声地攥紧了拳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