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霸爱太子妃 > 第100章 萧璃络心头之恨
    “王爷,这件事情要不要属下前去查个清楚?”

    “查,自然是要查的,凡是和本王作对的人,本王绝对不会让他好过!不过……”东方宇说到这里,突然冷笑一声,“你以为这样子,就能够躲过惩罚了吗?”

    “属下不敢!”黑衣人闻言吓的连忙低下头去,“属下没能完成王爷的命令,实属罪该万死,还请王爷责罚!”

    东方宇见他这个样子,一张脸立刻变得更加的阴沉了些:“你说的没错!本王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本王只在乎结果,任务没有完成,就是没有完成。既然你失败了,就要接受应有的惩罚!至于是什么惩罚,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必要本王再亲自说一遍了吧?”

    黑衣人闻听,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出来,而东方宇见了这一切,脸上却丝毫没有变化。

    再看那个人,将匕首拿在手上,一咬牙,一闭眼,突然狠心往自己胸口捅去——

    “慢着!”东方宇突然开口,黑衣人整个人一顿,及时收住自己的动作。

    只听东方宇轻轻冷笑一声:“这一次就先免你一死,只需要你留下身上的一样物件就可以了。”东方宇说着,低眸扫了他的手一眼。

    黑衣人立马意会,连忙磕头谢恩:“属下多谢王爷不杀之恩!”说完,黑衣人突然撑开自己的左手,与此同时,右手中的匕首也随之落下,就见一截小手指齐根而断,虽说是十指连心,然而那名黑衣人却连哼都没敢哼上一声。

    “嗯!”东方宇对于他的表现还算是比较满意,便对他点了点头道:“你下去吧,这一段时间里,本王不想再看到你!”

    “多谢王爷!”那人再次冲着东方宇磕头谢恩,然后便捧着自己流血不已的手,快速的退了出去。

    黑衣人刚一离开,内室里突然闪出一个人影:“王爷,你不会打算这么轻易的就放过那个人吧?”

    东方宇回头去看,“怎么可能呢?本王的性子爱妃你又不是不知道,本王既然连你都抢到手了,那么这天下的一切,迟早都是本王的,至于他的性命,也迟早都是本王的!”

    萧璃络闻言脸上终于露出笑容:“王爷说的是,王爷您可是臣妾喜欢的男人,自然是要成为这天下的至尊的!至于别的男人,也只有在王爷您的脚下臣服的份,否则的话,也就只有死路一条!”

    “瞧爱妃这话说的,本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东方宇说着,冲着萧璃络一招手,萧璃络来到他的身边,被他一把拉入怀里,之后便听到他在耳边笑道:“不过,本王还就爱听王妃心里的这些大实话!”说着话,东方宇的两只手便开始在萧璃络的身上行动了起来。

    只不过,萧璃络这会儿却没有一丁点儿的心情,“王爷你说,有些贱人的命,怎么就非得那么硬呢?”

    “嗯?”东方宇收住自己的手势,“爱妃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璃络在他的怀里抬头:“臣妾说的是谁,王爷心里不会不知道吧?”

    东方宇闻言了然,“哦,你说长平候燕云茜?”

    “哼!什么长平候!不过就是一个下贱的乡野丫头而已,真不知道皇上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让她位封列候。如今更甚,钦赐了她成为东宫太子妃不说,居然还传召天下,说什么取消选秀大会,太子身边只得她一人就够了!”

    东方宇闻言,脸色突然就变了,“你嫉妒了?”

    萧璃络猛的一愣,连忙出声否认:“哼,简直就是笑话,王爷您又不是不了解臣妾,臣妾是什么人?我又怎么可能会嫉妒她?”

    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没错,可是只有萧璃络自己知道,此时在她的心里,正在涌起一阵阵的悲哀与委屈。

    凭什么?

    明明她才是这东洛朝的天之骄女不是吗?

    她身为平西王的女儿,逝去的皇后娘娘和当今的贵妃娘娘均是她的亲姑姑,平日里皇上见到她,也是宠爱有加。更是自小便把她许给太子,成了钦定的太子妃。

    然而这一切,却全部让东方墨给毁了!

    从小到大,她无时无刻不在围绕着东方墨转,可是东方墨呢?却从来都不屑于看她一眼,至于连一个笑脸都不曾给过她。

    就算东方墨是太子好了,可是她萧璃络也不差啊?试问这天下,除了她之外,还有什么人是可以配得上他的?

    不是有人说了吗?即便是一颗石头,像她这样放在心口上去捂,也一定可以把它给捂热了。

    可是东方墨呢?他却一直都置自己的热情于不顾,一再的漠视自己。

    他至于连一块石头都算不上,他根本就是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

    如果不是太过骄傲和自信,萧璃络也不会遭受如此大的打击,如果不是一连遭受东方墨的打击,她萧璃络也不至于拥有这满腔的愤恨与不甘。

    东方墨,你无非不就是一个太子吗?

    萧璃络心里还就不相信了,假如这个世界上少了你,是不是一样会有新的太子?

    果然,就在萧璃络满怀苦恼,而又不甘心的时候,东方宇出现了。

    这个她自小并没有放在眼睛里的表哥,比起东方墨,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若说东方墨是冰冷的,那么东方宇就是热情的。而他的热情,正好点燃了萧璃络内心多年的不甘。

    东方宇告诉她,她本是天之骄女,就应该被人宠着,被人爱着,过一种高高在上的生活。而不应该像是她这个样子,一天到晚围着一个人转,却连他一个温柔的笑脸都无法得到。

    就连贵妃娘娘都说,一个女人,特别是像她这样一个倾城绝色的女人,就应该受到男人的宠爱,就如她那样,之所以立于深宫内苑几十年不败,依仗的不就是皇上对她的宠爱吗?

    听了他们的这些话,萧璃络痛苦,萧璃络不甘,可是萧璃络却满心的无奈,因为太子不爱她!

    直到有一天,贵妃娘娘告诉她,树是死的,人是活的,即便是她无法在太子那里得到想要的一切,可是如果她能够将眼界放宽一点,便会发现,其实在她的身边,还有比太子更为优秀的男人存在的啊。

    于是东方宇从此便成了她闺中的常客,而她的心也渐渐被贤王占满。

    尝到了被宠爱的滋味之后,萧璃络知道她从此再也无法回头,可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却依旧心有不甘。

    毕竟,在她看来,她生来便是要做太子妃的,未来更是要成为那个母仪天下的至尊女人的!

    可如果她嫁的人只是一亲王,又算是怎么回事?

    直到有一天,当她发现东方宇和她的目标竟然是一样的。贤王曾问她,同样都是皇上的儿子,为什么东方墨就可以做太子,而他却只能成为一个贤名在外的亲王?

    他不甘心!真的无法甘心!

    从那一刻开始,萧璃络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绝美,又饱含着毒液。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她下定决心,这一世一定要和东方宇在一起,同东方墨争夺到底!

    东方墨不是屑于同她萧璃络在一起吗?那么她倒要看看,如果离了她,离了她萧家的支持,东方墨到底还有什么好嚣张的!

    自从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萧璃络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从那之后,她变得越发强势。更为了东方宇的大业,暗中做了不少的手脚。

    为了拉笼平西王,她首先要做的,便是离间父亲和太子之间的关系。

    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她不顾一切和太子退婚之后,平西王心里偏向的人,竟然依旧是东方墨。

    而她呢,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嫁给了东方宇,结果到头来得到的,也不过就是一个贤王妃的名号而已。

    当然,东方宇如今也依旧像是以前一样,对她宠爱有加,可是这贤王府里受宠的女人,又何止她一个?

    就更加不要说,今天让她听到有关东方墨大婚的那件事情了。

    哈哈哈,原本她还以为,东方墨就是一块没有感情的千年寒冰,可是到头来,他竟然为了那个女人做出那样的决定!

    一生只钟情于她一人!

    真不知道那个贱女人,到底何德何能,竟然能够让东方墨为了她,连选秀大会都放弃了!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东方墨,燕云茜!

    若不是因为你们,萧璃络也不会走到今日的这一地步,今生今世,即便萧璃络穷此一生,都绝对不会原谅你们!

    “王爷有没有想过,如今铁律真一死,西疆算是彻底不行了,再加上你手下的那些人又失了手,只怕东方墨如今对我们只会更加的防范,那么接下来我们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萧璃络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当初东方宇曾经让她潜入平西王书房找到的那一副地图,竟然是边境的防守图。

    她原以为那不过就是一张无关紧要的图纸而已,却没有想到,正是因为那张图,导致了平西王守了一辈子的西境,生平第一次遭到了惨烈的袭击,更是害死了平西王安一直安放在西境的那些家眷。

    不过这些对于她来说,倒也没有什么损失。

    平西王虽然身受重伤,好在性命无忧,所以他如今依旧是手握百万兵权的平西王。

    至于他死在西境的那些家眷,更是一些令萧璃络母亲嫉恨了一辈子的侧室而已。如今她们既然死了,正好去掉了母亲的一块心病。

    若说这件事情还有什么地方是令萧璃络感觉到不满的话,那恐怕就是东方墨和燕云茜了。

    想当初,贤王东方宇故意举荐东方墨上前线,为的就是想要借助铁律真的手把他给除掉,可结果半路里却杀出一个燕云茜。

    偏偏又是令谁都没有想到,那个下贱的女人,居然真的那么厉害,正是因为有了她,东方墨这一次简直就是势入破竹一般,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已经凯旋而归!

    而那个女人,更是被皇上封为列候,手上拥有着十万兵权,虽然和平西王比起来依旧不足为道,可是对于东方墨来说,却不得不说是一桩天大的喜事!

    一想到这里,萧璃络便忍不住冷笑一声:“燕云茜那个女人,绝对留不得!”

    东方宇正在皱眉深思,突然听到萧璃络这话,忍不住一怔,“爱妃说谁?燕云茜么?”

    萧璃络点头:“难道王爷你就不觉得,那个女人有些古怪吗?”

    东方宇点头:“据本王所知,那个女人不过是太子从七星阁里里带出来的一个废材女而已,可是如今看来,她的确让人不可思议!”

    “七星阁?那是什么地方?”萧璃络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

    东方宇冲她微微一笑,“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的那么详细,你只需要明白,东方墨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太子爷就是了。”

    萧璃络闻言眸中神色一黯,不过随即她便又笑了起来:“王爷说的是呢,要知道权力这东西,简直就如同一味令人上瘾的毒药,哪怕是最后变成附骨之疽,要经受切肤之痛,也一样令人趋之若鹜。而东方墨身为太子,有这么好的条件在手,自然也是没有那么单纯的。”

    东方宇闻言颇感惊讶,“想不到爱妃对这些竟然有如此独到的见解。”

    之后他又说:“你说的没错,东方墨虽然表面上一直都表现的中规中矩,可是暗地里,他这些年可是没少为自己拉笼壮大势力。至于这个七星阁,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比较神秘的组织,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它竟然落入到了东方墨的手上。”

    “你的意思是说,燕云茜便是从那个七星阁里出来的人?”萧璃络说到这里,突发奇想:“如果什么时候,王爷你的手下,也能够招揽到一位七星阁的人才就好了。”

    东方宇闻言便笑了起来:“要是什么事情都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就好了。不过有一句话,爱妃倒是说对了,就是那个燕云茜,本王也认为,此人绝对不能久留!”

    萧璃络一听这话,眉眼之间便沾满了笑意,“那王爷心中,可是有了什么想法?”燕云茜,你就给本妃等着吧,总有一天,本妃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嘛,本王得好好盘算一下才行!”东方宇的心里的确是在暗暗盘算,只不过此时他心里所想的,和萧璃络所想的,还真是大不一样。

    东方宇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微微垂下的眼皮遮盖了他满目的心事。

    东方墨,你果然是我的死对头。

    本王好不容易狠下心来,利用西境之地利诱铁律真来犯,结果还是被你给打败了。

    更可恨的是,本王原本以为,即便是铁律真失算了,可是本王手下还有一批死士,再加上铁律真的那些幽灵骑,只要将二者联合起来,就绝对会让你插翅难逃。

    却没有想到,即便是这个样子,却依旧没能将你拿下。

    你的命,还真不是一般的硬!

    更可恨的是,你不但躲过了这一切立了大功,居然还就此机会赚得了一位美娇娘。

    本王心里真是恨啊!

    本王只恨这老天,为什么总是会如此的眷顾于你。

    以前,本王以为,平西王是因为萧璃络的关系,所以才会一心一意的辅助于你。所以本王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璃络表妹给抢到手。

    只是本王没有想到,本王视若珍宝的表妹,在你的眼睛里,也只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

    更可恨的是,平西王那个老家伙,璃络明明就是他的独生女儿,可他倒好,不为自己的女儿谋前程,却还要一心不改的偏向于你!

    本王真的好恨!

    还有你的那个女人——燕云茜是吧?

    东方墨啊东方墨,你的运气果然不是一般的好啊,怪不得你一直都不喜欢璃络表妹呢。

    的确,两个人一相比较,璃络表妹在战功赫赫的燕云茜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如今,燕云茜更是以一身战功取得了父皇的信任,位封列候,手握十万兵权。

    东方墨,你还真是捡到宝了!

    不行!

    本王绝对不能看着你这样继续幸运下去!

    就算是用抢的,你的这一切,本王早晚有一天,也要全部抢过来。

    一想到这些,东方宇的心头又是一动。

    没错,他之前怎么就没有想起来呢?

    既然他连萧璃络都抢过来了,为什么不能把燕云茜那个女人也一并给抢过来呢?

    相比起来,燕云茜可是比萧璃络有用多了,萧璃络最多是平西王的女儿,虽说之前平西王手握大权,可是早在东方墨出征西境之时,大权便已经落入到东方墨的手中了。

    直到现在,虽说东方墨都已经回来这么久了,可是依旧没有听说他有交出兵符的打算,所以平西王现在就只是一个挂了名却没有了实权的王爷而已。

    如此说来的话,萧璃络现在就更加没有一点利用价值了。

    而燕云茜可就不一样了,她可是这东洛朝中新晋的长平候,手上更是握有十万兵权。

    十万兵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如果真的让她嫁给了东方墨,从此他们两个势必将强强联手,如此一来,对于自己未来的大业,怕是非常的不妙。

    不行!这样子下去绝对是不行的!

    哼哼!东方墨,皇兄啊皇兄,谁让你的运气总是这么好呢?本王不服气啊!

    所以这一次,就算是你怪本王也好,恨本王也罢,本王还是要把燕云茜给抢过来的。

    如果那个女人识相的话,本王不介意让她像是璃络表妹一样,成为本王的女人。可是如果她不识相的话,本王也就只能将她直接杀掉以绝后患了。

    哈哈哈,一想到这一点,贤王东方宇的心里便突然涌起一股兴奋的感觉。

    试想一下如果燕云茜真的成了他东方宇的女人,或者是被他给杀掉了,那太子东方墨会不会就此疯狂呢?

    哈哈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东方墨啊东方墨,本王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着你变成疯癫的模样了呢!

    “王爷,您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不然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兴奋?”萧璃络坐在东方宇的怀里,感觉到身后的人明显兴奋了很多。

    东方宇低下头来,“爱妃说什么呢?本王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

    萧璃络突然就明白了,“你是不是已经想到了要对付东方墨和那个贱人的办法了?”

    东方宇这一次终于冲她笑了起来:“是与不是,爱妃只需拭目以待就是了。”

    萧璃络一听东方宇这话,心里不免又是一沉,自她与东方宇大婚以来,这才过去短短几个月而已,可是从什么时候起,他竟然开始将所有的话,都埋在心里不再对她倾诉了呢?

    这个认知让萧璃络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不过她始终都是一个聪明的,并没有在此时将这件事情和东方宇表明。

    可是她的心里,却也暗暗打定主意,东方宇,既然你如此待本妃,那么本妃也只能对你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有人来传,说是宫里派人来请贤王入宫,前去商量太子大婚事宜。

    东方宇闻言一愣,心道居然这么快?莫非父皇真的就这么决定了?

    不行,这件事情他必须得亲自前去弄个清楚才行。

    想到这里,东方宇徒然站起身形,却忘记了他的怀里还坐着一个萧璃络。

    而此时萧璃络被他突然带起,差一点儿没有摔倒地上去。

    幸好东方宇一时反应过来,连忙伸手,再次把她给揽入怀里。

    “爱妃怎么样?有没有伤倒哪里?”

    萧璃络抬头:“臣妾没事,只是不知道王爷,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沉不住气了?”

    东方宇道:“还不是因为父皇嘛,你倒是说说看,东方墨和燕云茜的这件事情,他不会真的已经定下来了吧?”

    萧璃络闻言忍不住也冷笑一声:“王爷说的是呢,臣妾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就这么定下来了,父皇难道就不觉得,他这么做,实在是有些操过急了吗?”

    “爱妃说的是,其实本王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本王才会一时震惊,真是没有想到,东方墨这一次回京,父皇对他竟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谁说不是呢?在臣妾看来,这对于王爷来说,可真是有些不妙呢!”

    果然,萧璃这话一下子就让东方宇皱起了眉头:“爱妃说的是,不行,本王现在就要进宫,本王倒要去看看,东方墨这一次打的到底是什么鬼主意。”

    “王爷且慢。”看到东方宇要走,萧璃络突然开口拦了他一下。

    “爱妃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本王说吗?”

    萧璃络冲他微微一笑:“不是,臣妾只是觉得,臣妾也有些时日没有进宫去给母妃请安了,想着这一次就和你一起进宫,趁着你去见父皇的时候,臣妾也好去陪陪母妃聊聊天。”

    “陪母妃聊天?”东方宇一下子就明白了萧璃络的用意,不由冲她笑了起来:“既然如此,爱妃一起请吧!”

    两个人一路来到了宫中,萧璃络和东方宇告别:“王爷,你要快去快回才是,莫忘记了臣妾会在母妃宫中等你来接。”

    东方宇点头,“爱妃就放心好了,等本王前去探明一切之后,一定会前去母妃宫中与你汇合的。”

    箫璃络笑着点头,心中却暗暗发誓,东方墨,燕云茜,你们给本妃等着,这一次,本妃一定不会让你们轻易得逞的!

    风仪宫里,贵妃娘娘手上正把玩着一枚玉如意,脸上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神色。

    正在此时,守在门口的高公公突然走了进来:“娘娘,贤王妃过来给您请安来了!”

    萧贵妃闻言蓦然一惊,“是璃儿来了么?”之后才又缓缓收回思绪,对高公公道:“快点儿传她进来吧!”

    “母妃在上,臣媳给母妃请安!”萧璃络一进门,便在萧贵妃的面前跪了下来。

    “璃儿快快请起!”萧贵妃对于自己这个侄女兼儿媳还是很满意的,此时见她跪在自己的面前,连忙开口让她起身,“你来的正好,快过来到母妃这里来坐,母妃正有事情想要找你商量呢。”

    萧璃络微微一笑:“是。”这才起身来到萧贵妃的身边坐了起来:“母妃找璃儿,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么?”

    萧贵妃闻言轻轻打量她一眼,“璃儿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和母妃这儿打马虎眼呢?”

    “还请母妃明示。”

    “唉!”萧贵妃叹着气摇了摇头:“本宫就是想不明白,你说皇上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太子大婚,竟然不选侧妃。不管怎么说,太子也是本宫一手带大的,又是姐姐的亲骨肉,如今身为储君,竟然要守着这么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野丫头过一辈子,实在是有辱我天家的风范!”

    萧璃络听贵妃娘娘说完,忍不住笑了一起:“想不到母妃这心里,终究还是放不下太子殿下啊!”

    果然,这一句话一出口,贵妃娘娘的脸色突然就变了。

    “璃儿你……”话未出口,便看到萧璃络嘴角往上轻轻一挑,勾起一抹冷冷的笑,之后又用眼光示意她,在她的身边,此时可是站着不少的耳目。

    萧贵妃不再说话,而是转头往四边看了看,高公公最懂她的心思,连忙招手让殿中的宫女太监都退了出去。

    直到看到高公公最后一个出门,还顺带着把殿门给关了起来,萧璃络才又冷冷笑了一声,开口道:“母妃之前那些话,不会是真的在替太子感到不值吧?”

    萧贵妃此时脸上也早已经换了一副神色:“璃儿,这铁事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不妨就直说吧!”

    “母妃您是问我吗?”萧璃络抬起眼帘望着对面坐着的,面上颜色和她有几分相似的女人,“我以为姑母您是最懂璃儿的,璃儿今生今世,最恨的人,便是东方墨!”

    说着萧璃络又是冷冷一笑:“璃儿恨他,更恨他身边的那个贱女人,如果不是她,璃儿当初也不至于变得那么的狼狈,好不容易和宇哥完婚,到头来还把礼金都被她们黑了去!”

    “这些时日以来,我心里一直都在诅咒着,恨不能让东方墨带着那个贱女人一同葬身沙场,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可是结果,老天偏不收他们,竟然还让他们带着一身战功凯旋而归。”

    “姑姑你能够理解我的心情吗?我真的好恨!真的好恨啊!”萧璃络说着,伸手一把抓住萧贵妃的手腕子,用力之大,使得萧贵妃感觉到一阵生疼。

    可是手上再疼,也不及萧贵妃心里的恼怒来得凶猛,要不是她身处这深宫时日久了,隐忍的功力十分老道,只怕老早就把萧璃络给掀翻倒地了。

    可即便是这样,贵妃娘娘也不想让萧璃络太好过,于是便冷笑了一声,道:“璃儿这话又是如何来的?莫非在你的心里,还依旧放不下当初和太子的婚事吗?”

    萧璃络闻言心头一惊,突然意识到自己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只怕说出的那些话让贵妃娘娘的心头感觉到不舒服了。

    想到这些,萧璃络连忙收拾情绪,开口为自己辩解:“母妃误会璃儿了,既然璃儿选择了宇哥,那么此生必定会和宇哥一起携手同行,至死不渝。”

    萧贵妃听了她这话之后,脸上神色才又好看许多,“既然如此,那你对这件事情可有什么看法?”

    萧璃络见了,心里也偷偷的松一口气,开口道:“母妃是不是也没有想到,那个燕云茜虽说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可是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本事,如今她更是身居高位,手握大权,如果真让她和东方墨成了亲,只怕对宇哥来说,委实不妙的紧。”

    “那我们要怎么办?”贵妃娘娘心里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这件事情皇上已经做出了决定,金口玉律一出,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萧璃络此时看着面前的萧贵妃,不由轻轻挑眉,冷冷一笑:“以母妃你的能力,断然不会对这件事情束手无策吧?”

    萧贵妃看着萧璃络此时那一脸意味不明的笑意,一双凤眼突然一凜,“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呵呵,母妃你莫不是忘记了吗?可是臣媳可还记得,当初皇后姑姑的死……”

    “你闭嘴!”萧贵妃脸色突然苍白一片,霍的一下便从凤榻上站了起来:“萧璃络,你别忘记了,你不光是本宫的侄女,如今还是本宫的儿媳,所以,有些话,本宫希望你最好烂在心里,你明白吗?”

    萧璃络听了,低下头去,细细地玩弄着手上的一方绢帕:“母妃这话臣媳可是有些不懂了呢,皇后姑姑死的时候,臣媳也不过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又怎么可能知道那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萧贵妃狠狠的盯着她看了半天,直到她说了这一翻话之后,才松了一口气下来。

    却听此时萧璃络又笑了一声,“不过臣媳后来倒是听说,皇后姑姑去世的时候,好像遇到了什么不该遇到的东西,母妃你说呢?”

    萧贵妃一听这话,眼睛突然就眯了起来:“你的意思是……”

    萧璃络却突然伸手在她的唇边一点,“母妃,有些话臣媳也只能点到为止了,至于接下来母妃你要怎么做,那就要看您的本事了。不过臣媳相信,凭着母妃您的能耐,想要做成这件小事,那肯定是没有一点儿难度的。”

    萧贵妃听了萧璃络这话,半晌没有言语,直到许久之后,她才又抬眼看了萧璃络一眼,既而笑道:“难得璃儿你如此有心,还知道专门进宫给本宫请安,不像贤王,本宫看他现在啊,可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了。”

    萧璃络听了她些话,心里顿时便明白了,此时便也笑着起身道:“瞧母妃您这话说的,贤王可是您的亲儿子,您在他的心里可比臣媳有份量多了。这若不是他一直有公务在身,实在是脱不开身来,只怕他恨不能天天都耗在您这里不走呢!”

    可私下里,贵妃娘娘却又小声对萧璃络说了一句:“你就放心好了,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野丫头罢了,在战场上或许她真的是一把好手,可是她要想回到这京里还要耀武扬威,挡了贤王的道路的话,本宫是绝对不会让她得逞的!”

    萧璃络也低声笑道:“儿媳就知道,母妃一定不会放着这件事情坐视不理的,既然如此,那儿媳恭候母妃佳音了!”

    而此时在金銮殿上,皇上也是满面的笑容。

    “太子,长平候,你们听到颜相方才说的话了吧?钦天监左卿家已经算出良辰吉日,七日之后,礼部便可以为你们二人主持大婚仪式了!”

    东方墨拉着燕云茜的手,二人相识一笑,之后一并跪倒在丹陛之下,“儿臣(臣)谢父(吾)皇隆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