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们星球的议会还管一个游戏怎么设定的呀?”

    “地球是e级星球,有智慧有生命,虽然没有纳入宇宙保护法的范围,但容易被其他星球诟病。上层的人注重名声,不会放任不管。”

    e级星球的人类艾曼曼弱弱地表示感受到了严重的阶级分化!

    秦薄说:“不管其他星球怎么高级,可是没有你。”

    e级星球的人类艾曼曼受到了甜言蜜语攻击,高举旗帜投降!

    .

    大半个小时后,礼堂里悼念的人去了一大半,游戏玩家全都走光了。曼曼这才和秦薄起身,走上前缅怀唐碧晨。老霍站在棺边,深邃地注视棺木里的唐碧晨。

    曼曼忍不住看多了老霍几眼。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老霍要办一个假护照,这个可疑的行为很容易让人怀疑老霍的动机。

    “曼曼和秦教授也来了,”郭琳琳擦了擦眼眶,说:“感谢你们过来,今天人多招呼不周,晨晨在天之灵肯定会感到欣慰。”

    曼曼说:“郭姐你客气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我和秦教授能帮的一定帮。”

    郭琳琳看了眼秦薄,对他点了点头。

    曼曼问:“葬礼结束后你们打算怎么办?”

    “之前涛哥去世后,晨晨买了个夫妻墓,说是等百年之后和涛哥一起合葬,现在也正好派上用场。我和老霍挑了个吉时火化,骨灰会放在边区的陵园。”似是想到什么,郭琳琳鼻头一酸,“以前晨晨说过边区的陵园风景不错,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进去了。”

    曼曼正想安慰什么,郭琳琳忽然一擦眼角,眼神微微一变。

    她说:“失陪一下。”

    说罢,疾步往礼堂门口走去。

    .

    察觉到秦薄的视线,老霍抬首望向了他。

    秦薄说:“节哀。”

    老霍说道:“秦教授对吧?久仰大名,我曾经听碧晨提过你,她说你在对外星文明的研究上极有建树。”

    秦薄问:“我听说你名字叫克雷斯·霍伊尔?这名字很特别。”

    “多谢夸奖,这是我曾经敬仰的一名将军的名字。”

    听到“敬仰”二字,曼曼的注意力立马回到老霍身上。

    “他年轻有为又骁勇善战,是我年少时的偶像,可惜天妒英才……”察觉到自己说多了,老霍笑了下,说道:“多谢你们来悼念碧晨。”

    曼曼心想,果然被秦薄说中了,他在淡尔特星球上果然有很多追随者!

    曼曼说:“霍伊尔先生的中华成语用得很不错呀,看来没少下功夫吧?”

    老霍立马表达了对中华文化的赞美,张口滔滔不绝就说了一长串,完全你没有借助翻译器,也没有在游戏面板上查找资料,看起来是真的下了功夫的。

    曼曼头一回见到这么认真好学的游戏玩家,不由增添了几分好感度。

    此时,老霍又说:“我格外喜欢你们的古诗词,短短几句,押韵又上口,还有意犹未尽之感。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研读过你们的《诗经》,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

    一个外星人同志念着诗经,画面感格外强烈。

    忽然,老霍眼神微微炽热。

    “失陪一下。”

    .

    秦薄和曼曼不约而同地转身望去,这会才发现郭琳琳正在门口和张远交谈,而老霍大步走去,也不知在和张远说些什么。

    张远瘦小的身体在两人的夹攻之下,显得十分渺小。

    曼曼瞥了眼。

    张远头顶的任务进度依旧。

    .

    察觉到曼曼和秦薄的存在,张远如沙漠中遭遇狼群攻击的小可怜奋力挣脱而出,三步当两步似的奔到曼曼和秦薄的身后,他咽了口唾沫,说道:“秦教授,快救我,那两个人太可怕了。”

    他迅速看了眼曼曼,又说:“你们先帮我挡着他们两个人,我来看唐碧晨一眼,不枉认识一场。”

    话音未落,郭琳琳和老霍又一道走了过来。

    郭琳琳说道:“张远,你不要忘记我的话。”

    老霍倒是不开口,沉沉地看着张远。

    不过游戏对话框倒是弹了开来。

    【玩家克雷斯·霍伊尔:张远,开系统提示。】

    【玩家克雷斯·霍伊尔:你想不想升级了?我给你送一套高级装备,你赶紧完成这个任务。】

    【玩家克雷斯·霍伊尔:你倒是理我一下……】

    【玩家克雷斯·霍伊尔:还是你想要什么?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都可以满足你。】

    ……

    老霍在对话框里相当殷勤。

    然而张远却是像是没有看到对话消息一样,彻底忽略了老霍。曼曼难得对张远有了一丝敬佩,玩游戏那么久果然有进步了,以前见着钱都跪着喊小猫爸爸,现在彻底视金钱如粪土了!

    张远悼念完唐碧晨,逃也似的离开了礼堂。

    追随他的还有老霍的游戏对话。

    .

    曼曼见状,也和秦薄离开了,刚到停车场,就发现张远蹲在车前。见着他们俩才缓缓站起,拍了拍蹲麻的双膝,说道:“秦教授,送我一程吧。我要回警局,身上没带钱,手机里也没钱了。”

    曼曼好奇地问:“老霍和郭姐对你做什么了?”

    张远叹了声,说道:“郭琳琳每天都准时来警局报道,说陈默不是凶手,她要求翻案。白队长嫌她烦,把应付郭琳琳的任务交给了我。”

    曼曼问:“白队长不愿意?”

    张远又叹了声:“陈默都自首了,动机作案工具还有时间都吻合,哪里能翻案?加上郭琳琳又……暗恋……”他顿了下,说道:“暗恋陈默,动机不纯,警局里没人信她。”

    曼曼问:“那你信她吗?”

    “不信。”

    曼曼瞄了眼他的头顶,任务进度条还是没变。要是放在以前,根据菜鸟张远的习惯,肯定开始撒网式地骚扰系统了。她又问:“老霍是什么回事?”

    “他……他……”做任务三个字说不出口,张远郁闷地说:“他神经病!”

    警局将到,秦薄停了车。

    张远拢了拢衣领,说道:“谢谢秦教授。”

    曼曼说:“现在手机里怎么能没钱哦,你是不是缺钱?我借你一点?你可以慢慢还。”

    “不用。”张远拒绝地飞快,忽而看了她和秦薄一眼,问:“你们俩是不是在交往?”

    曼曼说:“是。”

    他说:“祝……祝你们幸福。”

    话音未落,车门打开,张远跟泥鳅似的滑下了车,消失得很是迅速。透过薄薄的透明车窗,张远的身影很快没入了警局的大门,九月底的a市已经开始落叶,微风卷着五六片发黄的叶子在半空中打了个转儿,又慢吞吞地落在地上。没由来的,曼曼觉得张远的身影有几分落寞,像是半空中枯黄的树叶,落在地上又被路人无声地踩踏。

    .

    唐碧晨在葬礼过后的第二天送去了火化,骨灰安置在边区的陵园,和她病逝的丈夫合葬。

    郭琳琳留了一小撮放在玻璃瓶里作为对好友的思念。

    曼曼知道这事,还是郭琳琳告诉她的。

    郭琳琳特地给她拍了照,还说晨晨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她找出真凶。

    其实郭琳琳出了院后,曼曼就很少和郭琳琳联系了。也不是她不想联系,而是郭琳琳很忙。她每天忙着去警局,又忙着查案,据星星俱乐部的黎夜说,俱乐部里几乎被郭琳琳翻了个底朝天,门口的监控郭琳琳看了一遍又一遍。

    据黎夜说,郭琳琳每天一到俱乐部,就把玻璃瓶放在俱乐部的实验桌上,拜上三拜,然后开始每个角落的查询与搜索。若不是有任务这个金手指的存在,曼曼恐怕会认为郭琳琳有点精神失常。

    一周左右,曼曼正好放周末的假,她给郭琳琳打了电话。

    郭琳琳说她在俱乐部。

    曼曼打了个车过去,顺手给秦薄发了个信息报告行踪。秦薄仍然没有放弃寻找秦烨,他换了一种方式寻找,他开始留意行为举止突然变得奇怪的人。

    他这一周想了个新办法。

    他以霍先生的名义开了一场有关外星文明的科学研讨会,地点在a市的国贸大厦,时间是十一月十一日,正好是秦烨的生日。他出了一道相当有趣的命题,发给了无数相关人士,只有论文通过审核才有资格参加,而且这不是一场业内的研讨会,霍先生表明只要能通过审核,男女老少各行各业都有参加的资格。

    所以,最近秦薄也很繁忙。

    他一到夜晚就开始审核从世界各地发来的文章,从中寻找出秦烨的蛛丝马迹。

    他坚信秦烨抵挡不住这样的诱惑。

    .

    曼曼到达俱乐部。

    黎夜还在任职。

    自从出了唐碧晨的事情后,俱乐部里就只有郭琳琳一个人过来,黎夜舍不得这里的高薪,依然充当着前台小哥的职位,见着曼曼,他高兴地打了个招呼。

    “嘿,秦教授的小女朋友。”

    曼曼看他一眼:“郭姐在里面?”

    黎夜点头:“你……小心点,我觉得郭小姐这几天精神特别不正常。她今天一直念叨唐小姐显灵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