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匪夷所思GL > 第101章 番外一:被作者遗忘了整本书的过生日

重生娱乐圈之匪夷所思GL 第101章 番外一:被作者遗忘了整本书的过生日

    林费费生日这天,推掉了所有工作,好好做了一通准备。

    按照常理来说,该准备的是许意,但许意送礼物给惊喜,根本不分节日不节日,被她宠得多了,林费费有点腻歪。

    别人捧到你面前的,和你费尽心机千辛万苦得来的,即使是同样的东西,感受也会相差非常大。

    地点就在家里,因为家里已经被她们装成了最喜欢的样子,每一个角落,每一处摆设都是风情。

    林费费今天没有让家政阿姨过来,自己细细地收拾了一遍屋子,在桌子上添捧花,在门边挂上丝带。

    卧室她花了大功夫,之前买的东西已经在仓库里堆了蛮久,搬出来开箱的时候,林费费都忍不住对自己的猥|琐心思啧啧称奇。

    一切准备就绪后,她拿出了藏好的酒。

    许意最近工作很忙,但和林费费约定好的时间绝对不会推迟一秒,为此没少被ca众人嘲笑妻管严。

    反正这是整个娱乐圈都知道的事实,许意毫不在意,该什么时候回家什么时候回家,连个解释都懒得给了。

    今天是林费费的生日,她当然不可能忘记。生日礼物就放在副驾驶上,新鲜出炉的、热乎的、恨不得飞到林费费面前让她开心的。

    车驶进院子时,只有二楼卧室的灯亮着。许意拿了礼物开门进屋,一下子笑起来。

    房间里没开灯,但一点都不黑,贴着地板蜿蜒的彩灯照亮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小路。许意穿的是白色板鞋,踏进小路时,鞋面变成了漂亮的彩色。

    屋里其他的装饰不多,只在边边角角处零零散散地挂着点小彩灯,但许意知道,林费费一定花了不少心思。

    许意犹豫了下,将手上拎着的生日礼物塞进了客厅的抽屉里。

    沿着彩灯路往上,许意看到了鲜花和纱幔。她最喜欢的白玫瑰盛开在走廊,娇艳欲滴。而淡绿色的纱幔就像裹着玫瑰的叶脉,风吹过时轻轻摆动,梦幻的童话乐园一般。

    许意停住了脚步,不再往前。因为小彩灯铺成的路消失了。

    林费费就想让她站在这里。

    那就站着吧,许意调整出漂亮的站姿。

    一双柔软的手覆住了她的眼睛,林费费的声音响在她耳边:“闭眼。”

    许意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林费费松开双手,然后有东西轻盈地落在了她的头上。林费费手指滑过她的肩膀,挽住了她的胳膊。

    “好了,睁眼。”林费费说。

    许意睁开眼睛,看到了穿着一身帅气西装的林费费。

    影后就是影后,换了造型就像换了人,一个眼神甩过来,霸道宠溺。

    许意顺着她的眼神看到了自己肩上的白纱,抬手摸了摸,公主皇冠的婚纱头纱。

    许意笑起来,小声问道:“我穿的这么休闲,不会不搭吗?”

    “不会。”林费费言简意赅:“漂亮极了。”

    “诶。”许意应了,顿了顿问:“我是不是该羞涩地笑一下。”

    林费费看着她,完全没有笑场的意思,依然保持着完美的霸道总裁架势:“如果你可以的话。”

    许意笑了,洋洋洒洒,十分开心的样子。套头卫衣牛仔裤,马尾上顶着皇冠头纱,像个玩婚礼过家家的孩子一般。

    林费费抬手打了个响指,走廊里响起婚礼进行曲。

    许意随着她一步步走过玫瑰花香的走廊,快到卧室门前时,侧头仿若呢喃地问道:“屋里有其他人吗?”

    林费费递给她一个笑容,示意明确,就她俩,可以撒野。

    许意意味深长地点点头,没有过多的动作,一切按照林费费指示来。

    林费费挽着她走到卧室门口,说:“我的新娘,该入洞房了。”

    “林大编剧台词功力深厚,中西结合博大精深。”

    “那是自然,精彩的还在后面呢。”林费费侧身一把揽住许意的腰,喊了一声:“上。”

    许意十分配合地一个小跳,减轻林费费的压力,将自己跳进林费费公主抱的怀里。

    “很好。”林费费笑看着她,一脚蹬开卧室门,旋身进去。

    许意被林费费直接抱进了浴室。晃的那一眼她看见了被子高高鼓起的床。

    浴室很大,装修的时候她曾经浮想联翩过很多场景,有的实现了,有的还没来得及。

    林费费冲她一挑眉:“下来。”

    “好嘞。”许意跳下来,有些忍俊不禁。林费费表情和姿态已经换了,刚才的霸道总裁的婚礼已经走进了隔壁剧场。许意翘首以待。

    林费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支长鞭,甩在地板上时,清脆的回响荡在浴室里,让许意心里咯噔一下。

    林费费将长鞭揽进手里,鞭头指着她:“脱。”

    要是放平时,林费费和她玩这些,她肯定要笑出声来。但今天是林费费的生日,自家宝贝准备了挺久给她惊喜,她当然要满足寿星的愿望。

    何况林费费一旦认真演起来,表情动作里都是戏,她还真不好意思不配合。

    许意手指拽着卫衣的帽子,一低头扯下来衣服扔到一边。裤子扒得也利索,腰带松了便掉了下去。

    她勾着自己的内衣边,抬眼问林费费:“这个也脱?”

    林费费红着脸用鞭子戳了戳她肩膀:“这个不用你脱。”

    于是许意白瓷一般的皮肤上便只裹了一套简单的黑色内衣,黑发白纱披在肩上,有种异样的和谐感。

    总之比刚才在走廊妖娆多了,林费费根本抑制不住自己的脸红。

    老夫老妻了大概不是羞的,是激动的。

    林费费绕到她身后,从兜里掏出了红色的绳子,绕在许意手腕上。

    许意十分配合地将双手背到了身后,让她绑。

    林费费在网上没少看如何打解不开的结,但是碰到这么识趣的许意,她只能笑着系了个大大的蝴蝶结。

    双手背后的姿势让许意的肩胛和蝴蝶骨形成了漂亮的曲线,在林费费尽心尽力养着的日子里,许意长了不少肉,不过这些肉大概都添在了需要添的地方。该细的,该凌厉的,还是流水刀刻一般的线条。

    让人忍不住就上手。

    林费费扔掉了脑袋里的剧本,细软的鞭子抵上了许意的背,从脊椎一路滑下,看到肌肉随着她的走动细微的颤动。

    咽了咽唾沫,林费费鞭头挑在许意内衣带上,撑开,然后小小的一声“啪”,又弹回去。

    忍不住笑起来。

    她笑时,许意也便笑了,身子微微地颤,从胸腔传过来的愉悦,蔓延到整个空间。

    “不许笑。”林费费笑着说。

    “好。”许意挺直了腰。

    “冷不冷呀?”林费费手指抚上她的肩。

    “有点,”许意抬了抬被绑住的手:“女王大人你能开下浴霸吗?”

    “好嘞。”林费费转身去按开关。结果手指还没挨到,腰上一紧。

    许意双手搂着她,下巴顶在她肩上:“我的女王大人,你还要磨叽到什么时候,我等不及了。”

    权利的反转让林费费猛地紧张,开口时结巴了两下:“谁,谁让你自己搞开绳子的?”

    许意笑着一只手抓了她的手,红色的绳子迅速翻转,林费费回过神来时,手腕已经被许意牢牢绑住。

    林费费抬抬手,紧挨着的许意的手被拽着抬一抬。林费费左右扯一扯,许意的手来回晃一晃。

    “转不过来了。”林费费上了另一只没被绑的手想要去解开绳结。

    许意拉着她的胳膊绕了个圈,从她背后站到了她面前。

    手还是绑在一起的,胳膊也没背过来。

    神奇,林费费在心里暗暗惊叹。

    许意站在她面前低头看着她,一如既往的笑,让人心里舒畅。

    “红绳结当然要两个人一起绑,”许意握着林费费的手摇一摇:“千里姻缘一线牵嘛。”

    “土,”林费费笑她:“我本来要玩很洋气的东西。”

    “知道你玩什么。”许意一脸无辜:“我的女王大人,接下来都交给你了。”

    林费费一抬眼就是她温柔的眼神,一低眼就是她酥|软的胸|脯,心里的火花噼里啪啦亮开来,跟九九艳阳天似的。

    许意根本不会拒绝她,尽管这人其实有着严重的掌控欲。她若是今天就想霸占你,便在一笑间便勾了你的魂魄,三言两语让你跟她走。

    在最初在一起时,林费费的反扑行动总是被她这样无形中化解。

    等到两人在狒狒庄园同居,许意便开始彻底宠着她,举手投降无反抗,彻底实行了老婆最大。

    和爱的人在一起,不管是耽于享受,还是沉于掌控,都令人身心荡漾,沉迷其中。

    只是许正义同学刚正不阿,浪漫就浪漫,从不下流。林费费片子里看了好多东西,没能派上用场。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要带许意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浴室这趟玩完,床上还有一大堆东西,各式各样的play,每一样都让人热血沸腾。

    林费费的生日,许意陪着她可劲折腾。

    分不清是谁送谁的礼物,也分不清到底谁在满足谁的幻想。

    林费费的皮肤就像蜜一样,许意忍不住地想要去碰触,品尝。

    半个夜晚,大汗淋漓。

    最后,身体被榨干,笑被榨干,每一寸细胞涌上来的乏力让两人精疲力尽。

    “我,不想去洗澡了……”林费费瘫在床上,说着话都能睡着。

    “我也是。”许意还能笑出来:“我怕去了浴室再来一遍。”

    “我们是不是做完了一年的量?”林费费脑袋晕乎乎的,就像踩在云间上。

    “哪有。”许意反驳道:“我给你算算啊,工作不忙的时候想做就做,工作忙的时候一周两次……”

    林费费听着她絮叨,低低笑起来。

    许意算着算着也笑了,两人都没什么劲,笑不出声,却忍不住上扬着嘴角。

    “我以前觉得自己会……”林费费顿了顿,边说边笑:“性|冷淡。”

    “现在像开了闸一样吗?”许意用指尖戳了戳她。

    “海纳百川。”林费费说完埋脸在被子里,觉得自己不要|脸极了。

    两人就这么安静地躺着笑了好一会儿,许意支起了身。

    “干嘛呢?”林费费眯着眼睛看着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明天再收拾吧。”

    许意下了床,头也不回地往外走:“还有个重要的事。”

    林费费看着她浑身赤|裸,只穿着一双足球袜的背影,心脏砰砰地又乱跳了两下,忍不住喊道:“你穿上衣服啊。”

    许意没理她,打开门走了出去。

    也就一两分钟的时间吧,许意重新回到了卧室。

    林费费在没有许意的两分钟里,疲倦到极致的身体已经迷迷糊糊地见了周公。

    因此当许意将东西拿到她面前时,她努力睁开眼,一下子被吓醒了。

    许意拿到她面前的是一张胸部的x光片。

    “你怎么了?”林费费没有多看那张x光片,抓住了许意的胳膊问。

    在她的印象中,许意几乎没有生过病,这人的身体素质好,任何时候见到都神采奕奕的,林费费压根就没考虑过许意身体会有什么问题。

    一瞬间,所有可能性在脑子里涌过,林费费唯一肯定的是,不管许意生了什么病,自己都会一直陪着她。

    “别紧张。”许意安抚地摸了摸她脑袋,笑看着她:“我身体没毛病,就心里有点毛病。”

    林费费的表情不比刚才放松,心理问题也是大问题啊。

    “哎,”许意笑着叹了口气:“给你来点浪漫这么难,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你仔细看一看。”

    林费费皱着眉盯着那张x光片,胸部ct,肋骨根根分明。和普通的片子不同的是,这张x光片被剪成了圆形,中间有一个小孔。

    林费费在心里暗暗地想,就算许意待会情话说出花来,她也要生气一下这个生日礼物。她是真的被吓着了。

    许意瞅见林费费脸上的表情,赶紧解释道:“这是一张唱片。”

    林费费抬眼看她,哭笑不得:“我不傻,这明明是x光片。”

    “说来就有点话长了,”许意起身往书房走:“我去拿唱片机。”

    林费费再次看着她的背影,没裸了,随意套了件t恤,两条大长腿也够诱|人的。

    许意抱着黑胶唱机过来,边走边说:“20世纪50年代,西方音乐正改变着世界。但苏联的乐迷非常不幸,当时的审查制度非常严苛,要搞到一张美国摇滚唱片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一些狂热的乐迷便找到了其他方法……”

    许意将那张圆形x光片放上了唱机,弯腰调整:“他们用废旧的x光片翻录黑胶唱片上的音乐,这种x光唱片能够在唱机的唱盘上播放。倒卖x光唱片就像倒卖药品一样,在当时的苏联偷偷进行。后来,这种唱片被称为‘骨碟音乐’。”

    许意说完这句,屋子里流淌出好听的吉他声,这种声音不同以往,不够那么地真实清晰,缥缈得仿佛低声吟唱。

    “历史上的骨碟音乐质量参差不齐,但它的意义在于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个自由的音乐世界。”许意站在唱机旁,笑看着林费费。

    “我送你的这张唱片,是我的胸部ct,我的心脏就在这里,这里都是你。”

    林费费鼻子发酸,前奏过后,许意的歌声轻柔地进入她的世界。毫不强势,丝丝蔓蔓却铺天盖地。

    “不是说好了要写一首只有我们听得到的歌吗?这首是我在狒狒庄园时写的,所有的伴奏和和声,以及这张唱片的制作,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

    “你是听到这张唱片的第一个人,唯一一个人。”

    许意走到林费费跟前,在床边蹲下,抬眼望着她:“其实我拥有的不多,我的音乐和我自己,现在我把它们都给你。”

    “要吗?”许意抬手捏了捏林费费红红的脸。

    林费费狠命点头,眼泪掉得像珠子。大半天过去,才抽抽搭搭地回了一句话:“我也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