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毒宠之特工皇妃 > 各怀心事 两地闲愁(一更,二更是两点)
    趴在墙头上,仲大夫掉了下来,吴大夫闫大夫跟着下来,孟大夫跟江大夫也跟着下来,伸手去扶仲大夫“仲大夫,您,没事吧”

    “真的是东界王的女人啊”仲大夫开口,拍着胸口“真的是东界王的女人啊,心真狠啊,这样的女子,怎么能留在大王身边,绝对不能,万万不能留在大王身边的,这女子若是长久下来,肯定是要祸害朝纲的啊”

    “是啊是啊”吴大夫附和着“看此女子的手段,我等,还是防着点好啊”

    “这样”稳住情绪,仲大夫颤抖着手,冷静的开口“这样,明天,明天,我们把这件事,隐晦的跟大王说说”

    “什么事儿”闫大夫跟着开口,声音焦急“是她*东界王,还是她用计害死所有的宫女的事儿”

    “是……”仲大夫连冻带吓,早已体力不支,又加上爬了半夜冰冷的墙头,身体在抖,声音也在抖。

    “现在我想说的是,这个叫金香的宫女,我们救不救”孟大夫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开口“要是救的话,我们该怎么救……”

    “去找大王吗?”江大夫跟着开口,转头看仲大夫“现在去告诉大王吗?让大王动手吗?!”

    “让大王动手,就是明摆着把所有事都告诉大王了”吴大夫摆手,不认同这个方法“既然大王相信我们,不再追问,那我们就自己想想办法吧,大王这两天为了震区的事儿,忙得焦头烂额,为了这点事儿……”顿了一下,吴大夫摆手“不用告诉大王,有个人足以解决这件事”

    “刘公公”孟大夫试探着开口“刘公公或许可以”

    “对”几个人点头,探头看着里面的动静,哆哆嗦嗦的往一旁屋檐下走,寒风中,几个大人相互搀扶着,艰难的上台阶。

    转过墙角,看着大王,带着卢炎往外走,几个大人转身避到墙角后,抬头,刚好看到老刘正从殿中出来,指挥着大家收拾杯具,打扫大殿。

    几个大夫对视了一眼,若无其事的抬脚往这边走,老刘正抬头看着几个大人走过来,心里‘咯噔’一下,心里不情愿,但是还是抬脚迎上去了,拱手“大人,没有出宫吗?”

    “没有”仲大夫笑着,说的若无其事,抬头看大王走远的方向“我看到大王跟去清大夫出去了,去东界了吗?”

    “是”老刘正躬身笑着,眼珠在转着:这几个大人都不简单,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会丢什么难题给他。

    “也好”仲大夫接着开口,说的也很平常“刚才后院乱糟糟的,大王的心情应该也不好吧”

    “是”老刘正再次躬身,回答的很小心。

    “那个金香的伤怎么样了,听说打得不轻”吴大夫的话说的很是不经意,老刘正闻言顿时吓白了脸。

    对啊,金香还没有出来呢,怎么把金香给忘记了,哎呀,这下可遭了。站在一旁的走廊里,仲大夫看着老刘正的神情,貌似有点疲累的捏了捏鼻梁开口“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梅香阁里有太监驾着车子出去,火急火燎的,应该是去请外面的大夫了吧”

    “像是”吴大夫跟着开口,其他几个大夫也跟着点头,飘零的寒风中,老刘正站着,早已吓白了脸,看到目的达到了,几个大夫再次互相看了一眼,都抿唇低头不着痕迹的轻笑。

    “今天就这样吧”江大夫在老刘正发觉转头之前,转身看向一边,仲大夫迎着老刘正的眼光,过去,貌似紧张的躬身“刘公公,可否知道大王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奴才也不知道”老刘正很快的恢复了神色,对着三位躬身“三位大人有什么紧急的事,可以先把折子放下来,大王醒了,老奴传上去”

    “哦,是这样”仲大夫笑着拱手“我等还是想亲自跟大王说一声金香的事儿,毕竟,大王还是很看重金香,如果金香真的出了什么事,以后通报再过来,我们也脱不掉关系,不如现在去说说,公公说对吧!”

    “不用了”老刘正急急地拦着,情急之中失了礼节,反应过来后,很快的反应过来,对着三位躬身“三位大人恕罪,老奴的意思是,既然是宫里宫女太监的事儿,就不劳烦众位大人了,老奴自己会处理好,也不必特地的惊动大王了,这种小事,老奴来就好,老奴来就好”

    “哦,好吧”三个人暗暗的交换了眼神,江大夫接着开口“那这样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我就少陪了,我就先走了,告辞告辞”

    “一起吧,一起吧”仲大夫跟着开口,孟大夫也跟着开口,三个人对着老刘正拱手后,转身往外走,门口处,老刘正弓着身,再抬起头,眼睛里已经是满满的一层愤怒。

    “师傅”一旁的小太监跑过来,躬身“您看……”

    “把那几个小崽子给我抓起来,把门堵住”老刘正开口,一旁的小太监躬身后,转身往后跑,老刘正的怒意让眼眶里染上了血丝,甩着手里的拂尘对着一旁的小太监招手“你在这里看着大王随时回转,大王回来了,随时伺候着”

    “是”一旁的两个小太监过来守着,老刘正招手一旁的人“你们带人去拦住车子,拦住车子后找个地方安置,先不要回宫,你们,带上所有的人,跟我去后宫”

    “是”所有的人拱手,老刘正甩着拂尘,带着人走向了内宫。

    内宫中,太监房里,老刘正带的人破门而入,屋里的四个正在吃饭的太监吓了一跳,反射性的站起身,拉开了架势。

    “哼”门口,老刘正哼笑着走进来,屋里的几个太监看到老刘正后,顿时吓白了脸,接着不断的有太监进屋,四个太监盯着站满了屋子的太监,又转头看刘正,亮着架势,随时准备进攻。

    “小兔崽子”老刘正站在最中间,看着被围在屋子里的四个太监,冷笑着开口“本来想着,你们能夹起尾巴做人,咱家就放你们一马,看来咱家的慈悲心是放错了地方”

    “你,什么意思?”其中一个太监有些紧张的开口,看着屋子围着他们转的太监。

    “我什么意思?”老刘正哼笑,打着拂尘“小崽子,跟我玩,你还嫩了点,你们现在敢杀人,我就容不得你们了,你们记住,今天送你上路是谁,是我,看清楚了”

    “你……”那四位围在中间的太监只是愣了一下,一张网从房顶上落下,套住了正中间的四个人,在那几个人的挣扎中,老刘正摆手,屋子里的大小太监一拥而上,连人带网绑在了地上,那几个人坐在网里,挣扎着吼“凤金,你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

    “我本事大着呢?”这个众人的刘正公公,甩着拂尘往前走了一步,低头看着网罩着的四个人“在我面前还想玩花样,我玩花样的时候,你们还在吃奶呢,告诉你们,阎罗王面前,清清楚楚的去告诉判官,你们,今天死在我凤金的手上,不对,是在我刘正的手上”

    “你……”那几个人还在挣扎,老刘正无声的咬牙“把他们给我投到井里去,不用遮掩,让所有人都看到”

    “是”几个人应声,一拥而上,抬着那四个太监往外走,几个人跑过去把井盖推开,几个人同时使劲,人被硬生生的投到了井里,伴着沉重的水花跟凄厉喊叫声,井盖被盖上,周边的花盆又摆在了两边,就像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

    屋里,老刘正看着眼前的一切,眼里暴戾的神色慢慢的褪去,恢复了以往的和亲,甩着拂尘往前院走,门口几个宫女早已吓瘫在地上……

    **

    陆珈骑着马在东界的界面穿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一次进入到东界来,东界民众的生活透着死气沉沉的气息,街边的店铺都透着萎靡不振。

    她知道这里面的原因,东界王明令禁止东界的民众去西漠买卖交易,强行断阻东界民众的外事活动,这无形中就成了东界民众的一道屏障。

    一路走来,东界的民众对北界的到来,并没有太大的震惊,不少人趴在墙角边看着,几个衣衫褴褛的孩子端着碗,拿着柴火棍尾随着队伍走着,带着笑容探头看着陆珈。

    微皱眉,陆珈微侧身小声问身边的卢炎“怎么,东界的都城会有这样的状况,这些乞讨的,没有安置所吗?”

    “没有”卢炎低声开口“东界王常年的精力集中在兵力上,所以,对民众都不甚上心”

    “嗯”陆珈轻应着,看着队伍边上的十几个穿着单鞋追着队伍的孩子,对着身后的陈滨白低声开口“找人去看一下,看看还有多少这样的人,如果他们愿意去北界,带着他们走”

    “大王”卢炎骑着马在身侧,小声的提醒“这件事,还是跟东界王说一声的好,毕竟,这里是东界”

    “嗯”陆珈应着,眼角的余光扫着墙角的缝隙里坐着的,躺着的,抱着孩子的妇人,老人,儿童。

    心里隐约的觉得不对劲,如果单单是东界王不重要民生,不至于这么多难民模样的人啊。

    “大王”陈滨白忍不住在身后开口“这里是东界西部的民众闹灾荒,这些人都是讨饭来的”

    “……”陆珈闻言皱眉,卢炎很是不满的转头瞪陈滨白:来的时候,清大夫说了,无论如何不能跟大王说这些,这陈滨白,怎么自作主张。

    一路的沿途走,陆珈骑着马在南界的都城中走着,不留心还好,留心会发现东界王的桥墩下,墙缝隙里的避雨处,坐着老老少少的老人小孩,几个壮男劳力几个成群蹲在路边,期盼着等活,不时地,有人过来询问价格。

    只是用人的少,等活的人多,每次领人的人一走,剩下的都是一双双焦虑落寞的眼神。

    是的啊,找干活的人走了,就代表一家人果腹的粮食没有了。

    仰起头,深深地出了一口气,陆珈带着马的缰绳往前走,漫不经心的开口问“这个情况多久了”

    “九月的时候”在卢炎开口之前,陈滨白抢着开口拱手,又在卢炎的怒视里低下了头。

    “……”再次重重的喘口气,陆珈抿着唇,眼眉垂着,带动马的缰绳,催着往前走。

    九月的时候,现在临近十二月,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的时间,东界王居然毫无动静,来到东界王身边的民众都是这样的待遇,更何况是远在临山的人们?!

    寒风又起,许多民众都包着头从街道两边跑过,雪粒洋洋洒洒的飘落,寒风犀利冰冷,就像陆珈的此刻的心情,寒冷失望。

    一路浩浩荡荡到东界王宫门口,东界王宫前,东界王一身暗紫色黑金袍站在门口,一双剑眉虎目,双目炯炯有神,背着手站着眺望着,看到陆珈的马匹过来,连忙上前,笑着拱手“北界王,北界王……”

    “……”换上了一幅笑容,陆珈翻身下马,对着拱手迎了上去“东界王”

    “哪阵大风把您刮来了”东界王笑的开心“您看,正好,我在外面淘了些新茶,您尝尝,您进来尝尝”

    东界王笑着,开心的领着陆珈往里走,卢炎让陈滨白站在外面,自己带着小部分人跟陆珈进去,东界王的大殿中,东界王开心的招手,一旁的太监躬身,转身到外面,东界王开心的招手“北界王,请请请,请”

    “哦,好”顺着东界王的手势,陆珈跟东界王在大殿左边的太师椅上坐下,隔着中间四方的暗红色桌子,陆珈稍转头看东界王的笑容,说不了哪里,总觉得不对劲,什么时候,东界王也没有对她这么客气过。

    “大王”太监端着冒着烟的茶具过来,又放了一个小灯炉,刚好放茶壶,有太监走过来,弓着身,用火折子把炉子里的灯芯点亮,立刻散发出一阵阵沁人心脾的香味。

    茶壶放在小炉上,那太监躬身下去,陆珈稍转头,看着炉子上小小的茶壶,再抬头看一旁坐着,笑的开心的东界王,收回眼光,心里的疑惑加深。

    “北界王,您尝尝”一旁有宫女过来,拿了一个盒子,盒子上裹着黄绸,东界王珍爱的把黄绸一层层剥掉,最后露出一个精致的雕花盒子,东界王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笑的开心的看陆珈,神秘的开口。

    陆珈一直坐着,看着那个绣着金丝的盒子,一个盒子都是用金丝绣成的,可见东界王的生活那么的奢侈。

    “北界王侧身看看这是什么?”东界王神秘的开口,掀开了那个镀金的小盒子。

    “……”陆珈转头,有些疑惑的侧身,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后,顿时落下了脸,脸上立刻染上了一抹红。

    盒子的顶端是一幅春宫图,几乎是迅速的,陆珈收回了眼,坐直了身子,脸上一片热。

    “哈哈哈哈”东界王笑的无比的开口,取出盒子的一包茶,放在茶具上,笑着看陆珈“北界王血气方刚,自然是看不得这个的吧”

    “咳咳咳”低头轻咳着,清着嗓子,陆珈对着东界王摆手,表示要终止这个话题。

    “哈哈哈”东界王笑着,看着陆珈的神态,找到乐趣一般,举着手里的茶袋,笑着开门“都是男人,都到了岁数了,什么没有见过?!”

    “……”转过头,陆珈侧脸,不再接话,明显决绝的表示立即终结这个话题。

    只是东界王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而是微侧身,笑的神秘开心,举着手里的茶袋,低笑着开口“这个茶叫美人尖,北界王知道为什么叫美人尖吗?”

    “……”脸上丝毫没有笑容,陆珈转头,看着东界王的笑容,听他说下去。

    “说啊,这个茶采出来以后,塞进十四至十六岁的女孩怀里捂得,美人才露尖尖角,那个味道才正宗,用松香油泡出来,喝一口,那感觉就像在女人怀里一样的滋味,北界王待会儿一定要试试,那感觉比上去的滋味更好,保证您难忘……”

    “啪”的一声响,陆珈终究是没有忍住,手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殿里的人一片静,东界王也下了一跳,貌似不解的看着陆珈“怎么了这是,北界王有什么不高兴吗?不会是我们那里慢待了您吧”

    “东界边城临山的地震您知道吧”笑容再也上不了脸,陆珈看着东界王手里的茶,跟烧茶的炉子。

    “知道啊”

    终于进入了正题。

    东界王在心里冷哼。

    就看你这次怎么过去,你想揽功,也得看我让不让。

    “北界王不用在意”笑着开口,东界王说的云淡风轻“临山地区,哪里会没有地震呢,这样的事情哪一年没有,不用太在意”

    这句话,东界王时的是真的,地震真的每一年都有,而且,都是自生自灭,只不过是今年震区严重一些,天冷的厉害一些,其他的还有什么。

    “东界王该去救助吧”陆珈开口,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毕竟,他们身在东界,东界是他们的靠山,据数据显示,这次的震况严重,泥石流塌方区域也严重,加上天冷,逃出来的灾民,在路上已经死伤大半”

    “这个我岂会不知”东界王唉声叹气的放下茶包,为难的开口“可是,这样的事情常年发生,朝廷确实拨不出那么多钱来救助”

    “是吗?”陆珈开口,眼睛扫着东界王手里的茶包跟茶壶,忍着心里的怒意,平静的开口“据我所知,这个茶包应该是从海外购买的,起价十万两,茶壶在金砂壶,比紫砂壶名贵百倍,百万两的价格,更别说这香罗奇香木的燃油,你这一套下来,足有几百万的行头,东界王现在说,没有银两来救助灾民,这说得过去吗?”

    “哦!”南界王等陆珈说完,惊讶的瞪大眼睛“北界王这么懂行啊,厉害啊,厉害啊,不如这样北界王,我把这一套卖给您,您原价给就行,您看行不行”

    “……”满满的怒意,陆珈抿着唇,眼睛盯着东界王的笑眼“东界王,你在跟我玩笑吗?”

    “没有啊”东界王看着陆珈,眼里的笑意在一点点的落下“不瞒北界王,我其实有一件事要跟您说……”

    “大王——”大殿门口的一声唤,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也打断了东界王的话,陆珈跟东界王同时往门口看,看到一个宫女,气喘吁吁的跑来,对着东界王福身“大王”

    “混账”东界王怒斥,眉眼倒立“狗奴才,你眼睛瞎了吗?没看到我正在跟北界王说话吗?”

    “大王”那宫女为难的跪下,叩头,为难的开口“大王,夫人有请”

    “夫人—”东界王闻言愣了一下,很快的反应过来,马上站起身子,对着那宫女挥手“你先下去,告诉夫人,我随后就到”

    “是”那宫女站起身往外跑,东界王站了站,转头拱手看着陆珈“实在是抱歉,内宅有急事,我去去就回”

    “好”陆珈拱手,东界王随着门口站着的宫女,急急地往外走。

    正殿中,陆珈冷下脸,看着桌子上的那壶茶跟那个裹着茶盒子的黄绸,脑海中闪现着东界城中,那一幕幕,那一张张失落祈求绝望的脸庞。

    坐回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头高高的仰起……

    东界王,你这般轻贱民众百姓。

    东界王急匆匆的转过墙角,远远地看到沈蝶舞一身白袍,梳着简洁的发髻在雪地里站着,看着那张绝美的小脸,万般的思念涌上心头,快步的走上前,拥住了日思夜想的人儿。

    “蝶舞”抱紧怀里的人儿,东界王声音都是思念的痛苦“是你吗?”

    “是我?!”环着东界王的腰身,沈蝶舞的身子是抖,吓得再抖。

    “怎么了?!”感觉出沈蝶舞的不寻常,东界王抱着沈蝶舞低头,才发现沈蝶舞的脸色苍白,眼睛里带着惊恐,面部表情都在抖。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怜爱的握起沈蝶舞的小手,东界王的眉头皱起“发生了什么事儿,蝶舞,你说话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