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毒宠之特工皇妃 > 人心寒.权宜之计
    “一个道士说的”摆弄着陆珈的衣领,普兰馨聊天一般的开口“我一出生我娘就走了,后来我爹爹就一直说,我娘常常来爹爹的梦里哭,不放心我,魂魄难安,所以,我小的时候,就请来了一个道士。

    那个道士啊,来了以后,就让我院子里找最亮的星星,让我每天都对着那颗心,说,我说的话我娘听到了,放心了,那颗星星就落了,魂魄也就安心了,我呢,就在心里说话,我连着说了好几天,后来真的有一天我说完话,我就看到我看到的那颗星星,真的落了,那道士说,我娘的魂魄安了,以后就真的再也没有出现过”

    全身抖着激灵,陆珈几乎撑不住脸色抬头看着天空,觉得心像是被人挖空了一样,天空中一遍遍的闪现着绿珠那张,哭着,笑着的小脸。

    “小姐——”身边响了一声绿珠带着笑的欢快叫声,陆珈瞬间起身,转身往四周看,四周一片淡淡的白色,空无一人的院子。

    呆呆的站着很久,很久之后,陆珈失了魂魄一样转头看坐在石阶上惊讶的普兰馨,好半晌,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看着普兰馨开口“你……还记得,那个道士在哪里吗?”

    “记得啊”普兰馨睁着清澈的大眼睛“就在我们城口西山的庙里,我爹前一段还请了那个道士过来呢”

    “明天带我去一趟”陆珈开口,看着普兰馨“我,有件事请教他”

    “好吧”看着陆珈认真的神色,普兰馨嘟嘴“明天我带你去,不过很远的,你确定你要去吗?那这里怎么办?!”

    “明天一早我来找你”是在撑不住,陆珈转身快步的走向出口,身后普兰馨背着手蹦跳着,门内,几个随侍宫女走了出来,开心的对着普兰馨福身“公主,北界王是邀请您出去玩呢”

    “是啊公主”另一个公主开口“北界王是不好意思,拿个借口找托词呢”

    “对啊对啊,你看北界王很爱您呢”

    “哎呀讨厌”普兰馨双手捂着脸,蹦跳着害羞的喊“讨厌讨厌讨厌你们,讨厌——”

    普兰馨捂着脸往院子里跑,几个宫女在后面追赶,笑闹着,声音传出很远,很远……

    另外一个院子里,吴大夫为首趴在院门口的墙上,阴影处,暗暗地观察着院子里的动静,寒风中,几个人就那么趴在,约莫二更过,三更时分,在几个人眼都不敢眨的视线里,一个身影从主位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房间里的灯依然没有亮起,只是从屋里走出来的人,匆匆的离去,顺着西墙的方向,那个身影腾空出了院子。

    只是虽然动作迅速,几个人还是看清了那个身影,不是别人,很能确定,就是东界王。

    趴在墙头上,相较于其他四个大夫的平静,仲大夫的眼睛几乎要瞪出来,趴在墙头迎着冷风呼呼喘气,脚下不稳,‘咚’的一声掉了下来,被几个大夫爬下墙头,拉起来,躲在一边花木丛里,五个人对着头蹲着,四个人围着仲大夫一个在里面,看着仲大夫瑟瑟发抖。

    “什么时候的事儿”蹲在几个人中间,花木丛的阴影中,仲大夫抖着开口“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什么时候的事儿”

    “事情远了”吴大夫低声开口“这关系到这次北楚罢免新后的事”

    “啊——”仲大夫闻言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吴大夫“你说,什么,慢慢说慢慢说”

    “我们回去说吧”孟大夫弓着身子提议,拉着仲大夫起身“这里冷,我们回去说”

    “回去干什么?”仲大夫有些生气的蹲下,低声的怒斥“回去怎么见大王,大王为了西漠建设,为了西秦,为了我们,你们走的这些时日都是彻夜不眠的想方案,为的就是东界王不在,没有阻扰,好好地把事情做成。

    你们倒好,你们带着大王的夫人出去,出了这样的事儿,你们让我怎么去见大王,用什么脸去见大王”

    “仲大夫息怒”吴大夫拉开孟大夫,再次蹲下来,决定把事情说清楚。

    “这件事还得从沈蝶舞被抓走开始”吴大夫开口,无奈的,低低的叹息着“到了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有一天,北楚皇后来请沈蝶舞,沈蝶舞去了以后,一天都没有回来,后来傍晚的时候,东界王来了,跟南界王说了什么,南界王就去楚宫接沈蝶舞,我们收到通报赶过来时候,南界王已经回来了。

    我们看着南界王的人压着沈蝶舞回到房间,后面又有人端了什么过去,据说是……药,让沈蝶舞动情的药,后来,房间里就传出呼救声,我们就在外面站着,也没有办法进去……”

    “你们没有去救吗?”仲大夫气的握紧双拳怒视四人“你们干什么去了,你们怎么不去阻拦”

    “谈何容易”闫大夫跟着开口“那一天里面站的全部是南界的人马?南界王就在外面堵着呢,我们怎么进得去……”

    “所以你们就没有管”仲大夫的声音在颤抖“就这样了吗?”

    “事情远不止”吴大夫羞愧的开口“当天夜里沈蝶舞就自杀了,人已经不行了,后来不是卢督卫也去了吗?拿了大王给的玉佩,沈蝶舞就,就活过来了,可是当天夜里,我们发现,南界王跟东界王在沈蝶舞门口谋算着,后来,这一路,东界王都在沈蝶舞的马车里”

    “混账东西——”仲大夫怒斥,抬手打了吴大夫一巴掌,吴大夫被打的蹲坐在地上,赶快起身请罪“仲大夫,息怒”

    “你,你们……”仲大夫气的抖着,抬手指着四位大夫“你们,你们,要你们何用,养你们何用,你们,你们居然,居然让东界王一直在马车里,这事你们知道,南界王不知道吗?随行的人不知道吗?你们让大王丢了多大的人你们知道吗?你们真是该死,该死……”

    “仲大夫恕罪”四个人跪在冰冷的地上,叩首自责。

    “并非我们不想救”跪在地上,江大夫开口“但是后来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控制,沈蝶舞自杀这件事怎么算都是一桩祸事,沈蝶舞自杀明摆着就是萧氏殴打所致,但是如果纠察起来,就不单单是殴打了,很可能就是两国的外交,而且,后来楚君发现了这件事的证据,明显不愿意背这个锅。

    楚君派了大批的人马来,围住了沈蝶舞的屋子,这个卢督卫也是知道的,后来楚君就过来商量想要了了这件事,这个时候,我们能怎么办?!揪住这件事不放吗?硬要把东界王跟南界王揪出来吗?

    如果是这样,那理就在北楚那边了,北楚直接说我们嫁祸,我们还是一桩祸事,后来沈蝶舞愿意瞒住这件事,楚君罢免了萧氏的皇后大位,削了萧家的爵位,算是给这件事交待,当然,我们不管别人家朝堂的政治手段,起码,我们的面上名声保住了啊,这件事说出去,是给我们西秦,给我们大王交待了啊。

    这个时候,我们还能怎么做,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们还能怎么做,我们除了哑忍,还能怎么做,当然这件事,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我们现在只希望这件事,由我们承担,让大王少些难受”

    “那你们今天回来就打算跟大王说——”仲大夫怒斥“你们回来叫大王上车,是不是就打算跟大王说,是不是?”

    “是”闫大夫自责难抑“我们这一路上堵得实在是难受,却也不知道找谁去说”

    “所以你们去找大王”提了一个声调,仲大夫用手指着跪在地上的几个人“你们啊,你们啊,你们啊——你们的脑子都干嘛去了,亏我看着不对劲,来拦了一下,你们要是这么直直的跟大王说了,大王能受得了吗,哎,也是我等无能啊,无能啊”

    “仲大夫”江大夫开口,声音里带着哽咽“现在,现在我们要怎么做,该怎么办,怎么办,才能消除,减免大王心里的难受”

    “嗯~”蹲在地上,迎着寒风,仲大夫冷静了下来,沉吟了很久之后,抬头看四个人“这件事由沈蝶舞起,也由沈蝶舞落吧,沈蝶舞说到底儿也只是个夫人,而且还是东界王送的,我们想想办法,让东界王怎么送的,怎么要回去”

    “可是,这件事怕是不容易”吴大夫为难的开口“我们怎么去说这件事呢,大王会同意吗?”

    “我看大王会”仲大夫强迫自己开口“我看大王对这个蝶舞夫人,没有多少感情,你看,大王这次回来,心心念念的还是南界公主,根本就没把这个沈蝶舞放在心上”

    “仲大夫说的对”吴大夫硬气心肠,看着几个人开口“这个夫人,大王是万万不能要了,再说,本来就是东界王的,让东界王带走,有什么关系”

    “对对对”几个人同时点头,一致赞同。

    “绝不能让大王为了沈蝶舞顶上这个帽子”江大夫开口,拱手对着上面,自己给自己壮声势一样的开口“我大王是一代英豪,怎么能留这样的女人在身边,绝不能留,反正也就是一个夫人,天下女人多得是,想必大王一定不会介怀”

    “哎”仲大夫在花丛的黑暗中蹲着,深深地叹了口气,双手捂住了头“都是我等无能,我等无能啊”

    “仲大夫”吴大夫也狠下了心,对着仲大夫拱手“接下来,我们去找东界王摊牌吧,让东界王过来要人,我们也跟着劝劝大王,不管用什么办法,尽快的把这个女人弄走”

    “嗯”仲大人蹲在花丛的黑暗中硬气心肠点着头。

    “那我们走吧”江大夫起身,伸手扶着站不来的仲大夫,安慰般的开口“好在大王对这个女人不甚上心,走了大王也不会太难过,她走了以后,我们就求南界王,吧公主嫁过来,这样大王也不会太难过,是不是”

    “对”几个人落寞的点着头,相互搀扶着往外走,院门口,仲大夫站住了脚步,转头看着沈蝶舞的门口,松开几个人的手,对着沈蝶舞的院门口,深深地鞠了一躬,接跟着,几个大夫同样跟着对着沈蝶舞的门口,深深地鞠了一躬,之后,几个人决绝的转身,走出了院门。

    月从云层里露出了脸,照的大地一片斑白。

    黑暗的房间里,沈蝶舞握着锋利的刀子坐在梳妆台前,映衬着外面皎洁的月光看着镜子里披头散发的女子。

    锋利的刀子映衬着月色,缓缓地对上了自己脖子上的脉搏,只要一下,只要一下就解脱了。

    仰着头,沈蝶舞闭上眼睛,两行热泪缓缓落下,在月光里晶莹透亮。

    她没有活路了,东界王根本就不打算放过她,今天甚至威胁她说,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北界王,要把她要走。

    她不想走,她不要走。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些高高在上的王主,说话怎么能这样的不算话,说好的只要解决了北楚的事儿,她就可以回到大王身边。

    说好的,只要她委身与他一路,就能留在大王身边,但是一切,一切却又被他们亲手推翻。

    她要的不多,她要的紧紧地是想留在大王身边,怎么了,怎么就这么难?!

    为什么会这么难?!

    刀子缓缓的落下,握着的玉佩手疼了一下,沈蝶舞闭着眼呜咽出声,握着刀子的手中抖着,哭的万分伤心。

    她回来还没有跟大王说一句话,只是远远地,匆匆的看了大王一眼,过了这一夜,她明天跟大王告别后,就独自上路。

    好像有太多太多的事儿没有做。

    所有人都看过她跳舞,她会跳很多很多的舞,给很多人跳过,唯独没有跟大王跳过,她想跟大王跳一支舞,跳一支只给大王看的舞,给她这个愿望,这个愿望完了,她的心也好受些了。

    老天,她就这些愿望,就让她实现了吧。

    刀子落地,沈蝶舞抱着玉佩无声的痛哭,最后趴在梳妆台上哭的呜咽不止,在黑暗中让天地动容。

    一夜不平静的过去,第二天一早,陆珈带着普兰馨早早的出去了,南界王醒来,听到消息后也没有太震惊,只是简单的安排后,带着人往都城走,路上的人不同了,行动自然也就快了,天黑时分,他们在路上的一个城池停了下来,下车人来来往往的忙活。

    还是黑漆漆的夜晚,东界王从沈蝶舞房间里出来后,碰到了墙头外,一直在等着他的几个北界大臣。

    站在月色里,东界王显得更加的理直气壮,卡着要跟他们五个对视,仲大夫为主,站在最中间,冷着脸看着东界王,后面是个站成两排,同样冷着脸看着东界王。

    “你们想干什么吧”索性的,现在东界王也豁出去了“你说,你是叫人吧,还是打架吧,我都奉陪”

    “我们来找你是商量的”卡着腰,仲大夫开口,仰着脸强硬的看着东界王“这件事由不得你怎样,你既然把人这样了,你就带人,反正人也是你送的,干净不干净你自己知道,以前不说了,现在,你跟沈蝶舞偷偷摸摸的,北界绝不容许这样的女人,你最好想办法弄走”

    “弄走”东界王闻言,哼哼着笑了出来“你想的跟我一样,我的女人当然我弄走,难不成你以为我会给你们北界王留下啊,这个你们放心好了”

    “你不用让我们放心,我们说的是尽快弄走,越快越好”吴大夫在后面接着开口,声音决绝。

    “当然”东界王不屑的哼笑“你们也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大,沈蝶舞有今天的遭遇,跟你们也有躲不掉的关系,北界王戴今天的帽子,跟你们也有躲不掉的关系,你们不是我的臣子,如果是,你们绝对活不到明天”

    “这个不用你提醒”仲大夫厉声制止住东界王“再者,谁做的事儿,谁知道就好,其他的我们也不想辩论了,至于谁对谁错,谁善谁恶,天在上头看着的,现在我们想要的,就是你赶紧把沈蝶舞弄走,你弄走,但是有个条件,你藏起来,让人永远不要知道”

    “你什么意思”东界王闻言,脸色掉了下来“仲长繁,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威胁我”

    “我没有威胁你”仲大夫无声的仰起头,眼睛里出现了一抹残忍“我们也是发了善心的,是想着给沈蝶舞留一条命的,你也知道,通奸是个什么罪行,是沈蝶舞绝对承受不住的,我说的够明白了吗?不妨再告诉你一句,让沈蝶舞永远不说话的方法太多太多,只是我们不愿意使用而已,当然,如果东界王做不到,我们一定会用的”

    “你……”东界王气得陡声,怒视着他们。

    孟大夫接着开口“再告诉你,我们也不是沈蝶舞,会给你反口的机会,只希望你说到就做到,弄走后不要再让她出来,否则,我们同样有办法,你得知道,我们弄不到你东界王,但是弄到沈蝶舞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件简单的事儿,东界王可以跟我赌赌看,要是您说话不算话,我们有的是办法弄死她”

    “你们敢”东界王厉声“谁敢动我的女人,我让你们死的好看,别说是你们,就是你们的北界王,我也不放在眼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