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毒宠之特工皇妃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大王”卢炎紧跟着走了过来,躬着身子递上了大梁使臣团递上来的文书,微笑,满满的不屑,陆珈随手把文书丢在书案上,走到主位上,对着两旁的人挥手“都坐吧”

    “谢大王”众位使臣都暗暗的擦汗,谨慎的在两边的矮桌前坐下,谨慎的低着头,不少人都瑟瑟发抖。

    都说北界王初出茅庐的一个毛头小子,做事从不按套路出牌,现在看,所言非虚,今天的事情已经说明了一切,现在这个时候,谁愿意站出来讨这个霉头。

    “大王”最前面的一个稍微上点年岁的使臣站起身,对着主位上的陆珈拱手“臣下们这次前来,主要是为了上次信官的事儿,大梁的君主让臣下们来一趟,一来,是避免两国的误会,二来是,了解一下情况,还望,大王见谅”

    “好说”但笑不语,陆珈看着站在最中间的老者,和善的开口“第一,我们这边并没有打你的信使官,至于信使回去怎么说的,那是他的事儿,本王说没有打就是没有打,第二,本王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本王若是打了肯定会承认,这一点,本王今天已经用真实行动表示过了。

    第三,回去如实告示你们的君王,本王今天为何要打你们的主使官,他一个小小的使臣,当殿要求本王的夫人给他献舞,公然侮辱我夫人是歌姬,也不妨告诉你们,本王今天没有要了他的命,已经是给了大梁君主面子,下面的事儿,我也就不说了,本王签了这份文书,你们就准备回程吧,就不远送了”

    “是是是”那使臣躬身,殿中的众位使者都起身躬身,陆珈利落的从主位上站起身,对着一旁的仲长繁招手“仲大夫,招待众家使臣,本王去看看夫人,你们先叙旧”

    “恭送大王”殿中的人同时躬身,陆珈挥动宽大的衣袖,离座,转身走向内室。

    内室的一扇门打开关起,陆珈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内殿里,兴奋的跳了起来击掌。

    终于,她把这个危机渡过了,虽然不容易,虽然凶险,但好在过了。

    她也曾担心过,大梁使臣团在看到那人被推出去以后愤怒抵抗,她确实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须得赌这一次,因为这次是个绝佳的机会,攘外还是安内,她觉得,震慑住外敌,在安定内部,无疑是最好的方案。

    “北界王——”门口发出一声娇叱,陆珈转身。

    普兰馨满脸通红站在门口,发髻凌乱,粉红色的衣袍扣子系的歪歪斜斜,脚上粉红色的靴子上沾满了雪水,此时,正瞪圆了眼睛瞪着她,声音倒着娇喘,呼呼作响。

    “……”陆珈看着普兰馨的神色,无声的往后退了一步,心虚的对着门外喊“来,来人……”

    “没有人——”普兰馨跟疯了一样尖叫着打断了她的话,直直的冲上来,尖叫着质问“你说,你为什么这么多天不去看我,你说,我哪里比不上沈蝶舞,沈蝶舞她就是个舞女,我是南界公主,我堂堂的南界公主,她沈蝶舞除了漂亮,还拿什么跟我比,你想见异思迁,喜新忘旧,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你今天不给我个说法,我今天就死在这里,我死在这里,我看我爹爹会放过你,我看你怎么交待”

    “你。你冷静,冷静”转着圈躲着普兰馨的头,陆珈稳着大殿转着圈,连连后退,着急的开口“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也不看看外殿做的都是什么人,不许胡闹”

    “我管你坐的什么人”普兰馨气得原地跳脚,哭喊的更大声“你今天不给我个交待,我今天绝对跟你没完,没完,你赶紧把那个贱女人赶出去,快点赶出去,我讨厌她,讨厌她”

    “大王”仲长繁出现在门口,为难的皱眉“外面的使臣还在,可否……”

    “还在不是更好”普兰馨闻言,提着凌乱的裙摆,转身跑向门口,陆珈看到后一惊伸手去拉,普兰馨已经跑了出去,门口处,还撞倒了拄着拐杖的仲长繁。

    陆珈慌忙的跑过去,在门口拉起仲长繁,紧跟着普兰馨的脚步跑着,只是还是晚了一步。

    普兰馨跑到正殿的主位上,大声的对着殿中的人喊“我才是北界王的王妃,我才是这个地方的女主人,沈蝶舞算什么东西,她就是个贱人,就是个妓女”

    “普兰馨”陆珈出现在殿角的门口,声音冷厉,怒视着主位上站着的普兰馨“住口”

    这个丫头片子什么都不懂,她把沈蝶舞按着护国嫡女的身份供起来,这个丫头居然想给沈蝶舞拉下来,真是胡闹。

    “怎么这么就心疼了啊”站在主位上,普兰馨拨着凌乱的头发哇哇大哭“那我呢,我从南界王宫跑过来的,我爹还派人追我,我为了躲避那些人我跑了两天两夜,我晚上躲在暗巷子里,为了不让我爹找到我,我捡人家不要的东西吃,我这么做为了谁啊,你现在来吼我,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你看到我的脚了吗?我的脚在流血你看到了吗?你什么都看不到,你只看到了你的美人儿,我恨你,我恨你……”

    顺着普兰馨的腿脚往下后,果然普兰馨走过后,是点点的,不起眼的血渍,只是因为鞋上的水的关系,并不是很明显,所以,她刚才并没察觉,现在普兰馨停了下来,血流的更加的明显,在桌下囤积着,随着小脚成了一个小小的形状。

    再次抬头看普兰馨凌乱的长发,满是灰尘的小脸,歪歪斜斜的衣袍,还有那双被血浸透的粉色长靴,一瞬间,陆珈的心软了。

    在满殿的沉默中,陆珈走上前对着普兰馨招手“你先下来,跟我去后面”

    “我不”哭泣不止,普兰馨倔强的站着“你说,你要不要那个贱人走”

    “你先下来”眼睛盯着普兰馨的脚,陆珈急的拧眉“先把脚包扎了,快点”

    “就不就不就不”看着陆珈担心的神情,普兰馨哭的更急了“你既然这么久都不去找我,都跟这个贱人卿卿我我,你就让我死了吧,不正好顺了你的心意”

    “不要胡闹”陆珈陡声,因为普兰馨的脚“快点过来跟我去后面包扎”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偏不听你的”退着往后,普兰馨哭着往后退,结果脚下不稳重重的跌下主位上的三层台阶。

    殿中看热闹的人一阵惊呼,陆珈抢了几步,伸手接住了到来的身子,却因为体力不支重重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一旁的太监跑过来,扶着两人站住。

    “扶她回去”很是无奈的,陆珈侧头看殿中,都低着头看着地面的人们,也是觉得一阵阵的局促,果然,宫中最难解决的还是女人这一环,比处理国家大事都难。

    “大王”仲长繁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过来,真诚的笑着拱手“您去忙吧,剩下的事儿,就交给臣下吧”

    “也好”转头看那几个太监用椅子抬着普兰馨往后走,陆珈也是无奈的对着殿中的人挥手,随后转身跟着跑向了普兰馨的方向。

    她当然得紧张,普兰馨是南界王的命脉,打发走了殿中的这些人,就是南界王了,她虽没有利用普兰馨的意思,但也不能因为这个得罪南界王啊。

    “众位请”正殿中,仲长繁对着大梁的使臣不好意思的笑着“我们大王年少,血气正盛的时候,难免的因为这些俗尘韵事烦恼,你我大部分都是过来人,应该是晓得的,见谅,见谅哈”

    “哪里哪里”大梁的众人拱手,相会看了一眼,同时无声的挑眉。

    看来,这个北界王这么嚣张却有道理。

    这个女子就是传闻中的南界公主,南界王的命脉,听他们刚刚的对话,应该早就是认识的,这么说的话,北界王收复南界不过是时日的事情。

    更何况,北界王这次请陪宴的是护国嫡女,也就是说,北界王这次接待他们,用的不光是北界王的身份,还有西秦的身份。

    那这么说的话,东界王的地位已经不保了,三界合一,就算东界王有西漠苍狼的帮助,怕是也无力回天了。

    看来,西秦就要进入内战了,那么,这次内战,他们的大梁君主会不会参与呢,这个就看大梁国君的意思了,也看国君,最后的裁定了!

    **

    内殿的内室寝宫里,普兰馨在陆珈的床上坐着,洗漱干净了,披散着长发,一身白袍,头抵着床柱呜呜的哭着,诉不完的委屈一般,泪如雨下。

    过了好长时间,殿中的随侍宫女从内室出来,对着陆珈躬身后离去,身后另一个宫女端了粥过来,被陆珈伸手拦住,端起粥碗,走向内室寝宫。

    坐在床上的普兰馨抬头看陆珈进来的,气得哭着嘟嘴转身朝里,无奈的笑,陆珈对着门口两旁的人挥手,之后端着碗,走了进去,把粥碗放在床头的矮桌上,站在原地看着普兰馨哭的委屈的背影。

    现在她也在发愁,她该如何表明自己的身份。

    可是,她现在根本不能表明自己的身份,特别是,现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期,更加的不能,她不敢确定,这些人会不会愿意跟随者一个女人打天下,所以,身上这身男装的皮,还是她不能丢掉的保护伞。

    可是,此刻,现在,她要如何安慰床上这个因为她而难受的女人呢?!

    搂,抱,甜话奉承,还是示弱认输……

    “大王”门口的一道甜腻的女声打断了她的思绪,转头看门口的人,陆珈也喜了一下,沈蝶舞一身白袍,带着侍女出现在门口。

    心里有些激动,陆珈不假思索对着床上哭泣的背影开口“沈蝶舞来了,你问问她,我跟她什么关系也没有,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对啊,她说的是真的,而且完全没有条件能怎么样嘛。

    “……”沈蝶舞闻言,原本笑着的脸僵了下来。

    镇定后,落下笑容,款款的走向陆珈,微微福身,声音平静无波“大王的意思是,要妾身跟南界公主解释吗?解释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大王跟我完全是逢场作戏,所有的恩爱都是装出来的是吗?”

    “什么?”普兰馨闻言,激动的转身,睁着泪眼仰头看着陆珈“她说什么?什么恩爱,什么装出来的,你怎么跟她恩爱了,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都没有”头嗡嗡作响,陆珈投降似得举起了双手,讨饶的往后退“好好好,我走,我走,我走好吧”

    “你不用走,我走”坐在床上,普兰馨突然站起身,通红的眼蓄着悲伤,套上靴子伸手拿起粉色的外衣,泪顺着眼眶往下淌,恨恨的看着陆珈开口“我走,我走,而且永远不再来烦你,你跟你的美人儿好好过吧,我祝你断子绝孙”

    “你”陆珈闻言气结,愣神间,普兰馨已经跑了出去,边跑边抹泪,抽抽搭搭的跑向大门。

    “还愣着干嘛?”回过神,陆珈对着身后的太监怒斥“还不去拉马车送公主回南界,对了,通知卢督卫随行保护,务必保证公主安全”

    “是”那太监领命后,急的跑出去追普兰馨,陆珈急的眉头皱成一团,转头看床边那双新靴子,陆珈招手另一名太监“你,拿着这双靴子,赶紧给公主送过去,公主脚上有伤,不能走太多路,快去快去”

    “是”那太监领命往外跑,陆珈急的背着手在屋里转,这要是给南界王看到他女儿狼狈的模样,估计一切计划都得泡汤。

    当然不能泡汤,她还得靠着南界王手里的兵力跟东界王,跟东界王背后的西漠狼王斗一斗呢,虽然西漠苍狼国厉害,但是毕竟国力还是跟大梁北楚相差悬殊的,所以,收复南界,或许有南界的帮忙,也是有筹码跟西漠苍狼跟东界王他们斗一斗的。

    所以,千万千万,千千万万,不能在南界王这里出了事儿,要是把南界王弄得恼了,南界王跟东界王联盟,那她就真的惨了。

    “大王这般急躁担心,追过去不就是了”身边一道冷淡的声音响起,陆珈猛地转头,看到沈蝶舞面沉似水的站在她身后,刚要说什么,沈蝶舞带着宫女福身,冷硬的转身走出了屋子。

    急的重重的叹气,陆珈看着身边的个个低着头的太监宫女,急躁的挥手“还不赶紧去伺候着,都愣在这里做什么?这两个祖宗咱们谁都得罪不起,还不快去”

    “是是”内室里宫人散去,陆珈气得转身坐在床上,双手捂住头。

    普兰馨一路哭着跑着走出北界王宫,卢炎在后面追上来,普兰馨甩开身后的人,一瘸一拐的跑,卢炎带着人在后面跟着,普兰馨实在气不过,转头跑向了一边小巷子,卢炎带着人慌忙的走着,跑进小巷子,发现人不见了,顿时也傻眼了。

    转头看身后的士兵,也是个个惊恐,跑进去走了几圈后,无果后,卢炎带着人跑出巷子,急急慌张的往回跑。

    小巷子的转角处,普兰馨抹着眼泪出来,看着过来的路,哭的更委屈了。

    一路哭,一路走,普兰馨在北界的集市上走着,对面酒楼上几个身着外邦服饰的人,看着楼底下一个一身白衣,披散着长发,边走边哭的女子,相互看了一眼后,相互点头下楼。

    刚走两步,被身边的人拦住了去路,摇头“这是南界公主,动不得”

    “怎么动不得”十分的不耐烦,其中的一个外邦的男子,醉醺醺的开口“老子急了,还让老子忍着吗?你可别忘了,这里的太平日子,都是老子挣的,老子还动不得了,真是好笑”

    “说动不得,就是动不得”紧紧地抓住那人的衣衫,旁边的男子,一脸严肃的开口“东界王有令,你们可以前任何地方闹,唯独西北两界,北界王的管辖地不行,西北两界的百姓都不行,南界公主就更不行了,她是北界王心爱的女人,你们招惹了她,只有死路一条”

    “谁他妈相信”外邦的人真的醉了,一把推开东界的乔装侍卫,摇摇晃晃的下楼,东界的侍卫在后面追着下楼。

    楼底下,众目睽睽之下,那醉醺醺的外邦男子紧走两边,伸手抓住了普兰馨的衣服“你,站住”

    “干什么?”哭的哽咽的普兰馨哪里能听他的,胡乱的挥着手,抹着眼泪开口“丑八怪,把你的手拿开,再碰我一下,砍掉你的手”

    “哎哟”那人闻言,转头看身后的人,哈哈大笑“哎哟,够劲够劲,都说嘴上泼辣的女人,床上也够劲,今天我就试试,小美人,你跟我来吧”

    “你干嘛——”普兰馨尖叫着胡乱的挥着手“走开走开,走开——”

    “女人的话都是反的”身后的人在大笑“她说走开,就是让你上呢”

    身后又是一阵大笑,为首的人一脸猥琐,邪佞的笑着伸手,只是手刚伸出去,就被一条鞭子打的落了下来。

    手上一阵痛,为首的男子,立刻横眉,怒视着四周“哪个不要命的敢打我”

    “不要命的是你”一阵马蹄声靠近,陆珈从红色战马上一跃而下,伸手利落的把普兰馨拉到身后,伸手揪住了为首人的衣领,怒红了眼睛开口“我看你是活腻了吧,你也不看看她是谁?我这就砍了你的手”

    “北界王”楼梯旁暗中观察的男子跑了过来,拱手跪下“北界王息怒,这是西漠苍狼的……”

    “我管你是谁?”重重的揪着那男子的衣领,陆珈余怒不减“我告诉你,我今天不杀你,我就不姓陆”

    “对,杀了他”普兰馨惊吓中反映过来抹着泪,躲到陆珈身后,小手揪着陆珈的衣服小声的开口“他,就是他,刚才他还出言羞辱我呢?就是他,杀了他”

    “给我刀”气愤到顶点,陆珈对着身后喊,卢炎犹豫着过来,被揪住衣领的人瞪圆了眼睛,想反抗,被陆珈抓的更紧,伸手前接刀的瞬间,被一道声音拦住。

    “北界王”

    听到声音,陆珈冷静了下来,揪着那人的衣领外人群外看,东界王一身紫袍从人群外走了进来,满脸赔笑着对着陆珈拱手:

    “这,确实是西漠苍狼的人,孤远地区,没见过市面,也不懂礼数,对公主多有得罪,北界王看在本王的面子上,算了吧”

    “不要”普兰馨揪着陆珈的衣角,委屈满满“他刚才对我污言秽语,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普兰馨——”人群外又一个声音响起,南界王一身黄袍带着人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对着陆珈摆手“快,快手”

    “爹爹——”普兰馨不敢置信的开口,瞪圆了眼睛“这个畜生刚刚羞辱我……”

    “你给我住口”南界王拦住普兰馨的话,对着陆珈沉起脸开口“放了他,快点”

    “……”拧着眉,陆珈余怒难解,手上的力度加大,揪紧了那人的脖子,眼看着,那人的脸色开始青紫,东界王的脸色霎时变了,南界王也急的对着普兰馨开口“你快让北界王住手,这个人是西漠苍狼的先锋,因为这点事,别让北界王惹上麻烦”

    “啊~”闻言,普兰馨也吓坏了,伸手拉住陆珈的胳膊,着急的哀求“不要不要,不要,我没事的,没事的,你不要杀他,放了他吧,快点放了他啊~”

    普兰馨急的哭了出来,因为那个先锋官在陆珈的手掌下,脸色已经变得青紫,一口气上不了也就死了。

    “我没事的,我说我没事的~”情急之下,普兰馨转到正面环住陆珈的脖子,哭的着急“我说我没事的,我没事,你不要杀他,不要杀他,我没事的,没事的~”

    ‘啪’的一声,随着陆珈的松手,那人的身体倒地,只剩下一口气,躺在地上喘息,四周的人都不敢动,都低着头,等着眼前满身怒焰的北界王消气。

    “还不谢过北界王”东界王依旧笑着,对着那几个人开口“小心你们的命不保”

    “谢过,谢过北界王”那几个人开口,陆珈猩红着眼扫了他们一圈,对着东界王拱手后,拉着普兰馨往一旁走,身后卢炎带着大批的队伍相随。

    被陆珈握着手,普兰馨侧头看陆珈刚要开口,南界王就走了过来,一把断开两人的手,狠狠地瞪了陆珈一眼后,拽着普兰馨往前走。

    “爹爹——”普兰馨抗议的挣扎着“你放手,放手,疼——”

    “你个孽畜”南界王气的气喘吁吁“你给我回家去,你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爹爹,我不要——”

    “走,回家,你永远别想出来你——”

    伴着普兰馨跟她爹爹一言一和强拉硬拽的走远。

    宽阔的大街上,看着普兰馨被南界王拽着走远,陆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

    大梁的偏殿,萧振曦一身明黄龙袍,美貌动人的坐在中间的主位上,听着下面人的回报,看着手中的折子,不时地扯动唇角,带着不屑的笑。

    “皇上,事情就是这样”禀报的人拱手,是那位出使北界最后出来的老者“臣斗胆以为,此事还是缓一步好”

    “哦”低头看着折子,萧振曦始终不曾抬头,笑的淡然“爱卿说说看”

    “是,皇上明鉴”那使臣躬身“臣以为此时我们不宜出兵的理由是,现在西漠狼王就在东界,包括东界王在内,都在看着咱们的反应。

    咱现在出兵,第一是为西漠跟东界王做了嫁衣,第二,咱们大举进兵,只会给天下人落一个欺凌弱小的口实,再者,我们出兵的代价比我们收回的代价多得多,臣下以为,大可不必”

    “爱卿说的有道理”合上折子,萧振曦微笑着扬眉“朕这次本来也是去试探一下西秦的新政权,本来也没打算这时候去趟这趟浑水,现在的东界王跟西漠狼王巴不得朕去,可是朕为何要去。

    北临北楚,北楚国君不比谁在意临界城池的归属,可是北楚国君从北界出事到现在都毫无动静,你以为楚君不想动,楚君为的也是要个由头出兵,朕这么傻挑这个头。

    再者,现在的北界王可是从北界边界打回去的,别人不知道我们会不知道,西界王说是依仗了我们,其实我们未发一兵一卒增援,北界王若不是有过人的本事,怎会两三年就打回了北界,并且并吞了西界,现在还是观望的好”

    “皇上说得对”那老者再次躬身“而且依臣看,事情还不止这么简单,老臣这次去,那北界王带的是护国嫡女出席接待,还有就是,这北界王跟南界公主的关系也非同寻常,老臣看着,与寻常夫妻无异,绝不像是一两日的恩情”

    “这就说得通了”放下奏折,萧振曦讥讽的笑着开口“其实所谓北界王不过就是南界王安排的人,你我都知道南界公主对于南界代表着什么,怎么那么巧,南界公主刚好跟北界王认识。

    朕认为,北界王也许就是南界王选来的乘龙快婿,不过是趁着祸乱的由头,暗中资助北界王,让北界王打回来,名正言顺的做了北界王,顺手收了西界。

    这也就说得通,北界王怎么就势如破竹打回了北界,怎么就毫无阻力的接管了西界,东南两界毫无表示的理由了。

    南界王,下得一手好棋啊”

    由衷的赞叹着,萧振曦闲闲的笑“朕现在真想看看,西漠狼王这次是怎么跟西秦的新政权斗的,索性就坐山观虎斗好了,反正,莫说是个破碎的西秦,就是完整的时候,也构不成咱们的威胁,北楚都不趁着这个时候动,我们作为首位之邦,为何要动”

    “皇上英明”那老臣躬身,赞同的笑着“不瞒皇上,臣一直是这么想的,皇上英明,我主万岁,只是,梁武池……”

    “不必理他”萧振曦说的不甚在意的开口“朕也不可能因为他一个使者跟西秦挑起战争,再者,也是他自己的问题,当殿让别人的女人献舞,北界王没杀他已经,若是朕……”顿了一下,萧振曦的眸子暗了暗,抬起手挥手“你回去让他养着吧”

    “是”那老者退着出去,萧振曦拿起一旁的折子,看了看上面的印字,随手丢在了地上,一旁的太监哀叹着把那个折子捡起来,要递上去被萧振曦抬手拦住,冷淡的开口“以后这个选秀的折子,不必再递上来”

    “是”那太监躬身,无声的低叹,把奏折再次塞进了袖子里,站在一旁躬身,再次暗暗短叹。

    皇上从北楚回来三年了,三年来没有近过女色,除了处理国事还是处理国事,累得时候,总是对着天边发呆。

    喝醉的时候,总是喃喃自语,含糊的叫着一个名字,持续到酒醒为止。

    有时候心情好的时候,也会画些画像,画了以后换来更多的沉默,从北楚回来转眼三年了。

    每一年,皇上都亲自修书北楚要萧太后,不顾众臣的非议反对,誓要要回萧太后,每一次北楚拒绝后,皇上都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久。

    听人说,皇上要杀萧太后报仇,可是为什么要报仇,皇上没有说过,但是看得出皇上很难过,以至于回来这三年来,后宫之中没有一个女眷,诸多的非议流转,皇上从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有一年议政殿被逼急了,皇上对众臣说:杀了萧太后那一天,就是我娶亲的那一日,杀不了萧太后,朕终身不娶。

    可是北楚岂能同意杀了当朝太后,前朝嫡公主,事情就这么拖着,皇上不放弃,北楚不放人,事情就这么僵持着一年又一年,可是一天天的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这些日子,皇亲国戚开始壮着胆子为皇上物色女子,皇上的态度是不责怪也不看,只是将秀女的画像随手丢弃,从来不看不谈,只是在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什么时候是个头。

    ¥¥¥¥

    猛地坐起身,陆珈在床上惊醒,此刻才不过四更时分,开春的天气里,天色还在墨黑中,风虽不那么凉了,却还是透着丝丝的凉意。

    抬头抚着额头上的汗,陆珈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身,披上衣服,倒了一杯水,套上靴子走向了外面的内殿。

    她常年批阅奏折的地方,她,常年战斗的地方。

    在中间的主位上坐定,她闭着眼靠在了宽大的椅背上,回想着她刚才的梦境。

    关于楚飏的一个梦境,梦里,楚飏得了一个孩子,梦境真实的让她如临现场一般的真实,只是楚飏转头的时候,她慌张的转身跑了。

    或许,她不敢面对这个现实,她已经离开了他,永远消失在了他的生命中,而他的生命中永远不断的进着新的人,新的事物,而且永远让人无法反驳,他可以是为了江山,为了子嗣,为了稳固,为了一切一切她永远反驳不了的理由。

    唯独能让她为自己的难受找到源口的是,是她本身的不懂事,本身的不懂大体。

    她不敢反抗是因为怕碰触这些,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些,恰恰是她内心最痛的事儿。

    桌角旁的一个折子随着她抬手扶额的动作顺着桌角应声而落,挪开手,她顺着那个声音望去,奏折上黑纸红色的字体引起了她的主意,上面写的是——北楚,储君敬。

    心里咯噔一下,陆珈机械似得倾身拾起折子,翻开内页,上面强劲的字体在喜庆的红色扉页上写着几个大字——普天同贺,喜获麟儿。

    手里的折子应声落地,陆珈扶着胸口趴在了桌子上。

    这个字体她岂能不认识,她的字就是仿于这个笔迹,咋看之下,两人的字体几乎毫无区别。

    那么讽刺的事情,她的梦境居然还有成真的一天,多么讽刺,梦境成真真的来临的时候,她心口痛的几乎趴在书案上起不了身,她想睡上一觉,浑天浑地,不顾所有的睡上一觉。

    可是多么讽刺。

    忍着心口的刺痛,她苍白着脸抬起了头,低头把那道折子拾起,郑重的在上面画了‘阅’字,放在一边,接着翻看其他的折子。

    她现在没有时间做这个事情,她不能睡上这一觉。

    因为东界王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因为西漠狼王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带着兵将在这里,西秦的百姓,每一天都在煎熬着,她每一天都能听到不同的探报,西漠的人又做了什么事儿,又害了什么人,可是,能力有限,她无能为力,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焦急的坐着,看着西漠的人残害百姓。

    她的心,并不比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好受多少,所以,她没有倒下的权利,她倒下了,整个西秦都得落入那两个魔头手里,这不是她想看到的事儿,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

    一盏孤灯,孤独的身影,陆珈一直持续批阅到天亮。

    早上的时候,掌事的公公进来看到陆珈在主位上坐着批阅,吓得赶紧跑过来,找人准备打水净面,万分的责备自己的失职,并没有多加的理会,陆珈吩咐他们把奏折整理好,分批分下去,去到后面净面装束。

    早上刚过,陆珈还没有坐下,卢炎带着人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焦急的开口“大王,不好了,西漠苍狼的士兵昨天来了西界,趁着酒意欺辱妇女,那妇人不从,几个士兵杀了他们全家,趁着酒意,屠了他们临近的十几户人家,巡城军到的时候,不明真相,打斗了很久,把他们都抓了,现在西漠狼王来信,要您看着办,您看……”

    “……”震惊下,陆珈放下手中的折子,迈开步往外走。

    卢炎跟着往前走,门口大批的文臣武将在守候,看着陆珈出来,都跟着陆珈走,浩浩荡荡的走出王宫。

    案发现场,血腥阵阵,断壁残垣的院落里躺着大大小小的尸体,七旬老者,三岁孩童,死状各异。

    冷风吹过,火烧过的顶梁上冒着白烟在空中盘旋,像是一个个不肯离去的亡魂,像是一股股怨灵在她身边围绕,嘶吼的风声,在她听来,更像是一个个哭泣的鬼魂。

    蔚蓝的天空下,陆珈仰起头闭着眼感受着风中的血腥,跟人们预想的不同,陆珈这次表现的非常的镇定,甚至不曾大吼出声,不曾咬牙切齿。

    “把那些人给我绑到正中间的菜市口”仰着头闭着眼,陆珈平静的开口“示众三天,三天以后,把这些人给我挂到东界的城门口去,传命下去,晓于天下,不许任何人来求情,迎接一切的挑衅,不许和谈,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是”身旁的士兵躬身领命,转身往回走,陆珈转身走向来时的路,一双眼睛因为愤怒满是红色的血丝。

    城中正中间的邢台上,十几个身着外族服饰的士兵正在被人推着往上走,陆珈带着人目不斜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偌大的广场上早已站满了民众,翘首期盼着,有期盼也有失望。

    他们不敢确定他们的大王,是不是敢动台子上这些士兵,因为长久以来,他们受够了这些蛮夷的骚扰,但是历届的王都没有出来说过什么,每一次出了什么事儿,都是黑白不提的掩饰了过去,或者就直接当做没有看到。

    像今天这样把这些人直接绑起来,这些年还是第一次,所以,民众心理有期待,也有担心。

    “北界王”正中间的邢台上,绑在正中间的一个男子开口,一脸的胡须,豹头环眼,一身的凶狠,瞪圆了眼睛看着陆珈“你站住,本将军有话跟你说!”

    “……”人群中一阵喧哗,陆珈领着人站住了脚步,微转身冷着脸看着邢台上狠厉不屑笑着的男子。

    “他叫东里天,是西漠苍狼的先锋官,跟昨天欺负公主的是一个营的”卢炎在一旁低声介绍着,谨慎的开口“西漠狼王对他很是器重,此人残暴凶狠,手段毒辣,他就是因为昨天那个先锋,所以带着人故意来滋事报仇的”

    “北界王”东里天仰着头扯着嗓子狂妄的开口“你这是做什么?不就是玩了你们几个女人,杀了几个人嘛,算的了什么?就算我想玩你们的女人,你不是还得给我送吗?现在爷爷亲自来了,不劳你送了,你反倒不高兴了。

    真是,听我的,赶紧把老子放了,再送几个美女跟老子走,让老子们爽爽,老子就不追究了,老子在这个地界玩了那么多女人,还没被人绑过呢,老子今天很不高兴,老子说话,你们听到没有,快点把老子放了”

    人群中又是一阵躁动,陆珈背着手站在原地,看着一米高台上,绑在石柱上狂妄的人,心中的怒意,让她霎时睁不开了眼睛。

    微转头瞄了瞄卢炎腰间的挎刀,陆珈伸手去拉,被仲长繁瘸着腿扑过来,按住了陆珈的手,着急的开口“大王,不可啊”

    “让开”无声的咬牙,陆珈怒视着仲长繁“大夫,你的皮又痒了吗?”

    “大王息怒”仲长繁急的满头的汗,哆嗦着地开口“大王息怒,反正人已经抓了,我们先回王宫,一切从长计议”

    “切”高台上的东天里看着他们君臣的拉扯,脸上的不屑加深,对着柱子蹭了蹭身子,得意的开口“就是你们敢把我怎么样?识相的赶紧回去商量,还有赶紧把老子们放了,给老子们找几个女人来玩玩,老子们可以边吃边等你们”

    人群一阵躁动,大部分的人纷纷惊恐的往后退,东天里满意的看着人群的恐惧,跟陆珈的不动,语气更加的狂妄“你们怕什么,老子会经常来的,老子会把你们的女人一个个的睡了,哈哈哈哈”

    邢台上绑着的人同时发出一阵大笑声。

    盛怒之下,陆珈狠手甩开了仲大夫,提着宝刀从侧面的梯子走上了邢台。

    仲大夫被甩的趴在地上,爬着阻止陆珈往前走,被一旁的侍卫队拦住,个个愤怒的转头,看陆珈走上一米高的邢台,直奔笑的大声的人。

    “北界王……”东天里看到陆珈掂着刀走过来,只是说了一句,就看着到直直的插进了自己的胸口,口中腥咸,东天里瞪大了眼睛,满眼不置信的看着眼前咬牙切齿的北界王,张开发生,血从口中喷泄而出。

    没想到,他是真的没想到。

    “北……北界王”嘴里喷着血,东天里眼睛睁大最大,盯着陆珈愤怒到扭曲的脸“你,你好大,好大的胆子”

    “本王什么都没有”狠狠地开口,陆珈重重的抽出了刀,血顺着刀窜出,沾染了陆珈的银色袍子“本王最不缺的就是胆子”只是抬手间,陆珈反手刀口,横着切下了东天里的头,顺手接住随手丢下了高台。

    台子下惊呼声比刚才更加的强烈,只是看着头颅扔下来,没有人在往后退,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人都抬着头看着,看着台子上,他们满身是血的王,他们的王,切掉了欺辱他们的贼寇的脑袋,为了他们,不惜跟西漠苍狼正面应战。

    这一刻,动荡了百余年的西秦人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跪了下来,接着大批的民众跟着跪了下来,强烈的艳阳中,陆珈转头瞄了一眼被绑在柱子上的其他人,那些人早已吓掉了魂魄,站在柱子旁一动不敢动,脸色白的像蜡纸一样。

    “给我好好站着”掂着刀,陆珈咬着牙走向他们,那些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瞪圆了眼睛。

    “听着”陆珈接着开口,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眼前的人听见“天老王子也救不了你,天王老子来,你们也得为我的民众偿命,给我站在这里好好看着,给我等死,给我好好数着日子,三天以后,我会把你们一个一个调到东界的城门上去,我让你们给我好好的称老子去,现在……”陆珈转头看向台上的侍卫“把他们的耳朵割掉,顺着墙给我丢到东界去”

    “是”台上的人一阵激昂,陆珈愤怒的转身往下走,身后一片哀嚎,对着身后的人摆手,陆珈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走向了西王宫,身后的大批重臣跟着,走过王宫的大门,跟着她走进正殿。

    西王宫她很少来,办公她都在北界王的王宫,但是这里的王宫仲长繁为她保留了原样,目的也是为了在西界办公方便。

    大殿中间主位上坐定,陆珈冷着脸看着殿中文臣武将分立站在两边,招手示意仲长繁开口。

    “是”仲长繁从文臣里面站出来,对着陆珈躬身“臣下以为既然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必要在顾虑其他,后来想想,大王做的也对,那西漠先锋官敢如此的叫嚣大王,我们若不出手,只会让人笑话咱们,大王今日做得对”

    “不要说这么,想想你的想法”挥手,陆珈微皱眉头。

    示意仲长繁接着开口“大王,臣下的意见是,咱们先按兵不动,看东界王跟西漠苍狼那边怎么说,臣下以为,东界王这次并不一定能参与进来。

    因为咱们正面对抗的是西漠苍狼,东界王肯定不会贸然出手,因为天下公里在,若东界王此次与我们为敌,天下人一定以为东界王是跟西漠苍狼一伙的,东界王一心想统治西秦,怎么可能在这件事上犯迷糊,臣下赌东界王不会插手”

    “可是,东界王若以维护外邦声誉来寻衅如何是好”文臣中有人问话,殿中陷入一阵沉默。

    “这也不难”文臣中再次有人开口“那东界王若是以这个理由来,那咱们索性就按照轻内寇的对策去迎战他,只要南界王不插手,咱们对抗东界王根本就不在话下,同时,西漠狼王敢出手,那我们就以清君侧的名义出去,打他个名正言顺”

    “对对对”

    “对对对”

    全朝的附和中,陆珈对着那人招手“你出列来”

    “是”那人走出了班列,四十多岁的年纪,三流须髯,清瘦的身形,走出来对着陆珈躬身“大王”

    “史大夫说的很有道理”陆珈开口盯着眼前的人“本王找你出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儿要你去办”

    “大王请吩咐”那人躬身“臣下只当鞠躬尽瘁”

    “你有游说经历,三日后,你带着本王的书信到东界去,面见东界王,谈谈他的口风,你放心,本王会派重兵护送你去”

    “大王放心”那位大夫再次躬身,笑的坦然“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那一天臣一个人都不带臣自己去,臣相信,他们杀了我,大王一定会为臣报仇的,臣愿往”

    “下去吧”闻言,陆珈抿唇挥手。

    史卫中,她们收复北界的过程中,中途来投靠的史学家,精通天文地理,占卜星象,多年来跟着她兢兢业业,走南闯北,颠簸流离,此人大家之象,不争不抢,不显不漏,却也武韬武略无所不能。

    其实,她麾下这样的人才不计其数,这也是她这些年打回北界的重武力之一。

    “都下去吧”单手扶住额头,陆珈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对着朝堂上的人挥手“就按史大夫的做,这两天去做准备,随时准备应战”

    “是”朝堂上的人躬身退下,陆珈抚着额头闭眼,脑海中一阵的嗡嗡作响。

    是她今天太过愤怒。

    是她对今天发生的事儿太过震撼。

    可以说,这么久以来,她今天是第一次深切感受到西秦民众的悲哀。

    尔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样的日子,他们过了百余年,几代人。

    他们无助。

    他们悲凉。

    他们无法脱离!

    而她,现在也置身这座孤城中,她要怎么做?怎么做才能让自己不像今天这样的愤怒,怎么做,才能解救来自西秦民众的绝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