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毒宠之特工皇妃 > 三堂会审
    里面的人出来宣旨,她跟着人走了进去,她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并排坐着的三人。

    中间坐着楚飏,一身的皇袍,头戴龙冠,一脸的严肃冷厉。

    左边的芸妃,一身凤袍看着她一脸的蔑视,右边的萧太后瞪着她,更是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无声的浅笑,陆珈的笑来自心底,她要他记着,记着这个笑容。

    “陆氏”主位上,芸妃开口,声音冷冰“你可知罪”

    “…。”无声的扬起了头,陆珈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像是要把印在脑海里。

    此刻现在,今天此时,是此生的最后一面,她此刻承认,但是这个男人确实曾在她心里待过,他的好,他的不好,都在她心里,她还是希望,前世今生第一个,她动过心的男人,能在她心里,日后有一个影子,就算记不住,以后想起的时候,能有个念相。

    “陆氏”一旁的芸妃对于她对萧振曦的凝视很不满意,因为皇上的身子在明显的颤抖,而且很是厉害。

    “…。”嘴角微微扬起,陆珈转眼看芸妃,唇角的笑,化成讥讽“说吧,有什么罪讲出来就是了,我就在这等着”

    “你”芸妃气得气结,因为楚飏在又不好发作,就对着外面甩手“宣张成刘干”

    “是”外面的人应声,张成从外面跑了进来,刘干被打的满身是血从外面拖进来,转头,陆珈看来人不由得笑了,这两人她认识,当初一起在盘山寨救人,跟着秦俊卿的两个护卫。

    她似乎隐隐约约想起那一天秦俊卿说的话了,为首的,状告她的是张成,张大温的兄弟。

    “皇上,娘娘”张成俯身跪下叩头。

    “把你们知道的说说”芸妃不屑的瞥着陆珈,嫌恶的开口“大胆的说,说全了,不用顾忌”

    “是”张成看了一眼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刘干,再次叩头后开口“那日我跟刘干跟随秦都尉去了盘山寨,却在盘山寨梁国储君萧振曦的卧房里发现了前皇后,询问了才知道,前皇后是储君从外面带回来的,还说是他的女人什么的,于是那日,我跟张成就随着秦都尉去了储君的房间,果然,前皇后就在那里,后来,前皇后就对储君使了美人计,才让我等顺利的救出了陆家少爷陆昱”

    “贱人,不知廉耻的贱人”右边的萧太后第一时间坐不住了,怒红了眼睛上前被楚飏抬手拦住,对着四周冷声开口“都出去,出去”

    “皇上”芸妃急急地开口,只是看着楚飏的脸色,也只好福身出去,萧太后看着楚飏的脸色,也不敢造次,瞪着满是血丝的眼,愤恨的甩袖出去。

    偌大的殿中,只剩下他们两人。

    有风吹来,虽然伴着日光,却没有一丝的温度,反而多了一股冰冷。

    “他们说的可是真的”背着手,楚飏平静的开口。

    “是”仰头,陆珈平静的开口,直视着他的眼睛,时间不多了,她得记住他,好好地看看他“萧太后来了,她把所有事都告诉你了吧,外面那些大臣,是要你杀了我的吧?”

    “这个你不用管”楚飏隐忍着怒意看着眼前的女人,眼里是点点的血丝“朕只是想知道,是真是假,那天在盘山寨山下,你那么急的劝朕,是为了朕,还是为了萧振曦,你要朕放了萧太后是为了朕,还是要萧振曦落一个安心”

    “…。”无声的扬起了头,陆珈盯着他的眼睛,像是要把他印在脑海里“我不能看着他死,因为我欠他的……”

    “别让我听到他的事”愤怒的开口,楚飏低头看她“更别让朕听到你喊他的名字”

    “我知道你很累”垂下眼,陆珈静静地笑着开口,有点答非所问“其实我也很累,其实我很在意芸妃还有吉他妃子的存在,而且越来越在意,我真的好累好累,跟你一样的累,所以,不如,我们就这么散了吧,这样大家都好了,不好吗?”

    “说的什么胡话”楚飏愤怒的急着出声,伸手拉她,她往后退了一步,闭上眼睛,疲惫的开口“放手吧,让我走吧,也许我走了,不见面,你心里静了,身边也静了,我的心也就净了”

    “你一句都不愿意跟朕解释吗?”痛苦的看着陆珈的神色,楚飏的双手紧握“你给朕解释一句也好,你说一句不是,说一句不是朕就信”

    “我确实认识他”陆珈的眼神开始漂浮,满眼的内疚“上山的第二天我在山洞口遇着了他,你不是问我有没有遇着过狼吗?我说遇到过,就是遇到他的时候遇到的,为了上山,我骗他说,我是天派来的,我跟他起誓,我说,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他,若负此言,天诛地灭”

    无声的闭上了眼,陆珈低下了头,难掩的痛苦内疚“没错,一直以来,萧振曦,就像一根刺扎在我的心里,但凡他有点事,都能带动的我周围的骨血疼痛不已,走出山寨时,风拍在我的脸上,就像耳光扇着我的脸,提示着我有多卑鄙无耻,你不会知道,你永远不会知道,他那么认真跟我说未来的时候,我的心,内疚到撕裂的疼,我觉得,我此生做的最卑鄙,最无耻,最天诛地灭的时候,就是利用欺骗了这个人的感情”

    “所以呢?!”楚飏的声音在颤抖,因为她的声音跟表情“所以你要跟我说什么?!”

    “所以还能有什么所以”苦笑,陆珈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你想什么所以,我从不说谎,我也不想跟你说谎,进入山寨的那三天,我认识他三天,足够我内疚一辈子,我没有说谎,句句是真”

    “……”巨大的震撼使楚飏的身体往后退了一步“所以,你,今天要说的是,就算有了今日,也是我造成的,是这样吗?!”

    “……”闭上了眼睛,陆珈转头向一旁,不再言语,也给了他最坚定的答案,楚飏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慌乱的转身跑出去,两行泪从陆珈眼中滑出。

    “把她囚禁在这里,没有朕的旨意,谁都不能动”

    楚飏出去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陆珈背了背脸,任细小的风吹干泪痕。

    对不起,这个时候,她只能说这个,爱恨若是只隔着一层纱,那就隔开爱的那一面,也许在未来的数十年里,都过得好一些,只有不相念,才能相忘,忘了便静了,静的久了,心就净了,净了就净了,净了就不痛了。

    萧太后看着楚飏跑出去,阴笑着摆手,带着人走出了宫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