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毒宠之特工皇妃 > 楚飏的怒意
    “我”着实愣了一下,陆珈抬头看眼前的男子,狠狠地甩手往后退了一步,不觉的,有些心虚“我,我又不是做坏事去了,你别问了”

    “反了你了”再次上前,他伸手拽她的手腕拉近,咬着牙开口“朕说了,给不了朕合理的解释,朕把你挫骨扬灰”

    “你扬你扬”松懈了心房,心底没有顾虑,人也顿时恢复了从前的状态,陆珈欺身上前,仰着小脸倔强的开口“你扬一个我看看”

    “你”楚飏气的往后退了一步,因为她的无赖,也有点手足无措,狠下心,握着她的手腕加紧。厉声“你少岔开话题,你今天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朕就让你好看”

    “疼——”她急呼,楚飏闻言脸色霎时丢开了她的手腕,站着一旁气的拧眉,狠狠地甩着手腕,陆珈生气的跟他对峙“你可以把我怎么样?”

    “朕会杀了秦俊卿”气得不行,楚飏厉吼,气喘吁吁。

    “你去你去你快去”握着发疼的手腕,陆珈毫不在乎的回吼“你可是一国之君,你说话得算话,你赶快啊,你别说杀了他,你灭了他满门你看我会不会皱一下眉头”

    “你”楚飏气的语结,不远处门口趴着的秦俊卿暗暗呼救:这是一致对外的节奏啊。

    “你赶快啊”抱着胳膊,陆珈讥讽的看在楚飏“你怎么不下旨啊,快点啊,都等着你呢,无聊,懒得理你”

    “你给我回来”看陆珈转身走,楚飏上前再次把她拉回来,冷厉的神色已经缓和不少,只是依然余怒满满“那你们今天是干什么去了,怎么会去西郊?”

    “我怎么知道”怒声,陆珈握着还在发疼的手腕“我早上从厅里出来,秦俊卿那混蛋说要带我去见我弟弟,不过也是我愿意去的”扬起下巴,陆珈略带委屈的看他“你带着你的新后去祭祖,我干什么去,去给芸妃机会羞辱我啊,我想了想就去了啊,反正我不想跟你一起去”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捂着胳膊,陆珈气的嘟囔“就那么不巧还顺道解决一件奇冤”

    “你啊”松懈了语气,楚飏满满的无奈看着她,伸手拉着她的手腕看着,声音带着心疼的责怪“你知不知道,朕为了保护你花了多大的力气,现在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你,就等着找你的把柄呢,朕那么藏着你,不让你露头,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今天的事儿,你就不能过来跟朕说吗?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动手,你可知道,朕多怕你受伤,多怕你出事?以后不这么逞强了好吗?有朕呢不是吗?以后不能这样了,知道吗?!”

    “怎么才算是懂呢?怎么样才算聪明呢”任由他揉着手腕,想起那一家人抱着痛哭的画面,心里不是滋味,陆珈垂着眼眸开口“坏人那么坏,民众那么可怜,这样的事儿,谁看到都会伸手援手的吧,再说,告诉你有什么用,萧家的正统,你敢管吗?!”

    “朕从来没有怕过谁?”揉着她的手腕,楚飏很是不满的抗议。

    “切”隐忍着泪花,陆珈翻眼看他,不屑的开口“这是好巧不巧的被我发现了,要是这件事不被我发现了,今天又多了两条人命,当然,你依然还可以这样说,你从来没有怕过谁,只是不愿意理他们”

    “朕说的是真的”楚飏冷声,看着她的侧脸,保证似的开口“朕从不说谎”

    “那首领张大温说旨意是你下的,你承不承认”她倔强的仰头问。

    “没错”他答,理所当然的语气。

    “切”被他的态度气的转身走。

    楚飏见状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急着开口“只是因为今天这件事很是重大,朕不想节外生枝,想着缓一缓事态才让萧弘扬自己解决的”

    看陆珈满脸不相信的神情,楚飏急的开口“梁国的国君来谈事物,我总不能丢开这么大的事儿,去管萧毅这件事吧…”闻言陆珈猛然一愣,却也猛然幡悟,她大概明白今天秦俊卿为什么要带着她出宫,不让她参加祭祀了。

    “所以,朕才会下了那道命令”抓着陆珈的胳膊,楚飏急急的解释着,感觉到陆珈冷静了下来,也舒了一口气,继续开口“所以,朕并没有包庇谁的意思,萧家,莫说是现在,就是萧太后时期,朕也没有顾忌过他们,而且,朕确实听过一些萧毅的恶行,却不知道如此的恶劣,所以,根本不存在你说的你想的那些情况”

    “…。”若有所思的转头,陆珈看向了门口秦俊卿在的位置,四目相对时,秦俊卿无声的低下了头,轻抿唇,陆珈站在了原地,内心一阵乱。

    “传张大温”看陆珈表情的转换,楚飏厉声开口,门外张大温被两个人压了过来,按在地上,张大温早已吓白了脸,连连叩头“皇上,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属下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你以为朕不知道你跟萧弘扬那些勾当”看着张大温,楚飏厉声开口“平时小恩小惠也就算了,面对人命这么大的问题,你居然敢擅自做主,草菅人命,张大温,你身为朝廷命官,不为百姓,只会攀附权势,把张大温拉出去打一百大板,割除官职永不录用,在西郊街市游街三日,带上萧毅一同游街示众”

    “是”身边的领命,门口的秦俊卿闻言,急急地跑了出来,跪倒在地“皇上息怒,张统领也是奉命行事,请皇上三思”

    “不必求情”楚飏厉声“朕这次一定给萧弘扬一党颜色看看,否则,怎么服众,大梁的国君也在,这件事,朕若不处理,岂不被他国笑话,也趁着这件事,告诉大梁的国君,现在萧家之于朕,不过是一个门臣,任何作用都没有,愣着做什么,还不推下去”

    “是”旁人的人领命压着张大温往外走,秦俊卿急的抬头看陆珈,眉头紧锁:这张大温是张成的亲哥哥,这件事,怕是不好办了!

    “周成拟旨”楚飏再次开口“传秦俊卿传旨,西郊的案子交由左部侍郎连同大理寺监程一同办理,全部赏罚透明化,告诉他们,借助这件事给朕震个视听,朕要公正办理,给朕好好的办,天捅破了,朕来补,按在我的原话写”

    “是”周成跟秦俊卿领旨出去,楚飏转身看她“这个结果你可还满意!”

    “嗯”她低头看着地面,压着心中的五味杂陈,好半晌抬头看楚飏,认真的解释着“我今天出去,确实是想见见我家弟弟,因为已经几个月过去了,我非常的挂念他,毕竟陆家就剩他最后一个了,我真的非常的挂念他”

    “陆珈”很是不忍心,楚飏走过去拥她入怀,柔声开口“相信我,我不让你见他是为了保护你们俩,因为陆昱的身份特殊,见的人越少,对他来说越安全”

    “我知道”心里一暖,她隐忍着泪花开口“可是我知道想见见他,他一个人,一个孩子,独身在外面,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我只是想看看他,过得好不好,穿得暖不暖,可有……可有人欺负他”

    “朕跟你发誓不会”因为她的哽咽,楚飏的心揪成一团,抵着她的额头低声开口“朕发誓,你家弟弟很好,穿得好,住得好,吃的也好,再等几年,再等几年,等他长大了,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了,那时候也是你们姐弟相见的时候了”

    靠着他的胸口,她不觉得打湿了双眼“你说我家弟弟会不会怪我,怪我没有把他护在身边保护他”

    “不会的”低声安慰她,楚飏的声音低柔“他走的时候,没有一句抱怨,只是央求秦俊卿好好保护你,这么久以来,他每天刻苦读书练功,从来没有抱怨过,只是听照顾他的人说,陆昱他,很担心你,每天都会问你的情况,陆昱,是个好孩子”

    泪水沾湿他的衣襟,陆珈轻轻地点头。

    她能理解楚飏的用意,这天下间,萧太后最恨的除了她就是陆昱了,楚飏或许能用皇帝的身份护得住她,却护不了陆昱,一旦发生什么事儿,在朝中,在明处,陆昱必定是第一个遭殃的人。

    如果是这样,不如在暗处,好好的过完这一生,荣华富贵,功名利禄,都不如一个平安健康来的实在。

    也许数年后,他们姐弟,还有见面的一天,只是……漫漫人生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