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毒宠之特工皇妃 > 等着,朕就给你交待
    “…。”无声的咬着牙,陆珈看楚飏转身往外走,站在原地狠狠地瞥了他的背影,嗤之以鼻。

    “跟过来”走到门口的楚飏站住脚步厉声开口“好好地跟着,今天朕给你个交待,你要是给不了朕交待,朕会把你挫骨扬灰”

    “…。”怕你,无声的咬牙,陆珈大步的跟着楚飏往前走:今天就看你怎么交待?!

    寒夜里,跟着前面愤怒的步伐,绕过几条路走向了其中的一个宫苑,这间宫苑里,同样的灯火通明,只是多了哭声震天,看到楚飏进来,哭到满脸花妆的芸妃扑在楚飏怀里哭的泣不成声“皇上,皇上要为臣妾做主啊”

    “…。”无声的推开芸妃,楚飏愤怒的转头看走在身后的陆珈。

    芸妃在看到陆珈的那一瞬间几乎失去了理智往前扑,被楚飏用冷厉的眼神制止,感受到楚飏的怒意,芸妃停了下来,之后只是趴在一边哭,正面屋子里,尚书大人箫弘扬,一身黑蓝袍从内屋跑了两步出来,急急慌慌的在楚飏身前跪定“皇上”

    依着院子里的柱子,陆珈斜眼瞄着跪在楚飏脚下的男子,五十几岁,身高八尺,三缕须髯,一双眼睛透着精明。

    这个,才是这个皇朝的正统皇裔,所以楚飏惹不起他。

    是这样吧!

    “起身吧”楚飏冷着脸,背着手走过了箫弘扬的身边,眼睛都没有扫过,走向了殿中正中间的位置,周成挥手,一旁的太监慌忙搬了椅子过来,楚飏坐了下来,冷着脸看院子里萧家的人“朕问,你们答”

    “是”萧家的人纷纷跪倒,紧张的应声。

    “萧爱卿只说萧毅去西郊边镇了,萧毅去西郊边镇干什么去了”楚飏的声音很冷,几乎没有温度,陆珈就在一旁的站着,冷着脸转头看一旁。

    “皇上”看着眼前的架势,芸妃稍愣了一下,跟萧丞相对视一眼后,慌忙的跪着往前爬了两步,哭泣“皇上为萧毅做主啊,萧毅被人残忍的割掉了耳朵,这以后,人就废了呀,皇上,皇上为萧毅做主啊”

    “朕在问”冷着声音,楚飏看着萧家的人,再次,不容忽略的开口“萧毅去西郊边镇干什么去了”

    “皇,皇上”萧丞相叩头,犹豫着开口“犬子,犬子,去……去”

    “去做什么了?”冷着声音,楚飏面沉似水“萧大人好好说说,朕好好听听”

    “皇上恕罪”完全没了底气,萧弘扬伏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微臣教子无妨,微臣,罪该万死”

    “朕说没说过”声音如冰,楚飏盯着跪在地上的萧家的人“朕说没说过!要你让萧毅收敛性子,朕说没说过,再犯决不轻饶”

    “皇上恕罪”额头汗水如瀑,萧丞相连连叩头“皇上恕罪”

    “你当我北楚是什么地方”冷厉的声音高扬,楚飏盯着眼前的萧丞相“你是不是想让天下人都觉得朕怕你萧家,你是不是觉得,朕不敢动你萧家”

    “皇上恕罪”瞬间扑倒在地上,萧丞相叩头,头头碰地“皇上恕罪,臣该死该死”

    “给朕看清楚”猛地站起身,楚飏冷眼看着萧家的众人,包括芸妃在内“这里是我楚飏的天下,你们给朕收敛点,要不然,别人不割掉你们的耳朵,朕也会割掉你们的耳朵鼻目,今天,朕再说最后一次,你们给朕好自为之,否则,朕就把你们囚禁起来,让你们好好地反省”

    “是是是”萧家人个个磕头如鸡啄米,楚飏甩袖厉声“来人把萧毅打入大牢,回去给大理寺审判,谁敢阻碍刑法,同罪论处”

    “是”身后的人应声,楚飏拂袖转身而去,留萧家一门愣在院子里大惊失措,有侍卫从屋里拖着白布包头萧毅出来,院子里一阵哀嚎,箫弘扬趴在地上无声的闭眼,芸妃趴在地上吓白了脸,一动不敢动。

    在萧毅的一片哀嚎,跟萧家人的无能为力里,陆珈瞥了一眼他们,转身往外走。

    清冷的雪天,清冷的院子里,青砖的路上。一前一后,陆珈跟着楚飏走着,一颗桐树下,楚飏站住了脚步,陆珈跟着站在脚步,看着前面的男人回身。

    往后退了一步,陆珈仰着头倔强的看着前面的男子一步步的走过来,也扬起了脸,丝毫不退让。

    “朕说了,朕给你答复,你也必须给朕一个信服的理由”猛地伸手抓住了陆珈的手腕,楚飏咬牙切齿的开口“你给朕说清楚,你跟秦俊卿今天出去干什么去了?!”

    ------题外话------

    高冷范儿的各位,留个言给作者君一些动力吧,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