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毒宠之特工皇妃 > 看热闹,被挤掉进冰湖
    “娘娘”刘正闻言顿时白了脸跟绿珠对视了一下,躬身过去拦住了陆珈的去路“您看,您看,这外面天儿冷,要不,您歇着,您歇着娘娘,奴才去,奴才去问问,您歇着”

    “不行”断然拒绝,陆珈戴上披风上的帽子往外走:她确实是被闷坏了,出去走走才是目的。

    “娘娘”刘正看了绿珠一眼,绿珠哭丧着脸,刘正头上冒着冷汗小跑着出去,躬着身子,急急地开口“您等等,您等等,奴才去备车,去备车”

    “不用了”感觉到不对劲,陆珈转头看绿珠哭丧着脸站在门口,这么冷的天儿,刘正的额头都是汗,稍愣了一下,陆珈转身走出宫门,身后,刘正急的跺脚,绿珠直接被急哭,带着几个丫头跑过来跟刘正要对策“刘公公,怎么办啊?怎么办才好”

    “哎”一声叹息,刘正跺脚后,看着他们“小福子,你快快去告诉周公公这边的情况,绿珠你也别哭了,你在宫里看着,我去看着娘娘,你们在家里准备着,随时等着娘娘”

    “是”几个人应声,小福子从后门跑出去,刘正加紧脚步在后面追,绿珠带着几个丫头转身回殿里,都哭红了眼睛。

    一路走一路看,陆珈沿着青砖小路走着,四周一片的银装素裹,映衬着朱红色的宫墙宫门,别有一番美景。

    只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她所在的算是深宫最后的位置,往前走,越靠近宫中心的位置,四周开始多了红色的丝绸跟灯笼,再往前走走,唢呐声在响,而且人越来越多,最奇特的是,每个人都是一身红装。

    顺着鼎沸的人声,陆珈悠闲的走着,人越来越多,而且大多是乘坐着马车来的,可以看得出,来到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而且人都集中在一个宫苑的门口。

    太和殿

    仰头看门头的牌匾,陆珈被陆续往里进的人推了进去,里面更是别有一番天地,偌大的院子里中间是一条银色瓷砖排成的白玉大道,大道中间每隔两米一处就摆着一个红色的火盆,正中间是一个九层台阶的台子,台子上放着一个铺着红绸的四方桌子,桌子上摆着天地蜡烛,戒尺跟香炉,香炉中插着大把的香袅袅的冒着白烟。

    天地桌两边摆放着两把裹着龙凤绸缎的椅子,椅子的后背镶嵌着龙凤的雕像。人群外一阵敲锣声,随后一阵喜庆的管乐唢呐响起,一定通红喜庆的花轿从太和殿的门口抬了进来,八名身着华服的少爷引着轿子往前走,八名大臣的夫人在两侧护轿,顺着前面少年的引路,一步步的往前走,跨过熊熊的火盆,一步步的走向正中间的天地桌,唢呐管乐声震天。

    风雪又起,陆珈站在人群里,鼎沸声中仰着头垫着脚看着大道上浩浩荡荡的队伍,在心里感叹,这皇家的排成,还真不是一般人家能比的。

    只是天空并不作美,刚才还还算晴朗的天地,却慢慢的被黑云覆盖,雪慢慢的大了起来,风也慢慢的大了起来,与此同时,门口的礼炮声响了‘咚’的一声响射向天空,在空中绽放出一朵花,‘咚’的又是一声响,又一朵花打向空中,一个龙的形象栩栩如生的出现在空中,人群中一片赞叹,包括在人群中看热闹的陆珈,她是真没想到,古代有这种工艺。

    又是一声声响,一个礼炮打出去,凤凰展翅九天,人群中发出一阵掌声,陆珈也惊讶的跟着鼓掌,厉害厉害,真的难以想象。

    ‘咚’的一声响,万朵桃花开,照亮了整个天空,人群中一阵惊呼,陆珈也睁大了眼睛看着漫天的桃花,跟着鼓掌。

    带着花蕊的花瓣跟真的一样在空中绽放着,那技艺,那手工,简直神乎其技,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就是在现代,这种工艺也让人叹服,所以说,古人的智慧是让人无法预估的,这工艺真是神乎其技啊。

    唢呐声再次响起,一阵鞭炮声响起,噼噼啪啪的预示着喜庆,身边的许多人都捂起了耳朵,陆珈也跟着捂起了耳朵,眯着眼看炮竹燃尽,喜庆的红纸遍地开花铺满院子,印的雪地一片喜庆的红。

    “一拜天地”偌大的,喜庆的台子上,一男一女,喜庆的华服,都带龙凤冠的男子手执喜带同时弓身。身边的人都在鼓掌,很是被动的,陆珈也跟着举起手鼓着,她得鼓掌,要不会显得很不合群。

    不过,这古代皇家的婚礼,礼花手工艺,真让她大开眼界。

    “有请国老”喜台上,司仪一声高唤,人群一阵骚动,接着人群开始喃喃低语不断,大概是议论着这几个国老的光荣事迹,就是立了多少多少战功,如何如何的受尊重一类的,跟着人群的脚步往后移动,台上的声音也越来越听不清楚,司仪接着开口,大致的意思是请分开道理,请国老们往前站。

    人群再次骚动,她愣生生的被人群推着再次移动,有侍卫过来,扒着人群往一旁站,中间让出一条路出来,这也让她在人群中移动的速度加快,中间人群分开的小路上,几个身着官服,雪白须髯的老者,由太监领着,个个满脸激动的,有序的排着队往前走着。

    雪伴着风,挂着雪粒开始下,尽管在人群中,犀利的冷风还是有刮脸的感觉,缩了缩头,陆珈抬头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行,穿的太少了,还是早早回去加衣服吧,这么下去,照这个雪势,真的下大了,今天可够她受的。

    “请皇亲”喜台上的司仪声音,在她这个位置,已经算的是隐隐约约了,因为她已经随着人群,从人群中间,退到了最靠后的位置。

    人群中又是一阵低语,议论纷纷的什么也听不清楚。

    侍卫再次领着人出来,人们开始探头往小路中间看,人群霎时一阵骚动,陆珈也再次被人群推动,脚步再次往后退。

    可是,她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因为她被人群往后挤着,而且越挤越远,直到脚下一滑,陆珈扶着一旁的小树站了下来,把着小树转头看,陆珈心里一惊。

    好不好的,她被挤到了宫苑的人工湖的栏杆旁,正好那么巧,人工湖的栏杆位置有一个缺口,那么巧,她就站在这个缺口旁,侧了侧身子,陆珈往一旁站了站,看着湖水发憷。

    我天天,这可是冬天,风雪交加的,这真掉下去,砸出个冰窟窿,哎哟,我天,想想都后背发紧。

    在她对着冰湖愣神间,空中‘嘭’的一声又响,一个礼花弹飞向空中,万只喜鹊架起一座鹊桥,在空中飞舞,美丽的仙境一般,大红的双喜在鹊桥上亮起,人群中一片惊呼,接下来更精奇的事儿来了,大红的双喜字暗下来,变成了无数的喜糖从空中落下,人们在惊呼中伸手去接,人群再次大暴动。

    脚下彻底湿滑,陆珈生生被从缺口处挤了下去。

    ‘嘭’的一声响后,冰层被陆珈砸了个大窟窿,那么的不巧,刘正带着周刚刚好成跑到河边,见状刘正几乎吓掉了半条命,撕心裂肺的喊“娘娘——娘娘——”

    人群中又是一阵躁动,这一次比以往的每个项目的躁动都大,所有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幼幼都转头看向了她掉下去的方向,短暂的平静后,人群中再一次人声躁动。

    “娘娘,娘娘”看着湖里的冰窟窿没有了动静,刘正站在岸上哭了出来,扑腾一声跪倒,磕着头求着站在一旁吓傻了眼的周成“师父,师父,求您了求您了,救救娘娘,救救娘娘,娘娘是好人哪,娘娘是好人哪”

    “来,来人”周成吓得魂飞魄散,对着身后招手,几个太监刚要往下蹦,就看到人工湖的另一边门口的位置,有人在水底下砸破了冰层,满身是水的爬上岸,抓着栏杆,不顾浑身湿透,用袖子遮着脸推开人群往外跑。

    人群中一片安静,雪在此刻又开始下,顷刻间,大作。

    礼炮声中,喜台上的新郎丢下了喜带跑了下来,人群分散两边,楚飏跑了出去。

    天地桌前,新娘蒙着盖头发出凄厉的叫声,院子里的人纷纷低头,之后有序的排着队走了出去,雪把院子染白,盖住了刚才的一片喜庆的红。

    芸妃蹲坐在地上,哭的昏天黑地。

    ------题外话------

    看个热闹能被挤进湖里,也是没谁了,不好意思,我没忍住,哈哈。ps:今天有二更。今天pk,希望大家多多收藏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