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毒宠之特工皇妃 > 烈马伤人,人更伤人(二更求收)
    “我想去山寨里走走”萧振曦放她下来,她试探性的提出了这个要求,以及下面要应对的话,可以出乎她的意料,她并没有用到,因为眼前这个笑容满面的男子只是说了一声好,就带着她,走了出去。

    白茫茫的天地中,他拉着她的手走着,走走停停的说着话,或高或低的声音,里面充满着愉悦,压着来自心底的内疚,陆珈任由他拉着手走着,院落里召集了所有的人,骄傲的介绍着她。

    北院里,他们推门进去,院子里的人看到他进来,慌忙的过来跪倒,任由他拉着手,陆珈的眼睛在院子里搜索着,这个院子比她在夜里看到的还要破旧,正中间的四间青砖房,两扇破旧木头窗户,两扇破旧的已经生虫的大门,门上的锁锈的只剩下一个环。

    她的眼睛在搜索着,搜着她想看到的身影,马槽下面的位置,她看到一个一身破布露着棉絮的黑棉袄,满头稻草的身影,那个身影小心的抬起头轻描,在跟她对视的瞬间,那个小小的人儿顿时瞪大了眼睛,只不过很快的把头低了下来。

    低下了头,陆珈心里一阵痛,虽然只是一眼,她看到的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她清楚的在那孩子眼里看到了对她的保护,在这个时候,那孩子不愿意认她,其实在想保护她吧。

    “这里是饲马监”拉着她的手,萧振曦带着她转了一圈,眼睛也在马槽旁的那个小身影旁落了下来,神情出现了烦躁,对着那孩子招手“你过来”

    “是”那孩子懂事的跑过来,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一脸的稚气,小小的脸蛋上都是泥垢,满头的稻草,到萧振曦面前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请问殿下有什么吩咐”

    站在原地看着地上跪着的孩子,陆珈忍不住伸手去触摸那孩子头上的稻草,被那孩子爬着往后退了两步,对着地上连连叩头“贵人,小的脏,小命不足惜,别脏了您的手,您小心,山路湿滑,小的祝愿您福寿安康,富贵无双”

    抬起头,陆珈看着趴在地上的孩子,抿着唇,才忍住没有打湿眼角。

    “今天赏下了”萧振曦很是高兴,伸手拉起陆珈的手,转身走向门口,走向另一个地方。

    压着心口的波动,陆珈握着他的手,在西院门口站了下来,萧振曦一愣,转头,不解的看她“怎么不走了?”

    “我不想看了”低头,她看着脚下的积雪,强压着心底的痛,好半晌抬头看他“你一句话都不问就带我来看你的山寨,你真的不怕,我像文将军说的,是奸细吗?!毕竟我们刚刚认识”

    “你会杀我吗?”他也微落下笑意开口,认真的看着她“你会不会杀我”

    “不会”她开口,这句千真万确,她绝不会杀他。

    “那这就够了”伸手揽住她的腰身,萧振曦带着她往前走,看着四周的大山“不杀我就不是奸细,再者,我真的想不到你能在我这里得到什么,需要刺探什么情报,这种种件件,没有一点能成立的地方,我有什么担心”

    “…。”这一次她真的站住了脚步,愧疚满溢,她拉住他的胳膊,笑着看他“我说的也是真的,我不想看了”

    “也行”握着她的小手,他笑的愉悦“那我带你去看看这里风景”

    “嗯”握着他宽厚的手掌,陆珈站在他对面,娇笑着看他“我想骑马去”

    “……”萧振曦站住,为难了一下“现在的路太滑,我怕你摔着”

    “不要”娇嗔着拉着他的手,陆珈娇笑,同时也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自己“我想跟你骑马出去看看,这里太闷了”

    “呵”宠溺的笑着,萧振曦伸手抚着她的脸颊,伸手拥她入怀“不是不让你去,是山风太硬,山路太滑,我不想你出去,以后的日子很多,等我们回去以后,我一定陪你玩到腻为止,好不好”

    “不好”几乎是暗暗咬碎了牙,陆珈忍住扇自己脸的冲动,压着自己的良心开“我今天很想骑马,我想骑马!”

    “好吧”缠不过她,他抚着她的背,对着北院里的人挥手“你们牵一匹马出来”

    陆珈转头看北院,一个身影闪了一下,陆珈的心头动了一下,看着北院的养马人牵出来的马。转头看萧振曦,很是不满意的摇头,萧振曦挥手,对着北院的人开口“把马匹都牵出来”

    “是”北院的人拱手,陆珈低头,心里放松了一下,马匹陆陆续续的出来,足有上百匹之所,排成长长的队伍,萧振曦拉着她的手,走向那些站的整齐的马匹“这些只是咱们的一部分,你看看有喜欢的吗?以后我给你弄最好的来”

    “嗯”任由他握着手浏览着马匹,陆珈的眼光至始至终关注着北院里的情况,秦俊卿一定在想办法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拖的久一点,拖的远一点吧。

    面前一个马匹的嘶鸣打断了她的思绪,回神陆珈吓的往后退了一步,萧振曦愣神间,身后拉陆珈入怀,伸手拉出了腰间的宝剑,手起刀落间,马匹的头落地,血溅了一地,时间一片静,接着霎时间所有人的养马人跪倒在地,萧振曦怒红着眼拿起宝剑,被回过神的陆珈,紧紧地拽住了胳膊。

    “……”被陆珈抓住了手腕,萧振曦转头看陆珈,眉眼间都是不解“怎么了?”

    “我……我”震惊中的陆珈,手上的力道不轻的抓住萧振曦的手腕,反应过来后,也暗暗恨自己,怎么能在这时候节外生枝,如果闹僵了萧振曦要回去怎么办,秦俊卿没有部署好,那岂不是功亏一篑,可是现在该怎么做?可是能由得他杀人吗?!

    “怎么了”宝剑入鞘,萧振曦担心皱紧眉头,抚着她的脸颊“这畜生不懂事,惊吓了你”

    “……”尽量保持冷静,陆珈躲开他的手,稍低头,看着脚下的积雪,半晌后开口“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但是我想说的是,每一条生命都是应该被尊重的,由不得我们按照我们的意识来定他们的生死,国之将国,是因为有它的纪律在,强者,本就是为了弱者而存在的”

    “……”时间像是静止了,所有人包括动物都没有动静的在原地,风又起,擦着每个人的面过,时间被尴尬的气氛凝固住。

    满满的懊恼,陆珈坚持不住,转身向一旁,皱着眉头看着远方叠起的山脉!

    她把这件事有办砸了,如果萧振曦现在气的转身离去,那她用什么拖住这些人不让他们回北院。

    哎,在心里重重的一叹,陆珈暗暗咬牙,伸手拽过了就近的一匹马!

    既然如此,就来破釜沉舟,骑一匹马出去,马受惊后,肯定会跟着跑的,没办法,现在的情况看,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心下定主意,陆珈的心一横,伸手抓住马的缰绳,翻身上马!

    拉住缰绳的瞬间,陆珈顿时觉得大事不妙,胯下的马野性十足,直觉她可能根本驾驭不了,果不其然,那匹马瞬间惊着了一般,前蹄扬起,情急之下,陆珈死死的扯住了马的缰绳往后拉,可是不拽还好,一拽,马受惊之下,扬起蹄子,往前直冲,坐在马上,陆珈顿时吓白了脸,马匹直冲北门,外面是悬崖峭壁。

    几乎是同一瞬间,萧振曦一跃而起生生的抓住了骏马的脖套,用全身的重心,拽着马往下落,可是萧振曦落地的瞬间,马蹄也重重的落地,稳稳地,重重的踩在了萧振曦的左肩上。

    心里咯噔一下,陆珈从马上利用时机从马上跳下来,骏马随着陆珈下马的重量扬蹄,陆珈大惊之色之下往后躲,萧振曦已经翻身站起,挡在陆珈身前推着陆珈往后走,伸手抓着马匹的头部,一切发生的时间非常短,短的像是一霎那的事情经过,却又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站住萧振曦身后,陆珈一直在发懵,只是眼睁睁的看着经过发生。

    身边的马夫纷纷跑过来,往前跑拉住马匹,再次纷纷下跪,萧振曦只是抖着紧抓着陆珈的手,对着这些人摆手“把马匹整顿一下,这么野的性子,是要伤人的”

    “是是是”马夫们纷纷叩头,站起身拽着马匹往院子里走,陆珈突然想起了什么,脱口而出“等等”

    “……”仍然是惊魂未定,萧振曦转头看她“怎么了?”

    “我……”握着萧振曦的手,陆珈有意无意的看着萧振曦刚刚被马踩踏的肩膀,想说话终究还是不忍心?!

    怎么了!

    北院准备的怎么样?!

    现在还能不能让这些马夫马匹回去。

    可是不回去,看着萧振曦肩膀的上的淤泥,陆珈突然觉得自己很不是人,可是没有办法,她,她得把控全局。

    北院里的暗影闪了一下,没来由的,陆珈在心里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伸出另一只手,轻抚掉他左肩上的污渍,担心的开口“我是说,不如骑马到山下,带你去看看吧,马踩了一下,看看严重不严重”

    “……”重重的短叹,萧振曦对着身后的人挥手,示意他们回去,然后伸手拉着陆珈往前走。

    跟着他的脚步走着,陆珈心情沉重,在正门的位置站住,看着远方叠起的层层山脉,尽管是隆冬,却也不乏青松绿柏挺立山头。

    “我们梁国的景色比这里美”揽住她的腰肢,萧振曦的笑容里都是想念“我们的梁国山川比这里秀美百倍,你一定不会失望”

    “…。”跟他依靠着站着,陆珈看着叠起的山脉,心里十分的不好受,半晌后低头开口“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没有看到你杀人,没有事实根据,不应该那么说你”

    “傻瓜”浅笑,他伸手拥她入怀,轻叹“我知道你担心我,我都明白,没有人跟我这么说过话,他们说的都是奉承的话,虽然好听,但是听多了,也就乏了”

    “……”靠着他的胸膛,陆珈满满的愧疚,用手弹着他左肩上的淤泥,心里五味杂陈。

    “我总说我跟别人不一样”看着远方的山脉,萧振曦静静地,沉思着开口“因为我懂事就有人跟我说,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是大事的人,做大事就不能手软,就不能被任何事物牵绊,所以,我从没有被任何事牵绊过,直到你出现之后……”

    “……”靠着他的胸膛,陆珈低垂着眼睛,说不出任何的话。

    “其实我也不明白”低头看陆珈的侧脸,萧振曦苦笑“为什么我会那么迷恋你,现在我知道了,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对我是真心的,只有你,愿意跟我说真话,所以我爱你”

    “……”单手捂住了眼,陆珈单手握拳才忍住没有抽自己俩嘴巴,内疚,歉意几乎要从心口涌出来将她湮没。

    “殿下”门口有人跑出来,拱手后,看着陆珈很是犹豫,最后还是在萧振曦冷下的神色里拱手“这里冷,您回去吧”

    “多嘴”冷声下来,萧振曦拥着怀里的人,看着跪在前面的侍卫“回去告诉你们的文统领,若不想找不自在,就不要再生事端”

    “是”那士兵躬身爬起来跑回去,萧振曦揽着她的腰身在山口站着,展开笑颜指着不远处的方向给她看“看,那个方向,就是梁国的位置,最多后天,我就带着你回去,明天我们再观望一天,后天我就去你家提亲,大后天我们就回大梁去”

    “嗯”任由她揽着,她至始至终低着头,不敢看向任何地方。

    身后,一个脚步声走到门口,听到两人的对话后,靠在门口墙壁的石壁上,恶狠狠的咬牙后,转身走回山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